Blog

最終,那仙王浮雕眼中的光彩逐漸暗淡了,他蘇醒了不多長時間,因為感受到了傳說中的生物氣息,只是,最終他還是退卻了,或許其中有不得已的苦衷,但是誰知道呢。


四周再次成為一片枯寂,只有道道仙光飛舞,與周圍濃郁的天地靈氣融合為一,讓這裡的靈氣帶著一種特別的韻味,可以幫人暗合於道,幫助人突破修為,淬鍊身軀,總之好處多多。

仙王雕塑的眼中光彩消失了,而噬身後的黑洞虛影也是一陣幻滅,最後消失於無蹤,這裡沒有黑色水流的壓制,噬可以看到其中的黑色植物虛影,但是卻也能夠感受到黑色植物一直都陷入沉睡中。

之前不知道是因為黑色植物蘇醒了還是因為這是一種下意識的保護措施。

「這算不算是躲過了一劫?」

柳青雲眼中的敬畏依然沒有消失,雖然黑色植物所化的黑洞消失了,但是冥冥之中,柳青雲依然能夠感應到它的存在,這是一種奇特的感觸,讓人不明所以,似乎它無所不在,只是因為你看不見而已。

「你想多了,最起碼之前襲擊你的石質手臂應該跟這些雕塑無關!」

噬依然沒有放鬆警惕,眼中帶有精光,時刻觀察著四周,此刻提醒著柳青雲,只是因為兩人還身處危險之中,雖然那些奇異的浮雕所化的道則消失了,但是,這並不代表著危險已經過去。

「什麼?難道說還有比那仙王更為神奇以及強大的存在?」

柳青雲身軀一陣,而後只感覺脊背生寒,經過噬這麼一提醒,也是突然發覺,似乎那石質手臂的來源卻是與那些浮雕無關。

「如果之前我沒有看錯,那實質手臂是從祭壇底座的黑暗區域之中傳來的!」

噬微微一笑,但是笑的很冷酷,眼眸深邃,看著不遠處那黝黑的洞口發獃。

因為,之前偷襲的石質手臂就是從那處黑洞之中飛射而來,其中究竟有什麼?誰都不知道。

「愈發的詭異了!」

柳青雲嘆息,但是本身靈識之力已經迅速的鋪展開來,重點集中在噬口中的黑色區域位置,之前就已經發現,這塊巨大的缺口處帶有一種朦朧的力量,似乎是規則,但是又感覺不太像,這種光澤很晦暗,也十分的幽深。

最後,柳青雲只能嘆息一聲,心中更是感慨。

如果自己不是來到這處水下世界碰見了噬,可能性命都是堪憂,但是來到了這處水下世界所遇到的各種離奇古怪的事件,也是徹底的顛覆了自己的所知,更是意外的得知了許多傳聞中『地府』的消息,甚至是已經見證過地府的奇異之處。

「似乎有『東西』不想讓我們接近,這祭壇有古怪,頂端被遮籠在一片朦朧的光暈之中,根本看之不清,你說,這祭壇是幹什麼用的?祭天?還是祭仙?」

噬的心中一直都有疑問,巨城的隕落,類似於罪魁禍首的巨獸,神秘的祭壇,祭壇上的浮雕,以及祭壇底座被損壞的破損區域,甚至是祭壇本身的功用,這裡面似乎承載了一個天大的秘密。

