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朱雀愣愣的看著少年掌心上的石頭,她紅唇輕顫,想要說些什麼,但她的喉嚨像是被堵住了似得,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朱雀,玄武,你們這是怎麼了?」小咪撓了撓後腦勺,疑惑的問道,「你們難道認識墨離殤?」

這一瞬,氣氛沉寂。

血色天空籠罩著的妖聖山內,透著詭異寧靜的氣息。

忽然,玄武最先用了動作……

他的身形化為一柄利劍,迅疾的突破到了少年的面前,拳頭上包裹著一層強烈的風,轟的一聲落在了墨離殤的胸口。

墨離殤沒有反抗,亦是不曾抵抗。

強大的力量貫徹入他的身體,他的身子陡然向後退了幾步,一絲血跡從嘴角開始蔓延,緩緩的流淌了下來。

「我要殺了你!」

玄武的眼眸一片血紅,殺意從眼底傾瀉而出,籠罩著整個山脈。

朱雀愣了一下。

她陷入了沉思當中。

玄武回來之後,就曾告訴過她,當年之所以他會隕落,是因為一個熟人的緣故……

只是他想不起來這個熟人是誰。

所以……如今見到玄武的反應,朱雀的目光緩緩的落在了墨離殤的身上。

她的拳頭緊緊的握著,有著說不出道不盡的怒意從胸口涌動而出,讓她的臉色更增妖艷與冰冷。

「墨離殤……是不是你?」

朱雀緩步向著墨離殤逼近了幾步,眼眸輕輕眯起,一抹冷芒從眼底乍現:「當年是不是你殺了玄武?」

小咪傻眼了。

墨離殤殺了玄武?

這……這怎麼會?

墨離殤是主人收的弟弟啊,他曾經殺害過玄武?這件事主人若知道了,可能承受的了?

「我不會傷害她。」 半響,墨離殤揚起白皙的臉,視線堅定的望著朱雀。

他不會傷害她,永遠不會傷害她!

「哈哈哈!」

朱雀狂笑了起來,笑聲帶著瘋狂與憤怒:「你口口聲聲說不會傷害主人,但你卻殺了玄武,他是主人身邊的人,你殺他,與傷害主人有何區別?」

她的怒意早就在胸口翻湧,冷艷的目光如刀劍似得落在了墨離殤的身上。

「我現在什麼都不能說,我只會讓你們知道,我不會傷害她。」

墨離殤輕垂下眼眸,她是他當年發誓要護的人,他怎會……傷害她?

「墨離殤!!!」

小咪俊美白皙的容顏亦是渲染上一抹憤怒,他的目光死死的盯著墨離殤,咬牙切齒的道:「我只問你,朱雀說的是不是真的?你殺過玄武是不是真的!」

墨離殤沉默不語。

而他的反應,更加讓小咪以為是他默認了。

「呵呵呵,」突兀的,他冷笑了起來,原先見到墨離殤的欣喜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無窮無盡的怒意,「主人剛撿到你的時候,你失去了所有的記憶,只有小墨在身邊陪著你,現在我估計……你應該早就把記憶恢復了,可是……你已經恢復了記憶,還敢去主人的身邊,更口口聲聲說不會傷害她?」

小咪痛苦的閉上了眼睛,再緩緩睜開。

天芳 若是主人與小主人知道了這件事,定然會承受不住……

事實上,小咪沒有恢復前世的記憶,青衣同樣如此,但是朱雀卻熟知一切,玄武亦是擁有部分的記憶……

因此,他們所說的話,小咪深信不疑!

「主人那般信任你,你為何要如此對待她?我不信,我不信你一開始出現在主人身邊是毫無目的的!你曾經殺過玄武,也等同傷害了主人!我們幾個永遠不會原諒你!!!」

我們幾個永遠不會原諒你!!!

