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李莫愁看着林平之那沒有一絲瑕疵的臉,心想這時間怎麼會有這麼好看的男人。


“幸好你命大遇見了我。”李莫愁蹲下,在林平之的胸膛上撒了些白色的藥粉上去。

撒完藥粉之後,她看着林平之腰間的二十四橋明月夜,心想:“好漂亮的玉簫。”

拿起玉簫的時候,她只拿出了前面,以至於簫中劍直接被李莫愁拔了出來。

“簫中藏劍,這傢伙肯定是打算用來陰人的。”李莫愁也經常會陰人,不由得對林平之又多了幾分好感,不過她心中也有揣測。

他真的是華山派的人麼?

聽聞華山令狐沖相貌堂堂,豪氣沖天,正義凜然。

可是面前這個華山派弟子,似乎跟傳聞中的令狐沖的年齡有些對不上。

“算了,先救人吧。”李莫愁將二十四橋明月夜的簫中劍插了回去。

接着便將林平之攙扶起來,只是林平之身高有些高,李莫愁只能勉強從林平之的腋下將林平之扶着。

然而林平之的手臂,正好觸碰到李莫愁的峯巒,霎時間,李莫愁面紅耳赤,竟然有了一絲羞意。

雖說李莫愁單戀陸展元多年,但是陸展元卻並沒有碰過李莫愁,所以李莫愁至今還是處子之身。

可惜林平之仍處於昏迷狀態,那柔軟的觸感,他此時此刻根本沒有體會到。

將林平之帶到了一個廟宇之中,李莫愁用茅草在地上鋪了一層,然後將林平之放了上去。

李莫愁擦了擦額頭的香汗,看着林平之自言自語地說道:“小傢伙,我可是盡力了啊,我赤練仙子只會殺人,不會救人,是死是活,就聽天由命了。”

說吧,李莫愁無奈地搖了搖頭,她有心丟下林平之不管,但是心中卻有幾分不忍。

“罷了罷了!”李莫愁說着便衝出門去。

這時候外面突然風起雲涌,電閃雷鳴,接着便下起了傾盆大雨。

林平之冷的直接縮成了一團。

在這時候,有兩個拿着刀的大漢跑了進來。

“媽的,突然就下大雨了。”臉上有疤的大漢罵罵咧咧地說道,他拍了拍自己的衣服,甩了甩頭髮。

“大哥,你看那有個人。”另一個賊眉鼠眼的大漢看着躺在茅草上的林平之喊道。

“有人?正好今天天氣不好,沒有生意,二狗,你上去問問。”疤臉大漢將刀扛在肩上說道。

“好咧。”賊眉鼠眼的二狗大搖大擺地走向林平之,可是當他看着林平之在昏迷的時候,他生氣了,“媽的,我大哥在這你還敢睡覺!”

“大哥,他在睡覺。”二狗朝着疤臉大漢喊道。

“睡覺?”疤臉大漢聽到林平之在睡覺,感覺自己受到了侮辱,很是生氣,他一腳揣在林平之的肩膀上,“瓜皮,給老子起來。”

可是林平之在昏迷中,根本聽不見。

“大哥,這瓜皮在裝死啊。”二狗看着林平之沒有動靜,朝着疤臉大喊說道,但是接着他看到林平之腰間插着的二十四橋明月夜,臉色一喜,“大哥,你看,這是玉簫,老值錢了。”

“拿上,哼,裝死?那就殺了完事兒,然後我們自己搜。”疤臉大漢鼻子裏呼出一口粗氣,不屑地說道。

“好!”二狗興高采烈地朝着林平之腰間的二十四橋明月夜摸去。

就在快碰到的時候,二狗的手上突然出現一根銀針,然後他的手就失去了知覺。

“啊!”二狗疼的大叫。

疤臉看向二狗手上的銀針,他目光一凝,認出了這是什麼。

“冰魄銀針!”

接着他朝着廟門看去,發現李莫愁此時正站在門口。

杏黃色的道袍因爲被雨水打溼,所以緊緊地貼在她的身上,那凹凸有致的曲線讓疤臉心中情不自禁地燃起了**。

可是很快他想到二狗手上的冰魄銀針,再定睛看去,一柄拂塵溼漉漉地提在李莫愁的手上。

“赤練仙子李莫愁!”疤臉大漢瞬間抖了個機靈,他原本燃起的**瞬間被撲滅。

李莫愁冷冷地看着疤臉大漢和二狗,已經把他們當成了死人。

疤臉臉上擠出一個笑,朝着李莫愁不斷行禮:“赤練仙子莫怪,我們這就走,這就走。”

說着,踹了一腳二狗,兩人提着刀就要往廟外跑去。 一個人服用丹藥.一般來說.都是找一個僻靜的地方慢慢提取靈力.再不濟.起碼也是一個安全的地方.

在鬼影看來.葉子鋒在如此多妖獸雲集的巢穴里.想要服用育靈丹.

這簡直.就是找死的行為.

「不行.絕對不行.你想送死隨你的便.不過最起碼.也得等到了武者境界.放我解脫以後再說.」

鬼影斬釘截鐵地說著.生怕葉子鋒做出傻事來.於是伸出手來.想要去搶他手裡的育靈丹.

葉子鋒淡然輕笑了一聲.轉過身去.讓鬼影抓了個空.

