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有桃空沉聲道:「這是上個紀元,一名劍帝隨手一指劍氣開闢出來的,我稱它為劍氣峽。」


劍氣峽!劍帝!

蕭易聞言駭然,心靈世界都禁不住震動起來,到了而今,隨著修行日深,他愈發感到修行到後來,人族武者的強大,蓋世強者已經遙不可及,上面還有開天闢地的絕世強者,甚至當初遠古龍洞前,那四尊如神靈一般的人族王者,劍帝是什麼,那是比王者更加強大的人族帝尊,而能夠以劍帝為名,其在劍道上的造詣必然驚天動地。

蕭易沒有想到,有桃空竟然帶他來到了這樣一處地方,他看著有桃空,猜測他的意圖。

「這劍氣峽是我二十年前發現的,只有我一個人知道,劍氣峽中蘊藏劍帝劍意,雖然已經過去了近一個紀元,但是劍意依舊沒有消散殆盡,甚至因為歲月綿長,誕生出來了一種獨特的生命,我叫他們劍靈。」

「劍靈!」

蕭易倒吸一口涼氣,心靈世界翻江倒海,他已經不知道該如何形容這尊人族帝尊的強大,上個紀元隨手一道劍氣落下,過了漫長歲月後,竟然誕生出來了生命,這簡直不能夠用匪夷所思來形容,根本就是造化之功,奪天地之玄奇,這是造物之境。

對於蕭易的震動,有桃空似乎回憶起了什麼,他感嘆道:「人族帝者已經需要我等仰望,卻不知道那皇者一怒,又是什麼景象。」

就這樣,蕭易與有桃空師徒二人站立在虛空中,遙望著劍氣峽陷入了沉思當中,當力量到達一種極限,在常人眼中就不再是破壞之力,而是創造之力,創造奇迹,創造神話,乃至締造生命。

一直過了半炷香的工夫,有桃空才回過神來,鄭重道:「這劍靈雖然是因為那位劍帝一指劍氣而衍化而出,奪天地之造化,不過也正因如此,雖然誕生了生命,但是因為劍意不散,煞氣極重,時時刻刻都處於殺戮之中,劍靈之間彼此吞噬,壯大己身,沒有七情六慾,只有單純的殺戮意志。」

聽到這裡,蕭易似乎明白了什麼,道:「師父你是要我進去這劍氣峽。」

「不錯。」有桃空雙目放光,道,「重症下猛葯,十八層煉獄雖然同樣磨礪意志,但是太過溫和了,不適合現在的你,只有這劍氣峽才能夠讓你在短時間之間突飛猛進,打破桎梏,意志晉入中等之境。」

嘴角微微抽搐,到了有桃空的嘴裡,十八層煉獄的磨礪是溫和的,蕭易已經可以想象,這劍氣峽中到底是如何危機重重,怕是隨時隨地都有生命之憂。

「你猜得沒錯。」有桃空也不避諱,「這劍氣峽中的劍靈十分強大,即便是最外層的青色劍靈,一擊之力也足以破碎普通的魂兵,一般融魂四重天以下的強者難以抵擋,越往裡,劍靈越厲害,共有紫白金青四種劍靈,青色劍靈最弱,紫色劍靈最強,當然,一般融魂四重天以下,是絕對比不上淬骨極限強者的,但是這些劍靈除了堅不可摧外,還蘊藏意志威能,乃是當初的劍帝劍意所化,即便是最弱的青色劍靈,劍意之強,也足以輕易撕裂普通天人境初等的心靈世界。」

什麼!

蕭易心中一驚,這青色劍靈居然強大到了這樣的地步,那後面的金色劍靈,白色劍靈,紫色劍靈又強大到了什麼樣的地步。

「你現在要做的,就是進入劍氣峽,和這些劍靈廝殺,時時刻刻處於他們的劍意攻伐之下,逼迫你的極限,劍尖上行走,才能夠令得意志打破極限,徹底晉陞,並且,這劍氣峽中,劍意匯聚之地,還有一種靈藥,名曰神意果,乃是劍帝意志造化之物,可以助長意志,增強魂念,乃是提升意志,突破瓶頸的不二靈藥,不過一人最多服食三枚就失去效用。」(未完待續。。) (求推薦票!)

