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李宇此時和秦燕一起走上山坡,他本是想將金甲蠻蜥的鮮血拿出來的,可納蘭天武根本不給他們機會。


納蘭天武注意到李宇的到來,他抬了一下下巴,拓跋珪便走向李宇。

「李宇,你來幹什麼,難道你也想進入蠻神池?」拓跋珪攔在李宇面前。

秦燕正欲說話,李宇卻攔住了她:「我同是人族,為何不可參與到此次的行動之中。」

拓跋珪嗤笑一聲:「你一個煉體五層的低級武者,也妄想進入蠻神池中,實在是太天真了。」

「你看看上面的眾多天才,哪個不是在十六歲就超越同齡人,有著煉體六層甚至七層的修為。」

「你與他們相比差之甚遠,自然是不可能進入蠻神池的。」

蠻神池每次開啟,進入的人數是有限制的,每次大概只有十二個名額,所以蠻族在開啟蠻神池之後,只有最為頂尖的十二人進入蠻神池。

在山坡上的人族天才,數量超過了三十人,他們不可能全都進去,各個勢力差不多都已確定了名額,自然是輪不到李宇。

拓跋珪可能是為了打擊李宇,他傲然說道:「我承蒙納蘭少爺抬舉,等他的人送來異獸之血,我就可獲得一個名額,跟著他一起進入蠻神池!」

「這是你羨慕不來的,你還是乖乖在外面守著吧。哈哈!」

納蘭天武主導擊殺了一隻莽荒異獸,他便可以擁有四個名額,可他交好的勢力較多,已經瓜分了四個名額。

不過納蘭天武的手下已經趕去擊殺另外一隻莽荒異獸,若是他們帶著異獸之血回來,他就能擁有更多的分配名額,就可以賞給拓跋珪一個名額。

納蘭天武此時也走了下來,他居高臨下的看著李宇:「這不是李家的天才么,你怎麼這麼晚才趕來蠻神池附近,是被周圍的蠻獸嚇到了么。」

秦素雅看出了納蘭天武對李宇的敵意,她出言緩解:「納蘭公子,李兄畢竟境界還低,能和秦燕一起闖到這裡已經很難了。」

「納蘭公子,你等下不是還有兩個名額么,能不能分配給李兄一個,算是我承納蘭兄一個人情。」

見到秦素雅為李宇出頭,納蘭天武的心裡更加不爽,他搖頭道:「李兄雖然來到了這裡,可他沒有參與擊殺莽荒異獸,給個名額給他不合適吧。」

秦素雅還欲再說,納蘭天武便指著遠方說道:「我的人回來了,他們辛辛苦苦去斬殺莽荒異獸,自然不能讓他們吃虧,我的名額是留給他們的。」

納蘭天武的話把秦素雅堵死,她嘆息一聲,只能無奈的看向李宇,卻發現李宇毫不在意,而是饒有興趣的看著納蘭天武。

等到納蘭天武的下屬過來,眾人才發現他們渾身是血,表情更是灰敗無比,眾人心中一沉。

一名煉體九層的武者低頭半跪在納蘭天武面前:「少爺,是我等無能,沒能斬殺那隻飛天靈鼠,損失了三個兄弟,卻讓它跑了。」

納蘭天武臉皮一陣跳動,他雖然氣惱無比,可不好在眾人面前發火,他只好扶起對方:「不是你們的錯,那飛天靈鼠可飛天遁地,很難捕殺,是我考慮不周。」

拓跋珪也是表情難看,他還準備在李宇面前炫耀一番,讓他看著自己進入蠻神池呢,沒想到納蘭天武居然沒能獵殺莽荒異獸,這下大家都沒法進入蠻神池了。

「納蘭公子,現在我們還缺一份異獸之血,可留給我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有武者提醒道。

