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李然直接翻了一個白眼,讓他們以後不要再討論江枝的事情了。


明明是那兩個人的家事,最後卻要讓他們這幾個人來承擔莫丞州的怒火。

大家都是有怨言的,可是江枝也是他們的好朋友,也就忍着了。

「你有必要這麼生氣嗎?莫總會因為這些事情發脾氣又不是一天兩天了,不要放在心上。」

安娜擰了李然一把,讓他不要帶着情緒工作。

辦公室在安娜的調節下,又恢復了原先高效率的工作氛圍。 「哈哈哈!對對對,那個特別有意思!」

明天《王后的男人》要換拍攝地了,演員們暫時不用住劇組了。晚上拍完戲后,咸恩靜就回到了宿舍。

剛走進宿舍,她就聽到了朴孝敏爽朗中透著些許憨氣的笑聲。

唉,傻乎乎的,都失戀了還裝的沒事兒一樣,不累嗎?

心裏輕嘆一聲,咸恩靜穿過玄關走進了客廳。

「咸演員回來了!拍戲辛苦了!快過來坐!」

咸恩靜都在劇組待了三天沒回宿舍了,雖然朴孝敏她們五個昨天去探過班了,但現在看到咸恩靜回來了,她們表現的還是很開心,拉着她一陣噓寒問暖,各種關心。

幾人聊了幾句之後,咸恩靜拉着朴孝敏站了起來,然後對朴智妍等人說道:「先不跟你們聊了,我有話跟孝敏說。」

說着,咸恩靜就拉着朴孝敏往房間走。

見狀,朴智妍撅起嘴,有些不滿的說了句:「真是的,剛回宿舍就要跑去說悄悄話,你們可真恩愛。」

樸素妍立刻配合的抬手輕撫了一下朴智妍的腦袋,笑道:「哈哈,小智妍吃醋了。」

「哼~就恩愛,略略略~」調皮的朝姐妹們吐了吐舌頭后,朴孝敏跟着咸恩靜進了房間。

門關上了,客廳里朴智妍等人臉上的笑容瞬間就消失不見了,互相對視一眼,都輕聲嘆了口氣。

「唉~」

昨天朴孝敏跟李羨見完面回來后,把她們都叫在一起,連遠在劇組的咸恩靜以開視頻的形式參加了這次宿舍小會。

小會上,朴孝敏只宣佈了一件事:從今天開始,她跟李羨的關係就完全確定下來了,只是朋友。

聽到這個消息,樸素妍她們都感覺心裏一沉,都以為李羨最終還是選擇了林允兒。然後就覺得心疼朴孝敏。

雖然朴孝敏跟她們說話的時候一直都面帶笑容,表現的很坦然,甚至還有點兒無所謂,可她們可不認為這是朴孝敏真實的情緒反應。

她們想安慰朴孝敏,朴孝敏卻立刻打斷了她們的話說道:「你們不用安慰我,我沒事的。我們是做朋友,又不是斷絕來往了,不也挺好的?」

然後就想她自己說的那樣,這兩天她都表現的很正常,該吃吃、該喝喝、該睡睡,有事兒沒事兒的還會跟她們開個玩笑,嘻嘻哈哈的笑的像個小傻子一樣,跟原來一樣,很正常。

可就因為她表現的太正常了,反而顯得不正常,失戀了,不說痛哭一場,總會表現的失落、難過吧?

朴智妍她們很擔心,擔心朴孝敏總把自己的負面情緒總憋在心裏,早晚會出大問題。

可朴孝敏就是跟沒事人一樣,她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只能陪着朴孝敏演戲,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

希望過一段時間,在她們的陪伴下,朴孝敏真的能從失戀的陰影里走出來。

現在咸恩靜把朴孝敏叫去房間了,朴智妍她們猜都能猜到咸恩靜是去跟朴孝敏聊關於李羨的事兒了。

剩下的四個妞兒坐在客廳的沙發上,都有點兒愁緒滿面的。

忽然,全寶藍站了起來輕嘆一聲說道:「唉,我回房間了。」

她走了,朴智妍糾結了一下后,也站了起來說道:「我也回房間了。」

說完,她就回自己房間去了。走進房間,關上門,又有點兒氣呼呼的糾結了一下后,她拿出手機撥通了李羨的電話。

李羨這邊,大家都收工之後,他沒有馬上離開,因為他明天不一定能來劇組,所以就先去跟導演聊了聊明天要拍的的幾場戲的重點,然後才上車打算回家了。

剛上車,他的手機鈴聲就響了。

「嗯?她怎麼想起給我打電話來了?」拿出手機看到來電顯示后,李羨感覺有點兒奇怪,然後按下了接聽鍵。

「藍寶寶,你怎麼有空給我打電話?也是來興師問罪的?」

藍寶寶?聽到這個稱呼,本來就怒沖沖的全寶藍立刻冷聲懟了李羨一句:「李羨xi,請稱呼我全寶藍xi,謝謝。」

李羨微微一笑,一本正經的回了一句:「好的,藍寶寶。」

全寶藍心裏一陣氣急,忍不住怒沖沖的對李羨輕聲喊道:「你是不是以為自己很幽默?這很無聊!」

「怎麼這麼大的火氣?出什麼事了?孝敏怎麼了?」

聽李羨現在才想起來關心朴孝敏,全寶藍更覺得氣了,好想吼李羨,可是又擔心被外面的樸素妍等人聽到。

正憋的難受呢,她忽然看到了床上的被子。眼前一亮,被子隔音啊!

