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有了最高首長的親筆題字,葉寒就等於有了一支尚方寶劍,以後他在皖中市這一畝三分地上混,敢惹他的恐怕沒什麼人了。而且聽慕市長的意思,燕京軍區醫院的那些權威專家都對唐老爺子的病束手無策,葉寒卻把唐老爺子治好了?


真是如此的話,那葉寒得到的這份人情,可是大到了天上去!

想到這裡,馬局長對葉寒不由又高看了許多,心想今後要多和這個小傢伙套套近乎了,拋開其他不說,誰沒有生病的時候,就沖著他「神醫」兩個字,就有結交的必要!(未完待續。) 「葉氏診所」開業、老闆是聞名全國的救人小英雄、市裡許多大人物當天到場祝賀……

這些消息,當天就傳遍了皖中市,「葉氏診所」一夜成名,第二天就有許多病患慕名而來。

這些前來看病的病患,都是抱著這樣的心理:市長大人都親自來給這家診所捧場了,這家診所醫生的醫術肯定不會差吧?要不然丟臉的不僅是診所里的醫生,還有咱們市長大人!

按常理說,市長大人應該很注重自己的名聲和清譽的,「葉氏診所」開業當天她去捧場,就等於做了個具有很大效應的廣告,如果事先不了解這家診所醫生的醫術如何,市長大人會親自露面?開玩笑,除非市長大人傻掉了!

由此可見,「葉氏診所」的醫生,醫術肯定很高明!

很多病患就是懷著這種心理,從四面八方趕到了「葉氏診所」,以至於次日一大清早葉軍打開大門沒多久,居然就人滿為患了。

葉軍、葉娟學的是西醫,有想看西醫的病患,就由他們負責;而葉寒所學醫術,和這個世界里的中醫相仿,因此相信中醫的,就來找他。

前來看病的病患,得的幾乎都是些感冒發燒、拉稀便秘的小病,這些小病,葉寒實在懶得親自出手診治,直接就甩給了葉軍、葉娟兩兄妹。葉軍和葉娟的所學,也足以應付這些小病。

偶爾遇上幾個疑難雜症,葉軍、葉娟實在看不好了,葉寒才會出面。相對於西醫看病前還要經歷各種儀器檢查,葉寒給人看病的速度就快捷得多,每一個病人坐到他面前,他只是隨意的問問病情、看看臉色、再把把脈,然後就直接開出幾包草藥,讓病人拿回去定時定量煎服。

有些病人見葉寒年輕,看病時又有些「簡單草率」,拿著他開出的草藥、帶著滿心的疑惑回到家中后,先把草藥煎出兩副喝下試試,結果還就真的好了,這才相信葉寒家裡掛著的那個「神醫」牌匾,並不是浪得虛名。

於是慕名而來的病人越來越多,「葉氏診所」的生意也一天比一天紅火起來,葉奎夫婦整天喜上眉梢,他們的餛飩攤早就便宜處理了出去,現在每天的事情,就是給葉寒、葉軍、葉娟三人打打下手,忙的不亦樂乎。

當然,葉寒在顧著自家診所的同時,也沒忘了自己的另外一份兼職工作——市第一人民醫院的名譽醫師。

儘管自己的診所里天天人滿為患,每個人都忙得不可開交,但葉寒還是決定每周抽出一天時間來,去第一人民醫院轉轉,不然那十萬的月薪,拿著就有點心虛了。

其實葉寒沒有放棄第一人民醫院的那份兼職,也不僅僅只是為了錢,他還有另外一個目的,就是能在醫院裡見到小護士秦依然,沒事兒可以找她聊聊天,看著秦依然那一身雪白制服下的窈窕身材,如同一個出自上帝之手的完美傑作,不但看起來養眼,還讓他有一種心曠神怡的感覺。

另外,這些日子沒去第一人民醫院了,也不知道秦依然這段時間工作順不順心,劉醫德父子有沒有和她過不去,還有她母親的病,自己說好了要和她一起去她家看看的,也一直沒有成行。

