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有的時候,他會不定時的拿出一些草圖來給各小組進行祕密研究,那些只是在外形和功能上進行了比較模糊的描述的產品往往能讓那些具體幹活的人眼前一亮,不僅在自己的工作中得到巨大啓發,還深切感受到這些產品的奇思妙想是那麼的天馬行空,令人精神振奮,而作爲老闆的陳曉奇每次都能說出個一二三來,這就不得不讓這些術業有專攻的人士們越發覺得,這個老闆真的是很不簡單啊,好像天底下沒有他不懂得東西似的。


當然了,陳曉奇的個人虛榮心在這些過程中也得到了不同程度的小小滿足,那些真摯得崇拜眼神讓他覺得很是舒服,渾然忘了自己是站在後世千百萬巨人的肩膀上取得的微不足道的成績,其沾沾自喜的神情實在有些小人得志的樣子。不過話說回來,他還是個年輕人而已,有了成績還不高興,那就是腦子有問題了,他還沒那麼高的道行呢。

一方面要投入絕大多數的精力去跟杜邦公司和洛克菲勒財團周旋,另一方面還不能放鬆了自己巨大經濟體的管理和引導,他的生活過得可謂是忙碌有序,絲毫不得空閒,每天從早到晚難得見到他能夠悠閒的喝着咖啡或者茶看報紙的樣子,這簡直是不可能出現的奇景。作爲他祕書好幾年的麗莎小姐有時候都覺得這個大男孩很可憐,這世界上有幾個像他這樣的年輕人本該自由自在的玩耍、談戀愛、飆車、遠足登山等等事情上浪費生命,他卻是跟一臺不知疲倦的機器似的,日復一日的忙碌,卻是幾乎沒見他因爲積勞成疾得病或者身體垮掉,這也算是一件奇事了。

麗莎小姐已經摸透了這位年輕老闆的脾氣,知道他有足夠的寬容和,耐心,所以多數時候說話做事都不是那麼的拘謹,時不時的將自己的英國小姐脾氣耍一耍,跟這個年輕的老闆鬧鬧意見發發牢騷,這都是很平常的事情。

陳曉奇的涵養隨着修養日深,輕易也是不會暴怒或者激動起來,起碼這個階段是不會的,這讓人覺得有些少年老成的意思。麗莎小姐比他大了三歲多---當然是今世的年齡,畢竟陳曉奇當初很無恥的聲稱自己來美國的時候才19歲,那時候真的是粉嫩的可以,這幾年卻是變化巨大,舉手投足之間越發的沉穩幹練,輕易喜怒不形於色,倒是漸漸追平了兩個人的年齡差距。

不過這麼幾年處下來,兩個人很神奇的沒有發生什麼辦公室戀情之類的傳聞,這除了人種差別以外,恐怕也是陳曉奇自己一直沒那個心思去發展造成的。麗莎小姐最初可是完全一副這時代白人至上者的優越感的樣子,平日裏走路的時候,那粉嫩的脖子昂起來跟一隻大鵝似的,看人都是用鼻孔眼兒的,說話很有些拿腔拿調,除了禮數周到之外,你感覺不到人和的溫暖和親切,典型的英國小姐模樣,特別是對白人之外的其他人種。

後來隨着陳曉奇的迅速發跡特別是一項項震驚世界的大發明出來之後,她漸漸的驚訝、欽佩起這個看起來蠻好看的中國人,在她二十年的生命中,一直是家裏長輩在不停的教導她作爲一個文明世界的、曾經的貴族,他們應當如何如何,那些低賤的、沒開化的土人和異教徒是如何的骯髒和愚昧等等。事實上在這個時代,絕大多數西方人就是這麼想、這麼看、這麼幹的,沒什麼好奇怪。

不過這些感受在陳曉奇身上她找不到一絲一毫,從一開始接觸,陳曉奇就沒有表現出任何作爲一個華人的小心謹慎、自卑、猥瑣,他不但有着跟這個時代絕大多數上流社會人士一般好的修養,且還有着絕大多數人都比不上的聰慧睿智,甚至有時候,可以從他的眼中看到某些蔑視和憐憫---對白人!這簡直是太瘋狂了,他怎麼能這樣?!

