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木雕靈官卻無半分遲疑,只一落地三眼之中同時射出三道紅光,直奔許玉揚與胡慧娘而來。


胡慧娘斜身向旁一掠,許玉揚則輕飄飄躍起三米有餘,在空中將身子一彈,便似離玄之箭一般徑直往那靈官頭頂射來!

手中黃龍斬仙劍急劈直下,木雕靈官舉起手中短鞭相迎。

「砰」的一聲巨響鞭劍相撞時金光閃爍,縷縷黑煙飄蕩!

而此時的胡慧娘卻已到在其之身前,手中赤焰斷魂鞭疾馳而出,正落在木雕靈官腰腹之上。

胡慧娘左掌端在胸前口中念念有詞,一個疾字出口,赤焰斷魂鞭上現出一道金黃烈焰。

胡慧娘向懷中一拉「呼」的一聲,轉瞬間將那木雕靈官便已被赤焰斷魂鞭燒做兩段。

木雕上半身立時「砰」的一聲墜落於地。一道道黑煙立時由木雕燒斷處噴涌而出。

然而縱使如此那三隻赤目之中卻仍向胡慧娘射出三道紅光。

胡慧娘手臂一揚,一道火柱湧出,三道紅光一觸而散,火柱落在木雕靈官身上立時「呼」的一聲燃起金色火焰。

伴隨著陣陣哀嚎之聲那座木雕神相終於付之一炬。

許玉揚走到胡慧娘身旁連連拍手:「神仙姐姐你最棒了,玉揚都要崇拜死您了!」

胡慧娘微微一笑,正在此時身後復又傳來「叮噹」兩聲脆響,許玉揚回頭看時卻是兩隻黃銅獅頭正在地上翻滾。

黃三郎拄著小拐棍得意洋洋的走了進來,正呲著牙笑呵呵說道「怎樣玉揚小姑娘,三爺身手也不錯吧。」

許玉揚雖然不知道黃三郎是怎麼做到的但是能將那兩隻銅獅子的大腦袋割下來定然也絕非易事。

於是許玉揚也向黃三郎豎起了拇指:「我就說嘛還是神仙姐姐和三爺最讓人放心了!」心血來潮也沒忘記嘲諷雲舒一下。

正在此時許玉揚卻聞一陣雜亂的腳步聲傳來,原是一群道士急匆匆的從觀后快步而至。

為首的正是自己之前在王氏集團地下停車場中見過的張國瑞,而他身邊的則是上次來時見過面的那位「三師兄」李國成。

張國瑞見是許玉揚等人急忙轉頭與身邊小道士說道:「快去回稟師父許玉揚那小丫頭帶著人來了。」那小道應了一聲,轉身便往後走。

許玉揚用手一指:「神仙姐姐小個子的便是張國瑞,旁邊那個就是李國成。」

李國成斷喝一聲:「小姑娘吃了雄心豹子膽,竟然又來搗亂!」

燈筆 面罩脫下來一瞬間,全場人只覺得眼前一亮,一張完美無缺的臉蛋出現在眾人面前。剎那間,全場一陣靜寂,十幾雙眼睛落到慕容如音臉上,幾乎挪不開眼睛。

葉雄跟何夢姬早就見過慕容如音的真容,沒有太多反應,其實的人全都深深地震撼了。

「現在對你沒影響了吧?」慕容如音淡淡地問。

「影響更大了。」葉雄苦笑。

就她這傾國傾城的容貌氣質,跟在自己後面,不惹來一群人圍觀才怪。

半晌唐寧才反應過來,驚道:「如音姐姐,你真是太漂亮了,我唐寧自認為容貌沒服過誰,現在真是服你了。你長得這麼漂亮,我真擔心你跟表姐夫跑步,會不會跑著跑著,被他帶到樹林……」

葉雄拿起手機,做了個欲砸的動作,嚇得唐寧連忙將話收回去。

「兄弟,你口水掉了。」

葉雄指著發怔的陳蕭,罵道:「怪道朱雀不原諒你,就你這革命意志,一看就知道是個信不過的男人。」

「關我什麼,別扯上我。」朱雀不高興地道。

陳蕭這才反應過來,尷尬道:「以前聽過如音的名頭,知道她漂亮,沒想到漂亮到這種地步。」

一行人有有笑,話題全都轉到慕容如音身上。

慕容如音淡淡地回應,似乎早就知道這樣,一副平淡如水的模樣。

葉雄心裡有七上八下。

慕容如音以前一直不以真面目示人,現在突然露出真面目,會不會跟端木玲瓏有關?