墨離殤的身子一震,他白皙的容顏越發蒼白,目光一一的從眼前這些人的身上掃過。

「我來只是為了替顏顏把神水石送給你們。」

他輕抿著粉唇,聲音一如既往的清澈如水,甘冽動聽。

「閉嘴!」小咪的眼裡冒出怒火,「你沒資格稱呼主人為顏顏,你也沒資格得到她的信任!墨離殤,如果早知道你曾經背棄過主人,那當年,我絕對要阻止你接近主人!」

墨離殤揚頭望向小咪。

他的眼神依舊清澈,純凈的不染雜質。

「我沒有背叛她,我也沒有利用她。」

小咪呵呵冷笑了兩聲,現在對於墨離殤,他已經失去了全部的信任。

這個少年……竟然殺過玄武!

青衣早已經明白髮生了何事,她的臉色亦然冷沉,似有風暴從周圍掀起。

「我只是來送神水石,」墨離殤緩步向著朱雀走去,將神水石放到她的面前,「這是我答應顏顏,一定要親自送到你的手上,只有這神水石才能幫助靈兒。」

所以,哪怕他知道玄武回來了……

他也毅然決然的前來。

朱雀心中對墨離殤很是怨憤,卻也明白神水石對靈兒的重要之處,她手一伸,就將神水石拿到了手中。 朱雀緊緊的握著手中的石頭,緩緩的閉上了雙眸,驀然間,她睜開了眼,視線落在了墨離殤的身上。

「墨離殤,既然現在東西你已經送過來了,你可以滾了,等主人回來之後,我再和你算賬!」

如今的妖界不太平,他們和墨離殤打起來未必就有很大的勝算,凡事都得先等白顏回來。

只因為現在的他們,更需要保護靈兒與天天……

墨離殤回頭看向這些熟悉的面容,從始至終,他都沒有為自己說一句辯解的話。

他也明白,現在的任何辯解都是徒勞。

「好。」

少年的聲音有些哽咽,他的目光從朱雀等人的身上收了回來,緩緩的轉身,迎向了身後血色的天空。

「等等。」

突然,一道清脆如鈴般的聲音從後方傳來,讓少年的腳步一頓。

小靈兒從地上站了起來,她小小的身子已經邁步走向了少年。

「公主!」

朱雀等人的臉色皆是大變,伸手想要拉住小靈兒,可小靈兒回頭,向著他們搖了搖頭,那大眼中含著比星光還要燦爛的光芒。

不由自主的,朱雀伸出的手收了回來,她的視線卻始終沒有離開小靈兒,生怕墨離殤會對小靈兒不利。

「你真的不會傷害娘親嗎?」

小靈兒的大眼睛忽閃忽閃,一眨不眨的望著朱雀,她的臉龐洋溢著燦爛的微笑,聲音一如既往的天真無邪。

墨離殤回頭間,對上了小姑娘璀璨如星辰的雙眸,他不經自的點了點頭:「我不會傷害她。」

「那你之前有見過爹爹和娘親嗎?」小靈兒臉上的笑容漸漸的消失了,她的表情有些沮喪,「靈兒好想念他們啊,他們什麼時候能回來?」

墨離殤心臟一抽,他緩緩的閉上了眼,腦海里浮現出地獄領域緩緩被吞噬的情景。

半響后,他才睜開眼,本想要伸手揉一揉小靈兒的腦袋,卻在看到朱雀等人都用警惕的目光盯著他之後,他的手逐漸放了下來。

「他們很快就會回來。」

小靈兒小嘴一撇:「叔叔你欺騙靈兒,靈兒一點都不蠢,可以感覺得到,爹爹娘親他們去了一個很遙遠的地方,恐怕短時間內回不來了。」

墨離殤沉默不語,對於這小丫頭,他說不出任何會傷到她的話來。

而且,他相信,憑藉顏顏的能力,必然能夠從那個地方離開。

「叔叔,朱雀他們都不讓靈兒去找娘親,你能告訴靈兒娘親去了什麼地方了嗎?」

小靈兒用期待的目光望著墨離殤,她的眼神中含著無盡的光芒。

墨離殤淺淺的一笑:「他們去的是一個叫做地獄領域的地方。」

「墨離殤!」

朱雀臉色變了。

她就不應該讓公主接觸這個混蛋,這混蛋竟然直接將白顏他們所去的地方給說了出來?