噬心中有直覺,一旦這些秘密都解開,這必定又是一件震驚天下的大事件。

只是,噬與柳青雲二人此刻已經陷入了進退兩難之中。

前進,前路必然會陷入莫名的危險之中,若是後退,那似乎兩人從此之後也就會永久的陷入黑暗的水下世界不得而出。

所以,兩人在可以選擇的同時又沒有選擇。

這是一道單選題,但是結果卻出奇的相似,只是其中的經歷不同。

「走吧!」

與噬不同,柳青雲現在卻信心大增,見識過噬背後『黑洞生靈』的威力之後,對噬或者說對能夠活著出去充滿了信心。

就連仙王雕塑都被驚退了,此外前路難道還有什麼生靈能夠攔路不成?除非有至尊親自出世,否則,前路必然是無阻的。

如果噬知道此刻柳青雲心中所想,恐怕會朝著他的屁股狠踹兩腳吧,這傢伙想的實在是太多了些,也太過理想了一些,連自己都不能控制黑色植物,根本就不能保證黑色植物在關鍵時刻能否建功。

而且,那黑色植物別人不知道,噬又怎麼會不知道?雖然它很是不凡,但畢竟也不過就是一株幼苗,或許等到它完全成長起來,就如同之前它展現出的世界中所存在的一般,能夠擁有滅盡天下萬靈的能力。

但是此刻它太幼小了,就如同真正的神獸之軀一樣,如同小棒槌,那隻跟狗崽子很像的狗崽子,雖然速度十分快,但是除此之外,攻擊力並不是多麼的凸出。

噬如今了解到了諸多神獸的訊息,明白這是一類究竟是有多麼強大的一類生靈,自然知道它們成長起來究竟是有多麼的可怕。

繼續前進!

這是此刻柳青雲與噬唯一能夠選擇的事,就算前路有再多的艱辛,兩人只能選擇前進,不會後退,除非兩人心甘情願等待到老死,與眾多靈體為伍,或許是幾百年,又或者是幾千年的時間,直到兩人都成為一堆腐爛的白骨。

只有短短數十里的路程,兩人小心翼翼走了近乎一個時辰的時間,期間再次發生了許多詭異的事情。

比如說,無數石質的細針密集如雨,鋪天蓋地,將兩人覆蓋而下,雖然威力已經削弱到了一定的境界,但是斬殺天道境的修士依然不算是什麼難事。

戰神歸來當奶爸 但是,這並不能讓兩人退縮,因為不管是柳青雲還有噬,他們都是身兼大氣運者,而且身上又都有至寶護體,石質的細針雖然密集而恐怖,但是並不能讓兩人退卻。

捆元索,被一縷太陽神火燒開了一絲的銹跡之後,展現出的神能愈發的強烈,石質的細針打在上面,只能泛起陣陣的漣漪,根本就刺不穿捆元索的守護。

最後,一股黑氣從其中湧出,主要來自巨大的缺口處,那裡幽深,似乎有行走在黑暗中的恐怖生物在其中蟄伏,隨時等待著致命一擊。

黑氣帶有強烈的腐蝕性以及魔性,這讓兩人心中愈發的感覺到陣陣的不詳,生怕其中會有什麼恐怖的氣息將兩人籠罩,只是這些黑氣雖然詭異,卻也是屬於能量的一種。

既然是能量,而且並沒有超過噬所能承受的上限,那便只能是給噬送菜而已。

看到噬自身的黑洞秘術生成,柳青雲的眼角就一個勁的抽搐不已,這讓它又想起了之前的虛影,那實在太過詭異的黑洞虛影能夠將仙王都擊退,還有什麼是它辦不到的?

再然後,噬身後的黑洞便將襲擊而來的黑色魔氣盡皆吞服了,就連他全身的毛孔中都有陣陣的黑氣噴薄。

只是,隨著黑洞化身為全身百處大穴的漩渦,所有的黑色魔氣,能夠讓人入魔的恐怖能量盡皆被吞噬一空,最後噬還吧唧吧唧了兩下嘴巴,似乎有些意猶未盡的樣子,這讓柳青雲再次在心中感嘆了n遍的『變態』。

終於,一路上,過五關斬六將,經歷過重重的磨難之後,兩人終於站在了祭壇的面前。

那石階,一個個如同玉質,散發著驚人的仙氣,似乎,空氣中所遊離的仙靈之氣便是那石階上散發而出的,而且之前還有一級石階如同一方大印般,曾經朝著二人砸落過,種種原因,都能夠時刻的提醒著二人,這裡的玉石台階究竟是有多麼的不凡。