「如音,你怎麼突然間露真容了?」楊心怡忍不住問。

「如果我不是戴著這該死的面罩,那天端木玲瓏就不會第一眼認出我,我也不會讓她給逃了。」慕容如音恨恨地道。

果然跟端木玲瓏有關,看來她們兩人之間的仇,已經到了化不開的地步。

吃完早餐之後,葉雄就去北山公園跑步。

慕容如音換上運動裝,跟在葉雄後面。

她穿的運動裝很平常,依然掩蓋不住她的絕世容貌,路上吸引不少人的注意。

慕容如音雖然漂亮,但是太冷漠了,兩人一路上幾乎沒幾句話。

她的性格跟安樂兒相比,相差太多了,一個天一個地,葉雄一時之間還真有不習慣。

「你爸爸身體好些沒有?」葉雄沒話找話。

「好多了。」

「你的傷沒事吧?」

「不礙事。」

「晚上睡覺,還習慣吧?」

「還行。」

類似的話太多了,葉雄有時候想,慕容如音是不是冰做的,他見過的人之中,除了一開始接觸到的華瑩瑩,沒有一個有她冷漠。

三國末世錄 華瑩瑩的冷漠是相對陌生人而言,而慕容如音不管是熟悉還是陌生,都是這副態度,真不知道她心底藏著什麼,讓她心裡防衛這麼嚴。

跑到半山腰的時候,手機終於響了起來。

掏出一看,果然是端木玲瓏的電話。

「如音,我有急事先離開一下,你先回去。」

對於慕容如音,葉雄沒有謊,也沒有借尿遁,而是直接跟她明白。

「什麼時候回來?」

「快的話,一個時辰就回來了,慢的話,不清楚。」葉雄完,徑直離開。

慕容如音沒有像安樂兒一樣纏著他不放,正在這時候,她的手機同樣響了起來。

她掏出手機一看,發現是一個陌生的電話號碼,正是上次告訴她端木玲端地的電話。

「想找端木玲瓏,按我的路線……」

慕容如音眼神之中殺氣大盛,無論這個偷偷告訴她端木玲瓏地址的人是誰,她現在要做的是,抓住端玲瓏,把兩人的賬好好算一算。

葉雄跑到山腳下,打開早就停放在那裡的一輛車子,鑽進去快速將衣服換掉,然後朝醫院而去,很快兩人就在病房裡會面。

一世盛歡:爆寵紈絝妃 「華博士已經坐車離開京城,我買通一個收費站的人,認得他乘坐的那輛車子,已經離開了。」端木玲瓏道。

「看清楚人沒有?」葉雄問。

「我不敢讓油站的人打量他,怕被發現,華博士太精明了,我怕露出馬腳。」端木玲瓏道。

「為了以防意外,還是讓我去偷吧,就算偷不出來,全身而退的把握也大一些。」葉雄不太放心她一個人去。

「不行,那地方全是獸組織的眼線,你還沒進去就被發現了。我不一樣,我是獸組織的人,不會那麼容易暴露。」

葉雄還是不太放心,但除了這樣,沒有其他辦法。

「好了,抓緊時間。」

兩人一前一後,走出醫院去,端木玲瓏開車在前面,葉雄在後面跟,朝華博士的住址而去。

在馬路上的時候,突然斜地里衝出一輛車子,將端木玲瓏的車子往路邊逼。

葉雄一眼看到車子里坐著的慕容如音,頓時有種日了狗的感覺。

她早不找上門,偏偏現在找上門,這也太巧了吧。

前面兩輛車子,在路上進行追逐大戰,一追一逃,場面火爆。

這種時候,絕對不能讓慕容如音壞了大事,不然的話,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才能再有機會偷資料。

