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有些壓抑的旋律在這個中佐的房間響起。


媽媽看好看好我的紅丶嫁衣,

不要讓我太早太早死去…

嫁衣是紅色的,

毒藥是白色的………(也不知道這兒會不會被屏蔽,有點方,寶寶有點兒方。)

……………….

隨著一首歌的結束,林辰看到那個中佐正一臉痴獃的坐在椅上,他的眼神裡面充滿著恐懼。

這一切都太詭異了,剛才軍火庫的大門突然襲擊就開了,還有自己房間的門,還有突然間熄滅的颱風,再然後就是現在這個讓人恐懼的聲音。

想著想著,那個中佐似乎想到了什麼恐怖的畫面,嘴中輕聲呢喃道:「不要找我,不要來找我,不要…………」

讓林辰更加懵逼的是,他居然看見那個中佐拿出了自己的佐官刀,在房間裡面胡亂的劈砍了起來,嘴裡一直說道:「不要,不要……………」

不一會兒,房間裡面就被他弄的亂七八糟的,傳出的聲音也吸引來了不少的日本人。

等他們來到房間的時候,就看到那個中佐跪在地上,雙手拿著刀放在自己的肚子上,然後喊道:「不要來找我,當初我不應該殺你們的,不要來找我…………」說著說著在眾人不可思議的目光中他直接把刀插進了自己的肚子里。

這一幕不僅嚇著了來的那些日本人,就連林辰也被嚇到了,這尼瑪一首歌就有這麼大的威力?有沒有這麼誇張啊。

「中佐自殺了?」

「難道是剖腹謝罪?」

「不對,你們沒聽到中佐死之前說的話嗎?他讓什麼人別來找他,什麼當初他不應該殺他們的?」

「難道說有鬼?剛才軍火庫的門自己開了,並沒有發現有人的蹤跡。」

隨著一群日本人的交談,他們都有些驚恐的環顧著四周。

看到這一幕,林辰偷偷的笑了笑,不行,還得皮一下。

接著他走到了檯燈旁邊,拿出自己的手機又開始播放起了歌曲,同時他還把檯燈給關了。

突然間傳出來的詭異聲音,還有突然熄滅的檯燈,徹底擊垮了這些日本人的心裡防線。

一首歌還沒有放完。就有好幾個日本人直接扔了槍朝著外面跑了出去,嘴裡還在胡言亂語,好像是被嚇瘋了。

林辰關掉音樂,不屑的笑了笑,這尼瑪一首歌就給嚇自殺咯一個,還嚇瘋了一堆,可怕可怕,真可怕。

如無其事的走出了軍火庫,林辰看了看軍火庫門前的日本人,想了想還是沒有去嚇他們,幾條鹹魚而已。

算算時間,他在軍火庫浪費了十多分鐘了,特種小隊那邊應該也快結束了吧。

想到這兒,林辰直接朝著城東敢去。

這次自己的收穫還行,太原城的軍火庫有多少軍火,林辰只是估算,具體能武裝多少人還得等這批軍火到八路軍的手機才知道了。

慢悠悠的回到了城東,林辰打了一個哈欠,站在城頭,冷風出來,林辰不經意間打了一個寒顫。

這尼瑪不會是聽禁曲出什麼問題了吧,不過林辰可沒有怕,就算是有鬼,也只是一種能量體的存在,自己可以輕易的消滅它。

搖了搖頭,林辰沒有去多想,而是閉著眼睛召喚出了幾個黑影兵團的士兵。

「你們去接應一下特種小隊的人吧,雖然現在限制你們出手了,但是沒有不允許你們自保,只要有人打你們,可以還手哦。」林辰打算用一個系統漏洞間接的幫助特種小隊一下。 左圖修近乎是用逃命的速度,遠遠逃了一個時辰才停下來。他走的已經足夠遠了,可還是忍不住后怕往背後看。

左圖修還開口問趙瓏:「他們沒有追上來吧?」

趙瓏:……她無話可說!

