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本源之力乃世界本源,不管是真氣還是靈氣皆都是本源之氣所化,如今周丹可以直接性吸取本源之氣,的確有事半功倍的效果。


其實之前周丹與葉刑天說了一句話假話,周丹明確的感覺到自己如果可以再此地修行,修行度不僅僅是外界的三倍而已,而是三十倍,只不過他很是保守的將後面的一個零給去掉了。

如果真讓葉刑天知道了周丹的修行度,就算強逼收徒都沒有什麼不可能。

「是時候突破了。」周丹盤膝坐在附屬空間中,四周瀰漫的如同清水般的氣體隨著他呼吸的節奏緩慢的沖入體內。

此時周丹處於煉神境巔峰,而這一次他壓制太久了,按照他原本的修行度早就是天尊境了,但是為了能夠讓真靈與元神一同突破,周丹不得不忍耐突破的激動。

按照以往的修行度,真靈僅需半個月就可以抵達圓滿之境了,但是那時候卻極為巧合的進入神秘之地,在哪裡雖然有濃郁的真氣,可是卻沒有半點靈氣,所以他也只能將真靈給修鍊到飽和,待到出來后一起突破。

而出來後有歷經了一個月總院的考驗,可以說周丹將突破的機會一直延後了數個月,而今只要稍微感悟一下便一切水到渠成了。

此時周丹如同一根木頭,坐在附屬空間中一動不動的,隨著清水般的氣體不斷流進他的體內,身上開始散出一股股威能。

「飽和了。」三天後,周丹睜開雙眸,此刻他已經將元神給修鍊到最佳狀態了。

此刻,真靈與元神盡皆屬於最佳狀態,也就是說此刻是最好的突破時間。

不過周丹並不著急,為了以防萬一,他周邊出現了一座小山,小山並不太高,但是他卻坐在這小山之上。

此山非常山,而是元石山,正是異族世界本源之氣所凝聚而成的固體狀態,與九洲大6的精血石性質是一樣的。

元石山乃外域世界最大的收穫,當時周丹被布萊斯追殺到湖泊深處,最終在湖底得到的。

為了以防萬一,周丹不得不將元石山給亮出來,畢竟不管是元神的突破還是真靈的突破,都需要海量的能量。

在這附屬空間中,充斥著純凈的本源之氣,所以周丹倒也省下了一大筆精血石。

而在這附屬空間中並沒有真氣,所以也只能用元石山給取代了。

周丹靜靜的坐在元石山上面,就彷彿閉目養神,那均勻的呼吸慢慢的有節奏了起來,兩股截然不同的氣體也在此刻出現,凝聚在周丹的頭頂上空。

而就在這時候,周丹睜開了雙眼,兩道顏色不一的光芒從他的天靈蓋飛出,最終各坐一邊。

這兩道光芒正是周丹的元神與真靈,此刻真靈出現在附屬空間中並沒有出現任何不適,因為其周邊被海量的真氣包裹著,彷彿生生在這附屬空間中開闢出屬於自己的領地。

而元神周邊同樣凝聚著密密麻麻的清水般氣體,這些氣體不斷的纏繞在元神身上,令元神的毛孔都舒張了起來。

「天地之尊,萬法凝身,不死不滅,隻手遮天。」周丹徒得念動法訣,這法訣正是煉神境突破為天尊境的重要口訣。

轟!

幾乎在他話音落下的時候,兩股可怕的能量立刻躁動了起來,在虛空中幻化出千姿百態的事物。

「破!」周丹猛地手捏印記,元神與真靈在此刻突然也睜開雙眼,最終朝著虛空張口一吸,海量的能量頓時沖入他們的體內,狂躁的能量也令他們的身軀暴漲了起來。

眼看就要爆炸開來,但是就在這時候。周丹的雙眸中卻閃過一道狠色,任由那海量的能量再次沖入元神與真靈體內。竟然沒有絲毫停止的趨勢,如果按照此時的度,恐怕不久后元神與真靈都承受不住這些狂躁的能量了。 體內傳來的劇痛令周丹咬緊了牙關,汗水更是將一身白衣給浸濕了。