「師父,要死人的。」

蕭易頭皮有些發麻,這劍氣峽光聽就讓人背脊發涼,青色劍靈就恐怖如斯,若是不小心遭遇到金色劍靈,甚至是白色劍靈,哪裡還有活路。

「死人?就是要死人,置之死地而後生,先死後活,生死之間的恐怖你也不是沒有經歷過,這樣真正無法掌控的生死才能夠起到磨礪的作用,你放心,只要不是一下子形神俱滅,為師都能夠把你救過來。」有桃空擺手道。

蕭易心中一突,道:「要是一下形神俱滅呢?」

有桃空瞪他一眼,道:「那為師就當沒有過你這個徒弟。」

蕭易一口氣嗆著,死死地盯住了有桃空,有桃空被他這樣看著,也沒有絲毫愧疚,道:「修行之路本來就有千難萬險,要是撐不過去,不如早些上路,早死晚死也沒有什麼區別,如果你不想死,就努力活著,你聽著,這一次的修行和往日不同,不只是要你和劍靈廝殺,磨礪意志,奪取神意果,我要你隨時引動心靈風暴,爆發出生命力,當然,不到生死關頭不許這麼做,別告訴我你做不到。」

「引動心靈風暴!」

蕭易有些沉默,心靈風暴的力量他深有體會,但是那力量暴漲過後的虛弱卻是他難以承受的,此前拔舌煉獄中,他七情六慾打破極限,引動心靈風暴,其實已經是掌握了這種法門,不過他不太願意施展。因為一旦降伏不了敵人。等待他的就是虛弱與死亡。

「不錯。引動心靈風暴。」這一次,有桃空的神色到是出奇的鄭重,「你以為心靈風暴是這麼好領悟的嗎?能夠在輪迴境之前參悟出來心靈風暴,那是你的機緣,所謂破而後立,不破不立,心靈風暴之後既是虛弱也是機緣,你不用擔心。東西我已經準備好了,這裡是一瓶生命之泉,共有一百滴,那顆生命之樹也差不多讓我榨乾了,想要再生出生命之泉,沒有幾年的孕育是不可能的,有了這生命之泉,你在心靈風暴之後就可以快速補充生命力,避免過長的虛弱時期。」

一隻精石瓶被有桃空拋過來,頓了頓。有桃空再道:「還有那瓶千年樹心泉,該用的時候就用了。到了手中的東西,哪裡有還回去的道理。」

呼!

不等蕭易反應,下一刻,眼前斗轉星移,數息之後,當一切再次平息之時,在蕭易面前,數里之外,已經出現了一道金色的巨瀑。

如此近距離地觀摩這劍氣峽,蕭易感到呼吸都凝滯了,那峽谷之中陽光漫射,如同一道道光瀑,奪目耀眼,入眼十丈之外,根本看不清虛實,蕭易可以想象,進入其中后要面對劍靈的斬殺,到底會有怎樣的兇險。

「師父,當初你又走到了哪一步。」蕭易忽然開口問道。

有桃空沉吟,隨即道:「當初我剛剛晉陞闢地境,和雪螭闖入其中,被幾道白色劍靈斬成重傷,最後隱約看到了一道紫色劍靈,那紫色劍靈似乎處於沉睡當中,不過只是一眼,為師的心靈世界就幾乎崩潰,至於這劍氣峽深處還有沒有比紫色劍靈更加強大的存在,就不得而知。」