本以為左圖修是個強者,所以她投靠了左圖修,而不是蒼煙那個空有實力沒腦子的小娃娃。可結果,狠狠打了趙瓏一巴掌。

女尊重生之盛寵 趙瓏覺得,她還不如去找蒼煙。至少蒼煙選中的隊友,都是有真正實力的!比如月千歡和墨九卿,就是例子。

此時王侯咳血,面色痛苦扭曲的捂著肚子說:「我覺得有問題!他們不可能那麼強。第一場封神戰場,名次是根據我們的真實實力來排名的,封神境絕對不會出錯!」

「那你的意思?」趙瓏不想理左圖修,她皺眉看著王侯。

王侯咬牙切齒,開口:「老大是在蒼煙的羅盤上看到名次的。肯定是蒼煙做了手腳,騙我們。實際是她隱藏了月千歡他們的名字,故意詐我們的!」

「沒錯,一定是這樣!沒想到蒼煙居然這麼狡猾。」左圖修一口咬定,就是王侯說的意思。

趙瓏沒話說。她總覺得哪兒不對勁,可張張嘴又不知道怎麼反駁左圖修兩人。

她狐疑的想到,真的是蒼煙搞鬼,故意騙他們的嗎?她怎麼覺得蒼煙不像是會這麼做的人。尤其,月千歡跟墨九卿在第一場封神戰場時,他們表現出來的實力的確不高。

難道是登梯的時候突破了?趙瓏想了想自己突破的進展,又無法肯定。

想不通暫時不想了,趙瓏看向左圖修說:「老大,既然李銀死了。他的靈珠是不是應該重新分配了?」

「好啊!你跟王侯一人分一個靈珠,剩下的都歸我了。」左圖修說道。

聞言,趙瓏和王侯的臉色都變了。一人才分一個?李銀身上可一共有五顆靈珠!他們一共才分走兩顆,剩下三顆包括靈氣,左圖修想獨吞!

左圖修挑眉,「怎麼,你們不願意?」

趙瓏和王侯黑著臉不吭聲。他們沒有反抗的底氣!因為靈珠和靈氣全部被左圖修跋扈強硬的拿走了,他們打不過左圖修,硬是動手只會他們吃虧。

趙瓏悶聲悶氣的說:「我沒意見。」

「我也是。」王侯鐵青著臉,只能打碎牙往肚子里吞。

在趙瓏和王侯面前耍威風后,左圖修的底氣又回來了。他傲慢抬起下巴,「那我們就繼續去找靈珠吧。路上要是碰到月千歡他們那群人,咱們就躲開。」

墨九卿那一手震懾住了他。再加上他差的靈珠也不多了,所以左圖修不太願意再去搶靈珠。

但他不知,接下來的幾天。剛剛殺的靈將會是他見到的最後一個靈將!包括靈兵在內,一連過了五天,他們毛都沒有看到一根。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月千歡他們身邊。

找不到靈將就算了,靈兵怎麼也不見了?

出情況了?

月千歡和墨九卿對視一眼,他們立馬聯絡鳳九黎,霽華他們。看看他們有沒有發現。 結果,霽華他們那邊和他們也一樣。他們也沒有看到靈將和靈兵。因此,他們再次重聚一起。

鳳九黎先開口:「剩下的幾個點我們去了,並沒有見到靈兵靈將。」

「我和蒼煙也是。好像突然間靈將跟靈兵都消失了一樣!」霽華苦惱的皺著眉頭,找不到靈將情況可就糟糕了!

他們還沒有人的靈珠合格,滿十個數。

現在又不見靈將和靈兵,這就意味著他們無法通關。要麼永久被困在這裡,要麼被封神境吞噬消化。不管哪一個選擇,都不是月千歡他們要的。

月千歡皺眉,「靈將和靈兵去哪兒了?」

這個問題百思不得其解,一時半會找不到答案。

這時墨九卿說:「我們先不管靈將。去找靈王!」揮手,墨九卿將第三個捲軸地圖拿出來。

靈將已經不見,不管是什麼原因。他們都必須得到十顆靈珠!那麼沒有靈將和靈兵,就去找靈王!總不能靈王也跟著一起消失了吧,那樣才怎麼沖聖塔九重?

