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林沐楓舉起烤好的兔子笑着遞到小姑娘手裏,後者也不猶豫,拿起兔子張嘴就咬。


“小心燙,要是你那小嘴被燙成醜八怪可別找我啊。”

林沐楓在一旁看着立刻提醒道,他以前可是吃過這虧的,吃了一次自己做的烤肉,結果嘴巴腫了三天。

只要對女人提起和容貌有關係的東西,她們會放下一切的誘惑,小姑娘也不例外,先是對野兔吹了幾下,然後才慢慢的咬下一小口,在嘴裏仔細品嚐了一下後興奮對林沐楓直點頭,看的林沐楓差點沒飄起來,被妹子崇拜的感覺就是好啊。

PS:各位兄弟點下收藏(加入書架)和送點鮮花吧,衝新書榜就靠你們了,拜謝啦! 藍月鎮是楚國的一個小鎮,也有五千多年的歷史了,經歷了這麼多年的風吹雨打,到楚國建國,也算是一座古樸小鎮,這座小鎮屬於楚國邊境,在它旁邊緊靠着的是讓人不敢小視的妖族。

藍月鎮只是個鎮,在它上面還有縣、城、州府、最後纔到國,可是就是這樣的一個小鎮,它每年卻會產出很多靈藥和稀有礦石,楚國是五大國中實力最弱小的,因爲後者建國晚,可是楚國的藥材和礦石卻是五大國中最多的,因爲它有個藍月鎮。

而作爲藍月鎮的張家,雖然只是個九品家族,可是藍月鎮的藥材和礦石基本上都是由他們來負責運送,這也讓張家越發的猖狂。

此時,張府,張士誠老氣橫秋的坐在主位上,手裏端着剛剛泡好的茶葉,輕輕咪上一口,然後一雙眯小的眼睛微微眯在一起,露出狡詐的笑意看着下面的三人:“嗯,你們很不錯,這次沒有讓我張家丟臉,老夫賞罰分明,這本九品武技你們拿去修煉吧,以後你們就是我張家核心子弟了,好好修煉,好處少不了你們的。”

如果是在以前,三人或許還會感恩代謝一番,可是如今他們有了一本五品武技,那就不一樣了,三人心裏個個都在暗罵張士誠奸詐,然後賠笑道:“多謝老爺,我們一定不會讓老爺失望的。”

張士誠滿意的點點頭,對着三人揮了揮手:“好了,下去吧,我要一個人靜一靜。”

三人不敢怠慢,立刻恭敬的退了下去。

看着三人的背影,張士誠把目光放在了盒子裏裝着的人頭,雖然已經毀了容,不過他還是高興的大笑道:“林家餘孽以除,哈哈,藍月鎮再也不會有和張家做對的人了!”

張士誠奸詐一世,可是他怎麼也沒想到這個被毀了容的人頭是三人在死囚身上拿來的。

……

和小姑娘嬉鬧了一個上午,後者吃完野兔後和往常一樣轉身離去了,走的時候掛在身上的鈴鐺還發出好聽的聲音。

林沐楓也抓緊時間繼續回到屋中修煉,對他來說,泡妞修煉兩不誤,這就是人生。

打好坐後,林沐楓再次進入內視中,赤色的圈子在他控制下越來的熟悉,氣流一路暢通無阻的在他體內運轉,當氣流散去後,赤色的圈子的距離又一次縮小了許多,意味着突破的距離又近了一步。

當林沐楓退出內視,睜開雙眼時,果然,太陽當空,這次他心理有了準備,這修煉的時間過的就是快,只是一眨眼而已,和往常一樣,林沐楓推開屋門就向蘭若樹的方向走去。

小姑娘和平常一樣,穿着一身白衣在那裏等着他,而這次,小姑娘手上多了一條野豬……

看着兩百多斤的野豬已經死的不能在死,被小姑娘這麼輕鬆的擰着,林沐楓不由的嚥了口口水,這是異界版美女和野獸啊。

“你打的?”

林沐楓走到小姑娘身邊問了個很白癡的問題。

看着林沐楓吃驚的樣子,小姑娘得意洋洋的點了點頭,林沐楓看到立刻撲了上去,一把奪過小姑娘身上的野豬,呵斥道:“你一個女孩子居然弄的這麼血腥,成何體統,下次不許這樣了,要是遇到危險怎麼辦?”

林沐楓滿臉嚴肅,他是真的擔心,只是他自己不知道自己爲什麼這麼緊張。

被林沐楓這麼一呵斥,小姑娘明顯嚇住了,不過臉上很快就恢復了笑意,甜美的笑意,她覺得這被人呵斥的感覺挺不錯的。

這丫頭還有被虐症?

