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本座在這裏等了千年纔等到了這樣的機會對我來說這一次一定要衝出重重禁錮的,左歌你不過是一千年以後的王你們以爲你能夠阻擋住我什麼本座要的只有這個丫頭,你我本是同族本座沒有傷害你的必要,還有那個不知道從哪裏冒出來的小丫頭也是如此!”他的話語透露着狂妄和自大,在他的眼中永遠都沒有誰能夠抵擋得住他的魔力,只要吃了這個丫頭那麼他的魔力就會瞬間的突破禁錮,他又可以重新回到魔界中去了。


僅此兩句話但是殺機已經很明顯了,惡魔的美學是絕對不能夠讓其他的人窺探到自己手中的獵物被人奪去獵物的感覺非常的糟糕,所以左歌是不可能把安連城叫出去的,兩邊蓄勢待發。

安連城聞到了血腥的味道,不是剛剛那些屍體上面傳來的而是左歌的血,他是魔所以他的血也是非常特別的可以說不仔細的看,看不出他受傷了而他流出的血液是銀色的接近透明,曼妖二話沒說就去幫忙準備與左歌聯手將某隻給打倒的卻被看出了自己心中所想的,於是曼妖還沒有出手的時候就被打倒在地了,安連城暗罵一聲,“混蛋,竟然這麼厲害,真是變態到極點的力量!”

她知道自己不能夠輕易的出手況且自己肯定不是這個魔王的對手,與其想想怎麼去送死還不如她自己主動去出擊用自己的辦法去把這個人給打倒,送死什麼的她從來都不會做這樣的事情好嗎?她還想說什麼但是那個魔看到她過來就直接一章對着自己的眉心。

連城感覺自己的眉心暫時的又發熱了這是今天第二次了,到底是什麼情況顧不得想這麼多她只知道如果自己不出手那麼他們三隻肯定會死在這裏的,自己的復仇還沒有完成,使命和任務還沒有卸下來怎麼可能就這樣輕易的死去?她願意相信自己的命是非常的強大,不管是誰都不可能輕易的要了自己的性命.

眼看連城就要被抓住了,曼妖心中一急逃離開了束縛用盡了自己的靈力去護住安連城卻被魔王一掌給拍開了,雖然他知道很狼狽,雖然真的很毀形象可是比起三個人死在這個不知過了多少年的老怪物手中真的是非常的不甘心啊,他手心忽然合攏口中喃喃有詞,“築龍之夜……” 這是妖王的絕殺技,只傳給了他的兒子所以只有危機的時候才能夠發揮出力量,可是這個時候安連城卻覺得自己真的是什麼都做不了,他們兩個人在這裏爲自己拼命,怎麼着也要去做一些事情的,顧不得他們的阻止安連城去了另外一邊的方向因爲只有那個地方纔有刀劍她不管怎麼樣都要保證他們三個人能夠平安的離開,三個人來怎麼可以一個人離開呢?

以前她害怕殺戮所以不敢去狠下心腸最終落得個死於非命的結局,她知道自己只能夠看看能夠爆發多少了,她執着劍的手竟然有些發抖,曼妖雖然與那個妖物在糾纏雖然曼妖的力量看起來很強大,可是左歌都被那個人給打敗了,她肯定不會掉以輕心的!

“反抗我的人都得死,本座出來你們不躲開甚至還送門來不是白白≡♀萬≡♀書≡♀吧,w◇≤ansh□≥om的送死嗎?唔……本座還是要感謝你的,如果不是你我就不會如此了,本座又何以得到重生呢,哈哈哈真是該感激你了!”

曼妖的力量越來越薄弱,他的身體幾乎是接近透明狀了,以前曼妖和自己開玩笑說如果有一天他的身子是呈着透明狀的也就是說我這人離死不遠了,前世失去親人的恐懼讓連城的眼神變得越來越狠辣,如果這個時候自己不能狠心死的肯定是自己了,她忽然迎了上去用自己薄弱的身軀擋在了曼妖的面前,在她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連城手中的劍立馬的已經飛出去了。

完了,別發現了連城的眉頭冒汗卻聽到自己的精神意識腦海中傳來左歌的聲音他說,“連城不要怕,他還沒有徹底的復活所以沒有毀天滅地的力量,你用你的血封在他的眉心或許我們今天可以逃過一劫!”

連城咬了咬牙,橫豎都是死還不如自己痛痛快快的去死,到底是讓這個不知道從哪裏冒出來的妖怪狠狠地受到一次懲罰,這纔是他們最終的目的,那個妖物忽然向她移動了過來,連城的嘴角一抽搐雖然我很好看但是你也不用這麼主動吧!話是這樣說但是連城忍疼得將手指割破了,他說道,“找到機會直接將他打入裏面去!”

那妖物看着連城笑得詭異,但是他也沒有在意那麼多在他的眼中依舊把安連城定義成一個人類小女子而已,安連城笑道,“這一次我看是你贏,還是我贏,哼老怪物一點自知之明都沒有不知道你這樣出現會嚇死人的嗎?嘖嘖嘖……”

果然一句話就把老怪物給弄的暴跳如雷了,他已經不記得自己被關在這裏多少年了,但是以前在魔界的時候他也是十大魔王中的美男子,但是到了這個人類丫頭的眼中自己竟然是個老怪物,老這個字也就罷了,他哪裏像是怪物,他有一種想把這個女子狠狠地揍一頓的衝動,事實上老怪物也這樣做了,既然兩個妖魔界的人都敗了,這個人類女子自然就不會是大角色了,他過了千年自以爲看的非常的透徹!

