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有人願意上天才榜出名,那就有人不願意,雖然不願意的人很少,但明肅五人卻恰恰是那不願意的人。


明肅認真的看著他們:「我們當初之所以改變主意登上天才榜,就是為了尋求更好的對手,尋求自己的進步……可是今天看來,你們似乎都有些被如今的盛名所累,忘了最初的本心了。」

不然,他們只會為他高興又尋到了進步的機會,而不是擔心他若是和容景打成平手,或者輸在容景手中,傳出去會對他的名聲產生影響。

原昱,藍閆和藍綰綰都是啞然,待在天才榜上的時間久了,他們似乎確實有些太過在意世人對他們的看法了。

冷若然清冷的聲音中帶著幾分認真:「對我們來說,修為的進步,自我的突破才是最重要的,名聲,有則錦上添花,沒有也是無所謂的事。」

冷若然話音一落,氣氛有些沉默,良久。

原昱才輕輕吐出一口氣:「然然說得對。」

藍綰綰點頭:「怪不得我明明都有突破的預感,可每每事到臨頭卻無法突破,卻原來,是我的心走岔了,忘記了最初的本心。」

她本末倒置,有些迷失本心,修為也因此遲遲無法突破。

明明只是從大羅金仙中期突破到大羅金仙後期,這麼一個小階段,卻困了她六百年,而且,還是在她六百年前就已經能夠突破的情況下。

卻每每衝擊突破之時,總有種缺了什麼的感覺。

藍綰綰唇角勾起笑容:「明日看過肅哥和容家那位孫少爺一戰後,我就可以閉關了,我有預感,我這次,一定可以成功突破。」

……

另一邊,端木拾的突破已經到了最後關頭,天空中也有了雷雲凝聚。

在仙界,每突破一個大階都會承受雷劫。

當然,飛仙池中突破,那是天道的饋贈,所以,哪怕突破的再多,也不會有天劫降臨。

而容華成為離仙,容景成為金仙之時,他們卻是渡了劫的。

在劫雲出現的同時,所以劫雲籠罩範圍內的仙人都齊齊向後退,直到退出劫雲的籠罩範圍。

在渡劫期間,出現在天劫範圍內的人,都會被天劫認為是渡劫之人,然後,雷劫威力就會增加。

多一個人增加一倍,多兩個人增加兩倍……以此類推。

所以,沒有人想卷進別人的天劫之中,也沒有人想讓別人介入自己的天劫之中,除非是活膩了,或者打著同歸於盡的念頭。

半天之後,轟鳴不斷的雷劫終於停下,天道降下霞光,端木拾蒼白著臉色吸收了所有霞光之後,修為被穩固在仙君中期。

在端木拾沖著自己這邊走過來停下來之後,容函不等他和女兒說話,就把女兒拉到身後護住,聲音微冷:「道友,請注意形象,不要衣冠不整的對著姑娘家,傷眼!」

同樣將容瑩雪擋在身後的容許點頭。

端木拾沒有生氣,他低頭看了看自己,一身衣服雖然還連在一起,但早就在雷劫之下破損的不成樣子……

端木拾尷尬的輕咳一聲,手一揮一道結界擋住了別人的視線,雖然這結界沒有什麼攻擊力和防禦力,只有一個遮掩視線的效果。

但也沒人想突破這結界,去看一位新晉仙君換衣服。

幾息的時間,結界被端木拾揮散,收拾齊整,換了衣服的端木拾再次出現在眾仙人眼前。

他無視了周圍帶著好奇,歆羨,算計等種種目光,很誠懇的對著容函……背後的容華說:「多謝出手相助,日後不論有什麼事,只要給我一道傳訊,必全力相助。」

說著,他將一枚傳音玉簡恭恭敬敬的遞給了容函。

容函沒收,眸光帶著幾分似笑非笑,他怎麼看不出來,這小子對女兒起了幾分心思?

雖然對君臨看不慣,但容函卻沒打算換女婿:「我女兒有個未婚夫,這玉簡若是收了,那小子吃醋還得我女兒費神哄……所以還是免了吧。」

逍遙章 端木拾動作頓了頓,垂下眼瞼擋住眸中一閃而逝的黯然:「既是如此,那就麻煩容函前輩代收了。」

容函前輩?容函心下嗤笑,按理說,他和這端木拾無親無故,既然端木拾已經是仙君,那就理應稱他一聲道友,可現在……敢情這是對他女兒沒死心呢?

容函仔細看了看端木拾,或許也不是,畢竟也沒見過幾面,就算起了幾分心思,也算不得重,應該已經打消了。

那就是念著他女兒對他的幫助,所以給自己幾分面子……

容函這回倒是沒有拒絕,直接收下了玉簡。

端木拾正想在說些什麼,卻聽見:「恭喜道友成功晉陞仙君。」

卻原來,是城中那些看到雷劫的仙人們紛紛跑了出來。

見到已經成為仙君的端木拾,前後一聯想,自然就能將前因後果想個明白。

轉眼間被圍了個嚴實,而容函他們卻已經離開,端木拾見此,神色頓時沉了下來,眉眼間帶著冷色。

殺戮之境,到底是對他有些影響的,而且,他本來也不愛與人應酬,這會兒這些他不想說話的人圍著他,他想說話的人卻都已經走了……端木拾經過殺戮之境歷練,且本身也殺過不少仙人和獸族的殺意一放出來,頓時讓那些來道賀哦哦仙君一震。

隨即也一個個冷了臉,他們好心前來恭賀,這端木拾倒好,居然直接給他們飆殺氣!

