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李宣古突然明白了什麼,旋即也縱身追了上去。


兩個小時,前方已經看到了目的地,平原上布滿無數大大小小的泉水,泉水是熱的,散發著蒸騰的水汽,水汽連成一片,凝成了方圓達到數百里的霧區,濃霧經久不散。這裡的溫度明顯要比外面溫暖,尤其是在大型的泉水附近,長滿了各色的花朵,所以才起名叫溫苑。

那銀色巨虎輕車熟路,飛了片刻,便徑自向一座山谷掠去,變異銀蝗緊跟在後方,它的速度太快,而霧氣又非常濃厚,降落的過程中不斷和周圍的山體、岩石和樹木發生刮撞,不過它皮粗甲厚,根本就不在乎。

那銀色巨虎發出低低的咆哮聲,在它前方,有一座二十餘米高的石像,石像雕刻的是一個看不清面目的武士,手中持著一柄重劍。

那武士平座在一塊巨石上,巨石中有一個黑漆漆的洞口,洞口居然還有兩扇大鐵門,武士踩在地面上的雙腿就是門柱,橫在膝上的長劍則成了門梁。

蘇唐有些無語,要進入洞口,就必須從石像的胯下走過去,雕琢石像那傢伙,一定是一個充滿了惡趣味的人。

那銀色巨虎第一個走了進去,蘇唐跟在後面,紀雲山搶上幾步,在蘇唐身邊輕聲道:「溫苑算得上是這裡最危險的歷練之地了。」

「哦?」

「這裡的霧氣太濃厚了,看不清東西,連聲音的傳播也受到了影響,只能依靠感應。」紀雲山道:「所以總會出現各種各樣的意外,如果不是對自己有足夠信心的人,都不大願意跑到這裡來。」

「自信這東西有時候也不管用。」李宣古在後面接道:「連甘飛被人稱為天縱奇才,最後怎麼樣?一樣變成了廢人。」說到這裡,李宣古突然想起來,連甘飛就是為前面那隻銀色巨虎所傷,他的臉色變了變。

「就算我等聖境級大修到這裡來,也得加些小心,一個不留神,也有可能栽跟頭。」紀雲山道。

「你們這裡有沒有絕地?」蘇唐道。

「絕地?什麼是絕地?」紀雲山不解的問道。

「就是上古大修遺留下的修行之地。」蘇唐道。

「上古大修?」紀雲山呆了一下,苦笑道:「蘇公子,如果您想讓我講一講古時候的傳奇故事,我能說出不少來,這裡也出現過叱吒風雲、橫行天下的大修行者,但您所說的上古大修……應該不是他們吧?」

「不是。」蘇唐搖了搖頭:「我說的上古大修,都是能走到星空之外的人。」

「可……什麼是星空?」紀雲山又問道。

蘇唐停下了腳步,看了看紀雲山,他突然回想起來,外面的天色始終是灰濛濛的,表面上很明亮,那只是因為積雪反光的緣故,來到這裡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但天空始終沒有出現過明顯的變化。

一個聖境級的修行者,居然連星空都沒有見過么?在這一瞬間,蘇唐眼中閃過一縷憐憫。

紀雲山立即準確的捕抓到了蘇唐的表情變化,他只感覺心中陡然刺痛了一下,旋即握緊雙拳。

當然,他不是因為蘇唐,而是因為自己的無知,如果在外面,星空應該代表著一種耳熟能詳的東西,否則蘇唐不應該如此吃驚。

一定要走出去!哪怕出去之後馬上就要慘遭橫死,但只要親自看上一眼,他死而無憾。

「這裡有古怪?地宮我也來過多次了,怎麼以前一直沒發現?」李宣古喃喃的說道。

「跟著那隻老虎走,自然能見分曉。」紀雲山道。

地宮內的布局很複雜,到處都是不知通往何方的甬道,那隻銀色巨虎卻是走得不慌不忙,走了半個多小時,七繞八繞,來到了一座偏殿中。

「那孽畜倒是聰明,它能記得路?」蘇唐心中有些嘀咕,他是靠著思維殿堂能力,把通過的每一個路口的影像都封存起來,然後在思維殿堂里畫出了一張地圖,才算勉強記得住,那隻銀色巨虎又是怎麼做到的?

