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林允兒踮起腳尖上來親了一口。


林蔚然摸了摸臉頰,意猶未盡。

精靈之性格大師 林允兒見狀鬆開男人,抱起雙臂一邊往屋內小跑一邊嘀咕:「天可真冷,得趕緊暖和一下。」

林蔚然見狀嘿嘿一樂,挽起袖子一邊往屋內追去一邊提問:「剛剛被拉過去,都說什麼了?」

被林蔚然逼到牆角,林允兒還是嘴硬,「女人家的私房話,你打聽做什麼?」

林蔚然似乎偃旗息鼓,皺著眉頭想了想:「對,我打聽做什麼?」

他一回身,順其自然的情趣彷彿就這麼戛然而止,可林允兒的嘴巴還沒等撅起來,就在自己的尖叫聲中被林蔚然扛上了肩膀,同時聽到,「我們也說點私房話去。」

可能是因為馬上又要分別的原因,這私房話一說,時間便有點長了,以至於第二天天色大亮兩人都不曾起身。在不分先後的悠悠轉醒中迎接已經遲到的事實,然後便是一陣兵荒馬亂……待收拾妥當又上了車,一個上午的時間已經徹底報廢,林允兒一路上都在研究如何解釋這一上午的缺席,最後還是不得不求助於林蔚然。

「說生病了如何?」

「一個上午就好了?」

「那……我就說我一直睡到現在?」

「電話不會響嗎?」

「電話沒電了,座機在外面,隔音太好聽不到!」

林蔚然想了想,點頭道:「可行,不過你現在手機里有多少電量?」

林允兒低頭一看,小臉立刻垮了,「差不多滿格呢……這怎麼辦?」

林蔚然這時候顯然也沒主意,聰明的選擇沉默,卻還是距離太近,林允兒左思右想沒有辦法,最終還是把目光放到了罪魁禍首身上。

「都是你。」

林蔚然輕咳一聲,「嚴格來說,這是兩個人的事。」

仔細想想,還真是那麼回事兒,林允兒不捨得拿過兩天又見不到的男友當替罪羊,索性鼓起臉頰望向窗外,繼續苦思冥想。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她跟鄭秀妍這下子可聊的就多了。

其實林蔚然也不是那麼沒主意的人,只是有些法子難免興師動眾,叫新韓廣告那邊臨時弄出來一個日程也很簡單,再跟李安東報備一下,林允兒上午的空缺就會變成為下午的臨時日程做準備,可如此這般難免勞民傷財,更關鍵的是,他們各自缺席的真正理由實在是難以啟齒。

不說實話也管不住人家去猜,在後視鏡里看了眼自己臉上的黑眼圈,林蔚然果斷把該計劃取消,黃仁成這人近來越發的不靠譜,被妻子兒子丟下的大雁老爸,在公司外簡直是無敵的存在。

距離越來越近了,為了杜絕被發現可能,林蔚然不可能把林允兒送到正門,在距離稍遠的地方放下人然後等李安東過來,這一套流程已經幾乎成了標準。地方到了,林允兒顯然還沒什麼好主意,轉頭看向林蔚然,難免沒精打采。

林蔚然出言安慰:「說不定就這麼過去了。」

林允兒乾笑一聲,回答說你不知道什麼叫少女時代。

林蔚然在這方面也不多說,剛想下定決心提出剛才那個被取消的建議,車窗就響了起來。

李安東一張萬年不變的黑臉就在車窗外。

往僻靜小巷的前後各看了一眼,林蔚然收斂警惕,露出笑臉,「敷衍一下應該就沒問題,之後給我電話,如果不行,我們還有b計劃。」

林允兒將信將疑。

林蔚然自通道:「想想我是誰。」

林允兒終於笑了出來,回手拉開車門前還往林蔚然嘴上突襲了一下。

放下車窗和李安東點頭致意,揮手和林允兒告別,等待兩人的估計又是數月不見,虛擬偶像演唱會結束后s.m將會正式宣布少女時代開始進軍海外市場,和之前諸多偶像團體往日本試水或者乾脆紮根本土不同,本次發布會也可以看做音樂韓流將入侵日本的信號。

這個時間,恰恰和新韓登陸日本的時間不謀而合。

對那個超大經濟聯合uam的圖謀,此時也是恰到好處的發力時機。

注意到後視鏡里的身影完全消失,林蔚然這才重新發動車子,他要變得完美,他也要建立一個王國。 「台灣……前輩,難道你不知道更詳細的地點么?他們去那裡找誰,或者說,有沒有提起在台灣有沒有什麼親戚朋友?」楚歌看著楊洪追問道。

