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最近收藏沒有長小透明有點失落 「他死的地方,我來看看。」


秦蒼穹眸光淡漠,「如此,也算祭奠。」

說着。

他拎着桌上的酒壺。

朝着外面,撒了一壺烈酒。

氣氛,一片默然。

秦蒼穹緩緩轉身,看向說書先生,「說說,你當年……看到了什麼?」

身後。

說書先生,始終盯着他,神色嘆惋。

「當年,京都數百尊武部戰將,各路大帥,揮軍齊聚。」

「在這姑蘇城外,匯聚了百萬人馬。」

「武道梟雄,也奔赴而至,只為圍堵……襲殺於吳應龍!」

「那日,天不見光,雷霆咆哮,吳帥戰於四野,他……不甘心,就此死去。」

「但,最終…」

想到這裏。

說書先生,緩緩閉上了眼睛。

彷彿,再度看到了,當年的那一幕。

他的聲音低沉,「最終,吳帥以一己之力,掀起反抗,震傷數千數萬人馬,在場所有武帥……盡數負傷!!」

「而,吳帥內力即將耗盡,眼看…沒人能攔他時。」

「可人至窮途,就連那頭孽畜,都按捺不住,也從湖底一躍而出,圍殺吳帥…!!」

「最終,被斬落頭顱而死!」

「那一日,天像是破了個窟窿,血雨紛紛,錢江倒灌!」

秦蒼穹,眸光冷漠,彷彿冰山。

「是誰,殺了他?」

說書老者,閉着眼睛嘆息一聲,「自然,是那卧龍山莊莊主,以及…他的夫人,路遙!」

「夫妻二人聯手,斬殺了吳帥!」

「他的劍,他的屍身,一併……沉入了太湖之底!」

「而,吳帥的頭顱,卻是被帶回京都!」

唰…!!

秦蒼穹眸光凝起。

他端起酒罈,一口氣…飲盡了一半!

旋即。

手腕一抖!

砰!

那半壇酒,直接摔在了窗外!

酒水,灑了一地。

而,此刻。

秦蒼穹,緩緩看向外面,聲音低沉。

彷彿,是在喃喃自語。

「五年,西境安好,你……可安息了。」

爾後。

他,再度看向說書先生。

「你和他,是何關係?」

聞言。

說書先生,陷入了沉默。

而,不知過了多久,才緩緩開口。

「是我,對不住他。」

他的眼眶,逐漸泛紅。

而,低沉的聲音響起。

「我與他,曾是故人,一共入伍。」

「當時,我因為傷勢而退役,而那,便是五年前。」

「我得知,他會來姑蘇,當即就去找他。」

「可,那一日。」

「等我趕到,便看到了……那一幕。」

此刻,說書先生緩緩抬起頭來。

那張面孔,赫然…並不像那般蒼老…?

不過。

他的頭髮卻是花白。

加上積蓄的鬍子。

看起來,就像老者一般…!!

此刻,那說書先生,聲音低沉,「我本該上前,可我……不敢上去助他,因為我……怕了!!」

「我就躲在戰場外面,眼睜睜的看着他被殺,看到他的屍身和劍,一併落入了太湖深處…」

「這些年,我一直……都在太湖邊上!」

此刻。

說書先生,聲音逐漸激動起來。

「可,我不敢去打撈啊!!」

「我有罪…!!甚至,都不敢看他的屍體一面!」

說着。

他的臉上,淚流滿面…!!

而,此刻。

秦蒼穹,倒了一杯酒水。

遞給了說書先生。

「你的選擇,沒有錯。」

「就算你出手,也幫不了他,反而……白白搭上一條性命。」

說完。 車裡沒有開內燈,唯一還在燃燒的煙,給此時的男人平添了一些煙火氣。不然,他與他周身瀰漫開的氣息都會被冷漠地融進黑暗裡。

停在四周一片昏暗的小村落,此時車裡的氣氛顯得有些壓抑。除了那快速明滅的煙頭,反應出了吸煙者的迫切,其他的一如平常。

凱文撇頭看了嚴驄一眼,淡金色的瞳孔在暗沉的空間里,如窺伺獵物的狼眼,透出一絲詭秘妖異。好似一眼就看穿了他的獵物,在想什麼,下一步動作會如何。

他突然笑了起來,跟著也抽出一根雪茄,點燃。「你似乎,已經很久沒有吸煙了。」

凱文的話讓嚴驄吸煙的動作一頓,面色無波,只是眼瞼輕垂,掩藏去眼眸里流轉的幽光。這個細微的表情,顯示他明白了凱文話里的意有所指。

伸手打開車窗,讓夜風沖淡車裡的煙味。嚴驄將煙按進了車內煙灰缸里,抽出濕紙巾擦手。

「哼。」輕微的鼻音透著淡淡的笑意,凱文吸著煙,仍然看著嚴驄。

光線不佳,他只能看清嚴驄的輪廓,在那塗滿白色塗料的外牆反襯下,格外堅毅冷漠。

嚴驄下車,凱文也掐滅煙頭跟下車。兩個人都沒有打傘,徑直向白色圍牆的大鐵門而去。

鐵門的門口開著兩盞夜燈,昏黃的暖光,給這涼涼的雨夜增添了一絲溫度。

門是老式的鐵皮封閉門,看不到門裡的模樣。圍牆三面長著茂盛的圓柏樹,遮擋了外人窺探圍牆裡的視線。

一個很典型的新農改村舍。

款式老舊的電鈴響起,很快驚動了裡面的人。

大鐵門下的小門被打開,裡面露出來一個戴著老花鏡,頭髮花白中等身材六十多歲的老頭。

嚴驄看見他,禮貌的沖他點點頭,「楊大爺。」

一旁默不作聲的凱文隱約感覺到,嚴驄很細微的神情變化,以及稍微有了些溫度的嗓音。

「阿懿來了。」楊大爺原本還有些睡眼惺忪,看見站在門口的兩人,立馬精神抖擻有些激動,似乎很高興。

那張布滿皺紋卻滿面紅光的臉,加深了褶皺,笑得跟個孩子似的。

「嗯。您最近還好嗎?」嚴驄輕聲問候,臉部線條在暖黃的燈光下,看上去竟柔和了幾分。

凱文側頭瞥著嚴驄,一時覺得驚奇。明明態度沒有多大變化,可他就是感覺到嚴驄神情間帶了一抹尊敬。

認識這些年,一直睥睨頂端不曾低頭的男人,幾時對人有過這樣的姿態?

而且看兩人如此熟稔,老頭兒還知道嚴驄的名,一定關係匪淺。

呵,還不賴嘛。放棄睡夢的時間跑出來一趟,收穫不小。

「好好,我很好。哎喲你瞧我…快,快請進。後面那位是阿懿的朋友吧?你也快請進…」楊大爺樂呵呵的答著話,一拍腦門想起來客人還站在大門口,趕緊將兩人往裡讓。

發現嚴驄身後那位是「歪果仁」朋友,楊大爺更顯得熱情,甚至怕凱文聽不懂中文,還夾雜了幾個含糊的英文單詞。「you請進…康姆康姆……」

凱文一聽,當即樂了,對這個熱情好客的可愛老頭也有了幾分興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