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朦朦朧朧中,他們看見了兩道人影正在緩緩靠近,一胖一瘦。


“師兄,你這一手實在是高,師弟佩服的緊,只是這方法有傷天和啊,水下死了這麼多人,事後不會有人跟咱們算總賬吧?”

李小白看着水下的場景,心驚肉跳。

早就聽說人在水下死了是不會沉的,而是頭朝下腳朝上倒立過來漂浮,今日一見果真是如此。

看着怪瘮人的。

“這有啥,這幫人是被他們自己的貪婪害死的,若不是一心貪念寶貝,又怎麼會中了這麼簡單的圈套呢?”

“放心吧師弟,這種業務師兄很熟練的,不會有什麼問題的。”

劉金水樂呵呵的說道,開始在水下摸屍。

那寶箱壓根就是空的,單凡有人打開看了,這圈套不攻自破,可這些修士非要自作聰明,自相殘殺一番,實在是愚蠢至極。

李小白趕忙跟上,挨個進行摸屍,不得不說,這能夠進入內圍的宗門弟子,身上都有不少的油水可撈。

單單是靈石,就摸了不下數千塊了。

其中還不乏中品靈石。

靈器,丹藥更是數不勝數。

可惜沒有找到更高一級的靈寶,如果能夠弄到一個像大師姐手中那樣的靈寶,一定很爽。

已經陷入了深度昏迷的金丹期修士都是肥肉,一身家當全在空間戒指裏,迅速的收走其戒指,劉金水沒有殺人滅口的意思。

用他的話來說,自己只坑人寶貝,不坑人性命。

重新回到岸上。

兩人將在水下的收穫全都擺放出來,準備開始分贓。

“師弟,你不老實啊,我分明看見你摸了十一個人的屍體,怎麼會只有這麼點東西?”

“師兄,你也沒說實話啊,那金丹期修士的戒指幾乎全被你一個人給摸走了,咋擺出來的東西比師弟還少呢?”

“呵呵,師兄一時糊塗,師弟莫怪。”

“師弟也是不小心放漏了幾枚戒指,請師兄過目。”

短暫的清點一番後,李小白和劉金水的眼中皆是驚喜之色,收穫比他們想象中要多得多。

靈藥一百一十餘株。

丹藥三百多瓶。

妖獸內丹七十餘顆。

下品靈石二十一把,中品靈器五把。

“師弟,發財了?”

“師兄,發財了!” 三七分賬。

李小白瞬間變成一個小土豪。

靈藥,靈器,丹藥在空間戒指中堆積土山,這些東西等到出去以後換成靈石,妥妥的能破萬。

屆時自己商城裏的奢侈品也能享受一把了。

美滋滋的將所有資源收入囊中,李小白拍拍屁股準備走人。

“師弟,想發大財嗎?”

“師兄,渡我!”

李小白雙眼放光,跟着師兄有肉吃。

“內圍還有不少的門派弟子,咱們可以再幹一票,這一次你我相互配合,爭取一網打盡!”

“沒有問題!”

收拾了一下後,李小白迅速的跟上了劉金水的腳步,順着河流向上游去了。

“師弟,你平日裏咋修煉的,速度怎麼這麼慢?”

劉金水看着身後滿頭大汗的李小白,感覺有些奇怪。

“師兄,師弟只有肉身比較強大,其他方面和普通人無異。”

李小白無奈,系統就是這一點不好,屬性值都加在防禦上了,速度壓根就沒有起色。

“原來如此,無妨,師兄帶你飛!”

劉金水一搭李小白的肩頭,兩人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一處山頂上,這裏原本是一隻金翅大鵬鳥的住所,但是不知是何緣故,這大鵬鳥並不在自己的領地。

這個位置非常顯眼,很適合坑一波修士。

“師弟,在這個位置顯化神蹟,方能爲更多修士圓一個尋寶的夢想啊。”劉金水感嘆。

“師兄一心爲天下修士圓夢,師弟相信,他們終有一天能夠領悟師兄的良苦用心。”李小白說道。

“若是人人都如同師弟這般有悟性,世間也能少了許多的殺伐。”

“師兄心繫天下蒼生,實乃我輩修士楷模。”

劉金水取出了一個小型的陣盤,放置在了山頂,手中不斷掐訣唸咒,陣盤上光華流轉,紋路光芒大盛,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紫色圖騰,看起來像一棵樹。

劉金水不斷向陣盤注入靈力,紫色光芒衝破天際,一顆頂天立地的紫色枯樹圖騰顯化,極具衝擊力。

這圖騰光芒太強了,是個人看見了都能知道這裏肯定有寶貝。

“好了,大功告成!”

