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林壞沒跟他們打招呼,拉着唐萱兒就要進去。


誰承想周凱直接攔住去路,冷冷道:「林壞,見到老朋友也不打個招呼啊,沒想到我們又見面了。」

林壞沒理他,繞開路要進去。

結果又被周凱攔下了:「給我站住!」

紫筆文學 子夜時分,婉妍枕着康熙的右胳膊,在呼呼的睡着,李德全瞧見廖嬤嬤出現在門口,滿臉着急的神色,趕緊迎去了。

「廖嬤嬤,您怎麼今日過來了?」李德全詢問道。

「李公公,快點去求萬歲爺,主子….要生了。」廖嬤嬤懇求道。

「什麼?!」李德全愣了,「娘娘現在可才七個月,怎麼會回生產?」

廖嬤嬤最終泛著苦澀:「夫人今日來了,陪着主子用了一頓晚膳,夫人離開沒多久,主子就不舒服了。」

李德全不敢耽誤,趕緊走進內寢通報。

康熙聽到李德全的話,瞬間張開了龍目,推著婉妍讓她快些起身。

「阿諢….」婉妍有些起床氣,剛睡下沒多久,就被康熙給推醒了。

「婉妍,皇后要生了。」康熙靠近她耳邊說道。

呃呃呃!

婉妍被消息震驚了,瞬間睜開了雙眸。

「阿諢,你說的可是真的?」婉妍微蹙眉頭,趕緊隨着康熙一起起身。

鈴蘭進來給她換上外出的衣服,頭上僅是有兩根景泰藍的簪子挽了小兩把子頭。

「鈴蘭,你隨着我去關雎宮,讓大嬤嬤和蘇嬤嬤留下。」婉妍總覺得不踏實,「等咱們離開后,秘密的開始搜查有院落所有的地方,任何的角落都不要放過。」

婉妍有一種感覺,皇后此次生產,瀋陽故宮不會安靜的。

「婉妍,為何要秘密餿宮?」康熙與婉妍相處時間多,剛出門就聽見她所說的,不免覺得好奇。

「阿諢,院落裏面的奴才不可全部信任,若是赫舍里氏動手了,應該就是想打我個措手不及。」婉妍總覺得目標會是康熙。

索尼已去世了,索額圖與清史上的權勢無法比擬,赫舍里氏難免會孤注一擲,準備趁著機會給康熙施壓。

「圖裏琛,調動龍衛和鳳衛的人,秘密配合大嬤嬤和蘇嬤嬤開始餿宮,動靜一定要小,不可泄露任何一點點的消息。」康熙壓低聲音交代道。

婉妍隨着康熙一起趕往了關雎宮,在臨近關雎宮的岔路口,瞧見鈕祜祿貴妃與戴佳氏貴人一起過來。

「佟妹妹也來了?」鈕祜祿貴妃寒暄一句,「在院落門口瞧見了戴佳氏妹妹,就領着她過來了。」

康熙微蹙眉頭,順着鈕祜祿貴妃的眼神望去,戴佳氏貴人身着一身淡藍色的常服,與婉妍的衣着打扮有近7分的相似,這讓他有些不樂意了。

「誰讓你穿着這樣的?」康熙冷冷的問道。

「奴婢知錯了。」戴佳氏貴人跪在地上磕頭道,「萬歲爺,奴婢的衣着極少,這些是兩位貴妃娘娘翹不過去的,賞賜給奴婢的。」

婉妍一愣,她何時賞賜給戴佳氏常服了?