「我有說過.這育靈丹是給我吃的么.」

「小鬼.除了你之外.難道還有…….」

鬼影話說至一半.神情突然一震.俏臉上浮現出驚訝之色來.

葉子鋒的眼中神光綻放.緊緊地盯著鬼影不放.

「……我.」

她有些愣愣地抬起素手來.指了一指育靈丹.又指了一指自己的胸口.

「該不會.你的意思是.這育靈丹.是要給我吃.」

「正是如此.」葉子鋒神色一肅.

鬼影全身如同被雷擊一般.怔怔地看著他.有些愕然無語:「這……你該不是開玩笑的吧.」

「你看.我像是開玩笑的樣子么.」

葉子鋒淡淡笑了一聲:「要知道.武魂覺醒后.你已成人形.可以直接吞服丹藥.你若增強了實力.哪怕是凝出白骨巨手的一根小手指的半截.比起我突破到武徒二重.效果上來說.也是只高不低的.」

鬼影思慮了片刻.她的心裡.依舊有些猶豫不決.

「可是.我畢竟還是第一次.沒有經驗.要是不成功的話.這也太浪費丹藥了吧……」

「對你是第一次服用.對我也是第一次嘗試.不過.你服用丹藥的話.我可以給你護法.而我服用丹藥的話.你卻沒法給我護法.難道不是么.」

「這麼一說.倒也有道理.」鬼影稍稍點了點頭.心裡也是有些被說服了.

葉子鋒微笑著搖了搖頭:「至於浪費的問題.在交付掉十顆育靈丹之後.我這邊還有二十顆之多.我現在什麼都缺.就是不缺丹藥.」

「唔……」

聽了葉子鋒這一席話之後.鬼影輕輕地咬了咬銀牙.做出了一個決定.

「那好.快點給我一顆育靈丹.我這便試試看.」

「爽快.」

葉子鋒眼中閃過一抹笑意.隨即將育靈丹拋向了鬼影.

鬼影心中微動.出手將育靈丹接在手裡.仔細地端詳著著它.心中依舊是有些忐忑.

之前.她旁觀葉子鋒服下的次數.已然不少.可是對她自己來說.還是第一次這麼做.

「等會周圍情況有什麼致命危險的話.記得馬上恢復到靈氣怪物的形態.因為妖獸不會對靈氣形態的你造成什麼傷害.聽明白了的話……」

葉子鋒眼中神光外放.奇快無比地用靈氣往著空間戒指上一擦.

霎時之間.一把通體赤紅紫霄劍不斷放大.劍柄正好落到了葉子鋒的手心之中.輝芒亮起.

他跨前一步.擋在了鬼影的面前.直面一群蠢蠢欲動的妖獸.神色肅然無比.

「那就……開始.」

鬼影輕聲「嗯」了一下.也不扭捏什麼.

旋即.她將育靈丹放入口中.直接一口咬下.

她的美眸驟然瞪大.一股充沛到極致的靈氣.宛如電流一般.流經鬼影的全身.讓她禁不住發出一聲低吟.

強大的氣旋.以她為中心蔓延開來.她原本晶瑩剔透的皮膚上.甚至開始變得熠熠生輝.

這正是.她開始吸收育靈丹中靈氣的一種徵兆.

「沒想到.這丹藥對你這個人形武魂.還真的有用.」葉子鋒一邊默念著.一邊揮舞紫霄劍.以雷霆之勢逼退了幾條青蛇.復又回望向了鬼影的位置.

他的眼睛漸漸微微眯成了一線.嘴角則是揚起了一絲釋然之笑.

猜測在得到實踐證實之前.終究只是猜測而已.

如今.鬼影若是能夠自己吸收育靈丹的話.那麼.葉子鋒自己在突破的時候.就可以少分一些靈氣給鬼影了.

此消彼長.葉子鋒在汲取丹藥靈氣的量得以變多.那麼以後.他就能更容易地完成突破了.

這也總算是.鬼影覺醒以後的一大好處.

……

也不知過了多久.

「啊.」

鬼影忽然痛聲慘叫了一下.

凄厲異常的聲音.將葉子鋒的思緒拉回到了現實之中.

漫天的靈氣.宛如天空里直落的雨點一般.一點一滴地匯入到了鬼影的身體中去.每一道的靈氣衝擊.都讓鬼影如遭巨鍾撞擊.

葉子鋒見狀愣了片刻.見勢頭有些不對.立時喊道:「就算難受.也千萬別吐血…….」

然而.他提醒的時候已經晚了.鬼影的喉間發甜.一口血箭抑制不住.猛地噴洒在了地上.

「糟糕.」

葉子鋒眉頭一皺.臉色頓時有了變化.

果不其然.那些原本就有點蠢蠢欲動的妖獸聞到了血腥的氣味.心中的食慾被激發出來.開始向著鬼影和葉子鋒的位置.緩緩移動過來.

血的味道彌散在空中.令它們無意再試探什麼.而是選擇直接進攻.

即使是開智凶獸.也未必不會被美食所打動.這個道理.就如同再聰明的人類.也照樣會成為美食的俘虜.

人如此.獸亦然.

「這……」鬼影瞥到此景.心中驚慌之下.就連吸收靈氣的過程為之一滯.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