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林辰竟然能看出她的狐媚之術,這一點,着實有些超出了林月如的所料,因爲這世上能識得狐媚之術的,絕對屈指可數,太少太少了!


“你到底是誰?來這,到底想要做什麼!?”

林月如冷着臉,看着林辰,面對林辰,口氣變了,變得充滿寒意,此刻,林月如對林辰,隱隱之間,卻是動了殺伐之心了!

她會狐媚之術這事,絕對不能讓外人得知。

得知此事的人,要麼是朋友,要麼,必須死!

狐媚之術是禁忌之術,是華國修行道上,最忌諱的存在。

爲什麼這麼說那,原因很簡單,因爲在華國古代,此術便被人稱之爲禍國之術,只要是修行者對此都深惡痛絕,哪怕修煉狐媚之術的女子,並非心存惡念,但世人依舊不容,遇到狐媚之術的修煉女子,能除了就絕對不會留手。

狐媚之術,在華國千年來,早就被定性爲妖術。

比如蘇妲己,比如楊玉環,在比如烽火戲諸侯的周幽王的愛妃褒姒,她們都是此術大成者,也正是因爲她們都是修煉此術者,所以,幾乎人人討伐。

哪怕她們什麼都沒有做,只是一心愛着一個男人,但天下人,還是把她們認定爲禍國之魁,舉國之力討伐,人人得而誅之。

不只如此,還會給她們扣上一個千古難贖的惡名,受萬事唾罵。

此刻,爲了保護自己的安全,林月如不得不對林辰生出殺心,怕他將這個消息傳遞出去,而一旦傳出去,後果絕對不堪設想。

不只是她,連她的師門,恐怕都會遭殃的。

“你想要殺我!”而林辰,感受這來自林月如的不善殺意,他笑了,搖頭笑道:“我勸你還是把殺心收起來,我這人最受不了的就是被人刺激。”

“你要是繼續這樣,我恐怕會先下手爲強,你覺得以你的實力,會是我的對手?我可以明白的告訴你,我殺你,用不上三招!”

林辰衝着林月如伸出三根手指頭。

“放心,我這一次過來這兒,並沒有惡意,否則的話,我就不會和你們談了,而是直接帶人把你們這裏連窩端了。”

“哼,好大的口氣,你真當你是誰啊?”林月如不屑,哼了一聲,憤然起身。

等她站起來時,魅惑的氣息徹底煙消雲散,換而則是濃濃的殺機。

冷徹的殺意直接把林辰給鎖定了。

似乎一言不合,就會對林辰下殺手一樣。

而林辰坐在,看着跟炸了毛的小野貓一般的林月如,他搖頭苦笑:“你這是做什麼,我說了,我今日過來絕對沒有惡意,我只是有事想要跟你們談而已。”

“別那麼緊張,咱們好好談談怎麼樣?”

“哼,談,好啊,你先自廢修爲,我們就談!”

“靠!”林辰忍不住的爆了一聲粗口。

讓他自廢修爲,這怎麼可能,這女人什麼腦子!

“你說什麼?”林月如嬌喝,臉色鐵青,殺意更濃烈了。

林辰衝着林月如搖了搖手指說:“廢修爲,那還談什麼?”

“修爲我不會廢,我沒那麼蠢,算了,看來跟你好說好商量也是不可能了,先制服你,到時候我跟你們的老大談……”