「那處殘缺的區域?」

等來到了近前,噬二抬頭,這才認真的審視著面前的黑洞,其中一片黝黑,看不到任何的東西。

但是,裡面有一種奇異的能量粘稠在一起,近乎於一種膠著的狀態,而且,這種能量就如同之前襲擊二人的黑色魔氣。

靈識掃入的瞬間,就讓人感覺到陣陣的暈眩,而後激發人心底的負面情緒,若不是二人乃是意志堅定之輩,說不定此刻就已經陷入了魔道,導致走火入魔了。

「這是魔道氣息,不生不死,半生半死,所謂,生死魔道便是如此!」柳青雲臉色凝重,看著其中蘊含的種種氣息,最終開口,道出了這些魔氣的來源出處。 不生不死,半生半死,所謂生死魔道!

「噬?」

柳青雲神色凝重,而後看向一旁已經陷入了獃滯中的噬,輕輕了呼喚了一聲。

「什麼是生死魔道?」

噬之前一直沒有聽說過萬千大道之中還有一種名為生死魔道的東西,所以表情有些不自然,因為這種道,只是聽名字就感覺十分的邪異,所以根本就是難以想象的存在。

「這是在上古時期的典籍之中所記載的東西,其中也只是提過寥寥數語,讓我們了解了這一道境的神奇以及危害而已,直到今天我看到了這處巨大的缺口之後,才能最終確認,讓我想起了之前聽聞過的許多傳說。」

柳青雲臉色凝重,向噬解釋著生死魔道的來意及來源,這是在太過的邪異與神奇,只是存在與傳說中。

甚至比著關於神獸的傳說還要讓人難以理解,因為生死魔道所經歷過的時間實在是太久了,久的一些存世數十上百萬年的大勢力甚至都不曾知道,無數年前,曾經有一群魔人掀起過滔天的征戰,差點就將各大州完全顛覆。

「傳聞,在上古之前,遠古之末,曾經有一名絕強的人物,天縱之資,任何人都以為今後的修行一道上,這是堪比聖皇的存在。」

「但是,有一天,所有人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也不知道為了什麼,只是,這名絕強的天才人物,突然之間墮入了魔道。」

「原本他已經註定要隕落在走火入魔之下,能夠瘋狂一些時日,最終的結果只能是慘死,但是,這名絕強的人物不知道用了什麼辦法,雖然已經入魔,但是卻讓自己時刻保持著清醒。」

「並且,在這樣清醒的意識之下,結合陰陽五行理論,竟然另闢蹊徑,悟出了生死魔道!」

「生死魔道,一步一生死,每前進一小步,所要付出的代價很大,要麼生,要麼死,只要稍微走錯一小步,就有可能導致身死道消。」

「當然,隨之而來的,是空前強大的戰鬥力,這根本就不是世間所能比擬的,甚至就在神道第一重境界時,就可以隨手斬殺神道第三重的強者,可以說實力實在太過強悍了些。」

「但是魔道就是魔道,在許多人,就連那絕強人物的朋友兄弟甚至是師傅父母,都已經這名絕強人物已經依靠自己摒棄了魔念,在修行路上另闢蹊徑的時候,不幸的事情還是接二連三的發生了。」

