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林晨瞪着眼睛,喘著粗氣吼道。


見他這副樣子,楚然深吸一口氣,摟着他的脖子,在他耳畔輕聲道:「林晨,我們不賭了,行嗎?不賭了……」

林晨沒理會她,惡狠狠地道:「這次買大!」

話音落下,周圍爆發一陣低笑聲。

那些在賭桌跟前的歪果仁都毫不猶豫的壓小。

他們已經發現了一個規律,這個黃皮猴子運氣不是一般的衰。

只要跟他反著來,就能贏錢。

凱琳掩嘴輕笑,那眼神就如同看一個十足的冤種。

甚至,她暗暗想着,等這把輸了,怎麼繼續讓林晨掏錢。

畢竟這可是老闆交代的任務。

「我買小!」

「我買小!」

「我也買小。」

待所有人的下好注后,美女荷官巧手一開。

「四六六,十六點,大。」

贏了!

林晨贏了!

一堆花花綠綠的籌碼,被林晨攏到跟前,堆得如同小山似的。

就這一把,他不光把一百五十萬的本找補回來,反而還多贏了一百萬。

凱琳的臉瞬間就綠了。

「這次運氣好而已,下一次還是輸!」

她心裡冷哼一聲。

周圍的賭客,雖說臉色也有些難看,但見林晨那興奮不已的架勢,也是嗤笑不已。

不過走了狗屎運贏了一把,有什麼可得意的?

等下一次,還不是都得輸回去?

「來來來,接着來!」

林晨不顧楚然的勸阻,豪氣地道。

「這一把小。」

他抓起一摞籌碼,看也不看便扔了出去。

美女荷官一開!

「二三三,八點,小!」

又是一百萬進賬!

林晨跟前的籌碼,已經堆得老高。

周圍的歪果仁,眼睛都紅了。

這黃皮猴子運氣也太好了吧,輸了那麼多把,兩把就回來了!

「哈哈哈,運氣來了擋都擋不住!」

林晨大笑一聲,「繼續,繼續!」

凱琳臉上始終保持着優雅的姿勢,不動聲色地退後兩步,「老闆,他又贏了。」

約瑟夫站在二樓包廂,從他的視角恰好能看到林晨的身影。

他瞳孔瞬間凝聚成芒,足足盯了三秒鐘,這才沉聲道:「再看兩局,他有可能是在藏拙。」

「好。」

凱琳輕臻玉首,點了點頭。

接連兩把,林晨依然贏了,到手一百萬。

「來了,繼續繼續。」

「怎麼不跟我對着押了?」

林晨環顧一圈,哈哈大笑起來,那囂張的架勢,讓人恨不得把他活活掐死。

他們都想不明白,也不知道為什麼。

總感覺這小子好像忽然被幸運女神垂青似的……

「他不是新手,是個老鳥。」

有人忽然說了一句。

頓時,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眼神幾乎噴火。

這小子,把他們當成傻子耍,簡直可惡!

「來啊,繼續啊,我一個人玩太沒意思了。」

林晨大叫着,可那些人恨得牙痒痒,卻還是不敢上前。

「美麗的凱琳女士,你的建議真的非常有用。」

「如果我當時離開賭場的話,可能就賺不了這麼多錢了。」

林晨目光一轉,看向凱琳,拿起一摞籌碼,「來,這是給你的小費,你是一個很優秀的侍應生。」

聽到這話,凱琳嘴角狠狠地抽了抽,有種抓狂的感覺。

她的目的不是讓林晨嬴,是讓他輸的褲衩都不剩!

可現在呢?

這個忽然走了狗屎運的小子,贏了得有四五百萬了吧。

「哎呀,高手寂寞啊。」

「凱琳,去給我拿個推車來,這麼多籌碼我拿不了。」

林晨一臉嘚瑟的表情。

凱琳暗暗咬了咬銀牙,剛要開口,卻聽耳返里傳來約瑟夫有些慍怒的聲音。

「告訴他,我陪他玩幾把。」

聞言,凱琳連忙來到林晨跟前,「這位先生,我們老闆為了讓你盡興,說要下來陪陪你。」

「哦?約瑟夫嗎?」

林晨微微一笑,「好,我給他這個面子。」

聽到這大言不慚的話,在場的眾多賭客都嘴角抽了抽。

這黃皮猴子也太傻缺了吧。

約瑟夫可是這家賭場的老闆,財富和地位,都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就在這時,約瑟夫叼著一根雪茄,緩緩從樓上走了下來。