納蘭天武只好安撫眾人:「那我們就聚集起來,大家一齊出手,相信很快就能斬殺一隻莽荒異獸,到時候自然可進入蠻神池。」

之前蠻族武者便是合力一齊擊殺了三隻莽荒異獸,納蘭天武為了獲得更多的名額,便沒有提這個方案。

現在情況有變,他只好如此提議。

「不用了,我手裡有異獸之血,加起來正好能湊齊三份異獸之血。」

一個聲音不咸不淡的響起,讓眾人一喜,可納蘭天武看過去,卻發現是李宇。

在他懷疑的眼神中,李宇從懷裡拿出一份血囊,裡面存儲的正是異獸之血! 秦素雅眼睛一亮,她接過李宇的血囊,打開看了一眼便斷定道:「確實是異獸之血。」

「看這血液的成色,裡面有一絲絲金光,難道是金甲蠻蜥的血液?」

李宇點頭道:「正是金甲蠻蜥,它也是莽荒異獸中的一種,應當滿足條件吧。」

秦素雅笑道:「那是自然,金甲蠻蜥是莽荒異獸中最為皮糙肉厚的,李宇你居然能擊殺金甲蠻蜥,真是讓我吃驚。」

納蘭天武冷哼一聲:「誰知道他從哪裡撿來的異獸之血。」

李宇淡然一笑:「這異獸之血從哪裡來的並不需要納蘭公子你操心,現在我有了這份異獸之血,就可以有四個名額吧。」

李宇的話讓納蘭天武臉色更為難看,可他想進入蠻神池的話,就只能藉助李宇的力量。

最終還是蠻神池的誘惑更甚,納蘭天武點頭道:「一份異獸之血可擁有四個名額,你能拿出異獸之血,自然可帶人進去。」

李宇指著秦燕道:「我要帶秦燕進蠻神池,還有哪位天才願意跟我一起進去的?」

眾人紛紛燃起希望,連忙有人開口道:「我出三萬兩白銀,請李兄帶我進去。」

「才三萬兩白銀?這個價格也太寒磣了,我出四萬兩白銀!」

「我也想進去,我出三萬兩白銀加上五枚二品靈血丹!」

李宇只是一句話,便有很多人開始當場競價,這個場景是連李宇都沒想到的。

蠻神池是一次脫胎換骨的機會,對於煉體境的武者來說意義非常重大。

這裡的天才武者自然是想百尺竿頭更進一步,打好基礎之後,突破到氣感境,以後前途更為遠大。

其他的靈藥和銀兩都可以再弄,可蠻神池煉體的機會就這一次,他們自然是爭得十分激烈。

最終李宇選了兩名出價最高的天才武者,從他們手裡拿到了近十萬兩白銀和不少的靈藥,其中包括了一株百年靈藥!

談好人選之後,眾人開始向蠻神池的方向進行衝擊。

其他人雖無法進入蠻神池,可以異獸之血激活蠻神池后,異獸之血會得到凈化,成為可服用的靈藥,這便是納蘭天武許諾給其他人的好處。

雖與蠻神池無法相比,可也是難得的珍品了,足以讓人族眾天才冒風險參戰。

「殺!」蠻族武者與人族武者的大戰直接爆發,瞬間就有數人被轟倒在地。

李宇也被兩名蠻族武者截殺,他毫不留情的出手,兩拳便把蠻族武者擊殺。

而納蘭天武確實天賦驚人,他沖在最前方,手持一柄靈武寶具的寶劍,三劍便把一名煉體九層的蠻族武者斬殺。

人族這邊是人傑齊聚,而蠻族留下來防守的只是一些普通武者,蠻族雖佔據人數優勢,卻擋不住人族天才的衝擊。

「殺進去!」納蘭天武被兩名煉體九層的武者圍攻,他卻仍有餘力呼喚眾人衝擊防線。

「流火飛星!」納蘭天武手中的寶劍化為一顆流星,直接擊穿了蠻族武者的胸膛,他大展神威,又將另外一名蠻族武者斬殺。

納蘭天武的戰績鼓舞了所有人族天才,他們紛紛爆發出壓箱底的絕技,硬生生在防線中撕開了一道口子。

納蘭天武帶頭衝進蠻神池所在的洞窟之中,進去沒多遠,眾人便看到了一座高大挺拔的蠻神雕像。

這座雕像所雕刻的是一位上身赤裸、身材健碩的高大男人,即使是一座雕像,也有著凜然不可侵犯之威,讓人族眾多天才紛紛變色。

蠻神雕像之後有濃濃的迷霧,還有一層光幕擋住眾人,使他們無法靠近迷霧中的蠻神池。

「不用看了,趕緊把異獸之血滴在蠻神雕像上,開啟蠻神池!」

納蘭天武率先將自己那份異獸之血滴落上去,秦素雅也貢獻了自己的異獸之血。

在眾人的注視下,李宇也拿出血囊,將異獸之血滴落下去,蠻神雕像陡然一震,居然睜開了雙眸!

