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李樂的語氣當中滿是不屑。


可李樂的手下這時卻反應過來了,他們雖然沒有聽說過王博,可是他們卻知道光明集團。

“光明,我記得有一個叫宋乾什麼的,聽說還挺厲害的……”

大家雖然不知道光明集團具體是做什麼的,但是大家都知道在光明集團有一個人叫宋乾。

提到宋乾的時候,大家的記憶也就全都喚醒了。

李樂看着他們現在這樣,李樂就冷笑起來了,自己還真的以爲他們不知道宋乾是誰。

看現在這樣的一個情況,李樂就知道自己剛剛的那個想法完全就是多餘的,宋乾的名氣雖說不是人人皆知,但是一般在道上混的人都略知一二。

李樂看到了王偉的這個笑容,李樂就感覺大事不妙。

“你在這個地方笑什麼?難道你是要告訴我這件事情和宋乾有關係嗎?”

“不然呢,你認爲呢?”

李樂聽了這個話,李樂的臉色一下就變得蒼白起來了,他的後背已經冒出了冷汗。

周邊的人現在也就更加的害怕了。

他們就算再沒眼力見,他們也知道宋乾這個人代表着什麼。

宋乾這幾年的發展他們都是有目共睹的,宋乾有多狠,宋乾的手段他們也是見識到的,一時之間這一羣人就慌亂起來了。

還有人的腳已經悄悄的往外移了,他們現在只有一個想法,這件事情最好和自己沒有任何的關係。

“那你們現在這個慫樣,如果這件事情真的就是和宋乾有關係的話,他會交給一個保安來做嗎?”

李樂說的這話更像是在安慰自己。

王偉聽了這個話,王偉現在也就放聲大笑起來了,他只能說這羣人真的就是傻的天真。

“我現在還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你們認爲王博他有那麼大的能力敢做這件事情嗎?”

王偉這個話一說出來,大家的心都涼了半截。

大家也就明白了,這是怎樣一回事。

這個世界上從來都不缺有錢人,可人們的目光卻往往侷限於他們所知道的那幾個人。

人們卻忽略掉了,在他們所不知道的那部分人裏面,才隱藏着真正的大佬。

李樂天就是這樣的一個人,他的公司從來不屑於上市,也沒有人知道他的財務狀況,除了他所涉及的那幾個圈子裏面。

外界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存在,他到底有多少錢大家也是不清楚的。

就只是他旗下的一個食材市場,每年就可以給他帶來將近八個億的財富。

他手下還有着許多大家看着不起眼,實際上盈利超級高的企業。

李樂天在辦公室裏面把玩着自己才收來的一個新的玉佩,此時他的祕書走過來了。

“王總,有一個叫李樂的人想要見你。”

“李樂,他來幹什麼?”

李樂天眉頭一皺,他就在想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李樂是他手底下最大的一個租客,也是給他辦事辦得最多的一個人。

就算他被查了,自己也是一直給他留着位置的,自己就等着他出來爲自己辦事。

沒過多久,他就看着李樂臉色蒼白的走了進來。

“李樂過來了,你看看我新收的這個翡翠玉佩如何”

李樂天看到李樂進來了,第一時間就是讓他看一下自己新收的玉佩。

他對這些東西並沒有什麼好的印象,只不過是爲了方便送禮而已,才接觸到這些東西。

李樂看了一眼李樂天手上的東西,李樂他這時沒有任何的心情去欣賞,李樂他這時只想要李樂天救自己一命。

“李總,不管怎麼樣,你這次可真的不能見死不救,你要是不救我的話,我估計就真的沒命了。”

李樂天看着李樂這個樣子,李樂天就在想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情了,以前不管發生多大的事情,李樂他都是會第一時間解決的,自己還從未看到過他這個樣子。

他想到這裏後,他並沒有第一時間答應李樂,而是趕快讓他起來:“有什麼事情你先說給我聽聽,要是能幫的話我肯定幫。”

李樂知道李樂天現在是怎樣的一個意思,李樂就一直在地上跪着,李樂天看到李樂這樣,李樂天就知道這次的事情非同小可。

“你先起來,有什麼事情好好說!” 李樂從地上爬起來後,他的身體還在不自覺的抖動,李樂華看到這樣的一個情況,他就在想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會讓他如此的害怕。

之前李樂遇到的大事情也不是沒有什麼大風大浪,他沒有見過,今天這樣自己還真的就是挺意外的。

“王總,之前我的食品批發市場不就是被人搞了一次嗎? 一夜成婚:宮少有個小可憐 我就想去看一看到底是誰搞的這個事情,可誰知我這一查居然查到了王博的身上,而他恰恰是光明安保的總負責人。”

“王博,他是什麼來頭?”李樂華他這時就有一點搞不明白了。

“他是光明集團宋乾手底下的負責人。”李樂在說說話的時候,他的聲音都是顫抖的。

“光明集團就是前不久吃雞搞得很火爆的那個。”李樂華聽到這個地方了之後,李樂華他這時也是心頭一緊。

“沒錯,這件事情就是他手底下的一個人做的,但具體和他有沒有關係我不知道。”

李樂華聽了這個話後,李樂華就在想,宋乾怎麼可能會插手這些事情。

“你和宋乾是有什麼過節嗎?還是怎樣一回事?”