「他從此之後性情大變,雖然說不再是瘋魔狀態,但是卻也絕對算不上和藹了,他與自己的師父鬧翻了,而後叛出山門自立門戶,成立生死魔宗。」

「而後大量的招收弟子門人,傳授他自己當時仍然沒有完善的生死魔道,而且他也曾經立誓要以生死魔道證道,成就至尊位。」

「只是,在最後,他發現自己錯了,終於有一天,他壓抑不住了身軀中的魔性,讓魔的信念逐漸控制了本心,而這個時候,他的修為已經極為的強大。」

「天下勢力群起而攻之,他的魔性讓他失控,先後殺死了至親好友以及戀人,隨之入魔已深,雖然看似清醒,其實已經不再是之前的那個人了。」

「十萬大魔都是他的弟子,他雖然之大生死魔道應走差了,但卻根本控制不了魔性理念,也同樣控制不了內心中嗜殺的樂趣,最終掀起了曾經不被載入史冊的滔天大禍。」

「雖然,當時全天下的勢力群起而攻之,但是生死魔道實力太過強大了,帶領著有十萬修行生死魔道的修士與其共同征戰四方,幾乎將天下給打了下倆。」

「一代絕世人物,原本被整個大州都極為希望,但是卻沒想到這人竟然由此而入魔,所以最終被人群起而攻,只能接受必死的慘劇。」

「而之後的大地上流血漂櫓,屍首滿地,人們為了將生死魔道徹底的消亡,所以最後都將曾經修習過的人等全都焚燒一空,就連記載有生死魔道秘辛的各種修行法門也都已經被銷毀一空,只有基本實屬之中才有記載,如今流落下來的也都已經成為了孤本。」

柳青雲盡量用最短的話語向噬講述了一個驚心動魄的故事,這個故事並不波瀾壯闊,甚至並不精彩,但是卻讓人感覺到不寒而慄。

是的,雖然只是史書上摹刻下來的幾筆,或者說只是一個短暫的記錄事件,但是其中的過程讓人聞之膽寒,似乎眼前浮現出久遠前的一幕,無數的生靈盡皆泯滅,十萬魔神戰破天地,留下了無盡的傷痛。

「生死魔道!」

噬為之沉吟,有些難以置信,無數年前竟然還曾經發生過這樣的一幕,甚至許多的修仙大派都不願意為之提及,可以想象當時究竟是製造了多少的殺戮。

而噬,也為之嘆息不已,自身入魔,本已絕望,但是最終悟出了生死魔道,原本以為守得雲開見月明,找到了另外一條證道之路,但可惜,這竟然是一條斷路,天生就是夭折的,天地不認同的,結果導致慘劇的發生。

親手殺死了至親朋友,如果那位傳說中的超絕人物清醒過來,不知道會不會因此而崩潰?當然,這些都早已不知,因為年代太過久遠了,久遠到時間都不能計算的程度。

「那最後呢?這位傳說中的人物是被群起圍攻致死了么?」

噬發出疑問,似乎這樣的結局已經是註定了,又或者這裡就是當年那處戰爭的主要戰場之一,這裡留下了本來已經銷毀的生死魔道的氣息,這種氣息十分恐怖,就算是噬靈識掃視也感覺冷如寒冰,好似整個靈魂都會被無端衝出的魔念侵蝕。

「沒有,那名傳說中的強人似乎最終消失了,不知所蹤,他的十萬魔神弟子全部都被誅殺殆盡,唯獨那名絕強的人物消失不見了。」

柳青雲說到這裡,目光中帶著深邃的氣息,原本在久遠前輕描淡寫的記述中,生死魔道已經被全部抹除了痕迹才對,但是在這裡竟然殘留下來無盡的魔氣,粘稠如漿糊,稍微散發出的一縷魔氣都能將人代入生死之境,難道曾經那名強絕的人物消失之後來到了這裡?