葉雄猛然加油,車子飆了上去。

「阿雄,你來得正好,快把她逼退。」

慕容如音見葉雄過來,指著面前逃竄的車子大吼。

葉雄猛加油門,突然一下急拐,把慕容如音的車子擋住。

慕容如音哪想到葉雄會突然間幫端木玲瓏對付自己,獃獃沒反應過來,連剎車都忘記了。

兩輛車子相撞,強大的反撞力,讓慕容如音身體差飛了出去。

這一撞將葉雄撞蒙了,他沒到慕容如音這麼瘋狂,連腳剎都不踩,硬生生撞上了。

半晌,他才反應過來,連忙從車上下來,跑到慕容如音車裡,見她綁著安全戴,除了額頭撞出一血,看起來沒什麼礙,這才鬆了一口氣。

「為什麼?」慕容如音對葉雄哮咆起來。

葉雄還沒回答,耳塞里傳來端木玲瓏的聲音。

「阿雄,情況怎麼樣了?」

「沒事,行動繼續。」

葉雄這才對慕容如音:「如音,事情緊急,我遲再跟你解釋。」

「你到底想幹什麼,給我解釋清楚。」(未完待續。) 葉雄沒回話,簡單查看慕容如音一下,見她沒大礙,這才回到自己車子里,開著破碎的車子,呼嘯而去。

「葉雄,你給我站住,解釋清楚。」

「混蛋,別跑,你到底想幹什麼?」

慕容如音拳頭狠狠地擊在方向盤上。

她掏出手機,撥通何夢姬的電話。

獵人保鏢公司的人還在葉家府上呆著,何夢姬正準備出門,突然接到慕容如音的電話。

「什麼,情況怎麼樣了?」何夢姬急問。

獵人保鏢公司的核心成員生死與共多次,已經形成強烈的感情,所以聽到慕容如音遇到端木玲瓏,何夢姬頓時非常緊張。

「我收到消息,在馬路上遇到端木玲瓏,本來可以把她逼下來,誰知道葉雄那個混蛋把她救走了。」慕容如音憤怒地道。

「阿雄把端木玲瓏救了?」何夢姬有不敢相信,問:「你會不會看錯了,這似乎不太可能,端木玲瓏可是把我們出賣過。」

「我是親眼看見,親耳聽到的,他還下車跟我話,怎麼可能會錯?」

慕容如音越越激動:「我堂堂嶺南醫神,為了父親對他的一個承諾,無怨無悔地幫他,哪怕公司遇到再大的問題,也不離不棄,我圖的是什麼,他為什麼要這樣對我。郭芙蓉他救了,端木玲瓏他也救了,他到底是什麼意思?」

重生之相門嫡秀 「如音,你先別激動,告訴我們你在哪,我們馬上過來。」何夢姬好言相勸。

掛掉電話之後,何夢姬對陳蕭,朱雀,安家姐妹道:「如音出事了,咱們去看看。」

……

馬路上,兩輛車子一前一後,朝前面開去。

十分鐘之後,車子拐進一條道。

「前面就進入獸組織監視範圍,你不能再跟著,再跟就被發現了。」端木玲瓏。

「我還是不太放心,要不咱們一起進去?」葉雄擔心地道。

「不行,你守在這裡看華博士跟屠有沒有回來,只要他們兩個沒回來,我還是有把握全身而退的。裡面守衛很森嚴,你想跟我一起進去不被發現,難度太大。」

葉雄沒有辦法,只能同意:「心一,萬事以安全為上,一不對勁馬上離開,聽到沒有?」

「我知道怎麼做。」

「保持通話,隨時報告情況。」

葉雄將車子開到隱蔽的地方藏起來,掏出一根煙,找個地方抽著,靜靜等待。

端木玲瓏開車進去,一路上經過好幾道關卡,被獸組織的人用機器排查,這才進去。

這是獸組織的另一處據,是一片別墅區裡面的某一幢洋房。

走到別墅門口,端木玲瓏正想進去,被兩名獸組織的手下攔住了。

「玲瓏姐,博士吩咐,他回來之前,不能讓人進別墅。」一名守衛。

「博士讓我過來拿一份文件,他沒告訴你們嗎?」端木玲瓏奇怪地問。

「我們沒接到博士吩咐。」另一名守衛。

「我給他打個電話。」

端木玲瓏轉身,掏出手機裝成打電話的模樣。

突然,她快速旋身,手中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多了兩管針劑,狠狠地插進兩名守衛身上。

兩名守衛反應過來,正準備還手,突然感覺身體一軟,暈死過去。

端木玲瓏飛快地從他們身上掏出鑰匙,打開別墅門,然後將兩名守衛拉進去,把門鎖上。

「我已經進入別墅,正準備去華博士房間。」端木玲瓏道。

「心一,躲過監控。」葉雄提醒。

接下來,端木玲瓏躲過一個又一個監控,但是屋裡的監控太多,根本沒辦法全部躲過,如果破壞的話,很容易被人發現。

「不管了,發現就發現,反正這一次之後,你是不可能回到華博士身邊,他遲早會發現你。抓緊時間取資料,成不成就看天意了。」葉雄當機立斷。

端木玲瓏當下把帽子戴上,壓下來擋住自己的臉,飛快地朝樓上跑去。

穿過大廳,端木玲瓏飛快走到華博士辦公的地方。

拿起早就配好的鑰匙,將門打開,推門進去,目光在四下搜索,一眼就看到角落之中,一個高高的保險柜矗立在那裡。

她跑過去,按下一個按鈕,上面出現一面鏡子,裡面各種線條在掃瞄。

這是眼瞳掃瞄,身份識別的一個。

端木玲瓏掏出早就準備好的手機,翻開一張有華博士眼孔的照片,貼過去。

只聽聞滴一聲響,掃描成功,保險柜的門被打開,裡面是一個密碼輸入器。

端木玲瓏從身上掏出一包化學藥粉,輕輕吹了上去。

這種藥粉非常敏感,對塵的粘性很強,只要是沒按過的按鍵,很快就會粘上去,而經常按下的按鈕,因為光滑,不易於沾上藥粉。

「0,1,,5,6,8,六個數字的組合。」端木玲瓏念刁著。

「數字太多,沒辦法測試出密碼,除非你懂得聽密碼,就算那樣的高手也要花很長時間,不可能破解的。」葉雄想了一下,當下決定道:「你先拍一張圖片,退回來再,我看看能不能找到開密碼的高手,潛進去偷出來。」

「我那天看到華博士開啟過一次密碼,前面三位數是00,剩下的被他的身體擋住。剩下四位數,我們有時間可以測試一下。」

端木玲瓏不停地測試,一遍遍地輸入密碼。

京城國界。

一輛車子在公路上行駛,屠在前面開車,背後坐著華博士。

這時候,華博士手機響了起來。

他拿出手機,只見上面是一條條警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