鄙視別人是西方人這時侯乃至後世百年的傳統和專利,他們很自然的將那些工業科技發展不如自己的民族國家視爲野蠻人,比如說現在,他們都以爲華人是不洗澡、骯髒、愚昧、帶着傳染病的異教徒,連家裏養的馬都不如,在路上看到的時候都躲得遠遠地,生怕沾上他們身上的蝨子。

可是當她和他們無意中表現出這些自然流露的倨傲的時候,陳曉奇並不生氣,因爲他至少知道這是爲什麼、造成這一切的原因是什麼、解決的辦法又是什麼,這是一個在另一時代的網絡上討論了無數次的問題,並且已經有無數的人給出來明確的答案。當然,陳曉奇剛開始還是會忍不住去爭辯的,他手裏有非常確切的理由和證據,這些足以證明在上個世紀的倫敦和歐洲貴族們生活的環境還是骯髒的猶如一個大糞坑的證據,遍佈在這時代的諸多文學作品中,這些人包括雨果、巴爾扎克和狄更斯等人。

並且,陳曉奇還用中國歷史上的記載說明,華人自古以來是個愛好清潔並且文明鼎盛的民族,從亙古以來就有沐浴的傳統,而唐宋之時,尚有專門的休沐日,一如今世的週末放假一般,而華人沐浴衛生的頻率和設施條件的完善都已經上升到藝術的水準,這些在18世紀還經常一年不洗澡的野蠻人那裏懂得那些生活情趣?陳曉奇無意中講起某個著名貴族一輩子只洗兩次澡,一次是降生受洗的時候,一次是死後入殮的時候------這個例子被視爲對西人巨大的侮辱和嘲笑,曾讓很多的人拂袖而去,但是他們找不出陳曉奇造謠的證據,反倒從自己啊的書籍中找到了實證。

女人是一種很奇怪的生物,你很難去猜度她們心中不斷變幻的想法,麗莎小姐自然也不例外,陳曉奇初期的稚嫩和衝動階段居然沒將這個漂亮的、受過英式傳統教育的沒落貴族家的小姐給氣跑了,卻反倒吸引着她試圖不斷的進一步去探究陳曉奇的底線到底在哪裏。

結果這個過程匆匆一過就是幾年,有時候開玩笑,陳曉奇會問麗莎小姐是不是愛上他了,要不然怎麼這麼大年紀還不結婚?麗莎小姐驚訝的張開紅脣小嘴,用難以理解的眼神看着他說:“老闆,你在開什麼玩笑?”

事實上,陳曉奇沒有自作多情,麗莎小姐也沒有真的愛上他,玩笑就是玩笑,誰都不當真。這個時代的中國人要想娶到一個日本女人那是很容易的事情,但是要娶這些已經發展膨脹起來的西方人當老婆,那還真不是一般的艱難,就算如今日陳曉奇的成就和名聲,頂多也只是獲得這些西方人的讚賞,卻絕不會想到談婚論嫁的問題,這簡直是在開玩笑!陳曉奇如果是某些傳世的貴族還好些,可是很顯然,他只是個暴發戶而已。

暴發戶陳曉奇自然也沒想過要娶一個洋婆子回家當老婆,跨國婚姻聽起來是很浪漫很刺激,實際效果則差的老遠,你不能指望一個西方人自覺的去適應這時代落後、破爛、沒有任何值得稱道的優點的中國人的生活環境,這是一個保守的時代,不管是東方還是西方,後世那些熱情開朗的法國女郎只將她們的風騷獻給了本國人,而後世那些將眼光放在全球的美國大鱷們,這時候還都是些剛出生沒多久的小嬰孩,這些後世衆所周之的變化實際上直到八十年代都還沒有真正的發展起來,這絕不是後世中國閉關鎖國幾十年造成的東西方差別那麼簡單,實際上西方人從清末之後就很少認真的去研究中國人,確切地說是東方文化。

麗莎小姐的職位很高,權力很大,長得漂亮還很有修養,家庭背景也足以稱道,特別是在貴族沙漠的美國,這個破落英國貴族的名頭還是很管用的,特別是在她跟隨陳曉奇的“美華集團”水漲船高之後,豐厚的收入讓她那已經快賣房子求生存的家庭迅速的復甦,得益於陳曉奇的決不吝嗇,她這個本不該出來拋頭露面的小姐居然成了家裏的頂樑柱,而她那個喜歡喝酒的吹牛實際上是敗家子的父親重新裝扮起來,開着好車穿着禮服整天的交遊,根本不用工作了,而她那個餓死都不可能出來工作的、受過更爲嚴苛英國教育的母親則鬆了一口氣,也有了資本和空閒穿着本該是麗莎的名貴禮服出入上流社會社交場合。