看着小姑娘傻傻的笑意,林沐楓呆愣的想到,不過這話他不敢說出來。

“這個野豬你確定是自己打的?不是撿的?”

林沐楓還是有些不相信,這小姑娘身材那麼渺小,這野豬至少也有兩百多斤,她怎麼就擊殺了這野豬?難道異界的妹子都是天生神力?

見林沐楓不相信自己,小姑娘急了,白嫩的小手指氣急敗壞的指着野豬脖子上的血洞,林沐楓望去,只見血洞上有個普通的小石子,這和小姑娘昨天殺野兔的方法一樣啊。

林沐楓滿臉無語的看着小姑娘,他這時候有些懷疑後者是不是唐門的傳人了,莫非異界也有暗器?

“嘿嘿,美女,教教哥吧。”

林沐楓滿臉嬉笑的貼在小姑娘身邊,厚着臉皮說道,他心裏想的很簡單,要是把這暗器學會了,那以後耍酷不是一流啊,什麼樣的妹子泡不到,不過估計小姑娘要是知道他的想法,打死也不教。

見林沐楓和自己貼的這麼近,小姑娘不覺得往後一退,小臉紅了一下,然後很快恢復了正常,輕聲一哼,指了指林沐楓手中的野豬。

總裁前夫 林沐楓立刻會意,連忙喊道:“大爺,你上座,小的這就給你去烤野豬。”

聽着林沐楓的稱呼,小姑娘樂的一笑,然後靠着蘭若樹坐下,雙手託着下巴,水汪汪的眼珠盯着林沐楓忙碌的身影,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不要愛上我,負責你會越陷越深的。”

這時候,林沐楓架好柴火,突然走到小姑娘面前,一臉嚴肅的說道。

小姑娘先是一愣,然後俏臉一紅,過了半響發現有些不對勁,林沐楓先前臉上的嚴肅早就不知道丟那去了,只是沒心沒肝的大笑着,氣的後者無奈的舉了舉粉嫩的小拳頭。

小姑娘啃野豬啃的香甜,兩百多斤的野豬很快就沒底了,林沐楓很自然的把這現象定爲在異界是很正常的,在異界,狗可以變成貓,老鼠會上樹,螞蟻能壓死大象,這一切都是正常的……

“好吃吧?唉,可惜這裏沒有調料,不然一定會更好吃,在我們家鄉,酸甜苦辣鹹,你想要那種味道就有那種味道,可能我一生都回不去了。”

想到家鄉,想到蘇蘇,林沐楓心裏一陣失落,一直僞裝開心的面具在這一刻也不知覺的放了下來。

小姑娘看到林沐楓眼裏的失落,猶豫了一下,然後把小手輕輕的搭在林沐楓的手背上拍了幾下。

感受到手背的嬌嫩和柔軟,林沐楓散去那份失落,嘿嘿笑道:“大爺,你吃完了野豬就來佔小的便宜,還什麼好處都沒有給我,這買賣划算吧。”

看到林沐楓又恢復了以往的樣子,小姑娘白眼一翻,然後隨手撿起幾個石子,對着遠處的樹木射去。

只是一瞬間,林沐楓就看到樹幹上多了幾個洞,立刻說道:“我沒看清楚,在來一次,速度慢點。”

小姑娘聽後眼珠一轉,然後搖了搖頭,小手指了指照着頭頂的太陽,示意自己要回去了。

得,被人玩了,林沐楓心裏那個鬱悶,然後從背後拿出早已經做好的五子棋說道:“本來還想帶某人玩個新遊戲的,可惜某人既然耍賴那就算了吧。”

看到林沐楓手裏的五子棋,小姑娘雙眼一亮,這幾天和林沐楓待在一起她很開心,不光後者能說會道,而且他還經常拿出新鮮的玩意帶自己玩,先是釣魚,然後烤肉,現在又冒出一個五子棋,這讓小姑娘好奇的心理怎麼忍受的了,立刻撿起石子就要教林沐楓怎麼投石子。

看到自己的計策成功,林沐楓得意的笑了笑,然後跟着小姑娘學習這異界版唐門暗器。

林沐楓不笨,在看到小姑娘示範幾遍後就能模仿出個大致的樣子,相信只要勤加鍛鍊就一定能學會這泡妞神器了,額,對林沐楓來說這就是泡妞神器。

勉強學會了幾分暗器,林沐楓感覺體內的氣流又是一陣涌到,不由的一陣自戀,自己真是天才啊,練個暗器都能變成修煉,提升實力,那些什麼天才在自己面前弱爆了。

小姑娘也很驚歎林沐楓的學習程度,不過很快就把注意力移到五子棋上,看着黑白兩種棋子,小姑娘放在手心看了看,然後嘗試放在嘴裏咬了幾下,看的林沐楓一陣痛心疾首:“你個吃貨,這是玩的,不是吃的。”

