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朱鷺子歪頭想了一下,也不是很確定森近霖之助回來的時間。


「最晚的話,可能要到下午呢!」

「啊……」

魔理沙趴倒在了桌子上,一下子就失去所有的力氣了。

牆上的掛鐘「嘀嗒嘀嗒」走動著,一個多小時的時間在渾渾噩噩的等待中,不經意就過去掉。森近霖之助依舊沒有回來,魔理沙反而覺得肚子有些餓了。

「有什麼能吃的嗎?」

在朱鷺子訝異的目光中,魔理沙翻箱倒櫃的,幾乎把香霖堂翻了個遍,最後在柜子底下找到了一塊長滿了黑sè絨毛的麵包。

「真噁心,唉喲!」

她伸腿想把那東西踢回原處,沒想卻不小心踢中了堅硬的櫃檯,反倒把腳弄疼了。

「真是拿你沒辦法,我去做點東西給你吃吧!」

朱鷺子嘆了口氣,合上手中的書本。

「真的嗎?太感謝你了啊!」

正捂住腳蹦躂的魔理沙聽她這麼說,當即大喜。

「嗯,我要炸醬麵。」

「沒有那種東西。」

望著朱鷺子走進廚房去了,魔理沙又趕緊坐了下來。

過不了多久。

——卡啷卡啷。

門被推開,森近霖之助背著一個竹簍從外面走了進來。

「喲,香霖,你終於回來了啊!」

一見到他,魔理沙忙把架在桌子上的兩隻腳放了下來。

「咦,魔理沙,你怎麼來了?」

低頭的森近霖之助沒有注意到這些,只是一臉鬱悶的把背簍放到了地上。

「什麼?不歡迎我嗎?」

「不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

森近霖之助忙搖頭否認了,就算他真的是那樣想的,也不可以承認,否則就要倒大楣了。

「找到什麼了嗎?」

魔理沙知道對方每隔一段時間就要跑一趟無名冢,回來的時候就都帶著不少稀奇古怪的東西。有些是挺有趣的,不過大部分還是屬於垃圾之類的用途不明的玩意。

「什麼都沒有。」

森近霖之助嘆了口氣,將竹簍將口對準了她,魔理沙朝裡面瞧了眼,確實是空的。

「咦,沒有找到想要的東西嗎?」

她頓覺很是好奇了,真是少見呢,這傢伙竟然會空手而回。

「不是沒有發現我想要的,而是真真正正的,什麼東西都沒有看到。」

「啥意思?」

「那個地方,已經連一張從外面世界飄進來的廢紙都找不到了……」

森近霖之助的語氣有些沉重。如果僅僅是出現一次這種情況,他還會覺得那可能是偶然,可如果連續三次都是這樣子,就不得不引起他的jǐng覺了。

「然後呢?」

魔理沙有些不明白,只不過是找不到那種垃圾罷了,有必要搞得那麼緊張嗎?

「真是的,難道你連這都不懂嗎?作為封閉空間的幻想鄉,可是依賴外界的施捨才能夠存留下來的,一旦外面的世界沒有任何東西流傳進來,那麼等待我們的,就不僅僅是『有麻煩』那麼簡單了。」

「有那麼嚴重嗎?」

少女聳聳肩,大是不以為然。

「跟你說簡直是對牛彈琴。」

森近霖之助頓時大為泄氣,身邊這幫傢伙一個個都太缺乏危機感了。

火影忍者之最強叛忍 「你才是牛呢!笨蛋笨蛋。」

朱鷺子從廚房裡面出來,見到森近霖之助,也顯得很是高興。

「店長,你回來了嗎?」

「嗯,我回來了。」

魔理沙望著接過來的那碗面,不禁皺了皺鼻子。

「唉,是清湯麵啊!」

香霖堂還真是夠寒酸的,做碗面連蔥花都沒有。

「有得吃就不錯了,還挑三揀四的。」

森近霖之助瞪了她一眼,感到無比鬱悶,這丫頭的嘴都被星黎殿的美食養刁了。

魔理沙哼了一聲,端起碗喝了一口湯,隨即將它放了下來。

「難吃。」

這下子,連朱鷺子都覺得生氣了。

「算了,我還是回去吃叉燒面吧!」

渾然沒有察覺到另外兩人的不滿,魔理沙自顧自的說道。

「那香霖,朱鷺子,我就先回去了。」

她抓過自己的帽子和魔法掃帚,一溜煙的衝出去了。

「喂,別忘記把我剛才說的話告訴靈夢她們一聲啊!」

「知……道……了……」

聲音迅速遠去,一下子就聽不到了。

「人類和妖怪都變得越來越墮落了啊!」

森近霖之助感嘆著,大是擔憂魔理沙那傢伙會不會一回去,就把自己說的事情忘記得一乾二淨了。

看著桌子上那碗還在冒熱氣的清湯麵,他伸手就將其抱在了手上。

那傢伙不吃,自己吃算了,反正剛好覺得肚子有點餓。

「哧溜,哧溜。」

嗯,果然好難吃……

···········································

「我回來了。」

回到星黎殿,魔理沙就見到東方遙和靈夢還有上白澤慧音幾個不知道在商討著些什麼,一個個都板著臉。

「咦,你們在說什麼啊?」

她走過去,把東方遙往旁邊擠了擠,挨著對方坐了下來。

「村子裡面的龍神石像出現異常狀況了……」

靈夢把聽來的事情說了一遍,而上白澤慧音又做了些細節的補充。

「哎……原來人間之里也有情況發生啊!」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魔理沙的話讓大家都一愣,趕緊問道。

「香霖說最近都沒有找到由外面世界流落進來的物品,所以他有些擔心。」

魔理沙將森近霖之助的話複述完,神sè也逐漸變得有些凝重。

「我本來覺得他這是杞人憂天,不過聽你們這麼一說,好像也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了。」

「到底是什麼事情呢?」

「我哪知道。」

三人都是毫無頭緒,一時變得憂心忡忡起來。

「東方大人,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啊?」

上白澤慧音看見東方遙還是一副優遊淡定的樣子,絲毫都不顯得著急,心思不禁一動。

「我也不知道,不過……」

我望著自己的掌心,略微停頓了一下。

「你們可以去找最熟悉幻想鄉的人問問。」

「最熟悉幻想鄉的人?」

靈夢和魔理沙疑惑的望著對方,忽然雙眼一亮。

「紫……」

「哦,紫大人的話,的確有可能。」

上白澤慧音也點了點頭,說到對幻想鄉的了解,恐怕真的沒有人能夠跟八雲紫相比。

「好,我現在就去找紫,魔理沙,我們走。」

「好嘞!」

只要下定了決心,兩人都不是那種拖泥帶水的人,立刻就動身前往迷途之家了。

「那麼,我也該走了。」

既然有她們兩位負責這件事,上白澤慧音也感到放心了,現在就是快點回去跟稗田阿求彙報這些了。

「東方大人再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