並且跟巨城的主人大戰,徹底毀掉了一座古代的仙城?柳青雲不敢說,甚至連想都不敢想,但是這些卻實實在在的發生了,常人根本就難以想象。

「什麼?天下勢力盡皆討伐都不能使之隕落?我很難想象,這生死魔道究竟是有多麼的強悍,竟然能夠惹來如此的禍患,但最終還能活著離去。」

噬睜大了眼睛,甚至心中徜徉起一種莫名的敬佩之意,這無關其他,單單能夠闖出生死魔道這裡的一種逆天道境,不管怎麼說,他的本意是要馴服魔念,讓世間眾人不再承受那走入火魔之苦。

雖然最終失敗了,還讓他最終親手犯下大錯,但總體來說,這人是值得讓人欽佩的,雖然不知道他當初為什麼入魔,年代也太過的久遠,如今眾人只能對他抬頭仰望,或許今後能夠超越他,但是如今二人的境界,絕對只有仰望。

「只是,我心中也有一種疑惑,為什麼不死魔道的氣息會出現在這裡,而且從殘留的氣息來看,這名修行不死魔道的高手必定是修為超絕的存在,或者說他本身已經達到了一種至高的境界,否則不至於毀掉這座十米的祭壇。」

「起碼在我看來,至強者中應該無人有這種能力,那麼只有至尊或者近乎於至尊的修為,才能最終辦到。」

柳青雲滿臉的凝重,此地出現了傳聞中無數年前曾經釀成了腥風血雨的生死魔道的氣息,但是兩人根本就不能確定,這樣的氣息究竟是如何而來。

無數年前的隱秘,即便是在當時來說,都不一定有太多的人會真正的了解事情的真相,更遑論是如今了,時間可以殺死或抹除一切,而且根本不留一絲的痕迹,所以,即便二人心中帶有深深的疑惑又或者是腦海中的各種猜想,卻最終也是無可奈何。

祭壇在發光,那巨大的殘缺處,如同被一頭巨獸所襲擊過了一般,整個祭壇的根基處,原本是四面都刻有驚人的浮雕,但是另外的兩面卻損毀了,只留下巨大的空洞,中間所有的一切都被抹除,只有幽深與詭秘相伴。

「不管怎麼說,雖然生死魔道最終被證實了是一條失敗的道路,但是創出這樣一條道路的前輩還是值得尊重的,如今我二人登臨祭壇,似乎根本就繞不開那巨大坑洞的影像,所幸不如闖上一闖。」

噬微微點了點頭,而後看著近在咫尺的黑色魔氣翻滾,帶起大片的黑色魔氣,而後又被玉石階梯散發的無盡仙靈之力給徹底的打散了。

「兩種能量是對沖的,似乎兩者之間都是源源不絕般,彼此對立敵視著,有些不死不休的架勢,這讓我想起了之前的昊天鏡,它曾經與一種神秘生靈的血液對抗數十萬年之久,互相之間誰都奈何不的誰,最終達到了一種平衡的階段!」

噬仔細觀察著玉石階梯的結構,上面帶有繁複的紋路,類似於神話傳說中所提到的仙文,密密麻麻讓人不能直視,整體構成十分強大的力量,逐漸組成一個駭人聽聞的大陣,用柳青雲的話說,這就是傳聞中的無上仙陣。

其中隨便溢出的一縷都能讓自己二人身死而道消,但是之前不敢是神獸的威能,還是最終的仙王雕塑,都退縮了,那並不是戰不過自己,似乎是因為根本就是祭壇本身被那種生死魔道所產生的滾滾魔氣給拖住了。

近乎於十成的祭壇威能都用來與魔氣對抗了,兩者之間趨近於平衡,誰都不能奈何的了誰,所以才讓自己二人佔了天大的便宜,祭壇甚至感受到了噬體內黑色植物的氣息最終都沒有利用自身的仙靈之力進行鎮壓,就是基於此。

「這將是我們唯一的機會!」

噬的語氣依然堅定,雖然此刻二人都看出了此處的不凡,以及此刻兩種極致的力量所產生的微妙狀態,但是其中也是存有一線生機的。

雖然,能夠預感到,前途多磨難,甚至可能因此而身死,但是就算那祭壇同意動用自身的能力來斬殺自己二人,只怕也不會超出二人力量的上限,因為這樣對祭壇來說,是最為省力,也是最為符合其意志的決定。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