連城躲了好久也沒有被這個妖物給打倒心中暗暗的的得意來了,她想到左歌剛剛的提示摸了摸自己受傷的手心想你丫的讓我流血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丫的簡直是找死啊!連城一招都沒有逃開了,她左右上下其下手就不信這個怪物會怎樣!

“老怪物,我給了你一次機會了,不過既然你沒辦法解決我,那就只有本姑娘來解決你了,記得下輩子投胎找個好的人家,不然再次遇上我絕對讓你好看!”連城說的不是大話,她感覺自己要面臨危險的時候內心就會忽然的發熱,前世的時候也有過這樣的感覺,不過以前不需要她拼字上戰場,她開始猜想是不是自己本來也擁有一股力量?

不知,可是還是要賭一把,老怪物被她激怒了眼看手掌就要拍打到她安連城輕鬆的避開了與此同時自己也開始出擊了,他手掌的血忽然對着老怪物的眉心拍去,安連城閉上眼睛感覺不到什麼動靜,難道……自己失敗了,正是猶豫的時候忽然感覺有重物倒地的聲音了,左歌的聲音響起,“早就告誡過你不要打她主意了,可你偏生不聽!”

連城終於狠心的睜開了眼睛,自己身上已經被鮮血給染上了,再顧及不了那麼多的事情那個老怪物原來真的被自己打敗了雖然覺得不可思議但是如今看來……左歌的話是對的,老怪物雖然想粉碎她,可他也怕她安連城不知道自己的血爲什麼會那麼強大,她也沒有問左歌爲什麼自己有這麼強大的力量,她想也許左歌知道原因,可他,既然不想讓她知道那麼……她也就不去問了!

老怪物畢竟是幾千年前出生的人,十大魔王之首所以即是死死了也還是有威力存在的,安連城問左歌下一步的安排左歌將旁邊的曼妖扶起,“我們將它封印吧,只要他的遺骸存在世上一天就對三界中的人沒有任何的好處,用我們的血封印他,他便不會出來了!已經灰飛煙滅的力量他也只能夠苟延殘喘的活個幾百年而已!”

曼妖自然是不敢小覷左歌的話,畢竟左歌是魔界之王,他很少會說與正事無關的話只是今天倒是看到了例外,他的心中隱隱有些擔憂如果有一天他記起了所有的事情,那一天可能是神魔大戰了,但是曼妖只有一個祈禱,希望他不要愛上不該愛上的人,魔最忌諱情愛因爲那便會成爲他們永遠的缺點一擊致命!

兩種不同的光忽然照亮了整個夜空,紫色的光和藍色的光分別來自於左歌和曼妖他們妖魔的力量聯合起來便是最強大的,地上的屍骨漸漸的合攏在一起果然還有一點點掙扎可是在他們強大的力量下漸漸的被束縛了,兩種顏色的光消失的時候那股力量也被鎮住了。 地下的屍骨漸漸的消失了,但是隻要有機會讓他重新的出來他必定讓這個世界重新的爲他而顛覆!這是他十大魔王之首說的,終有一天會毀滅所有阻礙他前行的人……永遠不得永生……

他們最後的力量用完了以後整個人已經癱軟了,今夜註定是不平靜的所以纔會有人趁機的偷襲他們還好有三個人連城的手因爲被劃開了口子沒有止住血,就是現在已經過去一些時間了她的手還是不住的流血,她頭上的汗越來越多了今天她所爆發的已經夠多了,能夠救下他們連城已經非常的安穩了!

左歌卻是非常細心的注意到了連城手中的傷口,她不顧她的錯愕將她拉了過來還好連城穩住了自己的身體不然她可就跌入了他的懷中,雖然左歌沒有說他到底和曼妖是什麼關係,不過連城想肯∠↗萬∠↗書∠↗吧,w→↓anshu↓@m定是他不好意思承認雖然夜國不太能夠接受斷袖之癖的人,不過安連城還是能夠接受的畢竟是自己身邊的人嘛,有什麼不能夠接受呢?

左歌手中憑空的出現了一卷白色的繃帶,不由分說的給她灑了一些藥水然後用繃帶繫住,連城本來是齜牙咧嘴的但是左歌冷若冰霜的眼眸淡淡的掃了她一眼她就非常憋屈的安靜下來了,雖然她和他是契約,但是爲什麼連城會覺得他比較像自己的老大一樣呢?想不透……唔……還是不要想透咯!

一旁的曼妖看到了不由得冷眼掃過去,“哎喲喲,左歌大人也會心疼人了,嘖嘖人家不也受傷了嘛,都不見左歌來幫我包紮可真是偏心呢!”

曼妖天生的長的比女子還要妖媚,不過卻又比女子更加的陰柔他故意說的嬌嗔簡直把連城的雞皮疙瘩給勾起來了,自己已經好久沒有被誰給惡寒到了,曼妖果然是人才一隻自己一出手便知有沒有!