這個時候,銀色巨虎已走到牆邊,那裡擺放著一個和真人差不多大小的裸女銅像,銀色巨虎坐在銅像前,轉頭看向蘇唐。

「媽媽,它要鑰匙。」小不點叫道。

蘇唐拿出鑰匙,扔給了那隻銀色巨虎,那銀色巨虎居然探出爪子,把鑰匙抓了起來,隨後很吃力的把鑰匙插入到銅像的肚臍眼中。

吱嘎噶……銅像慢慢轉動起來,轉了半圈之後,開始向地下沉去。

牆邊有兩塊石板在緩緩移動,讓出了一個尺許深的淺坑,坑底還有石板,隨後也跟著打開。

原來裡面的巷道全部用一種特殊材質的石板堵死了,機關啟動之後,石板會一塊塊的移開,巷道也在一尺一尺的向內深入。

偏殿中回蕩著石板移動的摩擦聲,蘇唐突然皺起眉:「這些石板應該攔不住你吧?為什麼一定要找到鑰匙?」那銀色巨虎已經達到聖境了,這些石板雖然看起來很堅硬,但很難真的困住那銀色巨虎,一天破壞個幾十塊,用不了多久,它就能靠自己的力量打通甬道。

小不點抬頭道:「媽媽,它說裡面有一種非常可怕的腐氣,甚至能把金鐵融化,如果拿不到鑰匙,是沒辦法闖進去的。」

「它還說,那鑰匙能啟動鎮魂獸,有了鎮魂獸,它才能安心在裡面修行,否則會有大麻煩。」

「那裡面到底有什麼?」蘇唐又道。

那銀色巨虎一點不敢隱瞞,把自己所知道的全部告訴了小不點。

事實上,那銀色巨虎是非常識相的,它跟著賀蘭飛瓊許多年,一直不敢有所舉動,等賀蘭飛瓊進入神落山之後,以為自己總算等到了機會,陡然對賀蘭飛瓊發起攻擊,結果反被賀蘭飛瓊打得遍體鱗傷。

那銀色巨虎心有不甘,表面上服軟了,其實是在隱忍等待機會,等到他再次探出獠牙時,又挨了一頓痛揍。

當時賀蘭飛瓊很鄭重的和它『談心』,告訴它凡事只可再一再二,不能再三再四,然後它真的乖了,後來那些天里,不管賀蘭飛瓊陷入多麼危險的局面,它再沒動過背叛的念頭。

晉陞聖境,它自覺實力大增,可以為所欲為了,所以在看到蘇唐后,敢於搶先發起進攻,最後又遭慘敗,它立即斷了爭雄稱霸的念頭,一個是因為它知道蘇唐和賀蘭飛瓊不同,絕對不會給它第二次機會,另一個也是因為了解蘇唐。

誅奇之戰後,薛九趕回蓬山,把事情的經過原原本本告訴了賀蘭飛瓊,賀蘭飛瓊萬沒想到,自己當初一時心軟,竟然讓修行界多出了這樣一位前途無量的大修行者。

加上賀蘭遠征的緣故,賀蘭飛瓊對蘇唐極感興趣,多方了解之後,她從天賦、進境和運道等等方面做出綜合分析,斷定蘇唐擁有不可限量的未來,千奇峰不需多久,便能成為不遜於三大天門的大宗派。