痛,這種痛是來自靈魂深處,不管是真靈還是元神,此刻都有一種要撐爆的感覺。

可是周丹仍舊在瘋狂的吸收著兩大純凈能量,這就好像兩個無底洞,瘋狂的吸納這些海量的能量。

如此痛苦的過程差點讓周丹崩潰,如果不是心中的信念,或許他早就放棄了。

以目前真靈和元神的情況來看,已經足夠周丹突破為天尊了,可是他卻不願意在此時突破,因為他隱約覺得就這般突破了會有所不妥。

而且一旦成就天尊,若是發現不妥,一切都無法彌補,這就好像地基般,固定了就再也無法改變了。

所以周丹才會如此的瘋狂,讓真靈與元神儘可能的多吸收能量。

不管是元石山所產生的真氣,還是附屬空間內的本源之氣,皆為世間最為純潔的能量氣體,周丹能夠在突破的時候直接吸收這兩種氣體無疑省去了一大部分時間。

尋常修士突破的時候皆都是吸納靈氣進入體中,再者經過運轉將靈氣的雜質給排除體外,但是本源之氣並沒有任何雜質,這是一種比靈氣還要更加純潔的能量氣體,所以周丹直接吸收這些氣體倒是省去了許多時間。

不然周丹也不會說在附屬空間中修鍊的速度會達到一個史無前例的速度,除了自身吸收的速度快之外,更大的原因是因為本源之氣的存在。

如此,三天已過,在這三天里,周丹每日都彷彿度過數個年頭,那種來自靈魂深處的疼痛讓他時刻保持著清醒。

而三天後的真靈與元神竟然暴漲成上百丈的模樣,彷彿兩尊巨人。

去鼓浪嶼的路上 嗖!

兩道精光從周丹眼眸中略過,在這一刻他猛地站了起來,那強大無比的意念將元神與真靈籠罩其中,瘋狂的開始壓縮著。

百丈……

八十丈……

六十丈……

三十丈……

……

整整一天的時間,原本有百丈高達的真靈與元神生生被壓縮成二十丈高,足足縮小了五倍。

看著那近乎實質的元神與真靈,周丹眼中卻滿是瘋狂,而今二十丈已經是極限了,任憑他如何壓縮就是無法降下絲毫。

可是如此龐大的元神和真靈卻根本沒有達到周丹的標準,至少他覺得必須要壓縮成一丈才行。

可是現在已經基本要過了最佳的突破時機了,如果再不決定突破,那將重頭再來。

「對了!」就在周丹無奈的時候,一道靈光從他腦中掠過,伴隨著這個想法的浮現,那瘋狂之意更加明顯。

「既然你們不給我縮小,那我就親自動手。」 冷總裁的嬌妻:寶貝對不起 話音剛落,附屬空間中溫度徒得增加了數十倍,而兩股可怕的火焰更是出現在周丹左右兩側。

「靈魂之火,給我燃燒!」在周丹的意念帶動下,兩團靈魂之火直接將元神與真靈給包裹住了。

撕!

撕心裂肺的疼痛從靈魂深處傳來,而今周丹利用靈魂之火燃燒自己的元神與真靈,此等辦法無疑是在自殘,若是讓人看到了定然會被認成瘋子。

居然有人拿火焰燃燒自己的。

可是周丹此時此刻卻沒有想太多,他只知道一個道理,靈魂之火號稱本源之火,必然可以燃燒世間的一切。

元神和真靈之所以無法再度壓縮,除了能量爆滿之外,甚至有著一絲雜質。當然,這僅僅只是周丹的一個猜測。

如果猜測對了,那麼元神和真靈就有可能再度壓縮,若是猜測錯了,元神與真靈就算不被燒成灰,必然也讓他實力大跌。

總之這是一種極為瘋狂的舉動,但是周丹別無選擇,要想強人一頭,本身就要強大。

如果連這點風險,這點疼痛都忍耐不了,那麼他的修行之路也絕對走不遠。

周丹現在要做的就是將這些無形猜測出來的雜質給燃燒成灰。

「瘋狂吧。」 我的極品美女總裁 長發披肩,周丹臉上布滿了通紅,那股疼痛就彷彿有人在一刀一刀的切下血肉,讓人生不如死。

轟!