這個周末,葉寒一早起來,給幾個急症病人看過了病後,和葉軍、葉娟打了聲招呼,徑直前往市第一人民醫院。

到了醫院,葉寒找到劉醫德,向這位院長大人報了個道,劉醫德滿臉堆笑的帶著他到後勤處領了一身醫生服換上,又帶他一起到針灸推拿室,把葉寒介紹給針灸推拿室的幾名醫師認識,之後給葉寒指定了一個單獨房間,房門上寫著「針灸推拿4室」,讓他今後就在這裡「辦公」,這才轉身離開。

劉醫德轉身走開的一瞬間,臉上堆起的笑容陡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嘴角泛起的一絲冷笑。

針灸推拿室果然是醫院裡的「清水衙門」,葉寒在4號科室里拿著報紙雜誌、倒了杯茶水,邊喝邊看,坐了整整一個小時,居然沒有一個病人,反倒是隔壁的幾個科室里,不時有患者過來做針灸推拿理療。

「靠,我被無視了啊!看來在醫院裡面,還是老醫生吃香!」

葉寒嘟囔了一句,閑著無事可做,便站起身來,準備到護理部那邊去找已經升任護理部主任的秦依然聊聊,然後就回家算了。

就在這時,一陣清脆的高跟鞋踩踏地面聲音響起,這聲音由遠而近,似乎是朝著自己這個房間里來的,葉寒精神略振,剛剛坐回到辦公桌前,就見一個二十六、七歲的美艷少婦扭動著水蛇腰,搔首弄姿的走了進來。

美艷少婦頗有幾分姿色,不過以葉寒的閱歷,一看就是個這是個風騷放浪的女人。

十一月的天氣了,美艷少女居然還穿的如此暴露,胸口低開,大片的肌膚露了出來,雪白耀眼,尤其是那一對雪白半球體,幾乎要衣服撐破的架勢,呼之欲出,下身更是只穿著一條生到大腿跟的熱褲,裡面搭配著黑絲,美腿筆直修長,讓人情不自禁的就想多瞅幾眼。

雖然對這種濃妝艷抹、一身風塵氣息的女人缺乏興趣,但對方好歹也是自己的第一個病人,葉寒再不喜歡,也得擺出一張笑臉。

「小姐,哪裡不舒服?」等美艷少婦走到自己辦公室前,葉寒微笑著問道。

「唉,別提了……」美艷少女看了葉寒幾眼,眼中閃掠過一抹異色,隨即捶了垂后腰,扭了扭脖子,一臉的苦惱之色,道:「我在家跟人打了半天麻將,輸錢不說,還坐的腰酸背疼……醫生,你趕緊給我按按吧。哎喲……難受死我了!」

「好。」

葉寒也沒多想什麼,點了點頭,帶著美艷少婦來到隔壁的推拿間內,示意她趴到一張床位上,然後綰起雙手衣袖,開始用「仙人十四手」在她腰部、頸間推按起來。

人體十二經脈加上任、督兩脈,這十四條經脈被稱為「十四經」,而葉寒師門的「仙人十四手」,就是針對這十四條經脈所創的一種神奇推按手法,就算沒有靈氣的輔助,只要能學到這手法的精髓之處,在給人推按時也能起到消除疲勞、減緩疼痛的奇妙功效。

若是在按摩這十四條經脈時,手掌中灌注了靈氣,可驅百病。

「哦……啊……」

葉寒推按了沒幾下,美艷少婦忽然間大叫出聲,這聲音讓葉寒立即想到了領居屋頂上那隻經常叫春的野貓。

「靠,發什麼騷呢?這女人,真讓人受不了!」葉寒暗罵了兩句,停手笑問:「怎麼了小姐,是不是我用的力氣太大了?」

「沒……我是覺得太舒服了……嗯……你繼續……醫生,你手法真好,這麼按了幾下子,就讓我有一種飄飄欲仙的感覺……你繼續啊……對……就這樣……哦……好舒服……」美艷少婦面泛桃色,鳳眼含春,口中不時發出幾聲讓人渾身躁熱的低吟淺叫。