蠻神雕像的威壓更甚,有不少人更是忍不住跪了下來,蠻神雕像身後傳來滾滾的液體翻騰聲,迷霧被掃蕩開,一個血紅色的池子在其身後顯現。

滴上異獸之血后,籠罩著蠻神池的光幕也短暫消失,這是進入蠻神池的短暫時機。

「蠻族天才已進入蠻神池內,我們趕緊進去,爭取早點完成煉體。」

納蘭天武步入蠻神池內,其他人紛紛效仿,李宇朝秦素雅點點頭,他也走入蠻神池中。

當十二人進入蠻神池后,蠻神雕像上的光芒暗淡下來,蠻神池也隨之消失在眾人眼中,再想進去也不可能了。

蠻神池的液體是血紅色的,猶如血液一般,李宇一走進蠻神池,他就感覺到驚人的壓力,邁入蠻神池的小腿部分像是要碎裂一般。

李宇低頭去看,他的小腿皮膚正在逐漸瓦解,可以看到皮膚下的肌肉。

身軀上的肌肉也在漸漸脫落,不過在神秘力量下,李宇體內的血液並未噴涌而出,而是仍然在經脈內流動。

隨著時間流動,那些脫落的皮膚和肌肉又重新長了出來,變得比之前更為結實、緊密,更具力量!

蠻神池是神液被稀釋無數倍之後形成的池子,其組成神秘無比,會先分解武者的身軀,再將其重新組合恢復,在此期間,武者將承受非人的痛苦。

不僅浸入蠻神池的軀體會被池水洗禮,連水面上的軀體也會逐漸蔓延,李宇的大腿上就漸漸有重壓傳來。

李宇試著朝前邁進一步,他踏入了更深的水域,池水漫過了他的膝蓋。

這種痛苦簡直就如同在被千刀萬剮一般,普通的武者恐怕會精神承受不住而不敢冒進。

可李宇之前一直在參悟地獄無相經,歷經十幾次地獄酷刑折磨,地獄無相經會放大所承受的痛苦,李宇對疼痛的忍耐力遠超常人。

李宇強忍疼痛,不斷朝前邁進,他很快就走入半人高的水域,下半身都沉入蠻神池內。

納蘭天武也在忍耐那非人的疼痛,他作為納蘭家的少爺,平時養尊處優,真未承受如此痛苦。

剛剛進入蠻神池,他便差點痛哼出聲,若不是礙於面子,他早已痛苦呻吟了。

在走了兩步之後,他便不敢再深入,那痛苦簡直不是人類可承受的,納蘭天武心中甚至對蠻神池產生了些微的恐懼感。

「這樣的痛苦,想必其他人也無法忍受,我的底子最好,肯定是我走的最深!」納蘭天武看到其他人都落後於他,心中便升起一股傲然。

可一個身影卻步伐穩定的走向蠻神池深處,很快就超過了他,更讓納蘭天武無法接受的是超越他的正是境界最低的李宇。

落在李宇身後,納蘭天武心中非常不甘,他馬上踏出一步,可池水漫過膝蓋后,他便渾身一抖,差點倒進池水之中。

「這不可能!李宇這個小癟三怎麼會比我還強!」納蘭天武簡直想出手將李宇當場轟殺。

可在蠻神池內,武者全身的力氣都被抽走,邁出一步都需要忍受極大痛苦,更別說動手了,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李宇把他遠遠甩開,步入蠻神池的更深處。

蠻神池上霧氣朦朧,隔著數米遠便看不清情況了,李宇走入深處,便看到了兩名蠻族天才正站在池水中,他們默默的忍受著蠻神池的煉體之痛。

蠻族天才進入蠻神池的時間更長,他們漸漸適應后,便可更為深入,這兩名蠻族天才走入齊腰深的深度便已是他們的極限。

武道一途,天賦、運氣和意志都極為重要,蠻神池的煉體過程極為痛苦,最主要的還是考驗武者的意志力。

意志越堅定,在蠻神池中走的就越遠,煉體的效果也就越好。

要攀登武道巔峰,遇到的艱難險阻不知凡幾,若是不能勇敢堅定一往無前,又怎能劈荊斬棘勇猛精進呢。

蠻神池的布置也極有深意,便是要鍛煉武者的武道意志,寶劍鋒從磨礪出!