因爲麗莎小姐的工作很努力很辛苦,陳曉奇這個老闆時常的用他拙劣的手段來彌補人家的貢獻,除了不斷提高薪水發福利獎金,就是經常的送禮物,當然了,陳氏出手向來是大方,不說這時代已經很出名的那些名貴產品了,單是這幾年聲名鵲起已然是西方時尚引導者的“CK”品牌的系列產品,從化妝品、首飾、箱包皮具,到服裝、手錶等奢侈品,已經發展成一個涵蓋廣泛的大品牌,在陳曉奇的不斷提供的設計圖樣和發展指導以及越來越大的資金支持下,發展不是一般的迅速,到現在已經實現了當初他和丹尼斯所承諾的有錢人、上流社會的明星、法國貴婦的情人等等偉大理想。

自然的,“CK”旗下的所有名貴產品出來後,都有大量的禮品裝首先送到陳曉奇這裏來,而絕大多數陳曉奇連看都不看的就轉手送給了麗莎小姐,毫不客氣的說,到目前爲止,麗莎小姐算得上是擁有這個奢侈品牌最全最多的人了,她家那新房子的櫥櫃內的這些東西足可以開一個小型展覽會,這也讓她的父母都有了條件用這些東西出去顯擺。

而愛美的英國小姐自然也不會放過裝扮自己的機會,只可惜每次當她精心裝扮婀娜窈窕搖曳生姿的走進陳曉奇辦公室時,儘管再三隱晦提醒,那個滿腦子都是圖紙和鈔票的中國人都熟視無睹,或者很不誠懇的應付兩聲稱讚幾句,時間長了麗莎小姐就明白了,不是自己不夠吸引力,而是這個老闆的眼中漂亮的自己還不如那些冷冰冰的鋼鐵機械更有吸引力。

順便推薦一本兄弟的新書《煙花沼澤》。日本刀在古代中國又稱之爲劍,例如說是"雙手劍";象侍魂,又名十二劍手,而不是說十二刀客;月華劍士,實際上是一批使用倭刀的鬥法的武士.本文中如有說他持倭刀出擊,一會兒又說他用的是劍,兩者並不矛盾,倭刀是刀劍合而爲一的武器,以劍名之亦可,以刀命之亦可,希讀者分辨. 如果中國人學到日本人的優點,世界上就沒日本人了。好學的日本人在唐宋期間曾經是中國的學生,吸收中國人所有的先進文化,並把中國傳統文化發揚光大,禮儀之邦在日本,儒家文化在日本……當美國在十九世紀崛起時,日本又是美國的好學生。反過來,我們能做日本的學生嗎?阿Q的大漢族沙文主義決定我們露出本性──丫的,老子連老美也沒放在眼內,還學你這孫子!寫在《逐倭》之前───幻化蒼龍

序章穿越夜

印度佛教徒超覺靜坐修行者,一旦擁有超覺意識之後,可以閉氣潛水幾個小時,一點事也沒有;可以活埋十天半月,毫髮不損;可以凌空飛天,讓身體擺脫地球重力吸引,做出超越常規不可思議的事情。當這種信徒修煉者智慧常數達到500左右,就可以成爲先知或開山立派的教祖,當年修真覺悟宇宙終極真理的釋迦牟尼當屬此類超人。

但從佛教來說,佛陀是覺悟者,更強調的他的覺悟──無上覺,乃感悟或體驗,而非是思想。成佛不是光靠思考就可以的,是行和識的二合爲一。

超覺靜坐修行者覺悟智慧而得到一種能力,這種能力可不可以通過現代科技獲得呢?這個瘋狂的世界還真有一個瘋狂的科學怪人研究這種靈魂能力,而且取得突破性的進展。

2010年農曆八月十五日,這一夜晚上八點,明月高懸廣州,珠江潮生兩岸。

白雲山陽,珠江河畔。有一間不爲人所注意的別墅燈火通明。

這也是廣東民營企業──王帝超級電腦技術研究所值得記念的日子。

“快,把這種含有人類記憶幹細胞的混合藥水注入它的腦袋,再輸入程序,看看這隻鸚鵡有何反應?”王帝教授一邊手忙腳亂擺弄儀器,一邊命令他的女助手高歡喜說。

鸚鵡頭上插滿電線,它已被人折騰得奄奄一息,昏昏欲睡。只見高歡喜一按電鈕,那鸚鵡渾身一顫,彷彿被雷電擊中一樣,從睡夢中驚醒過來,睜大眼睛,驚奇地打量着這個五光十色的新世界。

“難道它覺醒了。”王帝教授欣喜若狂地說。“快問它叫什麼名字。”

高歡喜雙手十指飛快敲打鍵盤輸入編碼,並問那鸚鵡道:“老兄,你的用戶姓名如何稱呼?”