“曼妖你太吵了!”左歌涼涼的瞥了他一眼,果然是珍惜一字一句如金的老大,不過威力也是挺大的這不,剛剛還笑得一件得意的某人現在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就像是吃了什麼一樣,連城簡直笑死,“哈哈哈,你們兩個人真是很好的一對啊!”

她笑得猖狂直到某人非常怒的跑了過來,他的眼神還是透心涼,連城咳了兩聲以後就把眼神轉到了其他的地方心中默唸,我什麼都沒有看到……唔……我什麼都沒有看到真的沒有看到!

“誒,曼妖你也是魔域的嗎?還是與左歌是同一品種的?”連城包紮完以後走到了曼妖的旁邊,好像自己還沒有問曼妖是從哪裏來的呢,雖然她沒有什麼好擔心的不過……還是知道對方的身份比較好,這樣以後調戲起來不就方便多了麼!

曼妖倒沒有多想她的目的,而是聽到了連城的用詞不由得爆笑起來,他發誓安連城一定是故意的!他岔氣的笑道,“哈哈,安連城你告訴我你是不是故意的,雖然我和左歌不是魔域的,但是我們也不是用品種來代稱的啊!你這人類姑娘太好玩了,如果我先遇到你我肯定要把你充入我的後宮中,不過……現在還是算了,哈哈哈……實在是太搞笑了!”

左歌的臉黑了,這兩人的話他一字不漏的聽在了耳中但是曼妖以爲左歌會發脾氣的時候他忽然站了起來,走到連城的身邊隔她非常的近,而且臉上帶着無害的笑容同樣的曼妖也打了一個寒顫,他認識了他幾千年只要他一笑肯定是沒有好事發生,咳咳……這一次他又要做甚……

“連城好像很開心哦……”她繼續無害的笑,連城以爲他是真的開心於是點點頭,卻發現自己旁邊的某人拼命的搖頭,這丫頭肯定會很慘的……於是在連城點頭的瞬間他忽然俯下身子,咦……他要幹什麼?連城同樣是疑問,這傢伙想要幹嘛呢?下一秒就有驚人的殺豬聲傳過來了,“啊啊啊!左歌你丫的……”

魔尊不發怒她當他是吃素的,不過很久沒有嘗過人類的血液了,沒錯剛剛左歌就是把安連城手臂給拆開了然後吸了一點血,也不算血只是給她小小的懲罰而已,但是她的血液竟然讓他骨頭裏面的嗜血因子開始鼓動起來了,她的血感覺是給了他一些力量,剛剛那個老怪物拼命的想要接近安連城恐怕就是這個原因,她的血液簡直就是讓人有了衝動,嗜血的衝動!

想想看雖然他很久都沒有嗜血了,可這一次安連城的血給人的感覺如此的奇怪,是不是自己漏掉了那個地方,等等……剛剛她的血不是一點都止不住嗎?難道就是因爲血液的特殊那個時候他讓安連城那樣做只是猜測而已,難怪自己第一次見她的時候竟然有那麼奇怪的感覺!竟然是因爲這樣的原因,他早就應該猜到了,但是還是不願意去相信,也罷既然是自己選擇的人那就誓死守着她吧,這是她的信念!

“誒,左歌你到底怎麼樣?怎麼這麼不對勁。”安連城也覺得奇怪雖然剛剛左歌吸的是她的血可是,明明正在流血的傷口竟然奇蹟般的止住了,想想看以前自己的體質也是如此吧,不能夠弄傷哪個地方不然只要是流血就再也好不了,所以她的童年一直都是安穩的度過的,沒有朋友只有一大堆的僕人!這讓兒時的安連城非常的鬱悶,可是因爲習慣了所以更加的無可奈何了,還好已經不是過去了,所以自己才能夠隨心所欲的做事情!

曼妖也非常奇怪的看着安連城,一樣的體質一樣的性格但是偏偏只有她的容貌不同,但願是他自己想錯了,不然千年的夙願都無法終結了,過去的事情但願不要再次上演!但願一切都安好吧,曼妖只能夠這樣的祈禱!左歌知道自己失禮了於是裝作不甚在意的道,“既然人已經除了,天色已經晚了連城今日我們還要回安府中嗎?” 連城看了看天色這個時候安府的人應該都差不多睡着了吧,既然這樣自己回去了也是叨擾了大家的清夢,於是連城搖搖頭,“左歌我們就到這裏宿一晚上吧!到底今晚應該還有星星的!”

連城漫不經心的說着,自己已經起身尋了一下週圍的地方,感覺這裏因爲老怪物的出現所有的東西都被破壞了,原本還有衆多的花叢的現在看來他們都只能夠在這個地方安安靜靜的露宿呢,她扁扁嘴大不了就來一個席地而坐咯,想到從明日開始她的計劃就要開始實現了,心中不由得有些歡脫,以至於不管是什麼地方他都是能夠接受的!

左歌倒沒有想到安連城沒有挑剔,他以爲人間的女子都是非常的麻煩的,好吧他承認自己認同的這個女子真的與其他的女人不同,她雖然會生氣可是不◎wan◎shu◎ba,ww▽∞ans▽※m管是什麼時候過了一會兒他就會過去了,與魔界的女子也非常的不同!