在陣紋的中心位置放置了一個寶箱,劉金水長舒了一口氣。

“師弟,師兄得罪的人有些多,這一次內圍過半的修士都會被吸引過來,師兄出面恐怕會被人認出來,得由師弟你來演戲了。”劉金水說道。

“六四?”

“五五?”

“成交!”

李小白心裏美滋滋,對半分資源,果斷要成爲大財主啊!

劉金水面色很苦,小師弟太會見縫插針了。

遞給了李小白一塊求援令牌以後,劉金水就遁入叢林間消失不見了。

觀察了一下週邊的環境,李小白感覺之前師兄在河邊表演的那一套已經不適用了。

這寶箱就在山頂,只要上來就能看見,平白少了不少的神祕感,還是老一套的話未必能夠唬住衆多修士。

想了想,從空間戒指中掏出了十來顆妖獸內丹,一併到了陣法之中。

使用求援令牌發出求救信號。

而後李小白在陣法的邊緣地帶找了一塊空地,平平的躺了下來,緩緩閉上雙眼。

暗處,躲藏在叢林間的劉金水見到這一番操作,心中不禁豎起了大拇指,奶奶的,小師弟青出於藍,這一手操作比他要高明啊!

山風吹拂,山頂一片祥和,只有巨大的紫色虛影在向人們宣告着此處的不凡。

約莫半小時後,

山頂細細簌簌的冒出了幾道身影,看得出來,這些人很是謹慎。

不願意輕易涉足山頂,各方面偵察了一番,確認了山頂沒有危險後,纔是緩緩的走了上來。

如果李小白此刻睜開,就會發現,面前的這些都是熟人。

爲首的兩人赫然便是之前被斬掉一條手臂的天武門真傳弟子張瑞,以及之前有過一面之緣的聖魔宗黑袍青年。

其身手還跟着不少的修士,門派弟子。

張瑞原本已經打算離開山脈,不趟渾水了。

但沒想到沒走出兩步,附近的一座山頭就異象突起,那巨大的紫色枯木明顯是有重寶出世的異象顯化。

這讓他的心思再次活絡了起來,他覺得老天果然還是眷顧他的。

黑袍青年則是收到了求援信號才發現了這裏的異常。

“重寶出世,能者居之,我是天武門真傳弟子,還請幾位給個面子,行個方便,我天武門他日必有重謝。”張瑞淡淡說道。

“天武門和我聖魔宗世代交好,我向天敵,願意給你這個面子,其他人誰都不許動!”

黑跑男子笑呵呵的說道,朝着張瑞比出了一個請的手勢。

張瑞面色有些奇怪,向天敵和他一向不怎麼對付,怎麼今日如此好說話?

不過當他看見陣法中的十幾顆妖獸內丹,以及平躺在陣法前的李小白後,瞳孔猛然一縮。

這陣法有古怪!

剛剛來的匆忙,他還沒有仔細的觀察周邊的環境,沒有想到李小白居然也在這裏,更沒想到連李小白如此強大的修士都中招了。

孃的,差點被坑了!

這聖魔宗的人真是蔫壞損,搞得他下不來臺。

“呵呵,張某人其實是爲救援而來,這能得到寶貝到是次要,關鍵是救人要緊。”

張瑞笑呵呵的走向了李小白的“屍體”。

微微蹲下身,開始查看李小白身上的傷勢。

“沒想到,前輩如此強橫的修爲都拜倒在這陣法之下,真是可惜了。”

“嘿嘿,前輩放心,晚輩會好好繼成你的遺產的,你切斷了晚輩一條胳膊,晚輩拿走你的空間戒指,不過分吧。”

“前輩的家當,會在晚輩手中發揚光大的!”

沖喜娘子會種田 張瑞喃喃自語,不着痕跡的取下了李小白手中的空間戒指。

在看到李小白“屍體”的一瞬間,他就已經放棄了取走陣法中寶貝的想法,李小白的強大實力可是牢牢地烙印在他的腦海中。

連如此修爲都難以抗衡的陣法,他自然是沒有機會了。

只是他沒有注意到的是,李小白被取下戒指的那根手指,不着痕跡的跳動了一下…… 咻,

莫痕沒有說話,此刻的他根本就不想說話,他想做的,就是抬起手,一拳一拳地轟下去,將這層黑色壁障轟碎,然後用他這雙拳頭,用最簡單地方式,將這個陰翳的男子,一拳一拳轟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