早上聽天氣預報說這兩天將有寒潮來襲,要大降溫,她就把厚被子拿出來了。現在寒潮還沒來,被子就先用上了。

上床,把自己蒙在了被子裏,蒙的嚴嚴實實的,然後才怒沖沖的朝李羨吼道:「你還好意思提孝敏?你選擇了其他人,就對孝敏不管不問了。撩完又不負責,你不覺得自己很渣嗎?」

「是,我是很渣,我就是個大渣男,無可救藥的那種。想罵就罵吧,等罵夠了就趕緊說正事,孝敏到底怎麼了?」

這麼坦白?攤牌了?不裝了?

「你可真是個無恥加無賴!我以前怎麼沒看出你是這種人?!」

「害!人總是會變得,以前我比較單純,現在我放開了,也看開了。本來就是渣男,裝什麼純情?渣就完了。現在能告訴我孝敏怎麼了嗎?」

「孝敏很好!吃得好睡得好,吃嘛嘛香,身體倍兒棒!用不着你關心!再!見!

不對,是再也不見!你再也不要出現在我們面前了!!!」

吼完,全寶藍立刻掛斷了電話。她真的快被氣死了,原本她給李羨打電話是想問問,昨天李羨和朴孝敏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可李羨每說一句話都讓她氣的肝兒疼。

之前她還覺得李羨是一個有愛心,陽光帥氣,又幽默風趣的大男孩兒。可怎麼這個人突然變得這麼可恨了呢?

「哼!氣死了!」

因為全寶藍到最後也沒告訴李羨,朴孝敏到底怎麼了。所以她掛斷電話后,李羨就打算直接給朴孝敏打個電話。

可他還沒來得及打,就又有一個電話打過來了。

「喂。」

「渣男!」

「……」

。盛柏聿和喬瑜正在行駛盛氏集團的路上。

等快到了,喬瑜突然開口:「待會兒你先下車,我隨後再下。」

盛柏聿打量了一下喬瑜戴着一副黑色墨鏡和口罩,全副武裝的樣子,以為她不願意和他出現在別人的面前,語氣有些發酸:「你就這麼不想和

我走在一起嗎?」

喬瑜愣了一下,很快就反應過來盛柏聿又吃醋了,心裏嘆了口氣。

以前怎麼就沒有發現狗男人那麼愛吃醋?

「我是怕被喬榮泰發現什麼問題。」喬瑜為了能夠讓盛柏聿答應下來,語……

《重生后又被霸總套路了》第473章吐真劑 第1952章

慕安安說著,本來是要走的,隨即又提醒了一句,「哦,對了,等顧書卿回來,別怪他了。人在的時候好好珍惜,別等人又跑了,在著急。」

丟下這句意味深長的話,慕安安這出才離開滑翔場基地。

只留下羅森一個人,站在原地,心情複雜。

本來看到按斷視頻,知道顧書卿嫁給迫降后就自己跑了,氣的他急火攻心,差點就想叫直升飛機,天涯海角把人拎出來一頓暴揍。

可慕安安這番話,又讓羅森整個心情都沉了下來。

憤怒沒了之後,只剩下濃烈的慶幸。

甚至有一種劫後餘生之感。

劫後餘生?

羅森蹲到了地上,撥了下本就凌亂的頭髮,突然笑了起來。

……

經過這麼一折騰,慕安安到達婚紗店時,時間已經接近三點。

本來跟宗政御約好了是兩點到達,結果遲到了快一個小時。

慕安安剛從車上下來,透過落地窗,看到正坐在裡面的宗政御。

宗政御坐在婚紗店待客區,手裡捧著雜誌,身體微微靠在沙發椅上,雙腿優雅交疊。

三點的余陽剛好打到櫥窗上。

畫面有點像是漫畫。

慕安安倒是沒有著急進去,而是站在門口靜靜的看著,嘴角不由自主的勾了起來。

「安安小姐。」

一旁的小林忍不住開口,「安安小姐,恭喜你。」

慕安安回神,沖著小林笑了下,「謝謝。」

從慕安安變成顧顧開始,小林幾乎成了慕安安的司機,經常接送,偶爾慕安安一個人坐車的時候,也會跟小林多聊兩句。

一來二去也算是熟悉。

之前小林還別唐美好誤會是慕安安男朋友。

嚇的小林跟宗政御解釋了好幾次。

「安安小姐,我之前一直覺得你很漂亮,最近……」小林憨厚的撓撓頭,似是想到了什麼,趕緊解釋,「那什麼嘛,安安小姐,你別誤會,我沒有冒犯你的意思,我就是想表達,想表達……」

「想表達你要訂婚了,要做新娘子了,看著你感覺更漂亮了。」

面對小林的誇獎,慕安安有些詫異。

她不是沒有被誇過漂亮,但第一次是因為要當新娘子了,然後被誇漂亮。

這種感覺,很微妙。

倒是讓慕安安,一時之間沒想好以什麼詞來回應小林。

與此同時,風鈴聲響起。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