似乎感受到了周丹的瘋狂,兩團靈魂之火驟然暴漲,四周的空間甚至都傳來一聲聲噼啪的聲響,彷彿連空間都被點燃了。

元神與真靈在附屬空間中不斷的翻騰,似乎想要撲滅身上的火焰,可是不管如何折騰,靈魂之火反而燃燒的更加猖狂。

噗嗤~~

靈魂之火沖入元神與真靈體內,開始在體內燃燒起來。

一口鮮血從周丹口中飛出,這一刻他面色發白,身體劇烈搖晃,甚至差點陷入昏迷,而當他看向元神與真靈的時候,卻湧現出一股欣慰的面容。

只見元神與真靈如同兩座燒焦的小山,一動不動的站立在附屬空間之中。

此刻不管是元神還是真靈,皆都抹上一層厚厚的焦黑,彷彿燒焦了般,極為觸目驚心。

咔嚓!

一聲細微的破裂聲傳開,那堅固的焦黑卻在此刻出現了裂痕,隨著裂痕的浮現,元神與真靈立刻布滿了密密麻麻的蜘蛛網。

「破!」周丹怒斥一聲,還沾染在元神與真靈身上的焦黑全部脫落,露出那本來的面目。

一尊散發著金色光芒,一尊則是散發著灰色光芒,而在這一刻皆都不約而同的睜開雙眸,一股令人心悸的氣息從他們身上散發了出來,令空間都在此刻一顫。

「燃燒!」然而周丹則是再次將靈魂之火包裹住元神與真靈,但是不管靈魂之火如何燃燒,元神與真靈仍舊紋絲不動,似乎完全對靈魂之火產生了免疫力。

周丹見此那蒼白的臉色終於浮現出一抹笑意,看來最終他是賭對了,元神與真靈並非全部為純凈的能量氣體。

「壓縮!」不過看到那仍舊有二十丈高的元神與真靈,周丹還是再度壓縮了一次。

但是這一切卻出奇的順利,不管是真靈還是元神,在短短的一分鐘已經變成不到一丈的小人了。

最終元神與真靈終於壓縮成不到半米左右的小人,一金一灰,看起來極為不協調,可是周丹卻知道這一次他成功了。

而接下來就是搭建彼岸凝聚天尊海的時候了。

這最後一步非常的簡單,畢竟最艱難的已經過去了,而今剩下來的僅僅只是時間的問題。

「回歸!」元神與真靈化為兩道光芒沒入周丹眉心處,出現在識海當中。

兩者各佔據了一半的識海,而這時候周丹也盤膝坐了下來,兩手放在大腿上方,結成一道神妙的印記。

轟隆。

伴隨著印記的凝聚,識海突然一陣沸騰,而元神與真靈也在此刻動身了,兩者發出兩股截然不同的能量體,但卻充斥的狂躁的氣息。

這兩股截然不同的能量體便是天尊獨有的『天尊神力』,但是周丹的『天尊神力』明顯要比尋常的天尊更加強悍一些。

任何天尊在這兩道能量體的撞擊下只怕都難以承受,單單一個氣勢就不是尋常天尊可以媲美的。

周丹知道這一切的功勞都是來源於靈魂之火,如果沒有靈魂之火的燃燒,他的『天尊神力』也不可能凈化到這般純凈。

兩道『天尊神力』突然在識海中碰撞在一起,但是卻沒有發出任何驚天動地的聲音,彷彿百川匯聚,這兩道不同的『天尊神力』瞬間匯聚成一片波濤洶湧的大海。

氣浪拍擊,海浪衝天,氣勢如虹。

這就是天尊海,而接下來只要凝聚出彼岸,那麼周丹便真正踏入天尊之境了。

彼岸的凝聚明顯只是時間的問題,天尊海一成就輕鬆多了。

隨著時間的流失,天尊海內開始出現一絲絲霧氣,最終遍布整片天尊海。

元神與真靈也在此刻飛往不同的方向,兩道彷彿銅牆鐵壁的能量彼岸便在此刻出現。

「神橋現!」

天尊海的凝聚,彼岸的出現,最後一步就是搭建神橋,溝通兩邊。

轟隆!