「真的要去?」

「滾!」

蕭易深吸一口氣,邁步踏入古林之中,其實他並非是害怕,修行至今,他經歷過的生死也不計其數,只是以這樣的方式來令心神放鬆,令心靈世界恢復到古井不波的境地,在生死之間,行走在生死邊緣,對於意志是一種巨大的考驗,有時候知道生死可以掌控,就不是真的經歷生死,一如當初勾動石鏡,以未來身來磨礪戰法,雖然也經歷生死,不過是一種假死,現在蕭易想來,實在太過幼稚,只有當初在拔舌煉獄之中,無盡幻象趨於真實,才讓他感受到了真正生死的可怕,他留戀世間一切,執念不死,才最終打破極限,引動心靈風暴。

數里古林,蕭易走得不快,但是每接近一步,他都能夠感受到那愈來愈凌厲的鋒芒之氣,難以想象,一道劍氣竟然保存了近一個紀元也沒有消散,上個紀元的劍帝強者,而今已是一百零八紀元,接近紀元之末,近乎十萬八千年的跨度,古中國才多久的歷史,上下五千年?真正清晰的歷史,也不過就是后五千年,至於前五千年,大多都已經不可考證,如劍氣峽這般,已經可以稱作活化石了。

「劍帝強者的意志,難道這就是不朽不滅的境界。」

蕭易知道,意志修為分為七大境界,普通、超凡、天人、輪迴、不朽、不滅、混沌,能夠接近一紀元而不消散,恐怕至少都到達了不朽之境,甚至是不滅之境,至於那混沌之境,蕭易卻也不敢想象,就算是輪迴境,對於如今的他而言,都是可望而不可及的。

就在蕭易穿越古林,看到那恢弘的金色峽谷之時,他倏爾止步,眉頭蹙起,他捕捉到了人氣,竟然有人在附近。

呼!

一道身影從劍氣峽中激射而出,緊跟著,又是五道身影激射而出,總共六個人,全都身形狼狽,渾身都是劍痕,鮮血淋淋,好像被千刀萬剮了一般,一些皮肉都掛在身上,不過他們氣血強大,生命進化,恢復力很強大,轉眼之間,身上的傷口就開始癒合,一道道青色鋒芒從劍痕之中逼迫出來,激射在地上,頓時出現了密密麻麻數十上百道深達數丈的劍孔。

這六個人都是年輕人,四男二女,一個個都穿著極為珍貴的戰甲,不過都被劍痕劃破了,剛剛逃出劍氣峽時氣息外放,蕭易捕捉氣息,這一行人中修為最高的是其中一名身著赤色戰甲的青年,已經渡過了四重天劫,不過還沒有晉陞融魂境,身上透發出來一股天人合一的氣息,波動不定,顯然是剛剛晉陞為天人境,是一名新晉的淬骨極限強者。

而剩下的三男二女,則都是融魂境強者,修為從一重天到四重天不等,但是顯然六人以那淬骨極限境界的青年為尊,其他人都沒有晉陞天人境,意志還停留在超凡境巔峰。

除此之外,蕭易還注意到那赤色戰甲青年的手中抓著一枚金色的果實,這果實靈氣逼人,晶瑩如玉,更散發出一股醉人的馨香,僅僅是聞一聞,蕭易就感到神怡氣清,意志都蠢蠢欲動,生出一股渴望。

神意果!

蕭易心中一震,這金色果實不是那神意果又是什麼。

此刻,那赤色戰甲青年蹙眉,「洛離,你不是說這裡只有你知道嗎?為什麼有人找到這裡。」

只見那三男二女中,一名身著青色戰甲的男子苦笑道:「祝兄,當初洛某的確曾說過這裡只有我知道,因為當初洛某尋到此地之時並未發現有人跡,至於這位出現在這裡,實在不是洛某能夠預料的。」

聽到此言,那赤色戰甲青年神色稍霽,這時,那身著青色戰甲,被稱為洛離的男子上前一步,看著蕭易道:「這位兄弟不知來自何處,我等五人皆是十萬裡外青元兵部的長老,這位是祝烈祝兄,乃是百萬裡外天炎將部的天才人物,是淬骨極限境界的大高手。」