可真是……伸手還不打笑臉人呢!

其中一個仙君冷哼一聲:「看來我這道賀還是錯了,既然端木道友如此不歡迎我,那我也就告辭了!」

說完甩手就走了。

其他仙君也一個個的都走了,好心恭賀,卻被飆殺氣,同為仙君,他們也不憷端木拾,更不是賤骨頭,既然人家不歡迎,他們又何必留下來礙人眼呢!

看著一眨眼就走了個空的仙君,端木拾眼皮也未抬一下,抬步往城內走去。

……

端木拾成功晉陞仙君,天才總榜空出一位,其他天才的順序都前移一位,某位沒上總榜的天才也因此上了榜。

他此刻就在天機城中,打算看天才大賽,卻一眨眼自己也有了參賽的資格,還真是被這驚喜震得傻了好一會兒。

天機城中,端木拾晉陞仙君,登榜之時隱藏多少,排名在後的天才先一步成為仙君,如今的總榜第一又是否名副其實的傳言沸沸揚揚。

還是那間酒樓,還是二樓靠窗的那個位置。

藍綰綰有些生氣:「這些人,可真是……」

肅哥今年才三千多歲,就已經是大羅金的後期已經是很厲害的了好不好!而且,肅哥未必不能在五千歲之前就到達仙君,不會比端木拾差!可那些仙人說的話……

原昱懶洋洋的轉著手裡的杯子:「行了彆氣了,你看看阿肅都不氣。」

藍綰綰白了他一眼:「我心疼肅哥不行嗎?」

原昱看了一眼面色沒什麼變化,眼神卻柔和了不少的明肅,又看了一眼氣呼呼的藍綰綰,就忍不住一笑:「行!怎麼不行?你們是未婚夫妻,你想怎麼心疼他,就怎麼心疼他。」

藍綰綰又白了原昱一眼:「這還用你說!」

藍綰綰蹙著眉:「可那些人也太過分了……」

明肅拍了拍她的手:「好了,他們要說就讓他們去說,反正我也沒有什麼損失。」

藍綰綰嘟了嘟嘴撒嬌:「可我不喜歡他們懷疑你……」明明肅哥是最棒的。

明肅笑了笑:「明天和容家那位孫少爺一戰,他們許是會改觀。」

藍綰綰哼了一聲:「他們改不改觀都無所謂,我們又不在乎。」

「哦?不在乎你這麼生氣做什麼?」原昱語氣中帶著絲絲戲謔。

藍綰綰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你給我閉嘴!」

原昱聳了聳肩:「唉,這年頭,實話都不能說了……」

冷若然一個眼神掃過,原昱舉起雙手:「好好好,我閉嘴,我不說了,明明我是然然你的未婚夫,你怎麼就總是幫著綰綰那丫頭呢……」

後半句原昱說的有些小委屈,聽的冷若然眼裡閃過笑意,手伸過去捏了捏原昱的手心。

原昱心裡的委屈瞬間就消失了,對著冷若然就開始日常一傻笑。

……

請記住本站:追書幫. 請和傲嬌的我談戀愛 第二日,還是容華和端木拾打架的地方,不過今天卻是換了兩個主人公。首發..co

一身黑衣,神色冷漠的明肅和白衣翩翩,溫潤如玉的容景。

鏘!