「麻痹的,這女人簡直就是在**!知道的我是在按摩,不知道的還認為我怎麼著她了呢?」幸好葉寒臉皮夠厚,換成其他醫生,恐怕早被這女人給整的面紅耳赤。

「呵呵,小姐過獎了!」聽著美艷少婦騷媚入骨的叫春聲,葉寒渾身泛起一層雞皮疙瘩,乾笑幾聲,說道:「您要覺得我按的還行,以後多給我介紹幾個客人來就是……」

「成啊,改天把我的幾個閨蜜給你拉過來!不過你要小心了,我那幾個閨蜜可都是如狼似虎的年齡,看到你么一個清新小帥哥,說不定一口就把你給吃了!」

葉寒又是「呵呵」一笑,心想這種女人,和她少說話為好,不然她說不定會越來越興奮,想到這裡,也不再去搭美艷少婦的話頭,低頭繼續給她推按。

「對了醫生,我聽人說,針炙還能豐胸?這是真的假的?」半個小時后,美艷少婦渾身輕鬆的從床上坐起,整理了一下身上有些凌亂的衣服,媚眼如絲的斜睨了一下葉寒,忽然問道。

葉寒怔了怔,目光從她胸前掃過,心想你那玩意兒已經夠大夠大了,還想再豐?再豐的話,就他娘的成了一頭奶牛了!

「針灸豐胸,確實是有這麼一說……根據中醫學原理,針灸穴位能夠刺激腺體和內分泌,命令腦垂體釋放激素,然後作用於卵巢,反饋性激活乳腺細胞,促進**的發育。同時也把血液引流到胸部,給乳腺輸送營養,這樣就能達到豐胸的功效……我們葉家祖傳有一手『太乙神針』針灸術,施針時沒有任何痛苦,效果非常顯著……」

葉寒搖頭晃腦,賣弄著自己來到這個世界後學到的一些有關針灸豐胸的知識,儼然一個這方面專家似的,同時也不忘自我推銷一番。

其實有關針灸豐胸這方面的知識,葉寒也是以這個世界里從書籍里學到的,而且目前還只是停留在理論上,一直沒有機會實踐,也不知道管不管用。不過根據葉寒對針灸術的理解,只要方法得當,針灸豐胸,肯定能行!(未完待續。) 「哎呀,醫生你懂的東西真多!好厲害哦!」

美艷少婦聽著葉寒的話,滿臉的崇拜之色,隨即一臉幽怨的道:「我有個閨蜜很討厭,老是取笑我胸不夠大,對男人吸引力不夠,我正考慮著是不是要去哪家美容醫院去豐胸呢!可是豐胸要動刀子,我有點害怕,要是針灸能搞定,那就太好了!醫生,要不……你現在給我做一次針灸豐胸試試?效果好的話,我就繼續……你放心吧,錢不是問題!」

「這個……」葉寒猶豫了一下,隨即就決定接下美艷少婦的這個「生意」。

反正以他的醫術,就算針灸豐胸起不到什麼效果,也絕不會出現副作用,不如就拿這美艷少婦當「試驗」,萬一豐胸效果不錯,那麼自己的診所,今後又能增加一項新的賺錢業務了。

要知道,有條件豐胸的女人,多半都是有錢人,而發女人的財,絕對錯不了!

雖說男人為女人做針灸豐胸不太方便,但這次「試驗」如果成功了,回去之後就可以把這門針灸術傳給葉娟,以後葉娟就專門負責做這個工作。

如果「葉氏診所」可以針灸豐胸的名聲打出去,那麼葉寒相信,僅僅這一項業務賺的錢,就會超過診所給人看病的錢。

「好吧,我可以試試!」葉寒正色道:「不過想要達到豐胸的最佳效果,只做針灸不行,還需要配合以按摩……嗯,一會兒做完針灸后,我教你一套按摩手法,你每天睡前做一次胸部按摩,一個月後,應該就能看到效果……」

「還要每天自己按摩?好麻煩……」美艷少婦撇了撇嘴,嗲聲嗲氣的道:「醫生,要不……還是麻煩你每天幫我按摩一下吧?多少錢我給你!」

媽的,讓我幫你按摩胸部?知道的是我在幫你豐胸,不知道的還認為我是占你便宜呢!不行,這事兒不能答應!