聞言大家對視一眼,紛紛敲定了墨九卿這個主意。

去找靈王!

靈王生活的地方在聖塔九重第一層的最裡面。那個地方太遠了,月千歡他們晝夜不停下的飛了足足十天,才進入最裡面的區域。同樣,這一路他們都沒有看到靈將和靈兵。

他們停下來落在一座湖邊。湖裡的水不是普通水,而是帶著劇毒的銀水。

月千歡他們誰也沒有靠近湖邊。他們坐在湖對面的山坡上,皺眉思忖著這裡出什麼事了?時間匆匆,很快太陽落下,黑暗來臨。

簌簌……

有蛇爬動的聲音傳來,月千歡他們立馬藏起身體,探頭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在這裡,只有靈兵靈將和靈王,蛇爬動的聲音一定是他們!

果然,時隔半個月後,月千歡他們再次看到了靈兵還有靈將。

蒼煙握緊拳頭,興奮的問月千歡他們。「有靈將,咱們要出手嗎?」

「不。」月千歡打斷阻止蒼煙。她伏低身體,目光銳利冰冷的盯著遠處的靈兵和靈將。

在這裡,靈兵的數量好像源源不斷,黑夜下神識看過去,都看不到尾。而靈將,更是有十二之數。月千歡困惑又警惕,這麼多的靈將靈兵聚集,它們想幹什麼?

只見觀察下發現,它們好像有組織有紀律的朝著深處爬去。裡面有什麼吸引它們!

霽華猜測,「會不會是靈王?」

「我們跟進去就知道了。不過小心,不要暴露行蹤。這裡靈將,靈兵太多。一旦我們被包圍,情況可不妙。」鳳九黎提醒道。大家點點頭,表示明白。

靈珠重要,但他們也不會拿自己的命去冒險。現在他們只想弄清楚,這是怎麼回事?

外面看不到靈兵靈將,難道它們都匯聚在了這兒?又是不是靈王在召喚它們?這一切的疑惑,只有跟在它們身後到達目的地才知道了。

月千歡他們跟著靈兵靈將,從黑衣走到白日後。太陽光灑落的時候,變故突生!

來的太突然,打了月千歡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聽到林辰的吩咐,他召喚出來的黑影兵團的士兵全部隱入了黑暗,然後消失了。

黑影兵團的士兵趕路的方式就是隱入黑暗,這樣來說可以來無影去無蹤,速度也會非常的快。

就在這個時候,林辰聽到警備司令部那邊傳來了刺耳的警報聲,緊接著的是像放鞭炮一樣的槍聲,這聲音讓他愣了愣,尼瑪特種小隊的人不是讓他媽小心了嗎?怎麼還被發現了,難不成他們被筱冢義男那個老銀幣給陰了?

還好自己叫黑影兵團的人去幫忙了,要是沒人去幫忙的話,特種小隊的人還真不一定能夠全身而退。

林辰沒有過去,如果有黑影兵團的士兵幫忙他們還不能全身而退的話,那麼他們就真的沒有什麼用了。

黑影兵團的人在這個世界來說,可以說是無解的存在,畢竟人家隨時可以隱逸進入黑暗,然後無處不在。

聽著越來越激烈的槍聲,還有手雷的聲音,林辰也不由得想特種小隊的人能不能回來,畢竟雖然有黑影兵團的人存在,不過黑影兵團的人也不能給他們擋牆啊,人家雖然牛逼,但不是神。

