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林詩慧點頭,笑道:“我知道了,六奇陣法要訣我已經研究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就是實驗,我現在已經能夠佈置十七個戰法了。”


丁牧就笑了,他給林詩慧的關照是最多的,林詩慧也沒有讓他失望,修煉起來極爲刻苦,所以才能在短短時間內擁有了戰勝許江的修爲。

把所有人都安排好,丁牧靠在椅子上閉目養神,如果不出意外,接下來一段時間應該會比較安生。

畢竟他不去惹事了,有點眼力見的人也不會來找他的麻煩,他還有什麼好擔心的?

睜開雙眼,在武者協會大廳裏掃了一眼,丁牧發現好像少了兩個人。

肖詠歌和簡英華沒有來!

作爲丁牧的專屬管家,就算丁牧隱退了二十多年,他們一樣得到了丁牧的照拂,修爲早就是出竅境了,在靈氣潮汐出現的時候,他們的修爲又有了提升,如今已經是出竅境第八層和第九層,距離魂海境已經不遠了。

但他們的修爲並不能讓丁牧感到滿意,因爲邪修、魔修之中不知道有多少人已經悄無聲息地突破到了魂海境,因爲他們修煉功法進境太快了,如果肖詠歌和簡英華不抓緊修煉的話,用不了多久就會被丁牧身邊的大部隊甩下,所以丁牧親自出手,把正在逛街的兩人給抓了回來。

肖詠歌和簡英華看到武者協會大廳裏這麼一副熱鬧的樣子,自然就猜到了丁牧的意思,露出一副苦相,“老大,我們兩個就不用了吧,我保證我們很快就能突破到魂海境。”

“既然是很快,那就好辦了,你們也不會憋在這裏太長時間。”丁牧根本不給她們兩個說話的機會,將最後兩顆用武玄煉製的血魂丹塞到他們手裏,“魂海境之後,去找巫穹測試,能堅持十分鐘,就讓你們離開。”

肖詠歌和簡英華看看巫穹,一副垂頭喪氣的樣子,因爲他們真的太清楚巫穹的實力了,一點不誇張地說,他們兩個合力都不可能在巫穹手底下堅持五分鐘,丁牧這是要讓他們修煉到死的節奏啊。

但丁牧的話他們又不能不聽,看着周圍的人都在努力修煉,他們也只能留下來,靜下心來修煉。

爲了提升所有人的修煉速度,丁牧讓林詩慧在武者協會周圍佈置了一個聚靈陣,可以將這裏的靈氣濃度提升百分之四十,多少也有些作用。

丁牧除了監督和指點衆人修煉,自己的修煉也沒有落下,每天都有血玉杯積攢的紅色液體、聚靈鼎凝聚出來的靈液,修爲提升速度也很快,若是全力修煉的話,平均一天能提升一層半的修爲。

就這樣過了一個月,加上時不時吞服一顆妖丹,丁牧的修爲提升到了納氣境兩千六百層,其他人的修爲也都有所提升,其中肖詠歌和簡英華都來到了出竅境第十層,距離魂海境只差一步了,丁牧特意準備了破障丹,希望他們能夠順利突破。

林詩慧大部分的精力都放在了陣法研究上,修爲提升並不快,一個月下來也不過提升了兩層,而葉清凌就不一樣了,修煉很努力,已經達到了神合境第十層,來到了突破的邊緣。

溫淮三人在這一個月來得到了丁牧的指點,修爲雖然提升不多,但卻得到了正確的指引,讓他們在修煉的道路上不會走太多的彎路,將來進入出竅境是板上釘釘的事,至於魂海境,一來看他們的天賦和悟性,而來就看他們能不能在靈氣潮汐中活下來了。

官方只是暫時借用京都武者協會的場地,時間是一個月,如今時間結束,也該還回去了,所以丁牧還得重新找一個適合衆人修煉的場地,然後他就想到了崑山未知區域的無名山峯。

崑山裏靈氣本就比外界濃郁,無名山峯上的靈氣濃度更是勝過外界許多,要不然莽也不會留在那裏。

配合聚靈陣,衆人將會享受到超乎想象的靈氣濃度,修煉速度自然一日千里,更重要的是那裏有大量免費的陪練,妖獸。

只有經過大量的實戰,才能快速提升戰力,丁牧身邊這些人雖然都有了不俗的修爲,但真正擁有實戰經驗的,並不多,所以去崑山無名山峯修煉,對衆人來說都是一個非常不錯的選擇。

在無名山峯,巫穹也可以得到提升,因爲莽一定很樂意給巫穹當陪練,這樣就連巫穹都要緊張起來。

最最重要的就是,丁牧還可以藉着修煉的名義,在那裏獵殺妖獸,尋找各種材料!