被林沐楓這麼一說,小姑娘委屈的放下棋子,嘟着小嘴,嘴裏不斷髮出悶哼聲,看的林沐楓整個人都要軟了,這妹子禍國殃民啊,還好哥神志堅定,不然也要被她淪陷了。

小姑娘雖然貪吃了點,不過還是很快就懂了五子棋的規則,不過在林沐楓這傢伙面前當然是屢戰屢敗了。

“哈哈,你還要多練練,看,又五個了。”

林沐楓笑着從棋盤正準備從棋盤拿起棋子卻發現棋盤上是四連,少了一個棋子。

林沐楓立刻把目光望下了小姑娘,只是小姑娘低着頭,整個身子都在不停的顫抖,立刻明白了怎麼回事,無語的說道:“你個丫頭片子下棋還沒學全,偷子到是無師自通,棋品居然這麼差,快老實把棋子放回去,在哥千里眼面前,你任何花招都是沒有用的。”

沒想到纔剛偷了一個棋子就被林沐楓給發現了,小姑娘只好把棋子放回棋盤。

棋子剛一落棋盤,林沐楓又說道:“都叫你別耍花招了,你那棋子位置放錯了,真當哥傻子啊。”

“。。。” 當夕陽落山的時候,小姑娘帶着鬱悶之色離去,下了一天的棋,一局都沒有贏,作弊還被發現,小姑娘發現今天的天空好黑,黑乎乎的……

看着小姑娘的背影,還有那走時鈴鐺發出的脆響,他很沒心沒肝的笑了,這丫頭太可愛了,就連生氣和鬱悶的樣子都一樣的可愛,怎麼看他就怎麼樂。

和小姑娘下完五子棋,林沐楓想到了一個賺錢大計,系統是好,可是就是有一點不好,沒錢啊,沒錢怎麼行?沒聽過一分錢難倒英雄好漢嗎?

林沐楓想到了前世的一個辦法,擺棋局讓人來破,自己雖然擺不來棋局,可是可以和人賭博,把獎勵弄的誘惑點,在和人下五子棋,還怕沒有錢?

林沐楓要錢的原因有很多,要吃飯,畢竟不能天天烤東西吃,還要買衣服,身上這衣服都已經快要爛掉了,難得和小姑娘天天在一起後者居然沒有嫌棄,還有就是假如以後遇見什麼天才地寶,靈丹妙藥啥的,沒錢怎麼行啊?所以,這錢的用處實在太大了。

簡單的估算了一下時間,林沐楓在屋內打坐了一會,然後清晨天還沒亮就跑到鎮上去了,手裏拿着五子棋和那本九品武技,鋼拳。

林沐楓先自己一個人到湖邊簡單的易容了一下,畢竟擔心別人認出自己,看着湖裏的倒影,林沐楓不得不讚嘆這身體的主人長得挺不錯的,挺帥的,就是太嫩了,在前世也算是個小白臉了,不過估計富婆們肯定喜歡。

在藍月鎮上晃了一下,林沐楓就像一個好奇寶寶一樣左望右望,雖然他的記憶裏有藍月鎮的景色,可是這哪有自己親眼看的好啊,就好像前世在電視中看的景色怎麼也比不上自己親眼見到的啊。

林沐楓衣服破爛,髮絲凌亂,清晨買菜的百姓看到後個個都離他遠遠的,生怕弄髒了自己,對這點林沐楓也無所謂,這樣到是更好,離這麼遠,也不用擔心別人認出自己來。

“下棋了,下棋了,只要贏過我就可以得到一本九品武技,機會不容錯過啊!”

找到鎮中心的位置,林沐楓拿着鋼拳和棋盤往地一坐就大聲喊了起來,可是路過的人都是好奇的打量着他,卻沒有人上前,他們不覺得林沐楓穿成這樣居然能拿出九品武技,你要是真有九品武技爲什麼不拿出賣錢?會穿成這破爛的樣子?

看到沒有人過來,林沐楓也不心急,只是一遍又一遍的喊着,終於,有個武者忍不住了,他是一名九品武者,沒有學過武技,雖然明知道林沐楓很有可能是瘋子或者傻子,可是還是抱着一點希望走上前去。

“真的是九品武技!”