最後曼妖的辦法不錯,他變出了一頂帳篷覺得有些不夠然後又變出了一點,連城簡直是驚訝了,這個人還真是什麼都做的到,不過相處久了也就習以爲常了,可是三個人兩頂帳篷又讓安連城覺得頭上的黑線在亂掉,真不知道曼妖是不是故意的所以只變出了兩頂不過曼妖非常鬱悶的說道,“拜託你們也要體貼一下我受傷了啊,能夠變出兩頂已經是非常的不錯了,不過現在你們準備怎麼分配,好吧我就去睡覺了,實在不行唔……左歌你跟我睡吧!”

你跟我睡吧,如果是普通的人說這話安連城肯定會覺得非常的正常的,可是現在說這話的人可是這個曼妖,連城皺眉還是決定了,“那……左歌你跟我睡吧!”

別想着讓安連城有臉紅的可能,只是曼妖是徹底的佩服了能夠安然的說出這句話的人肯定是安連城了,好吧好吧,看來自己的想法又落空了,他可是在幾千年前就對左歌有了注意可惜啊某人都不理睬他,於是那個時候悲憤的曼妖就做了一個決定,要讓左歌成爲他的人肯定是要經過一番努力與奮鬥的,於是……於是後來他就成了左歌的朋友,被欺詐了千年的狗血朋友!

曼妖滿心的盼着左歌會冷冰冰的來一句,“我和曼妖睡……”

但事實卻是左歌挑眉沒有否認的說道,“恩,我跟你一起!”

此局安連城得勝某人悲憤欲絕的在牆角畫圈圈,不過這也壓制不了她的滿心願望總有一天某人會成爲他的人的,咳咳……雖然自己會冒着被拍死的可能,左歌最後選擇和連城一起倒沒有其他的心思,不過就算是與曼妖一起的話,曼妖也不可能有任何討便宜的可能,妖魔兩界誰都不是他的對手至少如今是這樣,當然千年前的那個人是不算的!

今天安連城爆發的次數太多了,本來以爲自己可以迅速的睡着的,可是翻來覆去她就像烙餅一般也睡不着,好吧,她承認自己身旁有了一個人自己非常的不安穩,所以纔有了異常的感覺,彷彿是察覺了她的不安,左歌冰涼中帶着一絲感情的聲音說道,“怎麼?睡不着嗎?”

他們雖然是睡,在同一頂帳篷中但是他們中間是隔了東西的,距離很近所以安連城能夠聽到自己心跳如雷,這原因不說也知道有妖孽在自己的身邊睡着睡得着纔怪了,“恩,可能是今天打的次數太多了,沾着血腥的手難免不好入夢!”

左歌閉上眼睛不知道在想什麼,許久安靜的帳篷裏面安連城聽到他說,“既然要復仇必然會沾染血腥的,連城從你重生的那一刻你不是就應該知道了嗎?家族被滅你也被人給該死了,這樣的仇恨不是你當初引我來的理由嗎?如果要你以後能夠實現所有的事情,能做到的就是止不住的殺擋在你面前的敵人,只要你有一刻的心軟復仇就不可能成功!”

安連城嘆息的聲音在寂寥的夜空顯得越發的惆悵,她又是何嘗不知道呢?今日自己竟然一連殺了那麼多人,這雙純白的手沾染了鮮血就沒有洗掉的一天了,註定是要踏上這條路的有什麼好可悲的呢,她忽然笑了,“左歌,其實我很好奇你的過去是怎樣的,雖然你貴爲魔族之王可我知道你的過去肯定不簡單,唔……我不是好奇只是想問問而已!”

他的眸子忽然睜開了其實他想告訴她,她逾越了他們之間只有契約關係他的過去她沒有權利知道,可他到底是顧忌所以他淡然的說道,“我的過去麼……好久以前的事情了,大概我都不記得了……”

腦海中閃現過的卻是過往的畫面,他剛剛出生便被父王認命爲了魔域的殿下也就是說等到父王卸掉那個位置的重擔,便是他繼承王位了,可對他來說王位沒有什麼重要的,可是想到有很多不安好心的人在覬覦那個寶座,左歌便不負衆望用盡自己的力量走上了那個王座!

以前看着父王在王位上底下的人都是非常敬仰的模樣以至於後來的很多年左歌都會響起那個時候的父皇,威武強大讓所有人不敵可就是這樣的父皇忽然有一天離開了人世,有人說父皇再也不會回來了,左氏狐族在所有人的眼中都覺得他會被除掉,當不起那個擔子。

可就是少年的狐族少年讓所有人都震驚了,他踩着屍體終於成爲了狐族的人,從此棋盤上丟棄掉的棋子都是被他殺掉的人,或許還有溫情的事情吧,或許他以前也遇見過一個人,或許有些記憶被抹去了,可誰也沒有辦法改變左歌成爲了王的事實!