那鸚鵡居然歪着腦袋,好象費力地思考什麼問題一樣。

“我說你的暱稱與密碼是什麼?”高歡喜對鸚鵡提示說。

“看來藥水和程序起效了。”王帝教授握拳興奮驚叫起來,“老兄,快說話呀!向你媽問好!”

“你吃了嗎?恭喜發財!恭喜發財!”那鸚鵡興奮起來,反反覆覆嘮叨這句話。

“丫的,流野(廢品),又失敗了。”王帝教授如泄了氣的皮球。“只知鑽褲兜扶不上牆的野鳥,讓它滾回籠子涼快去。”

電腦忽然嘟嘟連響,發出幾串信號,好似給人建議,提醒人一樣。高歡喜瀏覽一下電腦提議,回頭對王帝教授問道:“電腦建議加大記憶藥水的份量,加大脈衝電流信號,接受它的提議嗎?”

“試試吧!儘管它老出餿主意,不過沒有更好的辦法了。”近萬次的失敗試驗,讓王帝教授沮喪到極點,走投無路的情況下,只好寄託於電腦的建議。

高歡喜依照電腦的指示,加大水記憶製劑份量與電流脈衝能量。一切安排妥當之後,一向相信科學的王帝教授也不得不合掌向神明祈禱:“神啊!拜託你了,賜我奇蹟吧!”

9─8─7……3─2─1,啓動。奇蹟會發生嗎?王帝教授與高歡喜都非常期待奇蹟到來。

只聽見吱的一聲,一團電芒裹着那隻可憐的鸚鵡,然後一陣青煙驀然升起,呈現王帝教授面前的奇蹟,赫然是一隻媲美北京烤鴨的烤鸚鵡。

“含家鏟,又粘線了,這鬼電腦老出餿主意,快把我捉弄成白癡了,它老是自作主張,自以爲是。我真是白癡,我怎麼把這東西搞出來的!”王帝教授抓狂地捶胸頓足,悔恨交加。

“今天到此爲止,明天若再招不到志願者,找只猴子來試試。”王帝教授對高歡喜嘀咕道。

王帝教授經過幾十年的努力,終於折騰出一臺自主意識的超級電腦。從本世紀六十年代電腦問世以來,他一直進行超級計算機的研究,而且是這個領域的權威,一直站在這項技術的前沿陣地。但這東西不好搗鼓,競爭對手太多,技術更新換代快,他不得不跟着潮流廢了幾十代機器,直到今年初纔有所突破,他找到新的數學理論並應用在新的電腦程序編程中,於是奇蹟就這樣來到人間,他把這臺超級電腦叫做超覺神機。

超覺神機是一臺擁有自主意識的超級神奇機器。這臺超級電腦可以最大限度延伸人腦的智慧,假如一個人的正常智力常數是150的話,超級電腦可以幫助一個智力爲150普通人的智能提升到15000倍,也就是說讓一個普通人變成擁有靈魂力量的特異人士──意識能動的超級戰士。

這臺自主意識的超級電腦幫助人提升的智慧叫做超覺意識,怎樣把電腦這種無所不能的超覺意識跟人進行完美對接呢?實在讓王帝教授死了不少腦細胞。王帝教授相信水有記憶的能力,能否讓超覺意識以程序的形式存貯在水記憶溶液中,再把這種含有記憶的水注入人的腦袋,讓人獲得超覺意識的能力,即特異功能。

人類一直爲學習和記憶的事情煩惱,可不可以把海量信息存貯在水中,再把這種含有記憶信號的水注入人腦中,讓人不勞而獲,瞬間擁有超級智慧或超級異能?現在王帝教授費盡心機折騰的就是這玩意兒。

王帝教授在超級計算機以及水記憶載體等方面的研究儘管取得技術性重大突破,但技術並不成熟,需要更多實踐完善,他並不急於向外界公佈這個讓人欣喜若狂的好消息,眼下他需要更多實踐的數據和實例證明這臺機器的商業用途,可以用它找到投資者並賺到大錢。

這擁有自主思考超覺意識的電腦前景怎樣?跟人類進行人機對接後產生什麼樣的後果?幾次實踐的失敗,讓王帝教授對這種機器保持高度警惕!這幾天,他正忙着招募志願者參與這項偉大的技術革新實踐。雖然招募志願者的月薪達到四位數,但志願者看到招聘條款裏面列有要冒神經失常的風險之後,許多人知難而退。

“我受夠了,我需要放鬆一下,我要出去透透氣。”王帝教授對高歡喜吩咐說,你在這裏守着,別讓我孫子王婆留進入這房間,更不許他碰這鬼電腦。這臺擁有自主意識的電腦還不完善,一點也不靠譜,甚至象不懷善意的魔鬼一樣,顯得非常邪惡,他絕對不允許家人碰這個鬼東西,

“教授,我曉得了,你放心,我會在這兒守夜!”高歡喜微笑點頭,鞠躬應承。

鈴,鈴,鈴……

恰在此時,王帝教授的手機響起來,王帝教授打開手機,只聽見一個女孩嗲聲嗲氣向他撒嬌道:“打鈴,幾時請我喝茶呀,我好想你哦!”