萬一公主她……

想到這裡,朱雀不覺心慌意亂,她想要阻止墨離殤也顯然來不及了。

但墨離殤接下來所說的話,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只可惜,地獄領域消失了,你爹娘又去了另外一個我不知道的去處,不過我相信,她們肯定會回來。」 地獄領域消失了?

朱雀的身子有些踉蹌,站都無法站穩,她美艷的臉龐上閃過一道慌亂,心臟亦是不可控制的顫抖了起來。

地獄領域若消失了,那主人與王又能去什麼地方?

「你胡說!」

小咪憤怒了,他快速的衝到了墨離殤的面前,緊緊的提起他的衣襟,怒火滔天的呵斥道:「墨離殤,你這個可惡的騙子,你居然欺騙我們! 被青春遺忘的愛戀 如果地獄領域消失了,主人與王肯定會回來的,你是在欺騙我們!」

一個領域消失代表著什麼?

代表著在這領域內的人,同樣也會消失。

這樣的結局,是他們所承受不起的……

所以,小咪的眼裡都噴著怒焰,死死的盯著面前的少年。

他不信,絕對不會相信……

地獄領域怎可能會消失?

墨離殤垂下了眼眸,緘默不語,他知道自己一旦說了出來,整個妖界都會處於震蕩之下。

可這些人有資格知道地獄領域所發生的事情。

「我是親眼所見,領域已經被吞噬了,再也不復存在,顏顏為了靈兒的安全,這才託付我將神水石拿了回來,希望神水石能抑制她體內的火焰。」

少年的聲音隨風而落,讓小咪的整個身子都僵住了。

惡魔總裁腹黑妻 主人他們……真的就此消失了?

他的手輕輕的顫抖了起來,緩緩閉上了眼睛,白皙俊美的臉龐上寫滿了悲痛。

「你這個騙子,你肯定在騙我……你就是個大騙子!」

「小咪!」青衣臉色微微一變,急忙走到小咪的身旁,她輕輕的揉著他的肩膀,似乎是在無言的安慰著他,旋即才將目光轉向墨離殤,「你確定,地獄領域真的消失了?那主人與王……」

「他們還活著,我能感受的到,他們還活著,」墨離殤露出笑容,「顏顏不可能會消失的,她一定會回來。」

這是他對她的信念。

他堅信著,他的顏顏一定會從那個地方回來。

「你滾吧。」

玄武冷哼一聲,他的拳頭握的咯咯作響,目光中閃過凌厲的光:「以後,你不許再踏入妖界一步,否則,不等主人回來,我就先殺了你!」

他並不是原諒了墨離殤。

事實上,當年墨離殤背叛了他們,他的心中早已經將他凌遲了千萬次。

但是……若想要與墨離殤動手,必須等主人回來,給主人一個交代之後再做處置。

這期間,他不會出手,但更不想見到他……

這一次,墨離殤沒有再停留,他清澈如水的眸光從小靈兒身上掃過,緩緩轉身,縱身一躍,那一道白色長袍便已經消失在了血色的月光之下。

「公主。」

朱雀快速的飛奔到小靈兒的面前,緊緊的將她擁入懷中,她的呼吸都帶著緊張:「這傢伙不是什麼好人,你以後千萬別接近他,可明白?」

若非是剛才靈兒質疑要問他問題,她是不會讓靈兒與他多說一句話。

這個少年太過危險,她擔心少年會傷害到靈兒。

「為什麼?」靈兒輕輕的抿著粉唇,逐漸轉頭,大眼睛凝望著朱雀,「她不是娘親的朋友嗎?當初他和玄武的事情,會不會有什麼誤會呢?」 朱雀恨得咬牙切齒:「玄武都親眼看到是他所為,能有什麼誤會?他能背叛一次,就能有第二次,公主,你是主人的女兒,你決不能出任何狀況。」

「好,靈兒會聽話的,以後不和他多說一個字。」

雖然……她的心裡總感覺當年的事情有什麼誤會。

這樣純凈秀氣的少年,不該是會做出這種事的人。

但是……

感覺畢竟是感覺,即使她認為墨離殤不是壞人,可相比較自己的感覺,她更相信朱雀他們。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