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李偉光囂張得很,完全沒把楊漠放在心上。


「為什麼?你為什麼要這麼做?我們安家有哪點對不起你?」

安雅看著李偉光,冷冷地質問道。

「你們安家從來就沒把我當成自己人,我只不過是你們的工具罷了!現在,趙公子開價比你們高,我當然給他做事了。 罪妃指腹爲婚 安雅,你別拿這種眼神看著我,老子不吃這一套!今晚,我就送你們上路!當然,為了報答你們安家的恩情,我會讓你舒舒服服地做一回真正女人!」

李偉光說到這裡,目光往安雅的胸上掃了一眼,嘴裡爆發出無恥的笑容。

「無恥至極!狼心狗肺的東西,我父親真是瞎了眼,當初就不該收留你!」

安雅氣得雙肩顫抖,胸口此起彼伏。

「哈哈!不愧是威城第一美女,就連生氣也這麼漂亮!光哥,等會兒你玩完了,也讓我好好爽一把。」旁邊的男子笑得更加猥瑣,嘴裡露出兩排噁心的黃牙。

「你們廢話太多了,還是留著去跟孟婆說吧!」

楊漠面色冷漠,殺氣騰騰地看向了李偉光二人。

嗯?

李偉光吃過楊漠的虧,知道他身手很好,所以立刻警惕地退了一步,從兜里掏出一個冰冷的東西,頂在了楊漠的腦袋上。

槍!

這一刻,安雅懵了。

她實在沒想到,李偉光居然有這玩意!

「小子,你繼續啊!馬德,你現在給我囂張一個試試?」

李偉光咆哮著,徹底爆發了!

他現在正頂著楊漠的腦袋,感覺自己已經掌握了絕對的力量,只要他輕輕地扣動扳機,就能輕易地取走楊漠的性命。

然而,李偉光還是低估了楊漠的實力。

噗嗤!

隨著李偉光話音落下,一道沉悶的聲音驟然響起。

李偉光的身子猛然一顫,他低下頭,卻愕然地發現,自己的胸口竟然被一隻手生生貫穿。

羊入虎口:這個相公有點壞 沒錯!

貫穿,就像利刃一般!

那隻手掌修長白皙,看上去軟綿無力,而此刻則猶如一把利刃,刺開了李偉光的胸膛,從後背露了出來。

滴答!

半謀江山半謀卿 滴答!

一絲絲鮮血,順著白皙手掌滴落下來。

此時,李偉光的嘴裡發出一道凄慘的慘叫。

他想要扣動扳機,卻發現自己的力量被抽空了,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手槍從手裡跌落在地上。

「我囂張了,你能怎麼樣?」

楊漠冷冷地抽回手,不屑地說道。

「魔,魔鬼!」

李偉光瞪大眼睛,仰面倒了下去,死不瞑目。

因為他完全不敢相信的眼睛,自己在拿槍指著對方的腦袋的時候,還能被別人反殺。

死了!

李偉光就這樣死了!

在場的男子頭皮發麻,根本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可是,李偉光剛才的慘狀卻歷歷在目,令他們不能不信。

「你……你究竟是人事鬼?」

男子的神色驚恐到了極點,臉色簡直比白紙還要蒼白。

「人?鬼?」

楊漠嘴裡抹出一絲不屑的冷笑,目光中忽然閃過一絲驕傲的神色。

「我是劍帝,唯我獨尊的劍帝!」

劍帝?

男子嚇得瑟瑟發抖,不自覺地想到楊漠剛才那白皙的手指,分明就是一把利劍!

「求求你,饒了我吧?我是被人利用的!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

男子面如死灰,跪在楊漠的面前。

「告訴我,那個人是誰?」楊漠冰冷地問道。

「是……是趙公子!」

男子為了活命,根本就不敢有絲毫隱瞞,立刻和盤托出,「今天早上,趙公子給了五十萬,讓我守在這裡,只要安總的車子過來,我就開大貨車撞過去。事成以後,他還要再給我五十萬!」

「是他!那學生中毒的事想必也跟他有關吧?」安雅頓時恍然大悟。

「這我就不知道了,我只負責……負責殺你們。」

男子聲音發抖,褲子早已打死透了,跪在那裡,乞憐地望著楊漠,「我……我已經把我知道的都說了,現在是不是可以放我走了?」

走?

楊漠一愣,隨後嘴角泛起一絲玩味的笑容:「你確實該走了!」

說罷,只見一道白光閃過,男子的脖子便留下了一道淺淺的血痕,然後整個人便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安雅看到這一幕,張了張嘴,卻是什麼也沒說。