蘇唐的天賦和進境太可怕了,甚至超過了她賀蘭飛瓊,她從小便開始修行,而蘇唐到了十七歲時依舊是個廢物,不到短短四年,便能擁有如此造詣,令人無法想象。

運道更不用說,千奇峰的發展是爆炸式的,連賀蘭遠征也甘為蘇唐所用,這種運道無法阻擋。

那銀色巨虎把賀蘭飛瓊的評價一一聽到耳中、記在心裡,既然賀蘭飛瓊都說蘇唐不遜於自己,那麼肯定是同樣厲害的,它嘗試過了,見勢不妙,便立即認輸,當然,也是因為賀蘭飛瓊給它留下了不可磨滅的陰影。 小不點的臉色明顯發生了變化,隨後飛到蘇唐耳邊,壓低聲音說道:「媽媽,它說裡面有不少妖元呢!」

「妖元是什麼?」蘇唐反問道。

「媽媽,你應該知道的呀!」小不點奇道。

「我應該知道?」蘇唐愈發糊塗了。

「是啊是啊。」小不點連連點頭:「媽媽你身體里就有妖元呀!」

「我身體里……」蘇唐突然想起了在大光明湖中從那大妖初蕾手中搶下的金色圓珠。

這時,從地下穿出的劇烈摩擦聲終於停歇了,那隻銀色巨虎躍躍欲試,看起來很想跳進去,但蘇唐還沒有發話,它不敢妄動,只得轉頭用焦急的目光看著蘇唐。

「進去吧。」蘇唐道。

那隻銀色巨虎立即跳入洞中,沿著甬道向內衝去,蘇唐隨後走進地洞,變異銀蝗也爬了進來,不過這甬道對它來說有些窄小了,勉強能鑽了過去。

片刻間,那隻銀色巨虎撞開了甬道盡頭的門,跳了進去,蘇唐邁步跨過窄門,前方是一間佔地極廣的暗室,剛才那具銅像,就站在門邊,它身上蒙上了一層光影,詭異的是,它的雙瞳似乎正在緩緩轉動,就像突然之間擁有了生命一般。

「這是什麼?」蘇唐詫異的打量著那具銅像。

「媽媽,它說這就是鎮魂獸,可以把妖元鎮住,不讓妖元的力量外泄出去。」小不點說道。

「它也是第一次進來吧?怎麼會知道這麼多?」蘇唐突然意識到了一個問題。

「它說是那個傢伙告訴它的。」小不點說道,隨後向另一邊一指。

蘇唐順著小不點所指的方向看去,看到了一個倒伏的人影,那人影很古怪,四肢形體是人,也穿著人的衣服,但頸后露出粗壯的茸毛,更離奇的是耳朵,居然長在頭頂。

「那是人?還是妖?」蘇唐道。

「它說是妖。」小不點道。

「說起這個……我一直有些不明白。」蘇唐輕聲道:「上一次小賀告訴我,妖族勘破聖境后,會有一次化形的機會,它們為什麼偏偏要化成人形?」

「因為修行者最強大呀,人數也最多,化成人形,會很方便的。」小不點道。

「怎麼可能?」蘇唐更加詫異了:「有不少妖族,生下來就擁有大祖、大尊級的力量,甚至能達到聖境,為什麼是修行者最強大?」

「媽媽,你怎麼什麼都不懂呀?」小不點道:「修行者會記錄、積攢各種靈訣,會煉製丹藥,會鍛造靈器,而妖族只能靠血脈傳承,族類里死了一個就少一個,修行者卻可以到處收徒弟呢,爭到最後,妖族肯定是爭不過修行者的。」

被這麼個小東西嘲諷,蘇唐一時無語,隨後奇道:「你又是怎麼知道這些的?」

「書里的那個娘們告訴我的呀。」小不點道:「媽媽,不是你讓我去套她的話嗎?我經常去找她聊天的。」

「娘們?」蘇唐皺起眉:「這個詞又是誰告訴你的?」

「是阿巧啦。」小不點毫不猶豫的出現了變異銀蝗。

蘇唐轉頭,看向變異銀蝗,變異銀蝗顯得有些驚慌,一邊擺動著觸角,一邊裝作若無其事的把腦袋扭來扭去,似乎在觀察周圍的動靜。

「它會說話了?什麼時候會說的?」蘇唐心中感到異常驚訝。

「早就會說了啊。」小不點道:「媽媽,它最啰嗦了,說個沒完沒了,讓人家很是心煩呢,總是想揍它!」

「呵……」蘇唐乾笑一聲,隨後轉了過來。

他現在沒時間和研究變異銀蝗,小不點剛才雖然說得很含糊,但他明白了,修行者的強大,並不是因為數量多,而是因為人類天生便知道積累資源和知識,一代人或許改變不了什麼,可通過幾代人或者十幾代人的努力,積累下的存量是難以想象的。