兩人的同時動手,一黑,一青兩把九階仙器級別的仙劍相接,發出金屬交擊之聲。

劍氣如虹,冰系火系兩種仙靈力相接,綻出燦爛的光芒。

容景手中青劍一指,身後出現漫天劍影,而後,劍影合二為一,直直劈向明肅。

明肅眼神微眯,不閃不躲,手中黑劍平平刺出,正好刺在即將劈到他的巨大劍影弱點之處。

巨大劍影離明肅額頭只差一寸,卻再也劈不下去,化為漫天光點。

容許眼神有些意外:「沒想到景兒居然是個劍修。」

容景向來溫潤如玉,仙界的劍修卻都是孤傲冷漠的代名詞,所以容許還真沒想到容景這樣的性子居然會是個劍修。

容瑩雪嘟囔:「我還以為景兒是以摺扇為武器呢。」

容函瞥了他們一眼,哪還能猜不到他們在想什麼:「誰告訴你們劍修就一定是孤傲而冷漠的了?」

仙界中人是愛用孤傲冷漠來形容劍修,但那不代表劍修就一定都是孤傲冷漠的了。

容函在仙界也有幾位劍修朋友,他們私下裡可是和孤傲冷漠一點也不搭邊,雖然外人都認為他們其實也是挺孤傲冷漠的。

容許有些無奈:「這也不能怪我們啊,誰叫那些劍修走到哪兒都是那麼一副面無表情,寡言少語的樣子,景兒卻是溫潤如玉,秀雅柔和……這怎麼能讓人將他和劍修聯繫的起來?」

容函搖了搖頭:「劍修可不是孤傲冷漠,他們只是將所有的心神都放在了自己的劍上,專註於手中劍,對旁的事情不太在意罷了。」

「劍修講究劍心通明,不為外物所擾,所以他們的心性較之旁的仙人更加通透,純粹,專註。」

「他們只在意手中劍,別人的話題他們自然不會太多參與,所以才會有了寡言少語的評價。」

雖然這世上刀槍劍戟,棍鞭斧弓等等都有人用,就是軟綢摺扇,紙傘鈴鐺也可用來攻擊,鑽研深了,可悟其意。

但唯有劍修,卻是成就武器之大成,甚至獨成一道。

容華接上容函的話:「其實小叔叔,你要想見識一下劍修說不停,那很簡單,和他們討論劍道就可以。」

甭管再怎麼不愛說話,說到喜歡的東西時,話也總會多上幾分的。

容許擺了擺手:「還是算了,我對劍道了解不深。」

雖然會點劍訣,但容許更擅長的卻是用棍。

他的棍意已經大乘。

容瑩雪努了努嘴:「不過,景兒也不算是純粹的劍修吧?他可沒有把所有精力都放在了劍道上,他的煉丹之術也是出類拔萃的,我記得那些劍修,最在意的,不,可以說,唯一在意的就只有手上的劍了吧?哪像景兒,還分心學了煉丹。」

劍修嘛,那都是心無旁騖只要劍的,什麼煉丹,煉器,畫符,布陣的,他們都不會在意。

所以劍修一個個其實都挺窮的,有勢力支撐那還好點,不過也就比兩袖清風的散修能好上那麼一點點。

劍修真的是,全身上下,只有手中的劍最值錢了。

「我哥哥當然是純粹的劍修,除了手中的劍,他可就沒有別的攻擊方法了。」容華微微挑眉,「劍修只學劍那是因為劍修攻擊力為所有修鍊路數中最強,所以最難學,劍道也最難領悟,所以只有專註才能出成績……」

容華頓了頓,看著自家小姑姑:「可是小姑姑,你覺得以我哥哥的天分,需要專註才能出成績嗎?」

容瑩雪看了場中的情況,容景正和明肅打的難分難解,不由默了默,景兒今年才一百多歲,修為不過金仙,而且景兒還分心在煉丹上,可他依然能和已經三千多歲,大羅金仙後期的明肅打的難分難解……

都說劍修是仙界攻擊力最強的,所以劍修和劍修之間,越階戰鬥要比其他仙人更難,可看她家景兒這樣……嘖嘖,真讓人懷疑人生啊。

容瑩雪忍不住搖頭:「這一次,明肅可是做了景兒的墊腳石了。」

「那可未必。」容函語氣淡淡。

容瑩雪一愣,正想問怎麼回事,就見戰鬥中的明肅突然後撤跳出了戰鬥圈子,盤膝而坐,四周的仙靈力像是受到了什麼牽引一樣瘋狂的向他涌去。

容瑩雪:「……」

四周的仙人:「……」

容景反應倒快,險險收住了攻勢,無奈的搖了搖頭,這下,怕是打不下去了。

藍閆,藍綰綰,原昱和冷若然四人也連忙過來,圍成圈將明肅護在中央。

容瑩雪無語極了:「……這是搞什麼啊,昨天端木拾和鸞兒打了一架,然後端木拾突破了,今天明肅和景兒打了一架,然後明肅突破了……」

「這要傳出去,怕是會有不少臨近突破卻不得法的仙人找上門要和鸞兒還有景兒一戰吧?」

正走過來的容景輕咳一聲:「小姑姑,這只是意外。」

容華那個,是真被人當成了突破的契機,而容景,也真的只是個意外。

明肅其實到大羅金仙後期並不久,所以就是他本人也沒想到,和容景打架打了一半,居然就要突破大羅金仙後期。

容瑩雪努了努嘴:「那也得有人信啊。」

容景看了周圍一眼,果然,有些大羅金仙級別的仙人已經在蠢蠢欲動了。

全都是卡在現階段已經很有一段時間,卻遲遲不得突破的。

「……」容景和容華對視一眼,兩兄妹都有些無奈。

明肅也好,端木拾也罷,能在和他們兄妹的戰鬥中突破,那是機緣到了的緣故,可其他人……鬼知道他們究竟缺的是什麼契機喲!

容函語氣溫和:「別擔心,他們這就事一時被端木拾和明肅的突破給迷住,之後會想明白的,不會讓你們一個又一個的接挑戰書的。」

……

明肅睜開眼的時候,正對上藍綰綰擔憂的眼神,不由柔和了神色:「放心,我沒事。」

不僅沒事,他感覺還不錯,對劍意的領悟更深一層,修為也從大羅金仙後期到了大羅金仙大圓滿。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