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村長是一位上了年紀的老人,此時的他正拄着一根黑色的木頭柺杖。看他的樣子,彷彿隨時都會去世一般。


“不能讓他們走,村長爺爺,不能讓他們走啊。”

就在這個時候,最初遇到的柳園三少出現了。其中,一個抱着自己胳膊的年輕人更是痛哭流涕的不要不要的。

“爺爺,他們都是壞人,不能讓他們走啊。”

“怎麼回事?”

那壯漢本來都打算放行了,可是在看到柳園三少之後,又裏面戒備了起來。

在看到柳園三少之後,林凡也是吃了一驚。想不到,這三個流氓,還真的是這個村子裏出來的。這事情,怎麼變得越來越複雜了呢。

“柳劍,你的手是怎麼回事?”

原來,那個被林凡打斷了胳膊的年輕人,名字叫做柳劍。這個名字,還真的是挺符合他的氣質的。

聽到村子爺爺問話,柳劍恬不知恥的回答道:“就是這個人打的,嗚嗚嗚,爺爺,您可得替我報仇啊。”

“這位小哥,不想解釋一下嗎?”

村長柳陌聲眯着眼睛,看着不遠處的林凡。

而此時,柳園村的老老少少們也是一副劍拔弩張的樣子。柳園村實際上本來是一個龐大的家族,後來漸漸地也就演變成了現在的村子。在柳園村的人,幾乎家家都是親戚。所以,一旦有人受了欺負,其他人肯定會幫忙找回場子的。

眼下村子的孫子被人打了,村民們能不氣憤嘛。

林凡倒是絲毫不懼,因爲眼前的這些人,真的就只是佔了一個人多的優勢而已。在他看來,根本就不值得自己出手。

“有什麼好解釋的,真正要解釋的應該是這三個人吧。你們攔路搶劫我的車子,還調戲我的女人,甚至還打算揍我。結果呢,你們技不如人被我揍了,就這麼簡單的事情,還需要什麼解釋呢?”

“這是真的嗎?”

村長雖然身體虛弱,可氣勢卻並不弱。至少,在這三個小年輕面前,他的氣勢足以碾壓他們了。

“當然是真的。”柳劍在說這話的時候,顯得有些底氣不足。

“村長,我覺得這個問題根本就不用問。柳劍受傷這是不爭的事實,既然這小子敢欺負我們柳園村的人,那我們就不能讓他好過。兄弟們,還等什麼,給我一起上!”

村長柳陌聲想要阻止,但已經來不及了。那個壯漢見林凡瘦瘦弱弱的,一副弱不禁風的樣子。所以,他纔會這麼的囂張。倘若讓他知道林凡的厲害,就是再給他十個膽子,他也不敢跟林凡叫囂啊。

看着動手的村民,林凡不由得搖搖頭,“連事情的真相都不搞清楚,就這麼衝動。真不知道,你們這羣人,到底長個腦袋是幹嘛用的。” 雖然這些村民手裏都拿着諸如鐵鍬啊之類的武器,可在林凡眼裏,他們跟剛上幼兒園的小孩根本沒有絲毫的區別。反正,在林凡這裏,連個能稍微招架一下自己的都沒有。

不過,倒是有個機靈鬼,直接將林凡車子的車胎給爆掉了。

臥槽,他們這是打算對車子裏的海倫和劉倩動手?

本來並不想下死手的林凡,一下子暴怒了。那幾個偷偷繞到林凡身後,對車子下手的幾個人,還沒有來得及偷偷得意,卻看到林凡已經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敢動我的人,你們是想死嗎?”

“住手!都給我住手!”