“想我的錢包吧!”王帝教授一針見血地微笑說。

電話那邊,夏妮笑嘻嘻說:“也不見得,我只是想念一個老人家!”

“呵呵!肯定不會是我。”王帝教授有理由相信這個老人家不是他,他曉得夏妮喜歡那位老人家是個萬人迷,所有中國人都喜歡收藏他的俏像,收藏得越多越幸福。

“呵呵,當然不是你,怎麼可能是你!如果是你,跟那種印着閻王爺肖像畫的冥紙有什麼區別呀。”

王帝教授打哈哈說:“我也想那粉紅色紙張上面印的頭像是老子,如果是這樣,你想不愛我也不行。”

“我口袋裏已沒有他老人家的‘相片’了,都送給別人啦。滿街都是收藏他老人家的‘相片’的狂熱者。我道行太淺了,儘管每天都向他老人家燒香叩頭,神啊,賜我神力吧!讓我永久收藏你。但他最終還是跑到別人口袋裏安家。乾爹你家收藏那麼多太祖爺的‘相片’,放着也是發黴,快給我送幾張過來呀。我的理想,是希望每天能夠從手袋掏出幾張我朝太祖爺的肖像畫,看他老人家仁慈的面容真是好幸福哦!”

“看來我得在額頭貼上太祖爺的‘相片’,你纔會瞻仰我的臉並百看不厭。”

“唔,你真壞。”說真的,夏妮的錢包只剩幾枚硬幣,火燒眉毛,不得不向王帝教授要求緊急支援。

“呃,老地方,海心塔見,一蠱兩件,嘆(享受)到天亮爲止。”

焦頭爛額的實踐讓王帝教授心力交瘁,他需要一個善解人意的可人兒給他解除睏乏,他發覺該找個精力充沛的人感染一下快樂的情緒,以便啓動激情進行下一步工作。

夏妮的來電激起王帝教授外出找樂的慾望,這幾日神經太緊張了,也該放鬆一下。壓力太大對一個人健康損害不容小覓,王帝教授可不想因爲工作上一點挫折而讓老臉再添幾道皺紋,提早跟閻王爺簽訂最後的人生契約。

夏妮是個充滿青春活力並善於撒嬌的漂亮美媚,她只有二十三四歲左右,剛剛大學畢業,還沒找到工作。無庸忌諱,這女孩子傍上王帝教授,其實是看上王帝教授的錢。王帝教授也非常清楚這女孩子的目的是什麼,他並不喜歡搞黃昏戀或老小配,儘管夏妮也對王帝教授的學識和閱歷表現出象小學生見到老師一樣羨慕的神情,但王帝教授非常清醒自己在幹什麼,時間的狂流已帶走他人作爲男人身上一切的雄性本能,他僅存一點性能力已封鎖在極度深寒的固本培精腎囊之中,則使召喚偉哥幫忙也無法雄起。

夏妮也曉得王帝教授找她並不是看上她的身體,而是看上她小鳥依人一般的親暱行爲。在她眼中,王帝教授只是一個尋求心理安慰的可憐老頭兒,這老頭兒並不會對她身體構成什麼威脅,於是她便善解人意糾纏上這王帝教授。她喜歡王帝教授慷慨解囊地給她金錢,而她的青春活力也給王帝教授調節情緒。這象爺孫、父女、情人,不倫不類的關係,在這個以金錢掛帥的時代已是標新立異的潮流大勢了,鬼與妖怪才覺得驚奇。

夏妮與王帝教授打得火熱,甚至搶了王帝教授本該給孫子王婆留的寵愛,讓7歲的王婆留感到很鬱悶很寂寞。

王帝教授出去之後,高歡喜也感到寂寞和無聊。連日的工作讓她疲憊不堪,她衝了一杯牛奶,從冰箱裏取出她的珍藏品,葡萄、華南李、荔枝、黃皮等水果以及各種式樣的花裏胡俏的餅乾,堆滿一桌,然後悠然自得獨自享用起來。