這次靈氣潮汐之後,還不知道要等多少年才能再迎來一次靈氣潮汐,所以丁牧要抓住這次機會,儘可能多得提升自己的修爲。

有了大方向之後,接下來就是考慮怎麼安排這些人過去修煉。

一起去是不怎麼現實的,因爲小田和孔升掌控的情報網需要運作,京都文苑這邊的別墅需要有人打理,所以丁牧決定將身邊的人分成兩撥,先去一波在崑山閉關修煉,達成目標之後再換另一波。

那麼第一波要帶着進入崑山的就是林詩慧、葉清凌、沈羽芝、孔升、白夢姿、柳言心、袁夜、蕭情和巫穹,剩下的小田、肖詠歌、簡英華、陸宸還有睡老頭四人就等到第二波再去。

做了決定之後,丁牧就讓小田去安排私人直升機,準備直接飛過去,因爲人數太多了,而且大部分人在崑山未知區域是沒有自保之力的,所以丁牧就取了一個巧。

至於空中那些妖獸,丁牧根本不在乎,只要他展開劍域,還有哪個妖獸不長眼一定剛要來找麻煩嗎?

於是第二天,丁牧就帶着一羣人登上了前往崑山的直升機,順便還把聚靈鼎也帶上了,因爲聚靈鼎在靈氣濃郁的地方可以發揮出更大的作用。 崑山,未知區域,無名山峯。

莽正坐在石板上修煉,雖然他已經感受到自己壽命無多,但靈氣潮汐的出現,還是讓他生出了要拼一把的心思,萬一能在這次靈氣潮汐中有所突破,進入到翻天之境,他的壽命會再次延長,能再多一千年,到了那個時候,他就可以親自指點巫穹修煉了。

自從上次巫穹來過一次之後,他就開始惦記了,因爲巫穹是他目前所知道的唯一一個巫人傳承了,不把巫穹**成材,他死都不瞑目。

就在他像往常一樣打坐修煉的時候,天空突然傳來一陣巨大的轟鳴,隨後就看到一架直升飛機緩緩朝着山頂降落下來。

也就無名山峯的山頂已經被莽打理過很長時間,具備了降落的條件,要不然丁牧也不會搭乘直升飛機過來。

莽看到直升飛機之後明顯愣了一下,他雖然在外面遊歷比較少,但也是知道直升飛機的,沒有出手將飛機擊落,要不然丁牧就要跳出來了。

耐心等着直升飛機降落,巫穹先跳了下來,扛着聚靈鼎朝莽走過去,“莽叔,我給你帶了好東西!”

莽看到巫穹之後先是鬆了一口氣,然後就笑出來,這種笑容是發自內心的。

“是嗎?我看看是什麼好東西?”

巫穹把聚靈鼎放到莽的面前,裏面有不少靈液,這是丁牧安排的,也算是回報了當年莽把巫穹從安城帶回來的恩情。

“聚靈鼎凝聚出來的靈氣,對修爲有很大好處,上次我就喝了一點,就感覺修爲提升了不少。這些都是給你的。”

莽笑了,用手撈起來一捧靈液喝下去,果然感覺渾身舒坦,進展緩慢的修爲竟然也有了鬆動的意思,從這一點來看,這靈液就是不可多得的寶物。

“好!好寶貝!巫穹,你跟我說實話,這鼎是你的還是丁牧的?”