「感謝林先生給我這個面子。」

他悠悠開口,眯起眼睛,「就是不知道,你有沒有把握從我這裏贏到錢。」 「柳家妹子,你先去休息一下,想必你也是受到了驚嚇。這裡的事情交給我處理就好。」

牛承嗣說完就示意其她女子把柳惜偌帶有,他還繼續對史文麟施壓。今天這個好機會可不能就這麼放棄了。

看到這裡,史文麟也知道,不能再看戲了。不然,真就要被對方佔據主動了。

「你是叫柳承嗣啊,還是她叫牛惜偌啊?柳姑娘是你們牛家的?還是你牛承嗣能做柳家的主?」

那幾個其他國公之後家的女子都停了手,放開了拉著柳惜偌的手。而且,她們和其他那些八公之後臉色都是很不好,心裡很是憤怒。

史文麟這話是說到點子上了。雖然四王八公是一條戰線上的,但並沒有主從關係,而是報團取暖。牛承嗣把自己放在高人一等的地位上本就很不合適。而讓其他八公之後憤怒的不是牛承嗣把自己放在高人一等的地位對他們發號施令,而是他們默認了牛承嗣高人一等的地位。

如今,史文麟赤裸裸的把這個問題扯了出來,看著是說牛承嗣和柳家的關係,又何嘗不是在再說牛承嗣和他們這群人的關係呢。

現在問題擺在明面上來了,這群人都感覺臉上火辣辣的。都是八公之後,自己怎麼就自認當了別人的小弟?真是給家族丟臉啊!

牛承嗣心裡也是一驚,這事兒要處理不好,別說拉史家下水了,他們內部就得出嫌隙。同時,牛承嗣也是深深地看了史文麟一眼。

牛承嗣沒怎麼和史文麟相處過,對於史文麟的了解也是在他人之口中。整天打架鬥毆,遊手好閒,這就是大眾對史文麟的認知。

這就使得牛承嗣在心裡是看不起史文麟這個紈絝的。並且高傲的認為自己隨便下個套,史文麟就會乖乖地把套給套在脖子上,還給套緊了。

這也是他選擇撮合史文麟和柳惜偌的原因。史文麒的文名在年輕一代里還是名列前茅的。牛承嗣認為這些淺薄的計策在史文麒那裡不好使。所以他才當機立斷直接選了史文麟的。

誰知道,史文麟的心這麼毒。他已經不是不上套了,而是撿起石頭直接砸他這個下套人了!

史文麟和牛承嗣、賈珠他們不知道的是,在離他們不到二十米的樹林里,忠順王世子姜皓和郡主姜芷蘭。

「大兄,這史文麟並不想傳言中那麼沒腦子啊。」姜芷蘭對史文麟有了些興趣。

「妹妹,傳言里只是說史文麟衝動莽撞,遊手好閒,不學無術等。可從來沒有人說過他是個蠢貨。而且,傳言也並不可信。」姜皓微笑著說到。

「咱們要不要過去給他解圍?別讓牛承嗣這個耍心眼的壞種算計了他。」

「不急,我要看看,這史文麟能做到什麼程度。」姜皓饒有興趣的看著史文麟說到。

史文麟也不客氣,繼續說道:「柳姑娘想在哪還得聽你牛承嗣的不成?你又是以什麼身份來決定柳姑娘的去留?!」

不給牛承嗣說話的機會,史文麟對著那幾個去拽柳惜偌的女子說道:「讓我驚訝的是你們,你們都是姓牛嗎?還是被使喚慣了?衙門裡的衙役都沒有你們這麼聽話!」

史文麟的話讓那幾位千金臉色變得很難看。作為一名大家閨秀,被拿來和下九流的衙役相比,她們能不慪氣嘛!而且,史文麟還說她們對牛承嗣的話比衙役還聽話,這是把她們的臉給丟在地上狠狠地踩了一頓!

女的臉色不好,男的有何嘗好了。不僅女的下意識的聽從牛承嗣的話,他們這群男的又何嘗不是!

要是家裡的次子還好,大乾是嫡長子繼承的宗族法。只要嫡長子在,其他孩子就很難有機會繼承家產。被牛承嗣影響到了對家族的影響也不會太大。

但他們差不多都是家中嫡長子啊!將來是要繼承家族的人!現在的他們才恍然發覺,在潛移默化中,牛承嗣竟然已經在他們的心裡樹立起了威信!並讓他們認為聽從牛承嗣理所當然,這個發現可了不得啊!

在反應過來之際,這些人對牛承嗣的戒心一下子就提到了最高!牛承嗣這個人有點厲害啊,能不知不覺就讓他們習慣於聽從他的話。

今天牛承嗣能他們把柳家妹子拉走,那麼明天是不是就能讓他們一起針對柳家?再然後呢,是不是會讓他們損害自身利益來為牛家謀利?這些事情,都是他們不得不考慮的事情。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