楊洪搖了搖頭,「我的命令就是送那對母子到碼頭,當時是偷渡過去的,現在估計那個蛇頭都已經去世了,所以沒有任何的線索。」

「而且,那個女人很明顯是在躲避仇家,我想她不會固定居住在什麼地方。」

聽到這些,楚歌無奈的談了口氣,這種感覺就好像上天給你扔了一個餡餅,可是當然撿起的時候,卻發現裡面的餡料早已腐爛。

楚歌沒有想到楊洪老爺子,就是當年護送自己母親離開楊家的楊洪剛,希望就是這樣,黑暗中的最後一絲光明。

你可以看到它,但是你卻摸不到它,追不上它……

不過這次的小心並不算沒用的,張二爺是台灣的黑幫扛旗人物,應該能夠得到一些消息。

同時楚歌也了解了,王國忠那邊為什麼沒有得到自己母親出境的消息。

偷渡客是沒有任何資料記載的,天組屬於國家勢力,通過正常手段,自然找不到。

本來這一次過來參加壽宴,只是應楊俊傑的邀請,沒想到還會有意外的收穫,楚歌已經感覺很滿足了。

「麻煩前輩了,晚輩在此謝過!」楚歌看著楊洪拱手說道。

楊紅笑著搖了搖頭,「你幫我將多年的暗傷治好,我謝你還來不及呢!」

「不過說了這麼久,我還不知道,你和當年的那對母子究竟是什麼關係?」

聽到楊洪這麼問,楚歌深吸了口氣,笑著說道:「當年的那對母子,一位是我的母親,一位是我的哥哥……」

……

「楚歌,你和我爺爺說了些什麼?」看到楚歌出來,楊俊傑焦急的問道。

楚歌笑著說道:「你爺爺感謝我幫他治好了病,順便多提點提點你。」

「靠!哥需要你提點么!」楊俊傑說著,話鋒一轉,笑著說道:「不過這次你可幫我出夠了風頭,看楊俊文和楊俊武,那兩個鱉孫以後怎麼給我囂張!」

「楚歌,我們本來想的就是送蛋糕,你後來怎麼給楊老爺子玩上針灸了?是不是早就準備好的,想要瞞著我們出風頭啊!」張越摟著楚歌說道。

聽到這話,楚歌的心裡就不樂意了。

早就準備好了個屁!如果不是因為自己機靈,幾人非得出醜不可。

本來以為這蛋糕,有新意,最起碼在世家是有新意,沒想到這一拿出來,還是被嘲笑了。

至於治病,楚歌那也完全是賭氣,如果楊洪真的是重病纏身,他可就真的哭了。

白展看著楚歌,一臉疑惑的問道:「楚歌,我可不記得你會針灸來著,你是不是有什麼瞞著我們啊?」

「什麼瞞著,說的這麼難聽!」張越看著白展有些不快的說道:「以前老楚和郝英俊沒交手的時候,你知道老楚身手這麼厲害么!」

「而且,我們幾個也從來都沒問過,這不能怪他!」

「這話說的不錯,你都沒問,我又怎麼說呢,畢竟哥是一個低調的人!」楚歌摸了摸鼻子,笑著說道。

誰知道他這話一出,楊俊傑、白展和張越看著他齊聲說道:「如果你不裝b,我們還是好朋友!」

就在幾人說話的時候,楚熙卻帶著張楊走了過來。

「我親愛的弟弟,沒想到你今天又出了風頭,看來我們楚家能有你這樣的子孫,真是大幸啊!」楚熙看著楚歌語氣玩味的說道。

楚歌瞬間便皺起了眉頭,「你怎麼也在這裡?」

「我在這裡當然是為了家族事務,可不像弟弟你這麼清閑,而且隨手就讓楊家欠了你一個人情!我想爺爺和父親知道之後,一定會很開心。」楚熙依舊是一副笑臉,剛才在背後議論楚歌的猙獰面孔消失一空。

張越是個粗人,但是也聽出來楚熙這話是在嘲諷楚歌,皺眉看著楚熙說道:「我說他是不是你弟,你這當哥的,怎麼說話的?」

「我們兄弟兩個說話,還輪不到外人插手!你說是吧……楊二少爺!」楚熙說著語氣便冰冷了起來。

楊俊傑雖然不務正業,但是也知道京城家族之間的事情水有多深,一個楊家都有那麼多的事情,更何況是四大家族之一的楚家!