巫穹撓頭,“是丁牧的,不過他說了,這些靈液都給你。崑山這裏靈氣充足,以後還會有源源不斷的靈液,修煉的時候不用頭疼了。”

莽拍拍巫穹的肩膀,看向丁牧,“丁牧,謝謝你。”

“不用客氣,我來找你也是有別的心思。我打算帶我朋友在這裏閉關,讓他們和這裏的妖獸戰鬥,增加戰鬥經驗、提升修爲。”丁牧直接就說出了自己的來意,他知道巫人都喜歡直來直去,拐彎抹角的說話反而不好。

莽看着丁牧身後的林詩慧等人,張張嘴,最終還是很明智地沒有說話,因爲他打不過丁牧,就算有意見,也得忍着,更何況巫穹明顯是站在丁牧那邊的,他就不給自己找麻煩了。

至於無名山峯周圍的妖獸,就讓他們自求多福吧,只要丁牧和巫穹不出手,丁牧帶來的這些人應該殺不死幾隻妖獸。

人都到齊之後就是扎帳篷,畢竟他們要在這裏住上一段時間,不可能像莽這樣風吹日曬的,有條件的時候一定要對自己好一點。

忙活幾個小時,紮起了三小一大四個帳篷,其中丁牧和林詩慧一個,孔升和白夢姿一個,巫穹和莽一個,剩下的幾個女人住在大帳篷裏。

在搭建帳篷的時候,丁牧帶着林詩慧在山頂上佈置了一個聚靈陣,將山頂上的靈氣濃度再次提升到一個新的高度,就連莽都能感覺到自己的修爲速度似乎提升了一些,然後他對丁牧一行人在這裏修煉的事情,就沒這麼大的意見了。

和在京都修煉時一樣,丁牧負責監督和指點,剩下的人要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修煉上,除此之外,每隔一天,丁牧都會抓來一隻七階妖獸,讓他們和七階妖獸展開戰鬥,以此提升實戰經驗。

不過丁牧不是一直留在山頂的,而是在修煉的空暇時間御劍飛行,下山去獵殺妖獸,順便探索一下這裏有沒有別的寶物。

結果轉了幾圈之後,丁牧發現這裏的妖獸修爲都已經有了明顯的提升,不少七階妖獸都有了突破到八階妖獸的跡象,而八階妖獸突破到九階的就比較少了,但也是有的。

從這一點就能看出這裏的靈氣濃度是真的超過外界太多了,要不然這些妖獸不會有這麼明顯的變化。

九階妖獸之上,還有十階妖獸,不過在一千多年以前就絕跡了,丁牧也很久都沒有見過了,不知道這次靈氣潮汐的出現,能不能出現新的十階妖獸。

別看九階妖獸和十階妖獸只差了一階,但兩者之間的實力可是天差地別,因爲十階妖獸已經具備了堪比人類的智慧,擺脫了野獸的本能,而且修爲堪比窺天境練氣士,戰力極高,體質強大,尋常的窺天境練氣士遇到十階妖獸,都不一定是對手。

更重要的是,幾乎每一種妖獸突破到十階之後,妖丹都會具有不同的作用,或者可以煉丹,或者可以佈陣,或者可以製作法寶,總之很少有人會直接吞服十階妖丹提升修爲,因爲太浪費了。

只可惜,丁牧轉了好幾圈,都沒有發現十階妖獸,估計是靈氣潮汐出現時間還不長,短時間內不會出現十階妖獸。

雖然沒有找到十階妖獸,但不代表丁牧沒有收穫,隨手獵殺的七階、八階妖獸就不說了,丁牧還找到了不少藥材、材料等等,也算是能夠充實一下自己的庫房了。

時間就這樣一天天過去,葉清凌沒有辜負丁牧的期望,率先突破到了出竅境,流劍訣配合御劍術,已經能夠發揮出不俗的戰力。

孔升和袁夜的進度也不慢,距離出竅境已經越來越近了,蕭情和林詩慧要差一些;進展最慢的就是白夢姿了,一點修煉基礎都沒有,要不是孔升給她要來了一顆淬體丹,她怕是連納氣境都無法達成。

和妖獸實戰方面也有了不錯的進展,在丁牧和巫穹不出手的情況下,沈羽芝、葉清凌、柳言心等人合力已經能夠擊殺大部分七階妖獸了,遇上八階妖獸也能撐上幾分鐘,當然,那種極爲難纏的妖獸除外。