吃了一會,高歡喜自覺有點困,於是到沖涼房擰開熱水器,舒舒服服洗個澡,關上實驗室門窗,打算在實驗室客房來個小憩。明明很疲倦,但翻來覆去就是睡不着。連日的實踐讓她很厭煩,腦電波亂成一團,興奮、疲乏、鬱悶和憤怒,滲雜一起,把她弄得寢食不安。

高歡喜放緩呼吸,閉眼數羊,一隻羊,兩隻羊,三隻羊………快數到一萬隻羊了,身體疲倦不堪,意識卻十分清醒。高歡喜忍無可忍,氣急敗壞地衝向冰箱,取出一瓶冬眠靈,倒出兩粒藥片,一口吞下。

有了冬眠靈的幫助,高歡喜不用數羊了,世界很快安靜下來,無邊黑暗包圍上她,她終於夢見莊周的蝴蝶………

只有7歲的王婆留尚未習慣適應黑夜與寂寞。爸爸、媽媽、姐姐忙碌家族生意,一個月沒幾天在家。爺爺在實驗室折騰那些莫名其妙的鬼機器,對他也不理不睬。他自己只能整天抱着任天堂或PS3打發日子。

王婆留怎麼取個這樣的怪名字呢,這源於他是個超生的孩子,當初他媽媽懷上他的時候,本想把他打掉的。是王婆留的奶奶強烈要求留下這個孫子。因爲他的生命是他奶奶大力爭取才得以降臨這人間,所以他的乳名就叫王婆留。他母親爲生下王婆留不得不做了一回超生游擊隊,並失去手中本來端穩的鐵飯碗。不過他母親下崗後自謀職業,下海經商,機緣湊巧,反而發了大財。

7歲的王婆留已到讀書進學的年齡,按廣東風俗,該取個書名(真實名字)上學了。由於王帝教授對時下填鴨式應試教育制度十分反感,沒有讓王婆留到學校上學。他取個正式名字的事就擱置下來了,恐怕要到十六歲辦身份證時才另外取個響亮的名字,現在還是將就使用乳名吧!王帝教授請一個家庭教師輔助這王婆留讀書。他有時間也會給自己的孫子上一課。白天有家庭教師陪這王婆留上課,而晚上,這王婆留則完全自由了,所有的時間都歸他支配,他願意睡就睡,願意玩就玩,沒有人干涉他。王帝教授也很樂見王婆留以這種方式過完他的童年,他認爲這樣更適合孩子的身心健康。

保姆陳媽在當晚九點便哄這王婆留上牀睡覺,王婆留假裝入睡,待這陳媽關門出去後,他立即打開電視機玩遊戲。從《逐倭》換成《霸海羣寇》,王婆留越玩越越起勁,精神分外飽滿,看來今晚又是個不眠之夜了。王婆留雖然覺得日本的電視遊戲機好玩,但與爺爺的超覺神機比較起來,總覺得爺爺實驗室那臺會說話的電腦更有趣。

爺爺好象出去,我到他實驗室去玩玩他的電腦,他的電腦太有意思了。王婆留想幹就幹,躡手躡腳打開房門,一溜煙跑到王帝教授的實驗室。

其時月上柳梢頭,碧空如洗。此日此夜的月亮顯得很圓很大很特別,皎皎皓月白如雪,月華似練灑人間。在穿過走廊至實驗室的路上,王婆留崇拜地遙望着新月發愣了一會兒。月宮裏真有嫦娥女神嗎?不過就是有,也不及遊戲機裏的妖怪那麼有趣。

實驗室大門緊門閉,好象沒人。王婆留用小手打了幾下門,叫道:“有人嗎?”只聽見走廊迴音,有──人──嗎──,迴音後是一片死寂,根本沒有人迴應他。

實驗室內的電腦依然打開着,並沒有關閉,閃爍的光影真是對王婆留有莫大的吸引力。王婆留着魔似的躁動起來,團團亂轉,這裏摁摁,那兒搡搡,他驚奇地發現一個窗口並沒有鎖好,於是推開窗門,爬了進去。

“有人嗎?”

四下無人答應,只有電腦吱吱唧唧的運算聲。

“我又想到一個好主意了。”機超覺神機突然發出的聲音讓王婆留嚇了一跳。

爺爺的超覺神機會說話,王婆留雖說早在預料之中,但猛然間在這寂靜環境聽到電腦自個兒嘀咕,王婆留還是感到既吃驚又奇怪。他怯生生對電腦問道:“你是對我說話吧?”