武者接過鋼拳一看立刻大聲吼道,很快,許多人圍攏過來,他們都看到了林沐楓手中的武技,立刻個個激動的問林沐楓賣不賣,有不少富商表示願意出大價錢買下了,對於這些人,林沐楓一一拒絕,然後說只要下棋能贏了自己就可以得到這本武技。

因爲武技的誘惑,不少人都很有耐心的聽完林沐楓的規則,然後紛紛要上前和林沐楓切磋。

看着激動的人羣,林沐楓笑道:“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你們既然想和我們下棋,那就要拿出相應的籌碼。”

“什麼籌碼?你說!”

一個富商財大氣粗的說道。

林沐楓呵呵一笑,豎起一個手指頭:“一錠金子!”

在恆古大陸,一錠金子可以讓一戶普通人家生活一年,這對普通人家來說當然不是小錢了,可這對富商來說並沒有什麼,後者毫不猶豫就拿出一錠金子放了下來,然後和林沐楓切磋。

“不好意思了老闆,五子了。”

林沐楓笑着一子落在棋盤上,然後將金子往懷裏一塞,一臉的得意。

沒想到才落了幾個子就輸了,富商有些不甘心,準備在繼續的時候,旁邊的一些富商不幹了,紛紛說道:“這怎麼行,大家輪流來,你剛纔下過了這把我來了。”

被衆人這麼一說,輸了一錠金子的富商無可奈何的下了位子,一臉的肉痛之色,他不是心疼金子,他是怕林沐楓要是輸了,那本武技不就是別人的了?所以他心裏希望那個剛剛坐在位子上的富商輸掉,在座的不止他一個人這麼想,其他富商都一樣,都希望那個富商立刻輸掉。

似乎衆人的詛咒起效了,那個富商也沒下幾個子就輸掉了,而其他人也一樣,個個興高采烈的上去,然後都垂頭喪氣的下來,要多鬱悶就有多鬱悶。

……

不止富商們鬱悶,靠在蘭若樹下的白衣小姑娘也很鬱悶,後者嘟着嘴,烏黑明亮的眼珠不時看着林沐楓那茅草屋,然後又擡頭看着天色,要是在平時,林沐楓早就出來和自己談天說地了,可是今天卻沒有動靜,連個人影都沒有。

小姑娘突然發現自己似乎習慣了林沐楓的存在,習慣有這麼一個一天到晚在她身邊說個不停,吹着牛,開着玩笑,每天拿出新花樣陪自己玩耍的傢伙,今天就這麼短短一段時間,那傢伙沒在,自己心裏就好像少了什麼一樣,這種感覺她很不喜歡,她也說不出來,甚至還有點怨意。

山間的風是陰涼的,一陣風吹過,小姑娘不由自主的縮了一下瘦小的身子骨,在風中顫抖了一下,她記得,如果林沐楓在的話,那個傢伙一定會幫自己擋住風向,拍着胸部說這點小風算什麼,然後嘲笑自己就是一丫頭片子,這麼點小風都經不住。

就這樣,小姑娘傻傻的託着下巴,回憶着這幾天的點點滴滴,這是她記憶中最開心的幾天,她不知道林沐楓什麼時候出現,還是不會在出現了?

不會在出現?這個想法剛剛出現在腦子裏就被小姑娘給強行驅散了,她不喜歡這個想法。

……

藍月鎮,今天的鎮中心極爲熱鬧,因爲有個人拿出了一種奇怪的玩意,據說叫五子棋,只要誰能贏他,誰就可以得到一本九品武技,這個消息立刻在藍月鎮引起了喧譁。

張家的三個護衛這幾天日子過的很好,因爲和林沐楓合作,在加上又得到家主的讚揚,他們這幾天心裏都是樂滋滋的,他們剛纔無意中聽到有人說下棋可以贏得一本九品武技,出於好奇他們就走過來看看。

推開人羣,三人驚訝的看着那下棋的人,雖然衣服髒兮兮的,臉上也不知道塗了什麼東西,可是三人還是認出來了,這傢伙就是林沐楓,而他手上拿的居然是那本五品武技?!

“哈哈,又是五子,客氣客氣,還有沒有人在來啊。”

林沐楓笑着收起桌上金子,然後隨意的甩了下揹包,很重很沉,裏面全是金子,看的林沐楓心裏美滋滋的。

“咳咳、、”

三兄弟中的老大突然咳嗽了幾下,立刻引起了林沐楓的注意,看到三人,林沐楓立刻指着老大說道:“那位大哥,來來來,下一棋。”

見林沐楓認出了自己,老大立刻往林沐楓對面一坐輕聲問道:“林公子,你怎麼把這麼重要的東西拿出來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