林凡剛想痛下殺手,卻被柳陌聲給叫停了。從一開始,柳陌聲就沒有打算跟林凡大打出手。即便是在自己孫子的手被林凡打斷的情況,他還是想着先弄清楚狀況。只是,有些年輕人火氣太大,所以才導致了這一系列的事情發生。

剛纔林凡一動手,柳陌聲便預感到,自己的村民們要遭殃。因爲他驚訝的發現,林凡根本就不是普通人能夠對付的了的。尤其是那鬼魅一般的速度,就是自己曾經的老大,也做不到這個程度啊。

所以,在看到林凡打算下死手的時候,柳陌聲再也不能繼續沉默下去了。要是繼續選擇沉默的話,那自己的這些村民,恐怕誰都別想活着離開。

聽到柳陌聲的話,那幾個搞偷襲的機靈鬼也紛紛停住了動作。事實上,他們也不敢繼續偷襲了。他們甚至不知道,林凡是什麼時候出現在他們面前的。面對這麼一個恐怖如斯的存在,他們可不敢對林凡有什麼想法。

“這位小哥,實在是抱歉,我們太失禮了。”

柳陌聲親自朝着林凡走來,跟林凡道歉。

林凡這個人,怎麼都好,就受不了別人對自己太客氣。

就比如說眼前的柳陌聲,本來林凡可以毫不顧忌的將這些冒犯自己的人統統教訓一遍。但是,人家柳陌聲先賠罪了,林凡總不能不顧老人家的面子吧。

“爺爺,你在幹嘛啊。那個傢伙,可是把我的手都給打斷了。”柳劍看到情況不對,他有些着急了。

本來,他還想着藉助自己爺爺在村子裏的威名,好好地利用一下村民們。這樣的話,自己的仇也就能夠報了。而事實上,情況也正跟他想象的那樣發展着。可沒有想到,自己的爺爺居然喊停了。而且,看自己爺爺的態度,他好像是在跟林凡道歉啊。這……這是怎麼回事?

柳陌聲看了一眼柳劍,怒喝道:“你這個小畜生,自己做錯了事情不想着道歉彌補,還打算欲蓋彌彰瞞天過海。你當真以爲,我這把老骨頭看不出來嗎?”

柳劍一個激靈,差點沒直接跪下來。

“這位小哥,實在是抱歉,老頭子我這裏給你道歉了。都怪我這不爭氣的孫子,給你添麻煩了。剛纔的事情,只是一個誤會,希望你不要介意。”

林凡看着柳陌聲,回答道:“老人家,其實您不用道歉的。你孫子的手,的確是被我打斷的。這也算是,他爲自己荒唐的舉動買單了。至於剛纔那些動手的村民,我也可以不計較。但是,你們的人趁我不備,偷襲我的車子是幾個意思?難道,你們是打算對我的朋友不利嗎?”

柳陌聲在看到林凡那兇狠的目光時,整個人都忍不住後退了幾步。這種氣勢,就算是自己曾經的老大也達不到啊。這個年輕人,到底是什麼來頭?

柳陌聲是越看越覺得心驚膽戰,他在心底暗暗發誓。無論如何,今天都不能讓林凡怪罪自己的村民們。因爲一旦林凡暴怒,那將是他們無法承受的災難。

“都怪老頭子我交代無妨,這幾個年輕後輩纔會做出這種荒唐的事情來。你們幾個,還不給小哥道歉?”

“這……”那幾個偷襲的村民面面相覷,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怎麼,你們是打算要氣死我這把老骨頭嗎?讓你們道歉,你們就給我道歉。”

“是!”

柳園村的村民上上下下都很尊敬柳陌聲,只要是柳陌聲的命令,他們就會無條件的服從。不然的話,他們今天也不會全部出現在這裏了。當然,他們在這裏等待的並不是林凡,而是一個同樣開着帕薩特的男人。

那幾個偷襲林凡車子的村民,都很誠懇的衝林凡道了歉。

本來,按照林凡的性格,是絕對不會放過他們的。可是看到人家都已經認錯了,林凡竟然下不去那個狠手了。更重要的是,車子上的海倫和劉倩,也原諒了他們的行爲。

現在,最悲催的事情,就是林凡的車胎被搞壞了。不然的話,他們現在就可以離開了。

柳陌聲表示,既然車子是他們弄壞的,那他們肯定會花錢來修理。只是,今天因爲還有其他的事情,就沒有辦法幫林凡修車了。

這倒是引起了林凡的好奇,因爲他記得,村長好像是提到過黑墨集團這個名字。嗯,黑墨集團,會是一羣什麼樣的人呢?林凡並沒有聽說過這個名字,自然也就不知道他們的實力了。

“你們要等的人,是不是黑墨集團的人?這個黑墨集團,到底是什麼來頭啊?”