聽著越來越近的槍聲,林辰也不由的笑了笑,而且他沒聽到M4特有的槍聲,也就是說特種小隊的人應該是被日本人追殺,他們應該是在撤離了。

沒過幾分鐘,林辰就看到了一架卡車開了過來,暗黃的車燈射了過來,還有很多的子彈從後面飛射過來。

林辰打了一個哈欠,召喚出了一大堆的黑影兵團的士兵,他召喚士兵不是用來殺人的,而是用來擋追兵的,後面可是有幾千人啊,不讓人堵著怎麼可能安全的離開。

把城門打開了,林辰就靜靜的站在路邊,不過他沒有吸煙的習慣,要不然這個時候要是有一支煙點在手上,比意十足。

只見卡車停在了林辰的旁邊,然後張大彪的頭伸出了車窗對著林辰喊道:「林教官快上車,後面的日本人追來了。」

林辰笑了笑,慢悠悠的走上了卡車的車廂,讓他愣了一下的是車廂裡面的人的分部,只見他派出去的五個黑影兵團的人坐在最後面,似乎是為了擋子彈,然後一個滿臉鮮血的日本人倒在車廂裡面,然後坐在後面的才是其他的特種小隊的隊員。

等林辰上車以後,車上的五個黑影兵團的士兵跳下了車,然後沈泉朝著車頭喊了一下,卡車有慢慢的開了起來。

林辰坐在座位上才發現,特種小隊有人受傷了,滿臉有趣的看著特種小隊的人,想了想問道:「你們是怎麼被發現的,不是說好的讓你們小心一點兒的嗎?怎麼還會被發現,還有人受傷了。」

林辰都有點兒懶得吐槽了,這幫坑神,每次任務都要出問題。

幾人有點兒尷尬了,沈泉說道:「其實我們是沒有被發現的,因為熱成像儀的存在,我們安安全全的暗殺了很多房頂上的守衛,不過問題在於筱冢義男的房間裡面居然有兩個人。」

「開始的時候我們還以為是筱冢義男的老婆。所以我們就摸進了他的房間,可是問題就在這兒,他房間裡面的居然不是女的,而是山本一木……..」

聽到這話林辰驚呆了,這尼瑪大晚上的兩個老爺們在一個房間裡面,這是打算幹嘛。

林辰突然想到,原劇中山本一木帶人偷襲趙家裕,被逼跑到平安縣城,李雲龍為了救老婆把他給圍了,山本求援以後,筱冢義男直接把能短時間內到達平安縣城的部隊全部調動了,本來林辰還說是因為山本一木是一個特種兵,是一個人才,所以筱冢義男才會這麼做的,現在看來並不是因為這樣啊。

眾人打了一個寒顫,然後沈泉接著說道:「等我們發現那人是山本一木的時候就晚了,你說讓我們抓活的,所以我們沒有動槍,不過山本可不是軟柿子,直接壓著我們打,最後筱冢義男不知道在哪兒按響了一個警報,沒辦法我們只能動槍了,不過我們沒有沒有殺筱冢義男,只是把山本一木給殺了。」

林辰笑了笑,情況是這樣的話倒是不怪他們,誰能想到筱冢義男的房間有一個山本一木,不過山本一木就這樣死了,有點虧啊,前次白放他回來了。

娛樂圈之女王在上 卡車繼續行駛著,後面的槍聲也越來越小,一是因為間隔距離遠了,第二個是因為黑影兵團的人出手了。

要知道系統雖然不允許林辰隨便殺人,不過問題在於系統沒有限制林辰自保,黑影兵團的人不受到攻擊還好說,一受到攻擊的話,林辰就不想說了,戰鬥力爆表。

卡車行駛了三個多小時,躺在車廂裡面的筱冢義男蘇醒了過來,只聽見他呻吟了一聲,然後慢慢的睜開雙眼看著眾人,不過他可是一個凡人,現在車廂裡面黑乎乎的,他什麼也看不到。