說着,林辰雖未動,但是一身氣息卻是瞬間炸裂。

強大的王霸氣息,宛如滾滾江水,瞬間決堤爆發。

強大到令人窒息的仙尊威壓,瞬間普降四方。 整個包房,瞬間被無形壓力籠罩了起來,而前一秒還氣勢洶洶的林月如,在林辰強大的威壓面前,後一秒臉色則是瞬間變得慘白一片。

一張臉小臉霎時間血色全無。

腳下一個不穩,差點被林辰壓制的坐在地上。

極力支撐,渾身顫抖連連。

此刻的林月如內心大駭啊,她萬萬沒有想到,眼前這個男人,竟然如此強大,單單釋放了點氣息,竟然就將她壓制完全沒有反抗之力。

這時,林辰站起來,走到林月如面前,看着苦苦支撐的林月如,微微搖頭。

這是何苦那,他只是想跟她們好好的談一下,非要逼他出手。

嘆了口氣,林辰瞬間收起威壓。

“呼……”而隨着林辰威壓收起,那強大的壓迫力瞬間煙消雲散,林月如如蒙大赦,整個人好像瞬間從地獄回到了天堂,忍不住的長聲出了一口氣。

兩極反差,使得林月如渾身上下,說不出的舒服。

下一秒,林月如顧不得體驗兩重天的感覺,急忙退後。

一連退了好幾步,跟林辰拉開了一大段的距離。

望着林辰,她表情震驚,眼神滿帶着恐懼。

“別緊張,我要想殺你,剛纔動一動手指就能辦到,我說了,我這次過來,是來找你們好好談談的,不想動手。”林辰從容不迫的看着林月如道。

“談?談什麼!”在絕對的實力面前,林月如不得已,只能直面談話。

林辰看了她一眼,緊跟着搖頭道:“不不不,你還沒資格讓我跟你談,叫你們的老闆過來吧,或者,我應該稱之爲梅花組的老大。”

“什麼,你怎麼知道……你到底是誰!”

當林辰叫出梅花組之時,林月如立刻脫口驚叫,不過轉眼間似乎覺得反應太大了,豈不是不打自招,所以急忙住口,反問林辰身份。

看着林辰,林月如的表情就別提有多精彩了。

如果現場震驚於林辰的實力,有些恐懼的話,這會則是慌張的一批。

林辰則是淡淡一笑,張口正要說話,就在這時,突然,房間門被人從外面急忙推開,芳芳一臉急色的衝進包間:“經理不好了,司徒明帶着人來砸場子了。”

“嗯,司徒明,他來搗什麼亂?”林月如聞言,立刻氣急敗壞的衝着芳芳道。

出了一個不知道什麼來頭的林辰,已經夠麻煩了,不知道該怎麼解決那,這個時候,司徒明這個傢伙又來搗亂,林月如簡直都快無語了,徹底快瘋了!

“可能是剛剛吃了林先生的虧,所以帶人過來報仇了!”

芳芳如實說道。

一聽這話,林月如立刻轉頭看向林辰。

林辰冷笑道:“放心,這件事是我引起來的,自然不會讓你們受牽連,這個傢伙我好心放他一馬,他還來找死,那我就送他一程。”

說着,林辰二話不說,大步朝着包廂外走去,林月如猶豫一下,下一刻,也跟着追了出去,在芳芳的帶領下,三人很快來到了一樓大廳。

而此時,大廳內,正有兩撥人馬在對峙。

其中一方,自然是梅花會所的員工們,清一色的唐裝美女,而另外一方,則是由幾十個大漢組成的隊伍,看他們的穿着穿着打扮,應該全都是小混混。

打扮的都特別殺馬特,拿着花樣百出的武器。

而此時,司徒明站在這幫小混混身前。

別看他一張臉腫的跟豬頭一樣,但是卻不妨礙他跋扈囂張,就見他咧着大嘴,拿手指着擋在他面前的一衆美女們,牙咬罵道:“一羣騷梯子,我看你們是找死!”

“都給我立刻滾開,否則的話,待會老子讓人把你們全都給奸了!”

“哈哈,這個我在行,司徒公子,待會這幫小美女就交給我們了!”

“哈哈哈……司徒公子,怪不得你們有錢人都喜歡往這裏跑,這裏果然是人間天堂啊,特麼的,連工作人員,服務員,都特麼長得這麼漂亮水靈!”

“待會誰也別跟老大搶,把最漂亮的那個留給大哥!”