「小姐,這個可不行!男女授受不親啊!」

「切,我一個女人都不怕,你一個大夫有什麼不好意思的?醫生,要不你現在就幫我做個胸部按摩,找找感覺?」美艷少婦吃吃笑著,突然間站立起來,雙手一伸,抓起葉寒的一雙手,用力按在自己雙峰上。

葉寒沒想到這美艷少婦如此「色膽包天」,猝不及防之下,雙手按在了她的雙峰上,還沒來得及去品味美艷少婦那綿軟嬌軀壓著是個什麼滋味,隨即就聽美艷少婦一聲尖叫:「抓流氓啊!」

抓流氓?葉寒一怔,還沒反應過來,就聽門口一個男人的聲音厲聲喝道:「小兔崽子,你敢欺負我老婆!媽地,我打死你!」

隨著喝聲,一個身高馬大的肌肉男臉色鐵青的闖了進來,伸手就去抓葉寒的衣領。

葉寒腳步微錯,躲了開去,隨即推開面前的美艷少婦,轉過身冷冷看著突然闖進來的這個男人。

肌肉男沒抓住葉寒,隨即就站定了身形,惡狠狠的注視著葉寒,怒吼道:「小王八蛋,趁著給我老婆治病的機會,占我老婆便宜,你想死!我這就到你們醫院領導那裡告你去!」

那美艷少婦迅速和肌肉男交換了個眼色,兩人目光同時閃過一抹奸計得逞的得意之色。

美艷少婦突然間扯亂了自己的上衣,雙峰露出一半,然後衝到門口,放聲大哭起來,邊哭邊叫嚷道:「來人啊,抓流氓啊!醫院的醫生耍流氓啦!」

她這一叫,頓時就把附近幾個科室的病患和醫生都給吸引了過來,片刻間,針灸推拿4室外的走廊上就聚集了一大幫醫生患者。

看到人多,那美艷少婦哭的更加起勁,邊哭邊痛訴著葉寒的「流氓行徑」,說葉寒在給自己推拿按摩時,利用職務之便,摸自己的臀部、摸自己胸脯、摸自己的大腿……等等等等,最後還想關上房門,進一步侵犯自己,幸好自己的丈夫及時趕到,才沒讓他獸行得逞……

美艷少婦說話的同時,肌肉男也在一旁橫眉怒目的瞪著葉寒,一副同仇敵愾,義憤填膺模樣。

美艷少婦哭哭啼啼,描述的繪聲繪色,現場圍觀的人幾乎都相信了她的話,於是葉寒在他們心目中的形象,就成了一個衣冠禽獸,有些身懷正義感的人,已忍不住開始指責起葉寒來。

葉寒也沒急著說話,只是冷眼看著美艷少婦和肌肉男在那裡表演。

外面人越聚越多,很快就把走廊都給堵住了,有醫生見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就一個電話打到了院長劉醫德的辦公室里,劉醫德接到電話后,非但沒有著急,反而喜上眉梢,在辦公室里沉吟了片刻,這才得意的笑了幾聲,一步三搖的離開辦公室,準備去「滅火」。

經過急救室時,劉醫德想了想,叫出急救室主任郝來運,重語心長、如此這般的和他說了幾句話,然後兩個人一起向針灸推拿室疾步走去。

「讓開!都讓一下!我們劉院長來了!」

劉醫德和郝來運趕到現場時,一名醫生看到了他們,大叫著想要把圍觀人群驅散,但一時間又哪裡驅散得了?

聽說醫院院長來了,那美艷少婦哭聲更響,叫嚷著要讓院長給作主,堅決懲處葉寒這個「小淫@賊」,還自己一個清白。

好不容易,劉醫德和郝來運兩人才擠進人群,站到美艷少婦面前,看到美艷少婦衣衫不整,劉醫德慌忙眼觀鼻,鼻觀心。作出一副道貌岸然之態,正氣凜然的道:「這位小姐,我是劉醫德,這家醫院的院長。我剛剛趕到這裡,不清楚裡面的情況,請你把事情經過再說好一遍嗎?」

「劉院長,你們醫院怎麼會有這種禽獸醫生?你今天要不處理好這事,我就打110過來,讓警方處理!」肌肉男怒不可遏的道。

劉醫德點點頭,沉聲道:「你們先把事情說個清楚,是非曲直,自有公論!」

美艷少婦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又把事情經過重述了一遍,最後泣道:「劉院長,我被你們的醫生這麼侮辱,要是傳了出去,還怎麼活啊?你一定要為我作主啊!」