「俊傑,帶著老張和老白先離開……」楚歌扭頭看著楊俊傑說道。

楊俊傑瞬間便明白了楚歌這話是什麼意思,楚熙是楚家的繼承人,他給楊老爺子的面子屬於正常,但是絕對不會給自己的面子。

楚歌也算是給了自己一個台階下,所以二話不說,楊俊傑直接帶著張越和白展暫時離開。

「你覺得這樣騷擾我有意思么?」楚歌看著楚熙,語氣有些不悅的說道。

楚熙聽到這話,重新掛起了笑臉,「我親愛的弟弟,你又不是女的,哥哥我為什麼騷擾你呢?」

「你再自稱我哥,或者喊我弟弟,信不信我揍死你?」楚歌挑起眉毛,語氣不善的說道。

楚熙聽到這句話,臉上的笑容戛然而止。

他絲毫不懷疑楚歌這句話的真實性,因為他知道,以楚歌的性格,在楚家都敢當著自己母親、父親還有爺爺的面動手,更別提這裡了。

「如果沒有其他事情,我就走了!」楚歌說著就準備轉身離開。

楚熙看著轉過身的楚歌說道:「我來找你自然有事,爺爺他希望你能回來楚家一趟,他有些事情想和你談。」

「我不覺得有什麼好談的,還有以後說話別這麼拐彎抹角,直接說你還想挨揍就是……當然,這也得看你母親是不是還想上一次一樣,逼我動手!」楚歌語氣玩味的看著楚熙說道。

楚熙聽到這句話,臉色一下子變得陰沉,上一次楚歌回楚家的事情,他還記得。

本以為自己的母親,出手會鎮住他,但是沒想到楚歌完全就是一個瘋子,將所有的怒火全都撒在了自己的身上。

楚熙深吸了口氣,忍著心中的怒火,臉上盡量保持著笑容說道:「回不回去是你的事情,通知你是我的事情,我該做的已經做了!既然你不想回去,那就算……」

楚熙正說著,楚歌猛然的轉過了頭,看著楚熙說道:「我忽然想起來,的確有些事情要去一趟楚家,不如現在就回去怎麼樣?」

「現在?!」楚熙有些不解的看著楚歌,之前還說不回去,只是幾句話的時間,就又想回去了,楚熙不明白楚歌這葫蘆里,到底賣的什麼葯。

楚歌一皺眉頭,有些不快的說道:「怎麼難道不允許么?」

「允許,當然允許!」楚熙乾笑兩聲,然後繼續說道:「現在就回去再好不過了!」

「既然如此,你還站著幹嘛,我們不是應該回去了么?」楚歌的臉上也掛起了笑意,不過這笑臉看在楚熙的眼中卻是一場的噁心。

跟在楚熙身邊的張楊一直沒有說話,如今他終於弄明白了楚歌的身份。

楚熙的弟弟,神醫劉回春的高徒,無論哪個身份都不是他能惹得起的。

但是張楊卻沒有要退卻的意思,楚家的最終繼承人是楚熙,這楚歌只不過是長一時氣焰而已。

站錯隊的後果是很嚴重的,張楊自信眼光過人,既然楚歌站在了楚熙的對立面,他就會想辦法扳倒對方!

楚歌和楊俊傑打了一個招呼,便和楚熙一起坐著楚家的車子離去。

至於楊小溪和蘇瑤,她們跟著唐洛柔楚歌很放心。

剛開始楚歌的確沒有打算去楚家,但是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楚家在世俗的地位雖然頗高,但是還沒有到能夠威脅古武家族的地步。

但是當年追殺母親的人,只有楚家,所以這很可能和李雪柔背後的家族有關係。

他這一次去,就是試探試探李雪柔的底細。

能夠出動那麼多高手,又和楚家有關係的,就只有李雪柔身後的李家了。

其實這一次,楚鍾雄並沒有邀請楚歌回去,想讓楚歌回去的只有楚熙一個人!

因為這幾天,母親娘家人有人下來,看望自己的母親,這個時候楚歌回去,無異於自己撞槍口上面。

車子不快不慢的行駛著,楚熙和楚歌兩人各懷心思一句話也不說,過了一會兒便到了楚家。

「請!」楚熙看著楚歌一臉笑意的說道,距離楚家越近,楚熙的心中就越興奮!

你不是狂么?你不是能打么?現在就讓你看看,古武家族的人是如何護短的!