在丁牧他們安心修煉的時候,江南市又出現了變故,連續發生了好幾起的失蹤案件,而是失蹤的人都是有修爲在身的武者,這倒是引起了江南市武者協會會長馮震的注意,不過在調查一段時間之後,又什麼線索都沒有了,就好像那些失蹤的人憑空消失了一樣,讓人想不明白是怎麼回事。 丁牧帶着一羣人在崑山未知區域的無名山峯修煉了半個月之後,突然接到了小田發來的消息,在南非區疑似發現了腥獸草蹤跡。

根據小田的調查,在南非區有人見過類似腥獸草的東西,腥臭難聞,但是目前只能知道一個大概的地點,沒有確切位置,所以想要尋找腥獸草,還得去南非區跑一趟,在那裏仔細尋找。

南非區的環境和華國完全不同,丁牧少帶幾個人去還沒有問題,如果小田安排大量人手去南非區的話,必然會引起南非區地區衆多官方或者非官方勢力的懷疑,所以小田只負責把消息告訴丁牧,至於丁牧如何決定,就不是他能決定的事了。

丁牧對腥獸草的需求很大,以每株腥獸草配合一百顆七階以上的妖丹可以提升一千二百層以上的修爲來計算,丁牧還需要六株腥獸草才能突破到神合境。

就算丁牧進入了神合境,他對腥獸草的需求一樣不會減少,一點不誇張地說,腥獸草這種好東西,越多越好。

所以丁牧在得到消息之後就決定親自去南非區走一趟,不過考慮到在崑山集訓的這些人的安全,丁牧就不帶巫穹了,有他在,沈羽芝、葉清凌等人的安全就不用擔心了。

至於林詩慧,丁牧考慮一番之後,決定帶上林詩慧,因爲林詩慧的修煉進展取決於她對陣法的領悟,陣法研究得越深,她能發揮出來的實力就越強,而領悟陣法這種事,其實還有些玄的,也許一直閉關苦思不得的東西,出去轉一圈就有了答案,所以丁牧纔會帶着林詩慧。

讓小田在格木市安排私人飛機,他把這裏的事情和巫穹還有莽交代一下,就帶着林詩慧離開了。

葉清凌看到丁牧和林詩慧離開的身影,臉上露出了幾分失落的表情,雖然沒有說什麼,但是她修煉更加努力了。

丁牧御劍飛行速度極快,一個多小時就來到了格木市,登上私人飛機,直奔南非區而去。

南非區的氣候、環境和華國完全不同,小田在飛機上準備各種藥物、衣服、食物,可以保證丁牧和林詩慧兩人在進入南非區之後不會有任何的手忙腳亂。

小田發來的消息上顯示在南非區的南部,接近海岸線的地方有人看到過類似腥獸草的東西,所以丁牧直接降落在了南非區最南端的機場,拿上一份地圖,帶着林詩慧離開了。

至於這架私人飛機,會一直留在這裏,隨時等待丁牧和林詩慧返回。

腥獸草的生長環境苛刻,必須是在陰暗、潮溼而且有大量妖獸屍體存在的地方纔能生長,所以丁牧直接鎖定了地圖上的幾個山洞,一個挨着一個找過去,只要這裏真的有腥獸草,丁牧就一定能找到。

按照地圖的指引,第一天丁牧就找到了三個山洞,但是裏面並沒有腥獸草,甚至連藥材都很少,幾乎沒有任何收穫。

好在南非區草原上有不少野獸,丁牧兩人倒是不用擔心食物的問題。

傍晚過後,天氣轉涼,丁牧沒有休息的意思,帶着林詩慧繼續尋找山洞,結果兩人在天空御劍飛行的時候,一根長矛突然飛過來,要不是丁牧出手快,一把抓住,怕是就要被長矛刺中了。

丁牧看了一下手裏的長矛,做工粗糙,除了長矛的前端是用黑乎乎的金屬打造之外,剩下都是木質的,威力可想而知,就算丁牧和林詩慧不躲不閃,也不會受傷的那種。

再往下看,一個身上只用樹葉、獸皮護住關鍵部位的野人在地上衝着他們哇哇亂叫,似乎是在心疼他的長矛。

丁牧心裏一動,帶着林詩慧落下去,因爲剛纔他和林詩慧飛行的高度已經超過了一百米,而下面那個野人能夠將長矛扔到一百米高空,已經是極爲厲害的了,反正普通人是肯定做不到這一點的。

下面的野人看到丁牧和林詩慧落下來,嚇得急忙往後退了幾步,發出幾聲怪叫,跑了。

林詩慧不解,“丁牧,這個人,應該是野人吧?”