“我的過去沒有你那般好,安連城我們的世界永遠都不同甚至你都不會知道我是殺掉了多少人才走上了這個位置,可是過去的已經過去了。” 淡漠的流年裏,浮世清歡誰又離,漫長的千年他已經習慣了,所以他纔會助安連城重生,纔會看到不曾來到的人間,更加可笑的事情是他好像沒有以前那般的存在惡魔本性了……

連城安靜的聽着,沒有說一句話,雖然左歌只說了一句話可是左歌忘記了一件事情他們兩個人早就爲一體了,安連城能夠聽到他心中所想的東西,或許她覺得他看起來冷漠,可他未嘗不是與自己是同一類的人!

“幾千年的時光一定非常的寂寥,不過如今在人間就不用怕了,左歌你信不信如果你能夠收穫人間的情或許你能夠改變自己的想法,唔……如果你覺得滑稽可笑就不用在意我的話了,我只是建議你而已的!”

&↗萬↗書↗吧,w$◇anshub♀↓omnbsp;到底是睡意來了安連城沒有等到左歌的回答於是就睡着了,卻不知一旁的男子轉過臉來看她,眼神有些複雜不明白是什麼意思,大概是猜到她睡着了他喃喃,“你還相信人間的情誼嗎?安連城……死活一次的你還是相信情這個字眼……可我竟然找不到任何的反駁藉口!”

惡魔也有累的一天,尤其是今天他的心神差點耗費完了想起了一些事情他慢慢的閉上了眼睛竟然睡着了。

恍惚間竟然來到了一個地方,周圍其他的妖物都沒有那裏是一處楓葉林和人間非常的相似,大概是因爲夢境的真實性所以他在夢境中喃喃,“這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人間我竟然會覺得來過一次,真是奇怪的感覺……”

夢境中的他是銀狐的模樣,那個時候應該是還沒有修成人形的所以纔會是他原型的模樣,他在林間尋找有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吃,卻是在一個地方找了一些胡蘿蔔吃了起來,左歌瞬間的覺得黑線要掉下來了,這到底是什麼時候的事情,雖然他很少吃生的牲畜了,如果他沒有記錯他有過一段時間是吃素的。

他在暗處看着自己的以前,好像是被遺忘了的事情,所以當有妖物靠近自己的時候他的模樣忽然就變得有些猙獰,原來是一羣與狐族爲仇的妖孽,他想都沒有想直接跑了沒有靈力只能夠這樣了,可是還是不敵那羣豹子精他們是一羣而他只有一個人,終於他被人撲倒在了地上以爲自己的內丹終究會被奪走,但是忽然看到了一個人形的模樣,那是一個女子可能是來救他的,可是怎麼都看清她的模樣。

腦海中只有一個聲音在縈繞,她說,小狐狸真乖以後姐姐跟你一起玩,不讓豹子精他們欺負你,不記得那個女子是什麼身份只看到那羣豹子精看到了女子非常驚恐的離開了,看不清她的模樣甚至是有些模糊,可是卻聽得到她的聲音,能夠感受的到她溫暖的雙手,以前的自己叫她姐姐。

她是誰……爲什麼自己一點都記不清楚了,而且明明那羣人他都看得見的,明明見到她的感覺非常的心痛的,可他……還是不記得了,最後的一個畫面是她死去的模樣,夢中的人已經死了,可那真的是一個夢境嗎?

既然是夢爲什麼那樣的真實,不 ……只是夢而已他是魔界至尊他的過去不可能是那樣的弱小的,左歌猛然的睜開了眼睛卻見身旁睡着的人驚訝的望着他,安連城說,“左歌,你是不是做夢了?真奇怪你們魔也會做夢啊!”

左歌的眼睛在睜開的那一瞬間本來有些冰寒徹骨的,但是看到了連城他略微的鬆了一口氣,那本就是一個夢境而已,可他竟然會把夢中那個看不清楚的女子的模樣與眼前的安連城重合在一起,他想肯定是自己心中有所事情,只是夢境,魔界至尊不會有那樣的過去,可這樣……就像是在改變自己而已!

左歌淡淡的搖搖頭,但是心中的愁緒是免不了的,夢境中那個人他還是沒有看清楚容貌,從小到大都是做着相同的夢可是永遠都看不清楚那個女子,或許冥冥中有些事情自有安排只是他不知道而已!左歌想起前兩日安連城說過的,就是今日她的爹爹會回府,忍不住提醒,“連城今日你爹爹該是回來了,我們可以回去了!”

連城是記得這件事情的,但是沒有想到左歌竟然也記得不愧是她的萬能幫手,可是想起了一個困惑她很久的問題,連城說道,“唉,我們明明是因爲曼珠沙華而來的,可是回去的時候竟然連一株曼珠沙華都採不到都怪那個老妖怪實在是太可氣了,爹爹的病可要怎麼妨啊?”

左歌卻像是沒有聽到她的話一般但是他直接變出了幾株曼珠沙華遞給了安連城,“昨日考慮到了可能有意外所以我將這花給藏住了,現在看來還是我未雨綢繆。”

他從來都不會都不會說過多的話,可是每一次他都能夠幫她平安的解決一件事情,大概這就是渡劫的樣子吧,安連城這樣想到,嘴角不由得勾了起來今日是爹爹回來的日子安府……今天肯定會非常的熱鬧,還有那個人,安憶如。

1627崛起南海 左歌安排了曼妖跟在身後善後,他和安連城先回去,一路上暢通無阻安連城下了馬車果然看到了門前停靠着的莊嚴的馬車她能夠確定那一定是爹爹的專用車,於是連忙從車上跳下去。

左歌跟在她的後面有了出去,看着她的背影愁眉更加的緊鎖,從助她重生之後他再也沒有看到過她如此開心而且真實的容顏了,這就是人類所說的親情嗎?因爲想要復仇所以重生而來,可是……安連城被親情羈絆的你還能夠冷血無情的報仇嗎?