看到他醒了過來,林辰笑了笑,他在想要不要放一首禁曲來給筱冢義男醒醒神,不過想了想他還是否定了這個想法,首先,如果筱冢義男的心智足夠強大的話,這禁曲對他起不到什麼作用。第二,要是筱冢義男的心智不夠強大,被嚇出點兒什麼問題的話就不好說了,畢竟他現在還有大用。

本來林辰是打算筱冢義男被抓到以後他就離開這個世界了,不過現在的問題在於他戒指裡面還有整個太原城的軍火,帶回去的話又沒多大的用,還不如留給八路軍抗日用呢,現在距離日本人投降還有不少的時間,能讓八路軍的生活好過一點就盡量的滿足他們吧。

車子開了半天,也就是天要開始蒙蒙亮的時候就沒有汽油了,不過考慮到需要考驗特種小隊的人,林辰並沒有給系統兌換汽油,而是和他們一起下車開始步行。

要知道,從這兒到八路軍的防區使用步行的話,估計得走兩天左右,也就是說他們會被日本人追殺至少兩天的時間,黑影兵團的人在林辰他們安全了以後,就全部消失了,所以現在特種小隊的後邊有來自太原城的追兵,前面的話應該還會有日本人堵截,畢竟日本人的通訊能力可不差,出了這麼大的問題,肯定會派人圍追堵截的。

想了想,林辰覺得自己這次應該給他們真正的絕境鍛煉了,每次自己都在他們的身邊,這樣他們就得不到真正的成長了。

想清楚了以後,林辰把特種小隊的人全部召集了過來,然後說道:「我們就從這兒分開吧,我估算了一下,從這兒到我們部隊的防區不行的話要兩天左右的時間,也就是說從現在起,你們的任務就是成功的活到我們自己的防區。」

幾人相互看了看,然後點了點頭,確實,每次行動都是林辰在庇護著他們,特別是這次的行動,身後有幾千的日軍追著,要不是因為林辰的黑影兵團幫助他們,他們能不能離開太原城都是一個問題。

看著受了傷的三個菜鳥,林辰笑了笑,召喚出了自己的九心海棠,直接把小隊十個人的精力全部給恢復到了巔峰,然後拿出了一堆子彈放在地上。

沒有理會已經驚訝的說不出話來的幾人,林辰直接說道:「我也不是要你們送死,我幫你們把精力會恢復到了最巔峰,也就是說你們以最好的狀態去完成這次的行動,還有我知道你們身上沒有多少子彈了,我給你們每個人留下一百發子彈,以後的損耗和所需要的物資你們就自己去繳獲了。」

說完林辰拉著筱冢義男,召喚出了黑影兵團的人,直接開啟一個黑暗通道離開了,走了進去。

他踏入暗黑通道以後就逐漸的下沉,直至最後消失在了眾人的面前。

黑暗通道的事情還是林辰昨晚在車上才想到的,在成龍歷險記中,林辰記得面具的主人能夠藉助黑影兵團的人開啟的暗黑通道到達自己想去的地方。

也就是一兩分鐘的樣子,林辰就來到了總部,直接就出現在了彭老總的指揮部裡面。

林辰的突然出現,直接嚇壞了總部裡面的一大堆人,手槍都掏出來了好幾把。

看到是林辰以後,緊張的氣憤才逐漸的平息了下來。

老彭鬆了一口氣,有點兒難以置信的看著林辰道:「林辰,你這是怎麼做到的,怎麼突然間就會通過一個黑乎乎的洞出現在這裡?」

林辰笑了笑,把手中的筱冢義男扔在了地上,「這次回來是給老總你帶一份禮物過來。」

等彭德懷看了看地上軟軟我的趴著的筱冢義男,由於他滿臉是鮮血,所以彭德懷第一時間居然沒有看出他是誰,有些驚訝的看著林辰問道:「這是?」

這時候,參謀長走上前去,抬著筱冢義男的頭,仔細的看啦看,然後滿臉驚喜的看著彭德懷道:「老總,這是筱冢義男。」

「筱冢義男?」彭德懷第一時間還沒有反應過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