聽得那洛離如此說,那赤色戰甲青年也露出幾分傲然之色,道:「說,你是來自哪裡,既然遇到了就和我們一起行動,看你孤身一人,怕也是無意中發現了這劍氣峽,這劍氣峽中極為兇險,有劍靈橫行,你和我們一起,說不定也能夠尋得幾枚神意果,看你剛剛渡過一重天火劫的樣子,想必意志還沒有摸到天人境的門檻,若是得到一枚神意果,晉陞天人境指日可待。」

「神意果!」蕭易顯露出來震驚之色,不過心中卻是平靜如水,甚至有些冷漠,這祝烈想騙過他,真當他不知道天人境的虛實,這樣情緒外露,根本就是破綻百出,當然,他意志境界還要在這祝烈之上,刻意收斂之下,也不是對方可以看破的。

似乎對於蕭易的反應很滿意,那祝烈大手一揮,道:「怎麼樣,這樣的機會可不多見,若不是我們受了傷,戰力下降,怎麼也不會邀請你的,你一個人進去,走不了幾步就會被劍靈斬殺,死於非命,不信你可以走兩步試試。」

這祝烈說話假中有真,蕭易也不以為意,既然已經洞悉了虛實,他自然不會輕易相信對方,不過既然對方意圖不軌,動機不純,蕭易也不介意和他們虛與委蛇,看看他們到底要搞什麼鬼,他藝高膽大,這些人雖然看上去戰力不俗,但是在他眼中不過都是土雞瓦狗,不足為慮。

對方想要利用他,他何嘗不想利用對方探一探劍氣峽的根底,這六人能夠進入劍氣峽,並取得一枚神意果,對於其中的環境必然有所把握,有桃空不告訴他,他只有自己摸索,現在有這樣的機會,自然不會放過。(未完待續。。) 今天處理一個糾紛,以前和大家提過,今天最後收尾,剛剛結束回到家,累得不想動,想寫也有思路,不說有如泉涌,也很亢奮,但是真的是腰酸背痛,容十步請假一天,明天三更,凌晨要到了,新的一周將要開始,恩,下周來點更狠的,也不來什麼滿600推薦票第二天3更,直接多400票,只要每天到1000票第二天5更,你們沒看錯,5更!!!多投400票,就多2更!!!大家看著辦,還等什麼?1000票就是5更的動力,1000票直接5更,沒有就是2更,更大的挑戰暫時沒能力,恢復了一周碼字速度,現在可以進行5更的挑戰了,凌晨后,明天周一,就看大家的熱情了,你們用免費的推薦票,來決定第二天的更新,更新掌握在大家手中!!!1000票,周二5更,沒有就2更,十步想挑戰自己,大家來拉動十步的極限,你們是裁判!!!你們要是天天1000票,十步就天天5更,讓十步看看,諸位人皇的手段!!!十步想拚命,大家幫我點燃戰血!你們所投的每一張推薦票,就相當於人皇詔書,1000道人皇詔書現世,諸族百界,莫敢不從,肯定儘力配合演好5章劇情。諸位人皇,凌晨起,讓十步看看你們的詔書在哪裡,人皇的號角又能在起點蔓延到哪一個角落,人皇的聲音,人皇的吶喊聲能夠駐留幾個紀元,要讓大家記住我們!!!(未完待續。。) (今天能有1000推薦票?明天是2更還是5更,十步等諸位的人皇詔書!)