“應該是南非區這邊的野人部落,雖然現在很少見,但還是有的,而且受到當地官方的保護,不允許人們插手他們的生活。”丁牧停頓一下,“不過這個部落應該會比較有意思,你試試你能把這個長矛扔多高。”

林詩慧接過長矛,在不用靈氣引導的前提下,用力將長矛扔出去,結果也不過是剛剛達到一百米高度而已。

要知道林詩慧現在可是神合境的練氣士,身體素質遠遠勝過普通人,看起來有些瘦弱的身體,已經蘊含了極大的力量,可她也只能把長矛扔到一百米的高空,而剛纔那個看起來沒什麼特點的野人,竟然可以扔到一百多米的高空,而且還保持了一定的準確度,難道這個野人也有堪比神合境練氣士的體質嗎?

想想就覺得可怕。

如果這樣一個野人部落所有人都有這樣的實力,南非區這邊怕不是要炸鍋。

林詩慧看到這裏也明白了丁牧的意思,說道:“看來這個野人部落,還是有點意思的,我們過去看看?”

野人在逃跑的時候留下了明顯的痕跡,而且還不知道隱藏,丁牧根本不需要花費多少力氣就順着腳印找到了一個野人部落,在部落的周圍是用樹枝紮起來的簡易柵欄,預警作用大於防護作用,柵欄裏面是一個個簡陋的帳篷,在最中間的位置有一堆篝火,篝火旁邊有十幾個人圍坐在一起。

這些人和丁牧剛纔見到的那個野人一樣,不管男女老少,身上都只用樹葉和獸皮簡單遮住了重要部位,其他地方都裸露在外面。

在這些人的身後零零散散放了幾根長矛、金屬短刀之類的武器,再旁邊,還有半隻斑馬的屍體,明顯是這個野人部落的獵物。

丁牧兩人的出現很快引起了這些野人的注意,其中一名野人看到丁牧和林詩慧之後幾乎要跳起來,指着兩人發出咿咿呀呀的聲音,隨後剩下的野人紛紛拿起武器對準了丁牧兩人,一股壓抑的氣氛傳了過來…… 丁牧當然不會在乎這些野人的攻擊,就算他們有金屬武器,力氣極大,但也無法改變他們傷不到丁牧一分一毫的事實,所以在面對十幾個野人散發出來的敵意時,丁牧只是稍稍散發了一些威壓,就讓這些野人不敢動彈了。

不管怎麼說,這些野人能活到現在就已經很不容易了,丁牧也不想和他們作對,來這裏看看只是因爲好奇他們的力氣爲什麼會這麼大而已,所以丁牧在展示實力之後,取出了剛纔撿來的那根長矛,橫着放到前面,意思是還給他們。

剛纔大喊大叫的那名野人也許是看明白了丁牧的意思,也許是對長矛的渴望勝過了他對自己安全的擔憂,竟然真的走出來了,小心翼翼地挪到丁牧面前,撿起長矛,看到丁牧沒有什麼反應,急忙轉身回到人羣裏,似乎在那裏才能得到安全。

丁牧失笑,這就是野人最樸素的行爲習慣,所以他往前幾步,從納空戒裏取出一把鋼製短劍,不管從外形還是鋒利程度上,都遠遠勝過這些野人手裏的金屬短刀,然後再對着剛纔那個野人招招手,示意要把這個鋼製短劍給他。

這一次野人陷入了猶豫,因爲他手裏已經有一支長矛了,足夠他平常打獵所用,沒有必要再冒着生命危險從丁牧手裏拿一把鋼製短劍。

不過丁牧並不着急,隨手拿來一根樹枝,當着這麼多野人的面輕輕用力,短劍就把樹枝砍斷了,看得一衆野人雙眼放光。

他們冶煉金屬的技藝並不出衆,金屬武器威力很差,何曾見過這麼鋒利的短劍?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