“唉。”柳陌聲嘆了一口氣,道:“此事真的是說來話長,如果有機會的話,我們會慢慢跟你們解釋的。今天的事情實在是多有得罪,如果不介意的話,就請你們去我們的村子坐坐吧。”

事實上,林凡並沒有準備多餘的備胎,而柳園村的人還要明天才能幫忙換車胎。那自己,也只好先去村裏坐坐了。他本來是打算直接給4s店打電話,讓他們來修理的。可是4s店在聽到地址之後,直接拒絕了林凡的服務要求。看樣子,這裏還真的是有事情要發生了啊。

“我們這裏是不會有修理店願意山門的,自從黑墨集團的人來了之後。”

柳陌聲再次提到了黑墨集團,這真的是讓林凡覺得有些疑惑不解。黑墨集團,到底是幹嘛的? 村裏的人,似乎也對這個所謂的黑墨集團諱莫如深。在提起這個集團的時候,大家都是一副既緊張又憤怒的樣子。

“黑墨集團?之前好像並沒有聽說過這個名字,能告訴我一下,到底發生了什麼嗎?”

柳陌聲看着林凡,有些無奈的搖搖頭,說道:“這件事情你們還是不知道的好。否則的話,被黑墨集團盯上,你們可就走不了了。”

這個黑墨集團,難道不是什麼正兒八經的公司,而是一幫混社會的?反正,在林凡聽來,這羣人好像就是幹這個的。

“村長,不好了,黑墨集團的人又來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着急忙慌的年輕人正騎着小綿羊朝着這邊趕來。而在他的後面,還能隱約看到幾輛皮卡正朝着這邊走了。

柳陌聲看到這個情況,立馬對村人下了命令。

“柳園村所有人聽令,一定要給我守好這裏,不能放他們任何一個人過去。幾位客人,這件事情與你們無關,你們還是先到村子裏暫避一下吧。二狗,你帶他們去你家,讓你姐姐給他們做點好吃的。”

二狗是個十五六歲的孩子,青澀的臉上寫滿了懵懂。此時的二狗,手裏正拿着一把木劍,臉上一副要跟柳園村同存亡的決然。說實話,林凡倒是沒有想到,自己會在一個小孩身上看到這種表情。

“是,村長爺爺。幾位客人,你們跟我來吧。”

林凡倒是不怕那所謂的黑墨集團,不過,海倫和劉倩可就不一樣了。畢竟,她們只是兩個女孩子。要是真的在這裏打起來,她們受傷的概率也是很大的。所以,林凡決定,還是先把兩個女孩安排到安全的地方,然後自己再決定,看看是否能夠幫到村民們什麼忙。

林凡他們帶着二狗走進了柳園村,至於車子,則是被村民們推到了一旁。路上的時候,林凡向二狗詢問。

“二狗,這個黑墨集團到底是什麼來頭啊? 霸愛成癮:穆總的天價小新娘 他們爲什麼會來村子裏,似乎大家都不喜歡這個黑墨集團啊。”

二狗只是個孩子,他並沒有什麼心機,也不懂得隱藏什麼。所以,林凡從二狗這裏得到的,都是最準確的情報。

“黑墨集團是一個喪心病狂的壞蛋集團,他們看中了我們村子的後山,想要在這裏建造一個度假山莊。可是,這後山是我們柳園村世世代代賴以爲生的地方,我們又怎麼可能輕易的讓給他們呢。”

“按理來說,他們想要後山,應該也會給你們補償吧?難道說,他們給出的補償太少了?”