當即,蕭易就點頭道:「不瞞諸位,我是來自遙遠的北雪將部,因為遭遇到了一些艱險,機緣巧合之下才來到這裡,既然六位有心,我就陪六位走上一趟,得到一枚神意果,我也能夠定住精神,鎖定心靈,徹底晉陞天人境。」

「好,爽快!」祝烈笑道,「沒想到你竟然也是來自將部,如此一來我們到是要好好親近親近。」

那洛離五人也是露出笑容,不再如之前一般警惕,但也不過分親近,一切都在合理的範圍之內,當然,蕭易也不指望六人完全相信他,在北荒大地,無盡莽林之中,需要保持足夠的警覺,才能夠活下去,這不是疑神疑鬼,過分的信賴只會加快死亡的節奏。

將神意果收起,祝烈六人就開始治傷,從他們身上的劍痕中,一道道鋒芒之氣被逼迫出來,有鏗鏘劍音,甚至蕭易都能夠感到一絲森冷的寒氣,這是鋒芒純粹到極點才能滋生的。

這一下,蕭易就將六人的手段全部洞悉,以那祝烈最為厲害,一呼一吸之間,胸腹之間猶如驚雷滾滾,雷霆一炸,那身上傷口中,就迸射出來一道道鋒芒之氣,以他身上的劍痕最少,幾乎在一炷香的工夫就恢復了過來,再過了小半個時辰,洛離五人也都恢復了,只是五人面色有些蒼白,顯然剛剛進入劍氣峽中精神消耗很大。時時刻刻處於生死邊緣。也不是什麼人都能夠有膽量的。至少這五人在蕭易看來也不是一無是處。

祝烈微微蹙眉,不過也沒有多說什麼,又等了一炷香的工夫,祝烈呼的一下起身,道:「好了,我們再進去,這一次一定要多找到幾枚神意果,這可是好東西。靈藥當中也是極為難得的,一個人服用三枚才算到達極點,想一想,每個人服用三枚神意果,精神意志可以到達哪一步,要是我得到三枚,不說一定晉陞天人境中等,但也絕對可以達到天人境初等巔峰,只要可以固守心靈,明心見性。晉陞天人境中等也不在話下,還有洛離你們。一枚神意果就能夠助你們徹底定住精神,鎖定心靈,晉陞天人境,三枚下去,更進一步也不是不可能。」

「不錯,這一次我們就狠下心來,在裡面多待一些時候,那青色劍靈再厲害,我們也有長輩賜下的魂兵戰甲護身,一定要多採摘一些神意果。」洛離沉聲道,其他四人也是雙目放光,顯然也是極為渴望。

「好!跟我走!」

那祝烈大喝一聲,隨即一馬當先,沖入了那漫天金瀑之中。

蕭易目光微動,一步跨出,與洛離五人共進退,踏入了劍氣峽內。一步跨入劍氣峽,蕭易就感到空氣變得凌厲起來,好像一口口風刀,裡面蘊藏著絲絲縷縷強烈的鋒芒之氣,整個天地都變得壓抑起來,在這裡看不到天空,到處都是金光燦燦,十丈之外肉眼都看不清。

好可怕的地方!蕭易目光沉凝,這樣的環境,普通初入淬骨境的強者都不能夠長時間逗留,空氣都蘊藏鋒芒之氣,煉血大圓滿強者再強也擋不住,要被千刀萬剮,死於非命。

「大家不要動用精神意志,會吸引青色劍靈過來。」洛離沉聲道,「這種生命對於意志氣息極為敏銳,一旦被大量劍靈包圍,就死無葬生之地。」

這話是警告蕭易的,七人的圈子很小,保持在十丈之內,這樣任何一人受襲,都能夠及時援手,不至於一擊斃命。

嗡!