彷彿感應到周丹的號召,一道七彩神光憑空出現,最終將彼岸給貫通了起來。

而與此同時,一股極為可怕的氣息也從周丹體內爆發而出,周丹意念微動,下一刻他的身子便離開了這附屬空間。

長達半個月的修鍊,周丹終於踏入期待已久的天尊之境了。

空間變化,下一刻周丹便出現在一座氣息古老的大殿內。

大殿非常的寬敞,可是卻人滿為患,而當周丹突然出現的時候,所有的目光都聚集而來。

看著大殿最高層十餘道熟悉的人影,周丹也露出了一絲笑容。

「你也算捨得突破了,你要是在折騰下去,我那附屬空間估計都要報廢了。」 權臣家有神醫妻 葉刑天見到周丹出關,細微的感應了一下附屬空間的情況,立刻發現那裡的本源之氣變得極為稀薄,這點令他非常吃驚。

附屬空間內的本源之氣足夠前百名煉神境突破為天尊了,可是僅僅周丹一人就吸收了附屬空間大半的本源之氣。

不過葉刑天也沒有過問,僅僅只是打趣的笑道。

「不好意思了。」周丹抱拳,微微笑道。

「周哥,恭喜你。」十餘道人影皆都笑道。

周丹笑著點頭,十八個人當中,就屬他境界最低了。

「好了,而今人都來齊了,我現在宣布。」葉刑天對著大殿下方的數百道身影,**無比的說道:「傳我命令,昭告天下,三日後我們總院舉行拜師大禮。」

「是!」數百道身影齊聲應喝。

這數百人盡數是總院的精英幹將,雖然沒有成為長老一級,但最低也是天尊的修為,最強的更是至尊巔峰。

周丹一陣錯愕,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葉刑天如此強勢的一面。

一個拜師禮,就昭告天下,這就是總院的底蘊與氣魄!

不過這也在情理之中,畢竟一名准帝境強者收徒對於九洲大陸來說都是一件大事,更別說這一次是總院的九名准帝境強者收徒。

柳州學院,乃九洲大陸霸主級勢力之一,而總院更是主宰柳州學院的存在,這樣的勢力的確擁有昭告天下的權利。

今天眼睛疼了一天,晚上才抽了點時間去看醫生,好像是眼睛發炎了,剛吃完葯,所以這章更的有些晚。 隨著總院昭告天下,九洲大陸各大勢力莫不震驚,除了那些能夠與總院相媲美的勢力外,皆都不知道葉刑天此舉到底為何。

不過不得不說葉刑天影響力還是有的,甚至可以說很恐怖。

僅僅一個命令下去,一個小時候總院已經來了不下萬股勢力了,這些勢力都是距離九洲大陸比較近的地方,所以在接到號召后便立刻趕來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的勢力齊聚總院,各大勢力皆都派來了代表,備上了大禮前來道賀。

畢竟這一次是准帝境強者收徒,准帝境乃九洲大陸最為頂尖的存在,其所做的任何事情甚至可以說會影響到九洲大陸現在的格局。

更別提是總院的九大准帝境強者收徒的事情了,哪怕那些同等勢力都派來了代表,可見他們對總院是多麼的重視。

而今三天之期已過,來到總院的大大小小勢力已經足有數十萬之多了。

整整數十萬股勢力,只怕也只有像總院這樣的頂尖勢力才有這樣的資格召集起來吧。

而且最讓人震驚的是,三天日期已過,仍舊有絡繹不絕的勢力抵達總院,看來這次葉刑天給出的三天時間並不充足。

當然,數十萬股勢力有大有小,而且能夠在三天內趕來的,只不過是九洲大陸一角的勢力罷了,真要讓整個九洲大陸的勢力都趕來,恐怕沒有半年的時間都不行了。

這數十萬股勢力,絕大部分都是柳州學院方圓千萬公里的勢力,他們在第一時間得知總院高層要收徒的消息,皆都放下手中的大事情,全部趕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