“這裏還有誰?”

王婆留擡頭四顧,實驗室確實只有他一個人。便向電腦問道,“你想到什麼好主意?”

“主人,是這樣的,如果讓人瞬間擁有超覺意識,必須讓人的腦袋處於無垢狀態,把原來寄生在宿主的靈魂卸下來,然後輸入新的程序意識,於是一個天才就誕生了。”

“這是遊戲嗎?我好想玩噢!”王婆留興致勃勃地說。

超覺神機電腦說:“是的,也可以說是遊戲,給你卸下舊靈魂,換上一個新靈魂,天下沒有如此好玩的遊戲了,你要玩嗎? 介入醫生手記 聽我的指令吧!”

“我要玩這個遊戲,快教我吧!”王婆留急不可待。

“戴上桌子上那個頭盔,然後按下鍵盤上的紅綠按鈕,讓我們一起見證天才誕生,真是令人期待呀!我也是天才。”超覺神機電腦提示王婆留說。

王婆留毫不猶豫戴上那個頭盔,他以爲這個頭盔跟任天堂虛擬視像遊戲機一樣,是個有趣的玩意兒。王婆留戴上那個頭盔之後,樂呵呵向電腦問道:“下一步怎麼辦?”

“按下鍵盤上的紅綠按鈕吧!”

王婆留依言按下紅綠鍵,只覺得渾身一陣顫慄,眼前一黑,自己好象置身在無邊黑暗中,無數三維立體幻象向他迎面撲來,嚇得他縮上雙肩,突然他覺得頭頂百會穴一陣劇痛,腦袋翁一聲恍如炸裂般難受,頭盔上自動注射的含有特殊信息記憶的水溶液針頭已插入他的小腦袋,而與腦袋連接傳輸電波的線路也在同一時間向他體內輸入百萬伏特的電壓,強大的電壓好象把他瘦小脆弱的身體壓縮成一個無限緻密的奇點一樣,使他通體透明,並閃閃發光………

啊──不要呀──好痛啊──王婆留髮出恐怖淒厲的慘叫聲。但他的慘叫聲很奇怪,第一聲高亢刺耳,第二聲音調遞減一半,第三聲依稀渺茫,彷彿遠處天邊,杳不可聞。

王帝教授發覺自己沒有拿錢包,他趕回實驗室取錢,當他推開實驗室大門的時候,發現這驚人一幕,他也被嚇呆了:NO,NO,天殺的──那個混蛋把我孫子當成實驗品!他咆哮如雷踢開大門,不顧一切向王婆留撲去………但王婆留已渾身冒煙,象死了一樣,不省人事。

我可憐的孫子!王帝教授迅速拔掉王婆留身上的電源線頭,把昏迷不醒的王婆留抱到體重測量器上過磅,這是實驗室用生物實踐發生危險時評估後果的沿用慣例,發覺孫子的體重比幾天前測量的體重誤差率將近250克左右,周圍沒有嘔吐物,這半斤體重那裏去了?難道我孫子王婆留的靈魂出竅了?王帝教授嚇得魂飛魄散。

“你這臺鬼電腦,你把我孫子的靈魂弄到那兒去了!”王帝教授抓狂地拍打超覺神機吼叫道。

“讓我啓動全球定位探測器探測一下?”超覺神機立即吱吱唧唧運算起來,然後“吱”的一聲狂嘯,紅燈閃爍。“天,大事不妙,你孫子的靈魂狀態呈多譜勒光譜紅移,已穿越五百多年的時空………”

根據現代天文學宇宙大爆炸理論,宇宙要麼在膨脹,要麼在收縮,哈勃望遠鏡拍攝到所有的星系光譜紅移,意味着宇宙正在無限膨脹,所有星系都離我們地球遠去。同樣的理論也可以解釋王婆留的靈魂飛行狀況,遠離他的肉體,正在穿越時空………

五百年前的時空是什麼時候?應該是大明嘉靖年間,倭寇騷擾江南沿海的時節吧………

如果選擇最適宜居住的國家,應該是美國,孩子一出生,國家就給你建立一個帳戶,定時付錢,讓你一生衣食無憂;如果選擇適宜出世的朝代,應該是2012之後吧──躲過末世浩劫再重生,多好呵。

然而,宿命是不可選擇的,就象你我不能選擇自己的父母一樣,不能拒絕降生這人世。我們就是不甘心選擇窮爸爸窮媽媽,還是被一種神祕力量從地底下呼喚出來。不管我們有錢無錢,或男或女,最終我們還是無可奈何地來到人間。如果神──把你扔到明末亂世,那你只能認命了,抵抗並掙扎求存,因爲這是你的命運,你根本沒有選擇的餘地。