突兀的,蕭易聽到了輕微的劍鳴聲,這劍鳴聲不高,卻判斷不出來方位,好像從四面八方而來,沒有一點徵兆。

「是劍靈!」祝烈眼中精光一閃,就停頓下來,「有劍靈的地方就可能出現神意果,這劍鳴聲聽上去,劍靈的數量應該不多,不要輕動,這裡的每一絲鋒芒之氣都是他們的眼睛,我們一動他們就可以瞬間鎖定我們的位置。」

祝烈話音剛落,虛空中,一道青色匹練就劈殺下來,凌厲的鋒芒劍意一下籠罩了七人,森冷冰寒的劍氣極為純粹,這一劍之威,若是在外界早已粉碎真空,但是在這劍氣峽中甚至連空氣也切割不開,空間堅固到了一種匪夷所思的地步。

與此同時,一股驚人的殺戮之氣撲面而來,剎那間,蕭易好像看到了驚天殺場,金戈鐵馬,馬革裹屍,鮮血飛濺,白骨四射,這劍靈蘊藏的鋒芒劍意竟然可以滲入人心,產生種種幻象來震懾精神意志。

「來得好!」

卻見那祝烈冷喝一聲,他一隻手猛地探出去,有一種遮天蔽日的氣勢,這一掌天人合一,他渾身都綻放出一股強大的意志氣息,屬於天人境的意志,一下掃滅了所有幻象,他探出的右手剎那間變得赤紅如火,晶瑩如玉,又散發出冷冽的金屬光澤。

鏘!

那青色匹練被他一下捏在了手中,火星四濺,這時蕭易才看清了那青色匹練的原形,似乎是一口青色長劍,但是通體透明,如水晶一般,上面流動青色光暈,好像一道青光般,散發熬出來凜冽的劍意鋒芒。

這青色劍靈被祝烈捏在手裡,猶自掙扎,好像擁有生命一般,併發出鏗鏘劍音。

「該死,竟然召喚同類!」

這青色劍靈的力量極大,祝烈一抓之間也毀不掉,他目光冰冷,既而整個右手的火光都收斂進去,變得如同火玉一般,他倏爾鬆手,剎那間打出三拳,每一拳都好如火山噴發,剎那間的氣勢,好像要將天穹衝破,三拳之下,那青色劍靈終於悲鳴一聲,整個崩斷成兩截,然後竟是消散為虛無,只留下了一道小指粗細的青色霧氣,散發出來一股狂暴的意志氣息。

蕭易瞳孔微微收縮,這祝烈的拳法竟然這麼強大,那青色劍靈據說連魂兵都可以斬破,竟然被他生生捏住動彈不得,再用三拳生生打斷,這一門拳法蕭易感到有些不尋常,那祝烈出拳尚不圓融,但是卻力量極大,拳法氣勢更是恢弘博大,十分難得。

「祝兄的火神拳是越來越出神入化了,看來用不了多久,就可以真正小成。」洛離讚歎道,「祝兄能夠得到將書傳承,未來必定能夠成為蓋世強者,乃至開天闢地,絕世無敵。」

擺了擺手,祝烈道:「這門火神拳乃是我天炎將部的至高武學之一,想要修成,不但需要火之道大成,參悟出至少一種玄奧變化,更要求意志晉陞天人境,方能夠掌控拳法之間充斥的浩大拳力,否則根本不可能入門,我也是最近意志晉陞,又曾為部落立下戰功,才破例得到傳授,現在也不過剛剛入門,說到小成談何容易,不過僅憑這入門的火神拳,同等修為和意志,也無人可以擋我一拳。」

將書!

蕭易心中一凜,難怪這樣強大,竟然是將書,那是比兵法更加強大的人族武學,兵法之下有兵訣,分三流、二流和一流,兵法則觸摸道境,比兵訣更加強大,至於將書,蕭易卻是從未見過,但是從這祝烈的身上,已經可見一斑,不過是入門的火神拳,竟然就強大到了這樣的地步,

「不過可惜了,這青色劍靈被殺死之後留下的本源意志太過狂暴,否則煉化吸收之後,就算比不上神意果,但是積少成多,也非同小可。」祝烈看著那道極細的青色霧氣惋惜道。

嗡!