單單是魔蠱宗,就能攢出一個藏劍閣,而且類似的地方並不止一處,那麼蓬山等三大天門,積累下的存量肯定更為浩瀚。

妖族依然靠著血脈傳承,父傳子、子傳孫,一代又一代,稍微出現危機,傳承便有可能斷絕。

「這麼說,是你殺了它?」蘇唐看向那銀色巨虎:「你倒是夠狠的,它把你帶到這裡來,分給你偌大的好處,你居然翻臉無情,對它下了毒手?」

「媽媽,它說與它無關的。」小不點道:「是那隻五色鳥偷走了鑰匙,鎮魂獸歸位,它見勢不妙,及時逃了出去,而那個傢伙就被困在這裡了。」

「妖元在哪裡?我怎麼看不到?」蘇唐又道。

那隻銀色巨虎突然張開嘴,沖著銅像噴吐出一道聲波,聲波正撞擊在銅像上,把剛剛走進來的紀雲山和李宣古嚇了一跳。

嗵……銅像發出嗡嗡的響聲,一道無形的波動從銅像上散發出來,瞬間掠過整間暗室。

在暗室的邊緣,出現了一條條若有若無的影子,影子和銅像差不多,周圍蒙著一層光暈,而在影子內部,有一具人類的骨架,骨架當中,有一顆金色的光球,正在不停的飄來盪去。

「這就是妖元?」蘇唐緩緩說道:「那些人的骨頭又是怎麼回事?」

「它說不是人的骨頭,而是化形后的妖皇留下的骸骨。」小不點道。

「原來是這樣……」蘇唐眯起眼睛,一共有十四條影子,也就是說,這裡有十四顆妖元,雖然感受到的波動都不及大妖初蕾的那顆金色圓球,但勝在數量眾多。

「你到一邊去!」小不點突然對著那銀色巨虎叫道。

那銀色巨虎一愣,它有些不明所以,但不敢違背小不點的話,起身乖乖走到了一邊。

「媽媽,媽媽,我感覺它好像是在騙我們哦!」小不點鬼鬼祟祟的對小不點說道。

蘇唐心中很驚訝,倒不是為那隻銀色巨虎,而是為小不點,小東西居然能說出這種話?

蘇唐瞟了那銀色巨虎一眼:「你知道什麼了?」

「它以為我們沒辦法用掉那些妖元呢,嘻嘻……大傻瓜,要不然它才不會把秘密告訴我們。」小不點的聲音愈發低沉了:「修行者是沒辦法汲取妖元中的靈力的,最多是煉製成丹藥,不過這些妖元離開禁制就會自己消散,我們帶不走。」

「阿巧能不能汲取妖元里的靈力?」蘇唐問道。

「阿巧當然能了。」小不點道:「不過它肚子小,最多吃上一、兩顆。」

「它的肚子還小?」

「媽媽,我說的不是它這個肚子啦!」小不點叫道:「妖元的力量很厲害,而且有危險,書里那個人說,如果阿巧沒辦法把妖元完全化解掉,自己反倒會受傷,甚至可能要死掉呢。」

「也就是說……這麼多妖元只能便宜那個老虎了?」蘇唐道:「它願意帶著我們來,也就是打著這個主意吧?」

「媽媽,你可以的啊!」小不點說道。

「我?」蘇唐道:「你不是說修行者沒辦法直接汲取妖元的靈力么?」

「書里那個人說你是萬妖之祖呢。」小不點道:「媽媽,我們把所有的妖元都用掉,一顆都不給它留,嘻嘻嘻……讓它想騙我們!」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