康熙餘光瞄到婉妍的眼神,心中暗笑,戴佳氏想推卸責任,婉妍卻是個有底線的。

「萬歲爺,有事兒等娘娘生產後再說。」鈕祜祿貴妃拽了一下婉妍的袖子,讓她做好表情管理。

一行人在關雎宮門前說話,皇后那邊肯定會得到消息。

康熙頷首:「罷了。」

眾人邁入關雎宮內,發現隨駕而來的宮妃都在了,德貴人眼神冰冷的瞧著兩位貴妃身後的戴佳氏,婉妍瞧著這個眼神,越發的確定自己心中猜想。

清史上,胤祐會出現殘疾,應該與烏雅氏有很大的關係。

大清的包衣世家極多是從關外進宮的,這些世家領了主子們的命令,時常與前朝的宮女們有聯繫,大明宮內流傳著不少的秘葯,這些秘葯被太皇太后勒令銷毀。

眾人行禮后,康熙坐在主位上,齊嬤嬤從產房內出來,詳細的回稟了皇后的事兒。

「皇後為何會發作?」康熙質問道,「朕把皇后和小阿哥交給你們了,你們現在就給朕這樣的答案嗎?」

齊嬤嬤跪在大殿上,大氣不敢喘,她是黃以後的陪嫁,家人卻還在赫舍里氏的府邸,夫人做的那些事兒,她是一句話都不敢多說的。

「萬歲爺,趕緊讓王御醫過來候着,娘娘若是有事兒,就讓王御醫真面。」婉妍提議道。

婉妍生產時,康熙特意請了徐御醫呆在承乾宮,若是發生危險,就會隨時診斷。

「萬歲爺,不可!」齊嬤嬤趕緊阻撓,「娘娘是後宮之主,要遵守規矩的,子夜時分,若是讓御醫進宮,是違背規矩。」

康熙冷笑道:「李德全,你去太醫院請王御醫,讓他帶着藥箱過來。」

「嗻。」李德全領命離開了。

婉妍打量著齊嬤嬤,她與廖嬤嬤都是皇后陪嫁進宮的嬤嬤,廖嬤嬤更為皇後娘娘着想,齊嬤嬤則偏向赫舍里家的。

廖嬤嬤雙眼赤紅的瞧著齊嬤嬤:「齊氏,主子帶你不薄,甚至讓你負責膳房,你就這樣回報主子的嗎?」

齊嬤嬤一句話沒說,只是低垂著腦袋。

「石榴,讓人看着齊氏,不可讓其自盡。」康熙下達命令,「廖氏,你進內寢照顧皇后,一切照舊。」

在生產前,皇后應該安排妥當了,康熙走進關雎宮,就感覺一片的混亂,連奴婢們都慌了陣腳,沒了主心骨。

婉妍留心烏雅氏的做派,發現康熙命令關押齊氏,烏雅氏眼神有些慌亂,齊氏被押送離開殿內,走到烏雅氏前面更拚命的掙扎。

烏雅氏瞧了齊氏一眼,便低垂著腦袋看着手中的帕子。

「萬歲爺,讓人催催去,娘娘這樣疼著也不是辦法呀。」婉妍趕緊勸說。

「佟妹妹說的極是,娘娘這裏有產婆陪着,更要御醫在此坐鎮。」鈕祜祿貴妃附和道。

廖嬤嬤聽到兩位貴妃的話,懸著的心落地了,她是擔憂康熙不準備請御醫。

「廖嬤嬤,你快去安排就好,娘娘這裏還是你來坐鎮。」婉妍發現康熙有些動搖,趕緊打發廖嬤嬤準備事情。

廖嬤嬤站在殿內,並不敢挪動,瞧著康熙微微點頭,她才快步的趕往了院落,開始一一的下達命令。關雎宮內的奴婢們再次井井有條,與齊嬤嬤的舉動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除了兩位貴妃,其餘的人跪安吧。」康熙有些惱了,地位的宮妃們一個個穿的花枝招展的,瞧著就讓人惱火。