又指了指坐在科室里的辦公桌前正在翻看雜誌的葉寒,恨恨道:「我要求你們把這個禽獸醫生清除出醫院隊伍、要求他給我賠禮道歉、賠償我一筆精神損失費!」

「這個……」劉醫德有些為難的看了一眼葉寒,道:「小姐,這件事情,也不能只聽你一面之辭,我得問問那位醫生再說。」

說著向郝來運使了個眼色,兩個人一起走進針灸推倒4室。

「葉寒,這到底怎麼回事?我想聽聽你的解釋?」

見葉寒老神在在、不慍不火的坐在辦公桌前,彷彿什麼事情也沒發生過似的,劉醫德心裡不由來氣,心想好你個小渾蛋,還在這裡裝@逼呢?這回看你怎麼辦!出了這事,你的名聲就算臭了,我也不會清退你,就讓你灰溜溜的呆在這裡,讓人天天指著你的脊梁骨罵!

葉寒瞟了劉醫德一眼,端起面前的茶水喝了一小口,「嗤」的一聲冷笑,道:「有什麼好解釋的?一個潑婦和一個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男人合夥演出了一場鬧劇而已!嘿嘿,雖然我不知道這場鬧劇是誰導演的,不過……如果讓我查出來的話,我一定不會放過他!」

「呃……」

劉醫德和郝來運的神色同時一滯,雙方迅速交換了個眼色,郝來運大聲道:「葉寒,你這是什麼態度?那女病人說的話你都聽到了?你還是解釋一下吧,如果事情鬧大了,你知道後果是什麼!」

葉寒也不理他,繼續低頭喝茶看雜誌。

「……」劉醫德和郝來運見他這樣,頓時有一種衝上前去、一頓老拳把他暴打一頓的衝動。

發生了這種事情,你小子怎麼就不驚惶失措?你小子怎麼就不忙著解釋?他媽地,這不正常啊!

但他們也拿葉寒無可奈何,只好轉身又走向那美艷少婦及肌肉男,聽著他們在那裡聲淚控訴,指責葉寒的禽獸行徑。

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市第一人民醫院的醫生葉寒「利用職務之便調戲女人」的消息,很快就傳遍了整個醫院,不少醫患都跑到了這邊來看熱鬧,針灸推拿室所在的區域,很快就人滿為患,水泄不通。

看到人越來越多,美艷少女鬧的也越來越歡了,她的情緒感染了不少圍觀者,大家群情激昂,對葉寒的指責之聲不絕於耳。

「葉寒……」就在這時,一個嬌柔輕軟的聲音,傳入葉寒的耳中,葉寒抬頭看去,只見一個小護士從人群間擠了過來。

小護士十八、九歲,穿著一身雪白護士服,身材窈窕,眉目如畫,不是秦依然是誰?

「依然姐,你怎麼來了?」看到秦依然,葉寒這才從椅子上站起,臉上的冷意也被燦爛的笑容取代。

嬌妻是賊:偷上首席心 「秦依然,現在是工作期間,誰讓你撤離崗位的?趕緊回去上班!」劉醫德陰沉著臉,毫不客氣的斥責道。(未完待續。) 對於劉醫德的斥責,秦依然恍若未聞,沒有理會,她的目光,只是盯在葉寒身上,忽然間抓住葉寒的一隻手,顫聲道:「葉寒,外面那個女人說的都是假話,對吧?你根本不可能對她……對她做出那種事情的,對吧?」

葉寒見臉色有些蒼白,知道她關心自己,反手抓住,脆生生的小手手背拍了拍,笑道:「依然姐,還是你懂我,知道我不會做出那種猥瑣的事情!嗯,你看看吧,那女人就是一堆豆腐渣,我怎麼可能去碰她?要碰,也要碰依然姐你這樣的大美女啊!」

秦依然聽到針灸推拿室那邊發生的事情后,第一反應就是不信,但又擔心葉寒會出事,立即放下了手頭的工作,急匆匆的趕過來。她本來滿心憂慮,但還是被葉寒的這句話給逗的「撲哧」一笑,隨即皺眉道:「我知道你不是那種人。可是……可是外面那麼多人,他們似乎都信了那個女人啊!還有劉院長,他似乎也信的……」

葉寒不以為然的道:「其他人我不管,只要依然姐你信我就行!」

秦依然道:「嗯,我始終都是信你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