僅僅只有那一刻左歌是懷疑安連城的決心的,復仇的人如果心中有愛怎麼可能會對其他的人下狠手,可他忘記了在西山的時候安連城同樣用狠厲的手段將老怪物給殺死了,用恨意時刻麻痹着的人不一定會成.

可是如果將恨意掩埋用自己其他的狀態來對所有的人等到別人猝不及防的時候一舉擊破,那個時候是不是更加的完美呢? 安將軍回來的時候場面雖然不是特別的鋪張,可是幾乎所有長安城的人都出來迎接安將軍,在他們心中安將軍就是如同神袛一般的存在.

因爲他的鎮守所以邊境那麼多年纔沒有別人佔領,於公他是最戰無不勝的將軍,於私他卻做的不怎麼好,比如安連城他很少能夠照顧得到。

連城是在後面走到安府的,今日雪姨娘打扮的果然是非常的明豔動人如果不仔細的看肯定會覺得與她站在一起的安憶如是她的姐妹,可是安連城纔不會讓雪姨娘出風頭明明都快四十歲的人還是喜歡翹首弄姿,安連城於是好心的幫了她一把。

安老爺走下車的時候看到的第一個人是雪姨娘,可他沒有走過去看安▲◎萬▲◎書▲◎吧,w⊥√nshub∞?om姨娘而是朝着髒兮兮的安連城走了過來,也不能夠怪安連城太過顯眼了畢竟昨日她經過一場廝殺所以能夠活着已經非常的幸運了怎麼可能還會奢求其他的事情呢?

安連城的小臉看起來有些狼狽,安將軍看到了卻是非常的心疼,他駐守在邊境幾十年即是能夠回來也是呆了很少的時間,所以對安連城他照顧的很小。

“城兒,這些年委屈你了,讓你一個人在府中呆着是爹爹的錯,如今爹爹回來了就不會走了,以後爹爹會多陪陪你的,不過……城兒你老老實實的告訴爹爹,爹爹不在的時候有沒有人欺負你?”

安將軍唯有面對愛女的時候才非常的溫柔,畢竟安連城是他與自己心愛的人的孩子,自然是寵溺了一些,可是他沒有想到回來的時候竟然看到了這樣的城兒。

安將軍說這話的時候眼睛是看着雪姨娘的,雪姨因爲昨日派人去殺安連城……但是今日又活生生的看到這個該死的人站在自己的眼前不由得非常的惱怒,但是她感覺到了一陣寒意老爺如今來問她這件事情了.

她即使是害她了的但是如今她不是活得好好的嗎,想着雪姨娘非常顫巍巍的說道,“老爺,您看着我做什麼,雪兒雖然沒有什麼大的功勞可是這麼多年我也照顧了城兒啊,老爺竟然懷疑我……”

她嗚咽起來,竟然眼淚啪嗒啪嗒的掉了下來,以前連城肯定覺得雪姨娘不會害自己的,可是如今她是知道所有事情的安連城了,自然不會……放過他,安連城說道,“爹爹,不怪雪姨娘的事情都是城兒自己的問題,姨娘對我非常的好,爹爹給你花……”

安連城手中的曼珠沙華遞到了安將軍的手中,安將軍不解的但是有些驚喜的看着連城,“這是城兒特意送給爹爹的嗎?”

連城點點頭,想要說恩是的,可是這個時候身體的力量已經耗盡了她沒有力氣再支撐起來了,緩緩的閉上了眼睛昨日本來就沒有睡好今天的陽光真好於是來了睡意,安將軍急了本來想自己將連城抱起來的.

有一雙手卻先他一步將底下的連城給抱了起來,安將軍注意到了他但是沒有阻止他,因爲在半個月前就有人告訴他城兒身邊多出了一個非常厲害的男子,他之所以沒有阻止是相信他而已。

左歌抱着懷中的少女離開了,面無表情的如果那一刻連城能夠醒過來她一定能夠看到他的眼中除了她再沒有其他的人,可是她錯過了因爲她……在於周公約會。

左歌剛剛把安將軍的模樣全部記刻在了心中,原來他就是連城的爹爹和她的模樣幾乎沒有任何的差別,這便是父女嗎?當真的非常的強大,竟然會這麼想象,其實左歌不知道連城的力量早就用盡了,她不過是一口氣想要見見如今的父親罷了,至少現在他還沒有死且不會死!

安將軍回到長安城的消息以最快的速度傳到了皇帝的耳中,其實是皇帝老兒召的安將軍回來的,但是安將軍回來的第一件事情不是去拜見皇帝而是回家,倒是讓所有人非常的驚訝。

彼時安連城的所有事情都被坊間傳的神乎其神了,當然更加大的賭注是他們賭太子殿下會不會娶一個草包小姐回家,畢竟有人說過安家似乎另外的一個小姐比這個小姐更加的厲害,也有人說最後太子妃的位置會不會落在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庶女手中?誰也不知道!