李樂聽了李樂華的話他就急忙的搖頭,自己和宋乾連面都沒有見過,怎麼可能會得罪他,再說了這件事情也不是他乾的,而是他手底下的安保部負責人來做的。

“這個樣子的話,爲什麼他會特意的來搞你?”

李樂華現在也有一點疑惑了。

“這個事情我也不清楚我能做什麼呢,我就想做一點小買賣,養家餬口。”

李樂現在越說越委屈了,李樂根本就想不明白自己在哪個地方得罪了王博。

他完全沒有考慮到自己做的這件事情,已經違背了道德,完全觸犯到了宋乾的底線。

“這件事情,你先等我調查一下再說……”

李樂華現在也就打聽起來,王博到底是怎樣的一號人物了。

李樂看到李樂華去自己去打聽這件事情了之後,李樂懸着的那顆心也算是放了下來了,有王總出面,那麼這個事情也應該好解決一點呢。

李樂在李樂華打聽事情的時候,李樂這時就在想,自己是不是要拿出一部分錢來給王博。

但李樂這時也就想到,如果真的能把這件事情給解決了,拿點錢也是無所謂的。

宋乾將海東的產業都是才結束了,宋乾又去拜見了幾個長輩。

宋乾這次還特意去看了李老爺子,李老爺子對宋乾也進行了熱情的招待。

李家的唯一長子,李可就是在宋乾的手底下活過來的,李可他迷戀上了毒品,在宋乾的堅持下面,才讓他戒掉了毒,最終走向了正道。

在此之後,李可就一直跟在宋乾的身後做事情,不過宋乾看李可現在已經慢慢的上路了,也就沒有繼續讓他留在自己的身邊了,好男兒志在四方,他有能力的話可以去做別的事情。

李可一直想留在宋乾的身邊,不過宋乾並不願意,畢竟李可在自己的旁邊就像一個弟弟一樣,總不可能一直把他拴在自己的身邊養着,該放手的時候也該放手了。

但是李可在宋乾的旁邊也是學到了不少的東西,他現在自己出去單幹,也是十分有能力的。

宋乾離開了李家,宋乾就拿出了手機,宋乾這時就想到了前些天去外圍中心查看的時候發生的一些事情。

宋乾他就搜了一下未成年懷孕事件。

宋乾沒想到的是,這個事情還真的就是發生了,不過現在的關注率並沒有多高。

但宋乾卻一直盯着這個事件,宋乾想看一看這個事情,最終的發展會是怎麼樣的一個情況。

其實宋乾現在就應該讓大家對這件事情提起警惕,但如果並沒有這樣做,篡改歷史的發展歷程是沒有任何好處的。

雖說宋乾他是筷手最大的股東,但這件事情最終不管爆發與否,對自己根本沒有最大的影響,反而會有利於資料中心的發展。

因此宋乾在權衡了這件事情的利弊之後,宋乾他也就沒有再管這件事情了,他要做的就是讓這個事情順其自然的發展,最終自己獲得最大的利益。

宋乾看着這件事情的發展情況,宋乾就在想應該在六月份的時候,這個事情就會大規模的爆發了。

可資料審覈中心現在還在進行緊急的裝修當中,因此必須得催促那邊的進程了。

宋乾沒有想到這件事情,會發生的那麼的快。

宋乾關掉手機後,宋乾的心裏面就有一種緊張感。

“宋哥出事了……”

王博的話還沒有說完,他這時就聽到宋乾手機鈴聲響了起來,王博當即就閉嘴了。

宋乾看了手機上的來電顯示,宋乾他就看了一眼窗外。

最近東方服裝的事情比較多,李秋穎她就沒有跟着過來。

這時打電話過來的人,正是宋乾的另外一個好朋友吳小蓮。

“宋乾,你在什麼地方呢?”

“我在海東有什麼事情嗎?”

“沒有什麼事情,我接到了巴黎服裝週發過來的邀請,如果你有時間的話,你和我一起去可以嗎?”

吳小蓮的語氣當中帶着幾分的期待,同時她的話語當中也流露出了一絲絲的酸味。

“這得看我的具體安排。”宋乾回答道。

wωω ◆ttk an ◆C〇

宋乾這個話一下就讓吳小蓮的情緒低落了下來,她在打電話的時候就想過,會是這樣的一個結果。

“具體時間是什麼時候?我看一下。”

宋乾察覺到了吳小蓮的情緒變化,宋乾他又繼續問道。

“六月份,你有時間嗎?”

“六月我什麼事情都沒有,到時候我可以陪你一起去。”

宋乾隨意的和吳小蓮閒聊了幾句,他們就掛掉了電話,宋乾掛掉電話後就擡頭看着王博。

“剛剛想說什麼?”

“之前我們不是舉報了一個食材批發市場嗎?”

宋乾看了一眼王博。

“那裏的老闆綁了我的人,還有他的女友,現在把我給供了出去。”

宋乾聽了這個話,宋乾就皺起了眉頭。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