這時,一道又一道劍鳴聲從四面八方響起,顯然是被之前隕落的劍靈召喚過來的,剎那間,蕭易感到周圍空氣中的鋒芒之氣都變得狂暴起來,心靈深處生出一種被窺視的感覺,就好像無數利劍懸於頭頂,讓他頭皮發麻。

「走!」

祝烈朝著一個方向躥出去,現在已經被發現了,再一動不動就是找死了,當下,洛離五人也緊跟著激射出去,蕭易落在最後,他心念一動,張口一吸,那原本漂浮在虛空中逐漸消散的青色霧氣就被他一下吞入腹中。

胸口處,石鏡猛烈震動,好像感受到了什麼誘惑一般,金光四濺,那落入蕭易腹中的青色霧氣一下消失不見,既而,在蕭易的目光下,石鏡上一道裂紋竟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了千分之一。

這劍氣峽中有多少青色劍靈?據有桃空所言,沒有一萬也有八千,甚至更多,若是如此,蕭易心中火熱,這對於石鏡的修復會有多大的好處。

說來,蕭易之所以迫切想要變得強大起來,就是為了能夠修復石鏡,逆轉時空,重新回到科技大時代,回到生養他的世界,現在看到這樣機會,他如何願意放過。

呼!

既而,石鏡又是一震,一道純凈無瑕的青色氣流被吐出,這氣流散發出來純凈的意志氣息,沒有鋒芒劍意,亦沒有殺戮意志,純凈得好像水晶一般,晶瑩剔透,蕭易心念一動,神庭之所,九枚魂念金丹一動,就將這道純凈的意志力量徹底吞噬。

好像一下浸泡在溫泉神水之中,意志一下有種破體而出的**,心靈世界也似乎比之前更加堅固了,這一刻,蕭易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心,進入到了自己的心靈世界,不過好像還差點什麼,沒有能夠擠進去,被擋在世界之門外。(今天能有1000推薦票?明天是2更還是5更,十步等諸位的人皇詔書!)(未完待續。。) 眼中有神光閃爍,蕭易心中大定,原本他還在擔心能否尋到神意果,現在看來就算沒有神意果,只要斬殺足夠的青色劍靈,煉化它們的本源意志,也能夠藉此打開心靈世界,看到自己的心,領悟虛實變化,明心見性。

「走!」

蕭易也是邁步跟了上去,這劍氣峽中空間極為堅固,空氣中鋒芒之氣瀰漫,人的速度也受到了很大的限制,那祝烈在前,蕭易六人在後,他身如火流星,氣息強橫而暴虐,有一種火山噴發的氣勢,這種氣勢不同於意志,乃是修鍊的武學所蘊藏的精義顯現,這祝烈掌握有將書火神拳,雖然只是入門,但是那火神一怒,赤地千里的氣勢已經初具雛形,給人一種發自內心的震撼。

震撼可以有很多種,視覺震撼,聽覺震撼等,可以被強大的武力震撼,亦可被來自生命的威脅震撼,但這些震撼都是由外及里的,只有當外界產生了可以令人震撼的東西或事件,才會令人的心浮動,起伏不平,乃至心血沸騰,心跳加速。但是那祝烈的氣勢卻是不同,那是屬於武學的勢,無影無形,直接深入人心,震撼人的心靈,想一想,人毫無預兆,心靈一下巨震,再有一口大刀落下來會是什麼樣的結果。

蕭易隱隱明白了一些將書的道理,但是想要創衍出這種直接震撼人心的武學,蕭易想象不到到底需要怎樣的積累與修為境界。

就在蕭易等人躥出去百丈遠,又一道青色劍靈顯現出來,劍光如虹。當空劈斬下來。凌厲的鋒芒之氣颳得人肌體生疼。就在那青色劍靈落下之際,在蕭易六人的側面,一下出現了三道青色劍靈,青色劍光一閃,盡皆超越了音速,在這劍氣峽中,蕭易自襯都破不開音速,但是對於這些劍靈來說卻是如魚得水。速度到達音速以上輕輕鬆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