太子殿下如今所在的地方是東宮,因爲他的眼睛被不明的人給偷襲了所以如今還沒有康復,但是這件事情太子的幕僚是不敢告訴皇帝陛下的,因爲夜國的太子是不可能缺胳膊短腿的這將是不完美的, 可是東宮的人都知道今日太子殿下與一個女子走得非常的親近!

那便是連城的丫鬟夜兒,那一日她聽從了安連城的命令去集市買東西,可是半路上竟然會遇到一個被人打的半死不活的男子,她以爲是普通的人而已.可是打開袋子的那一刻卻發現了原來那個人……是當今的太子.

也是她心中思念了很久的哥哥,她二話沒說就把他背了起來,他雖然看起來很瘦可是對於夜兒一個弱女子來說他已經是能夠把她壓倒的力量了。

不記得自己花了多久的時間才把太子給背到了東宮,他的眼睛幾乎看不到了,他與自己說的第一句話是,你是來救本宮的嗎?她想喚他太子哥哥可是現在的自己對他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麼,到底是算什麼呢……

“夜兒姑娘,老奴給太子殿下送藥了!”屋外有宮人的聲音夜兒已經熟悉了,於是她說道,“公公請進來吧! 幻逆幹坤 殿下已經昏迷那麼多天了爲什麼還醒不過來?” 至於夜兒爲什麼會在太子府,那就是太子親近的公公與安連城家的人非常的熟悉,所以也就認識了夜兒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他以爲是未來太子妃派她過來伺候太子殿下的所以沒有多說話,但是……只是他自己誤解了而已,夜兒也沒有想要解釋的樣子!

“太子哥哥,我知道你會娶我家小姐的沒有關係只要你與小姐能夠快樂就好,我能夠陪在你身邊這些日子就足夠了,恩……真的足夠了。”

她說着說着竟然哭了大概是因爲說到了動情的地方所以也就哭的如此傷心了,牀上的一雙大手忽然有了動靜他費了好大的力氣才把手指放在了她的臉龐口中竟然說道,“別哭,別哭……如兒,本宮一定會娶你的一定會的……”

&□萬□書□吧,w↑¢ns≧←mnbsp;??本來存在着一絲幻想可是那一瞬間聽到她說完最後一個字的瞬間,她感覺自己的心都撕裂了,殿下是習慣二小姐的嗎?哈哈……竟然會把她的名字叫做如兒,如兒……哈哈太子殿下如兒是誰啊!

夜兒哭着跑了出去,外面下起了雨她的心就像是被雨淋溼了一般,殿下你的心中不可以有其他的人就算你要娶其他的人也只能夠是安連城,我的小姐!

那一夜她站在雨夜中站了一宿,用雨麻痹自己卻還是對自己說不出那一句,“軒辰總有一日你會是我夜兒的,總有一天!”

撕心裂肺的哭聲在雨夜中迴響午夜夢迴的時候人們紛紛的被驚醒了,恨意就是這樣增長的,那一夜她站在雨夜中終於失掉了自己!

安連城睡了很久她自己也不記得了,她醒過來的時候睜開眼睛的一剎那感覺有些不妙因爲自己渾身都像是散架了一般,她有些鬱悶明明是睡了一覺而已怎麼會像是做什麼大事去了?恩……這一點非常值得考慮,直到左歌端着飯菜難得的笑臉告訴她一個悲催的事情,也就是……她已經睡了五天了,正在吃飯的安連城嘴裏的飯一不小心全部噴在了左歌的臉上,她悻悻的一笑打算縮着頭裝烏龜,結果聽到左歌說,“下次吃飯離我遠一點!”

俊臉瞬間的黑了一圈,安連城保證如果是誰敢這樣噴自己她肯定要把那個人給狠狠地揍一回但是奇怪的是左歌居然沒有揍她,唔……他沒有揍是極好的,但是安連城發現了比這更加重要的事情,自己什麼時候有了受虐的傾向了,唔……這可不是什麼好的事情,安連城忽然想起了消失好久的夜兒,雖然自己是撮合她和太子可是最後太子的結局不會很好的。

可是安連城的計劃是不可能更改的,這一次就當作是她對前世的夜兒的補償,恩……不愧疚的沒有什麼好愧疚的,安連城說道,“左歌,我睡着的這段時間有沒有其他的事情發生?”

左歌想也沒想直接說道,“連城,夜兒回來了,不過看起來不像是與太子殿下相遇了,而是被拋棄的感覺我早就告訴過你他們兩個人的身份不能匹配現在出事情了吧!”

安連城無語的看了一眼左歌,他不打擊自己會死嗎?但是自己想知道的事情只有左歌知道也罷也罷,這事情就不與他計較了。

安連城說道,“僅僅只有這樣嗎?雪姨娘有沒有什麼動靜,按照她的個性爹爹回來了肯定會賞賜給她很多的東西的,而且這個女人純屬沒有腦子,一般來說她會來炫耀的!”

“她沒有來找過你,不過這是因爲安將軍下得命令,另外還有一件事情我要告訴你,明日便是宴會了你打算怎麼辦?只有一日的時間?”