跟在司徒明身後的小混混們也跟着咋呼起來,一個個的醜相百出。

“哼放肆!”而此時,跟着林辰一塊過來的林月如,眼見着司徒明這一夥人,這麼羞辱她的姐妹,頓時怒不可遏啊,不等林辰說話啊,她先搶着衝了過去。

“經理!”

“經理!”

會所的美女們,瞧見林月如過來,臉上緊張的表情立刻不見了,笑着跟林月如打招呼,自覺的給林月如讓出了一條道出來。

林月如邁步來到司徒明的面前,衝着司徒明冷喝道:“司徒明,你是瘋了嘛?也不看看這裏是什麼地方,敢來這裏撒野!我現在命令你,立刻帶人滾出去!”

“要不然,絕對有你好看!”

“別說是你了,就算是你父親,也不敢在我紅梅會所胡來!”

“哈哈……我當是誰哪,原來是月如啊!”看到林月如的那一刻,司徒明的眼珠子都快冒出來了,眼中淫光大放,就差流口水了。

顯然,這貨也垂憐於林月如的美色,不過這也正常,林月如不說長得傾國傾城,單說那妖媚氣質,也足以把一個男人迷得神魂顛倒了。

而身爲色中惡鬼的司徒明,對於這種尤物,自然是錘鍊無比。

拜倒在她石榴裙下,倒也是正常不過。

就見被林月如罵,也不見他有多生氣,反而舔着臉,賤笑道:“呵呵,月如你別生氣,我真的不是針對你,也不是針對梅花會所,我帶人來,是爲了他來的。”

“月如,你這樣,你讓我把這個小雜種帶走,我立刻帶人退出去!”

“不可能!”林月如無比強勢的拒絕了司徒明。

如果司徒明不這麼過分,不帶人闖進會館,不侮辱會館的姐妹,林月如可能睜眼閉眼的,不去管林辰和司徒明之間的私人恩怨,任由他們狗咬狗。

但是,司徒明這個傢伙,簡直可惡至極,不但帶人衝進會館,剛纔還帶人罵會館的姐妹,這一點,林月如是絕對不會允許的。

現在,事件升級了!

шшш⊙ tt kan⊙ Сo 這件事如今已經不單單是林辰跟司徒明之間的恩怨了,而牽扯到了梅花會館,別說司徒明想從會館裏把林辰帶走了,今天他要是不給一個說法,她們梅花會所都不會放過司徒明,今天就別想從這裏走出去。

否則的話,豈不是被人笑話她們會館太好欺負了。

而司徒明,顯然沒有料到,林月如竟然不給他面子,不讓他帶人。

一張臉,立刻就陰沉了下去。

撇嘴,衝着林月如冷笑道:“月如,你什麼意思?你想袒護他!”

“沒錯,林辰是我們會館的客人,我們有權利保護他……司徒明,我最後一次警告你,立刻帶人滾出去,否則的話,今天別怪我們對你不客氣!”

“我草泥馬!”林月如話音剛落,司徒明卻是破口大罵起來。

一掃方纔的賤樣子,一張臉猙獰無比,衝着林月如罵道:“我草泥馬林月如,你真當你很牛逼啊,剛纔老子好話好說,是看你長得漂亮,想泡你,給你點臉。”

“你特麼的,別特麼給臉不要臉!“

“我就直接告訴你把,今天這人老子是非要帶走不可的,而且,不但我要把人帶走,老子還要掃了你這梅花會所,好好收拾收拾你們這幫臭~婊~子!”

“當婊~子還特麼的立牌坊,真當自己是貞潔聖女了,老子上你們這花錢,那是看的起你們,把你們騎在身下,那是你們的福氣,別身在福中不知福。”

司徒明罵的要多難聽有多難聽。

別看是富二代,但是言語粗鄙之處,可說是令人髮指了!

林月如等女孩們一聽這話,全都變了臉色。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