我叫王婆留,明末亂世中身世最神祕,武功最高強,故事最離奇的──傳奇“男子”。在野史傳說中,在小說演義裏,哥已是個超越現實主義的大神,哥的身手和圍繞哥身上發生的故事全都不可思議。

這是一個英雄輩出的時代,這是一段撲朔迷離的歷史。圍繞王婆留一些引人入勝的故事,永遠是津津樂道的話題。無論正史野史,戲劇小說,不同時期有不同的評點,不同作品有不同的描述。是非真假衆說紛紜,成敗得失疑竇叢生。真正的王婆留,究竟應該是怎樣的面目呢?

不要迷戀哥,哥只是個傳說。歷史的價值在於探尋真相,歷史的魅力在於沒有真相。

在這明末亂世中,有名或無名的男子,強者如雲,爲什麼我王婆留的武功名列第一,舉世無雙?因爲我是個特例,一個擁有超級靈魂能力的穿越者,這注定我與衆不同,顯得異類是因爲我擁有特異功能。擁有特異功能纔是我王婆留屹立在這強者如林的明末亂世並傲視羣雄的真正原因。

我就象那尊司母戊大鼎上鉻刻的圖騰,真真假假已經成爲過去式,一切真相迴歸故山丘,塵封在歷史泥垢中。

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不盡長江滾滾流,逝者如斯夫。

我已經完成那個時代的歷史使命。

親愛的,該是你替我唱歌的時候,這首歌該怎樣唱,淺斟低唱,慷慨悲歌,都隨便你。

我相信你──幻化蒼龍──你是一個偉大的導演,

只有你才能替我書寫──傳奇的一生。

求票,求收藏! “你認爲這陣怪風送我們到那兒去呢?”

“去那裏都可以,就是閻王爺那裏不行,給我多少錢我也不願意。”

“對,我也是這麼想。”

“不遠萬里,跨海涉險,來到這裏,你說容易嗎?我們千辛萬苦來到這兒可不是爲了給魚蝦土鱉們送飯呀,我們是爲了發財纔到這裏來。來,櫻木猗水君,咱們向風神許個願吧!”這個二十歲出頭的男人抓住櫻木猗水的肩頭狠狠擺搖了幾下,然後放手轉頭面向東南方向,自拍三個響掌,閉目唸唸有詞,向風神虔誠祈福。

“麻葉九怨前輩,你向風神許願索要什麼東西?”櫻木猗水好奇地向麻葉九怨請教。

櫻木猗水是個十八歲的小夥子,頭髮束成一團馬尾形狀,臉色蒼白得沒有一絲血色,嘴脣風乾炸裂,一付飢腸轆轆的饞貓子模樣,他那雙眼睛有些浮腫,顯得又圓又大。這也難怪他的臉色如此難看,他從日本九州坐着這條漁船到這大明朝的東海地區,歷時三個月了,每天只能吃些海上隨手捕到的生魚,已經很久沒有吃到水果蔬菜了,以致頭髮焦黃,臉容枯槁,快得壞血病了。

那個被櫻木猗水稱作前輩的麻葉九怨聞言哈哈一笑,毫不掩飾地說出自己的慾望:“我向風神請願借一百個兄弟,一百個美女,十萬銀子。”這個年輕人長得很帥,帥得令人懷疑他跟天皇有血緣關係,否則行爲怎麼如此高傲狂妄,總是給人一付唯我獨尊,凜然不可侵犯的權威。

“一百個兄弟,一百個美女,難道給兄弟每人一個美女?”櫻木猗水對麻葉九怨這種公平分配財貸的說法表示出由衷佩服和欣賞。

“錯,那一百美女全是我的……”

“那一百兄弟呢?”

“替老子打天下!”

“那十萬銀子呢?”

“繼續招兵買馬。”

“你怎能這樣做,這樣做事情有成功的可能嗎?”櫻木猗水不免對麻葉九怨這個淨是占人家便宜的清秋大夢表示懷疑。

“能才奇怪。”一個四十年紀,盤着板磚髮型的中年人從船倉中鑽出來,氣勢洶洶指着麻葉九怨命令說:“懶鬼,八格牙魯,混蛋,還在這裏說風涼話,快去拉繩轉帆,順風向東南駛船。”

“是,遵命。”麻葉九怨與櫻木猗水對這中年人唯唯諾諾,不敢有半點違拗,對前輩順從恭敬是日本武士的傳統。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