左歌沒有那麼多拐彎抹角的辦法,他覺得最簡單的辦法不過是殺了別人而已,但是他不知道有一種辦法比他看到的這種還要折磨人。

“明日自見分曉,左歌最後拜託你一件事情將夜兒找過來然後……給我送些吃的我好久沒有吃東西了,餓死我了……”

如果不是顧忌左歌在這裏安連城肯定會拍拍自己的肚皮然後說,啊好飽的樣子,但是想到某人的模樣她還是算了吧,沒錯,安連城的第二種隱藏的性子就是如此。

晚上夜色剛剛聚攏上來的時候,連城就見到了來到她房間的夜兒她瘦了不少眉宇間有點淡淡的憂傷,她有種夜兒變了的錯覺,她說道,“夜兒,你怎麼樣了,這幾天怎麼沒有見到你呢?”

夜兒眼圈有些紅她很想告訴自家小姐太子殿下喜歡的人其實是二小姐安憶如,可是看到自家小姐的模樣她忍了忍終究沒有說出來,但是救了太子的事情她還是如實的告訴了自家的小姐,連城聽了表現的有些意外,看起來似乎是沒有參與任何的事情,但是結果嘛只有自己知道。

她安慰的說道,“沒關係的夜兒,如果太子真的喜歡憶如那我就成全他們,可是傻姑娘如果你喜歡太子殿下一定要告訴我,不可以隱瞞。”

這是安連城給夜兒的一次機會,因爲她知道自己是欠夜兒的這一次的計劃自己免不了要算計夜兒,當然她不會害夜兒的性命的如果夜兒否認了自己的計劃還是照常的執行。

如果夜兒肯定了就更好了,那她就繼續讓自己的計劃

發展起來,這是連城的計劃,卻見夜兒忽然低下頭來不知道是害羞還是其他的原因她終於點點頭,“夜兒喜歡殿下,單純

的喜歡小姐想要說什麼?”

連城笑意滿滿,“夜兒回去休息吧,明日晚宴就可以見到太子了,你放心我一定會讓你成爲太子妃!”

這是連城的保證,但是在夜兒的耳中卻像是虛假的承諾她是誰自己非常的清楚本來就配不上殿下……她早就知道的,如今小姐說有辦法她隨便的信一下沒有怎樣,她行了一禮,“小姐,夜兒告退。” “恩。”安連城點點頭,她是笑着的,可是她的笑容多少帶着一些落寞,他說道,“夜兒我一定會讓你得償所願的,只是但願以後你不要恨我,爲了復仇……我會不惜一切代價!”

安連城閉上眼睛一滴清淚落下,她清楚的知道從明日開始她的計劃就要開始實行了,所有的恨所有的愛一夕間都會幻滅,而她要的只是安家存在的永恆。

沒有誰能夠毫髮無損的從這一次的鬥爭中退出來,既然選擇了那就沒有資格說後退,至少安連城如今想的只有如此,只有這樣纔是她要的一切,成功就是晚宴了,而那些絆腳石她會一個一個的踢開,復仇勢必會執行!

安連城揉了揉眼睛,誰會喜歡紛亂◆萬◆書◆吧,w→↑nshub↙¢om不息的爭鬥呢,她安連城只是想要自己的未來能夠實現一切便好,終於沉沉的睡了過去,明天又要帶上新的面具。

如果她能夠擡頭肯定會看到陰暗的角落,那裏面會走出一個人那是左歌,他一直看到她睡着瞭然後輕聲的離開說不清楚是什麼原因,只是覺得很心安莫名其妙的感覺……

第二天安連城是在吵鬧聲中醒過來的,本來今天也是平常的時候只是因爲今日有晚宴所以安府所有的人都忙活起來,因爲安連城昨日真的受累了,安將軍心疼女兒所以吩咐所有的下人不許去打擾安連城.

安連城在牀上迷迷糊糊的醒過來,本來只是有一點點的意識,但是她的耳邊忽然傳來一個聲音,莫名的……

“孃親,如果我們再不行動的話,今日太子殿下就要和那個賤種在一起了,雖然這是本來的安排可是如兒不服氣,憑什麼安連城處處都比我優越,憑什麼她是大小姐就能夠嫁給太子,我不要……”

有一個雖然聲音略有些低可是依舊聽得出是個嫵媚的女子,她輕嗤,“如兒這麼多年了你的性子還是那麼急,孃親都告訴過你了,這個安府中如今有一半的人是我雪姨娘的人,想她安連城也奈何不了我們,但是如兒我們必須有耐心……”

女子非常憤懣的說道,“我聽孃親的,可是我還是想要安連城得到懲罰,她不過是一個草包而已如果不是有個已經故去的死人孃親,爹爹怎麼會看中她?可是她簡直不把我們放在眼裏!”

女人神祕一笑,似乎是附耳過去與她說了一些什麼,安連城隱約聽到了水塘兩字!後來的話安連城選擇了聽不見,她睜開慎人的寒眸,安姨娘……安憶如這是你們兩人逼我的,我安連城絕不手下留情,她的眸子如同天山雪一般讓人瞬間冰凍,還好這個時候房間裏面沒有第二個人.

安連城心中打定了注意,既然是他們要選擇犯她的規矩,那麼她安連城絕不放過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