「我的事做完了,接下來就是你的事了。」楊漠轉頭對安雅道。

安雅翻了翻白眼,拿出手機打了一個電話,然後對楊漠說道:「等會兒,會有人來處理他們,只是這把槍……」

楊漠走過來撿了起來,然後隨手一捏,這把槍頓時化為烏有,隨風而逝。

「切!有槍就了不起啊?老子也有!」

安雅聽得一愣,疑惑地問道:「你有槍?那剛才怎麼不拿出來?」

「這個嘛……只對女人有效!」

「啊!」

哪怕安雅再笨,此刻也知道楊漠所說的那把槍是什麼了,不禁臉紅如霞。

很快,安家就有人過來處理後事,而楊漠與安雅則換了一輛車,繼續往醫院駛去。

到達醫院停車場,安雅下車就要往住院部駛去,卻被楊漠攔住了。

「現在醫院已經被學生家長圍得水泄不通,要是你上去,他們還不活吞你?」

「那我該怎麼辦,總不能一直呆在停車場不上去吧?」

安雅眉頭緊皺,楊漠說的她也想到了。

「既然正門進不去,那我們就走後門!你跟我來!」

楊漠眼珠子一轉,領著安雅就往醫院後院走去。

後院雖然離大樓只有一尺之隔,但兩者中間卻隔了一道兩米多高的圍牆,根本就過不去。

「太高了,過不去。」安雅搖頭道。

楊漠則嘴角一揚,不以為意地說道:「那得看誰了!」

說完,楊漠突然低下身子,攔腰抱起了安雅,然後向著身前的圍牆縱身一跳。

安雅頓時嚇得閉上了眼睛,雙手情不自禁地摟住了楊漠的脖子。 等到安雅重新睜眼,她發現自己已經在二樓了。

「好高啊!」

安雅這時再從窗戶往下看,發現那道圍牆比剛才還要高。

哪知她話剛出口,就聽楊漠喃喃自語:「再高一點就更好了。」

什麼?

安雅愣了一下,這才發現楊漠的目光不對勁,不禁往身下望去,臉蛋刷的一下便紅了起來。

此刻,安雅整個人都被楊漠抱著,下身的裙擺則有一部分向上揚起,掛在了腰間,雖然穿了打底褲,但還是感覺很羞恥。

「你看什麼,快放我下來!」安雅趕緊把裙擺按下去,然後從楊漠懷裡掙扎著站了起來。

只是,剛剛落地的時候,雙腳有些發軟,忍不住踉蹌一下,又撲進了楊漠的懷裡。

隔了一秒鐘,安雅這才徹底站穩了,但耳根子已經燙得不行,猶如一朵盛開的彩蓮。

而這時,走廊另一頭傳來一陣腳步聲。

「去院長辦公室!」

安雅變臉似的,一下子又恢復了冰山模樣,若無其事地往前走去。

踏進辦公室,楊漠就看見一個戴眼鏡的中年男子正與一個穿白大褂的年輕男子在交談。

「安總,你來了!」中年男子看見安雅進來,嚴肅的國字臉上勉強地擠出一絲笑容。

「周院長,情況怎麼樣?」

安雅向中年男子問道。

「情況很不樂觀!初步化驗結果顯示,這些小孩兒應該是食物中毒,但病毒非常特殊,目前的抗生素完全抑制不了它的毒素,我們很難對症下藥。」

周偉還沒吭聲,他身旁的年輕男子開口道。

「噢!安總,這位是醫院新任急診科科室主任,留學歸來的醫學博士鄭浩醫生。」

「鄭醫生,這位就是安氏集團的安總!」

鄭浩看到安雅,先是一愣,隨後嘴角一揚,主動地伸出手道:「安總威城第一美女的大名早已有所耳聞,沒想到真人比傳聞更漂亮,幸會,幸會!」

鄭浩不僅年少有成,還長得比較帥氣,在國外的時候就是出了名的情場高手,此時做出一副款款深情的樣子,相信肯定會給安雅留下一個好印象。

然而,安雅對鄭浩毫無興趣,直接冷聲問道:「鄭醫生,現在情況緊急,還是少說這些廢話。」

啪!

安雅的話就像一記耳光,重重地抽在鄭浩的臉上,令後者非常尷尬。

周偉見狀,連忙乾咳兩聲,替鄭浩打圓場:「安總,鄭醫生已經設計好了一套治療方案,現在就可以給你過目。」

周偉等人轉過頭,卻看見楊漠拿著那套方案在看。

「小子,你幹什麼?這種專業的醫學治療方案,你看得懂嗎?」

鄭浩頓時惱了,一把想從楊漠手裡搶過來,只可惜楊漠比他高一個腦袋,並沒有讓他得手。

楊漠的臉上露出一副嫌棄的表情,將方案扔給了鄭浩:「垃圾!」

「你說什麼?」

鄭浩瞪大眼睛,懷疑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

「你沒有聽錯,我就是說,你的方案很垃圾!」楊漠重複道。

「你!」

鄭浩更加惱羞成怒,整張臉漲得通紅。

周偉的臉色也有點不好看,但他看在安雅的面子上,還是攔住了鄭浩。

「小兄弟,請問你在國內哪家醫院高就?」周偉客氣地問道。

「我不在醫院上班!」

「那就是在國外的醫院了?國外很多醫院的名醫,我也認識。」

「你聽不懂人話嗎?我說了,我不在醫院上班!」楊漠無語道。

這下,就算周偉涵養再好,也開始動怒了。

「既然你不是醫生,那就請你出去!難道我們這些專業的醫生還不如你?」周偉陰沉著臉,聲音突然提高了幾倍。

「沒錯!你們連跟神醫提鞋都不配!」

楊漠還沒說話,只聽門外突然傳來一個怒氣沖沖的聲音。

聽到這話,周偉頓時勃然大怒,剛要發作,卻見鄭安民從外面走了進來。

頓時,周偉臉上的怒氣瞬間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說不出的恭敬。

「老師,你終於來了,這下問題就好辦了。」周偉高興地說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