「是!」榮嬪和惠嬪領着低位的宮妃離開了。

。 直接掄起了拳頭又是一拳快速地向葉子龍給打了過去。

青龍快地就像是一道閃電一樣向葉子龍沖了過去,眼看著他的拳頭就要打中了葉子龍。

青龍自言自語地說,「葉子龍,我就不信你這一次還能這麼輕易地躲開我的拳頭!」

青龍現在十分有信心能打中葉子龍,畢竟現在的他還沒有躲開。

葉子龍「咻」地一下躲開了向他打過去的拳頭,然後他快速地繞到了黑虎的身後,一個后肩摔將他的身體給狠狠地砸在了地上。

「砰——」地一聲震耳欲聾的聲音響起,在黑虎的身體砸在地上的那一刻,就像是地震一樣能夠明顯地感覺得到一陣劇烈的晃動。

「轟隆」一聲,青龍感覺他的腦子就像是被雷電給擊中一樣,腦子嗡嗡作響。

青龍不敢置信,他沒有想到葉子龍居然比他想象中還要離開。

「葉子龍,這一次就別怪我,這是你自找的!」青龍的眼睛一下子紅了起來,充滿了殺傷力。

青龍忍著身上的疼痛,連忙從地上站了起來,向葉子龍給狠狠地打了過去,「去死吧!」

就在青龍快要考經葉子龍的時候,他把往他的身後將一把鋒利的匕首拿了出來,然後向葉子龍給捅了過去。

白色的刀刃泛著冰冷的燈光,尖銳的匕首讓人看得毛骨悚然。

「小心啊——」神龍殿的人看到了青龍拿著刀刃向葉子龍給打了過去,他們擔心地忍不住提醒了葉子龍一句。

現在的他們為葉子龍捏了把汗,畢竟這麼鋒利的刀刃要是捅進了身體裡面,瞬時差生的疼痛可以讓人幾乎要暈倒過去。

葉子龍還是一臉懵逼,當他被刺眼的光芒給閃到了眼睛之後,他這才發現,現在的青龍拿著尖銳的匕首向他捅了過去。

怎麼辦?

葉子龍被嚇得身後直冒冷汗,可是這麼短的距離,別說躲開了,現在就連是不被傷到要害都是一個難題。

現在的葉子龍也顧不上那麼多,他只能嘗試著躲開青龍向他通過去的刀刃。

「咔嚓」一聲讓人毛骨悚然的聲音響起,那是匕首划傷衣服發出的聲音。

葉子龍試圖躲開的時候,匕首在他的手臂上劃開了一道傷口,紅色的血液就像是沒有關緊的水龍頭一樣涌了出來,一下子將他的衣服給染成了紅色。

葉子龍吃痛地皺起了眉頭,傷口傷傳來了火辣辣的疼痛,可是現在不是他能夠休養的時候。

「去死吧!」青龍看著葉子龍躲開了他通過去的這一刀,他反而更加人怒了起來,眼神中的怒火幾乎要噴發了出來。

青龍握緊了手上的匕首,快速地再次向葉子龍捅了過去,要是他不把葉子龍給殺死,他絕對不會罷休的!

神龍殿的人看著青龍這麼不公平,他們一下子憤怒了起來,要不是有葉子龍的命令,他們早就衝上去將青龍給暴打一頓,

「這青龍也太狠毒了吧,這都什麼時代了,還搞刺殺?」

而赤龍殿的人聽到了神龍殿的人這麼一說,他們不但沒有一絲羞愧,反而理智氣壯地說了起來。

很快,兩個幫派一下子炸開了鍋,你一言我一句地吵了起來,

「你們懂什麼,這叫兵不厭詐!」

「你們惡不噁心啊?這麼想贏還跟我們打架,真是不要臉!」

「你說誰不要臉呢,是不是想打架啊?」

「打架,來就來,誰怕誰!」

……

他們爭吵地快要打了起來,擼起了袖子正想要給對方一拳,還好被冷靜的人給拉住了,不然又是一場戰鬥。

葉子龍看著青龍拿著匕向他捅了過去,現在的他只能小心翼翼地躲開。

青龍的好幾次攻擊都被葉子龍給順利地躲開了,他反而加快了手上的動作,火氣就像是一座活火山一樣爆發了出來,

「葉子龍,你是不是玩不起啊?」

「你不是說你很厲害嗎,怎麼,現在不敢還手了?」

「我告訴你,今天你是死定了!」

……

青龍一邊說著,一邊拿著手中的匕首向葉子龍攻擊,現在的他恨不得將對方給殺得片甲不留。

青龍就像是發了瘋一樣,一刀又一刀向對方給劃了過去,彷彿不能傷到葉子龍他就不肯罷休。

「呼呼呼……」經過高強度的攻擊,青龍額頭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汗珠將他的衣服給浸濕了,形成了明顯的對比。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