李宇在齊腰深的池水中待了一會,便繼續向前走,又超越了三名蠻族天才后,他的手臂可插入池水內了。

李宇練有金剛聖手,可在蠻神池的池水中,他的手掌也在快速分解,骨肉分離,可很快又開始重組,看得人觸目驚心。

「金剛神力手的刻圖中記錄了一條經脈和十二個穴位,一般要將神力掌修鍊到大成,才可激活這些經脈和穴位。」

「現在蠻神池可分解、重組軀體,或許正是修鍊刺激這些手部穴位的好時機。」

金剛聖手主要是貫通手臂的幾條隱秘經脈,使雙手化為堪比聖器的存在。

若是激活金剛神力手上標註的十二個穴位后,李宇就可貫通金剛神力手所代表的少陽經,從此以後神力無窮,可力拔山嶽。

一般只有在晉陞氣感境,可隨意調動真氣后,武者才能運使真氣去激活穴位,反哺身軀。

可現在在蠻神池中,身軀不斷經歷分解重組,只要掌握方法,便可在煉體境就激活穴位!

神力掌!

李宇舉起手掌橫推而出,激活穴位的正確方法,正是不斷練習這一武技!

蠻神池內對武者的身軀有極大的重壓,李宇想要推出一掌都極為艱難,像是有千斤重擔壓在肩頭,還未成型,就已動作變形。

李宇歪了一下,差點摔倒在蠻神池內,他咬了咬牙,重新站穩,再次拍出一掌,這一掌便有點神力掌的雛形了。

在不斷的嘗試下,李宇的神力掌可勉強成型,只是他現在處於齊腰深的池水中,池水還未洗滌他的手臂,預想中的效果還未達到。

他看向蠻神池的更深處,毅然決然的走入更深的池水中。

ps:沖榜啦,大家快把推薦票交給老吳。 雷猛疑惑的轉頭看向身後:「金鷹,你有沒有聽到身後有奇怪的聲響?」

與雷猛並排而立的金鷹說道:「我確實隱隱間聽到後面有池水拍擊的聲音,可就算有人正在往深處走,也不該有如此大的響動啊。」

雷猛和金鷹分別是雷氏一族和金氏一族的最強天才,兩人都是煉體九層的高手,又從小與蠻獸搏殺,意志極為堅定。

他們兩人進入蠻神池之後,一路衝到齊胸的深度才停下來,兩人此時正在適應這個深度的水位,隨時準備衝擊更深的水位。

雷猛表情凝重:「人族也進入了莽荒秘境,或許是他們集齊了三種異獸之血,也開啟了蠻神池。」

「這回人族來的天才不少,光憑我們三大氏族,恐怕難以擋住他們的衝擊。」

金鷹不屑一笑:「就算是人族天才真的進入蠻神池,他們也不可能有人這麼快趕過來。」

「人族平時養尊處優,缺少歷練和磨鍊,怎麼能與我等蠻族相比。」

「我們每日刀口舔血,與蠻獸搏殺,身上的傷疤超出人族的想象,他們恐怕在齊腰深的池水就不敢深入了。」

雷猛點頭道:「有道理,那可能是炎焱的那個天才弟弟趕過來了。」

「他們兩兄弟不知走了什麼狗屎運,居然沐浴了龍血,炎焱就是憑藉蠻神池激活了龍血,才能沖入蠻神池的更深處。」

「若是他弟弟也一樣如此有天賦,還真的有可能追上我們。」

金鷹冷哼一聲:「炎焱那小子居然妄想進入蠻神池底,參悟蠻神石碑,簡直是太自以為是了。」

雷猛淡然說道:「誰讓他能沐浴龍血呢,他的體質已遠遠超過我們,就算他最終沒能獲得蠻神石碑,以後莽荒山脈恐怕也是炎氏一族說了算。」

正在雷猛和金鷹交談之時,一道身影步伐堅定的超過他們,那人不僅在向前移動,還在不停出掌,拍得池水飛濺起來,讓雷猛兩人猝不及防的被濺了一身。

「炎氏小子,我們可都是你的兄長,就算你天賦異稟,也該注意一下,不要太囂張!」金鷹怒斥道。

可雷猛卻拉住了他:「不對,剛才那人不是蠻族的成員,那是一個人族的小子!」

金鷹看著遠去的李宇,他瞪大雙眼:「怎麼可能,他……」

此時李宇已踏出關鍵的一步,脖子以下全部浸入蠻神池中,雙臂完全被池水淹沒。

神力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