林凡繼續問道。

“不是這樣子的。”

二狗搖搖頭,“你們幾位客人是外地人,可能不知道咱們村子的習俗。這後山上,有一處道觀。道觀裏容納了不少無家可歸的遊子,他們已經把這裏當做是自己的家了。平時的時候,村子不管有什麼難事,道觀裏的道士們都會下山幫忙。”

“如果後山被他們拿去開發,那道觀肯定是要被拆除的。到時候,那些道士叔叔們,就真的無家可歸了。還有,後山上還埋葬着我們的祖先。我們又怎麼可能,眼睜睜的看着自己家的祖墳被刨呢。另外,還有很多很多的原因了。總之,我們絕對不會眼睜睜的看着後山就這麼被他們搶走。”

“看起來,黑墨集團應該跟你們發生過幾次衝突了吧?不然的話,你們也不會在那裏等着他們了。”

林凡又問了一句。

二狗點點頭,說道:“是的,黑墨集團的人,趁着大家晚上睡覺的時候,居然偷偷的上山動工。結果卻被幾個村民給發現了,後來這幾個村民,都被黑墨集團的給打傷了。其中還有一位老人,活生生的被他們的人打死了。我們想要狀告黑墨集團,可是黑墨集團勢力太大,我們根本就告不贏他。就連那位老人的賠償金,他們到現在也都沒有給。”

“黑墨集團的舉動,徹底的激怒了大夥。所以不管是白天還是黑夜,大家都會在村口設置哨卡,以此來阻止黑墨集團的人。黑墨集團的人吃了幾次虧之後,最近幾天都沒有來了。”

“可這也不是個辦法啊。”林凡說道:“如果黑墨集團的人以逸待勞,等你們消耗完了耐心,然後再動手的話,那你們還能拿什麼去抵擋他?”

“這個……”二狗還真是個孩子,拿這麼複雜的事情去難爲他,確實是有些過分了。“這個我也不知道。總之,村長讓我們怎麼做,我們就怎麼做。”

不得不說,這柳園村的人,倒是挺團結的。林凡對他們的印象還是蠻不錯的,尤其是那個老村長柳陌聲。林凡覺得,這個老人家的身份,絕對不一般。只是,不知道爲何,柳陌聲刻意了隱瞞了自己的身份,甚至還在此隱居。

“我看這樣好了,二狗你帶着兩位姐姐去你家。我回去村口看看,也許能夠幫上什麼忙。”

林凡的本事二狗可是見識過的,要是林凡能夠幫忙,那自然是再好不過的了。

“那我就先謝謝林凡哥哥了。我這就帶兩位姐姐躲起來,你就放心好了。”

“林凡,你真的要去?”

海倫有些擔心林凡,畢竟林凡再厲害,也只是一個人而已。萬一不小心,被那些壞人傷到的話,她可是會很傷心的。

林凡上前摸了摸海倫的臉龐,安慰道:“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你跟倩倩姐就在二狗家裏等着我好了,等處理完這裏的事情,我們就可以回去祭祖了。”

“嗯,那你小心。”

有了林凡這一番話,海倫也算是稍微安心一點了。

“倩倩姐,海倫可就拜託給你了。”

“放心吧,我們會好好照顧自己的。你就放心大膽的,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吧。”

比如海倫,劉倩更懂得林凡的心思。畢竟,劉倩的真實年齡可是八十歲的老人家啊。經歷了那麼多年的風風雨雨,他可是比任何人都清楚明白男孩子心中的英雄夢。 當林凡趕到村口的時候,現場已然是一片狼藉。那幾輛皮卡載着的人,的確都是黑墨集團的人。他們來這裏的目的也很簡單,那就是打架。他們不怕出事,只要打到這裏的人認慫,那就可以了。

柳園村的村民很多一輩子都沒有打過架,儘管他們手裏拿着武器,那也是因爲他們想要保護自己的家園。爲了保護自己心中所愛的一切,他們甘願爲之付出一切,哪怕是性命。

林凡還看到,有不少村民已經被打的血肉模糊,躺在地上奄奄一息了。而那些黑墨集團的打手,卻絲毫不爲所動,依然用他們手中的武器,狠狠地擊打着那些無力反抗的村民。

“先幹掉那個老頭子。特麼的,只要沒了這個老頭子,他們就沒有囂張的資本了。”

這些打手絲毫沒有人性可言,他們眼中的只有利益。除此之外,再無其他。所以,哪怕自己的對手只是個虛弱的老人,他們也在所不惜。

“還等什麼,動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