楚歌自然不知道楚熙什麼心思,他還在想著怎麼從楚家人的嘴裡,套出自己想要的話。

「少爺……二、二……」僕人看著楚歌不知道該如何稱呼。

楚歌擺了擺手,「別再二了,再二我打你信不信?」

「小人不敢!小人不敢!」僕人連忙退了下去。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和楚歌年齡相差不多的年輕人迎面走了過來,看著楚熙說道:「表哥你怎麼現在才回來,你身邊的這位是?」

「哦,這就是我母親常常提起的那個楚歌……」楚熙語氣玩味的說道。

果然,此話一出,年輕人的臉色大變,二話不說,直接朝著楚歌一拳打了過去! 『昨日韓國文化體育觀光部長官崔光植現身首爾奧林匹克中心,與現場數萬粉絲一起觀看了時長四小時的演唱會,在隨後採訪中其肯定了當下韓流對韓國國際形象的巨大幫助,並鼓勵越來越多的本土藝人爭取走出國門,同時,崔光植長官特別提到文化產品一詞,呼籲更多企業加入到文化產品的開發中來,但切忌捨本逐末,以確保韓流的良性發展。』

社會版面佔地不大的一則報導很不起眼,即便其中透出的訊息耐人尋味也不足以讓人太過關注,可翻到財經版面,頭版頭條上的碩大標題就特別奪人眼球,『仁川崛起,新韓崛起』,下面是與之相稱的一張大幅照片,不知道排版編輯是想吸引眼球還是膈應照片中的當事人,版面上赫然是林蔚然接受調查結束后,站在首爾支檢門口,向遠處眺望的畫面。

報導中長篇磊落的複述了仁川擴建的歷史,因為近來朝野兩黨口水戰打的比較多,大部分民眾對某些拗口名詞幾乎都耳熟能詳,筆者著墨的重點顯然不是已經都聽爛了的仁川擴建,而是在仁川崛起之後的新韓崛起。

『在韓國經濟歷史的長河中我們不難聽到那些個人標籤十分濃厚的企業,大企業掌門人在民眾心中已經逐漸等於企業本身,由此衍生出來的一種標準或許並不准確,但企業掌門人是否能代表整個企業,似乎已經成了評價一位管理者是否優秀的標準,林蔚然非技術精英的出身使得他之於新韓註定不會和喬布斯之於蘋果那般重要。但以個人形象代替企業形象,甚至給企業打上彷彿似有標籤一般的人群中。他無疑是最年輕的一個。一家大型上市企業的興衰或許並不取決於站在頂峰的一人,但其未來是否值得人們期盼。則要看這些掌門人的魅力能有幾分。』

一段類似導讀的編者語讓人食髓知味,好像個人專訪一般的開篇介紹更是讓人有通讀全篇的興趣,只可惜在這個天氣里不能到外面曬著太陽讀書看報的美婦人似乎有些暴躁,把手中報紙往桌上一摔,弄出的動靜還真不小。

同桌輕聲敘舊的兩個男人一齊抬頭。

美婦人指了指報紙,面露冷笑,「經營企業不看報表不看增長曲線,要看個人魅力了?那我們三星怎麼不換個韓國小姐來當掌門人?」

稍微年輕一些的男子自然疑惑,「富真姐。怎麼了?」

李富真皺著眉頭揮了揮手,明擺著不想想多說,男子隨即看向旁邊的兄長,李在賢這時候卻閉嘴搖頭,只是嘴角露出的微弱笑意,讓人不由得好奇起來。

男子隨即撿過報紙,財經版簡直是他不容錯過的財經讀物,關於這家近來很有名聲的企業男子也知道一些,但因為本身負責電子一塊兒。所以對此了解不多。仔細看完,報導中的用句說是吹捧有些過了,但客觀態度中難免夾雜了一些主觀,甚至很多東西沒說到點上。看看熱鬧還行,想拿來做什麼用就全無可能。

看完頭版,男子還沒明白也不發問。翻過一頁繼續研讀,便瞧見了另一個豆腐塊兒。

『新韓傳媒宣布進軍日本』

報道內容一片空洞。因為新韓本身就沒公布要以何種方式登陸日本,所謂的發布也僅僅是宣布攻日計劃的開啟。沒有素材還能拿到這麼一塊兒版面,對韓國第一大報朝鮮日報來說,新韓簡直太有面子了。

看到這裡男子微皺了下眉頭,快速把報紙翻回一些,正停在社會版面上,崔光植接受採訪的那一篇報導上。

「這位崔長官去看的就是那個什麼虛擬偶像演唱會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