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林逸神色平靜的說道,可那口吻卻自帶一股毋庸置疑的感覺,彷彿他就是王者,他就是掌控這一方天地的神明,他開口,這芸芸眾生就必須要遵從一般。


「咕嚕!」

仇雲再度忍不住緊張十萬分的吞咽了一下口水,如果今天,他當著眾人的面兒跪下了的話、。

以後,在這荒域,他還有什麼顏面外出行走?

甚至,那些之前看好他的上古強者,恐怕都會離開吧!這對他來說損失實在太過慘重了一些,他跟翟雪現在之所以能夠擁有如此恐怖的身份跟地位,不外乎是因為他們二人被上古蘇醒的強者看重了,想要加以培養而已。

可一旦他們是去了價值,試問,誰還會把他們放在眼裡呢?

「林,林逸,你不要亂來,咱們彼此之間也並沒有深仇大恨,不如這件事兒就這麼算了好嗎?」

仇雲惶恐不安的盯著林逸質問道。

「呵呵,現在想這麼算了,會不會有點想多了啊?」

林逸聞言,頓時忍不住咧嘴冷冷的嘲諷了起來。

「仇家老祖到!」

突然,一道無比高調急促的聲音驟然響起。

眾人一聽,紛紛面色大變,下意識的扭頭看了過去。

四大聖地,都傳承了接近有數萬年的時間,能夠堪稱老祖級別的存在,每一個可都是這仙域之內,實力滔天之輩。

最為恐怖的是他們可都修行有上古的道法神通,個個戰鬥力極為驚人,絕對是最不可招惹的人之一啊!

「哈哈,林逸,我家老祖來了,我就不信,你還敢在這裡亂來!」

仇雲一聽,頓時激動的都忍不住手舞足蹈起來,隨後拉著翟雪的小手就朝著仇家老祖沖了過去。

林逸見狀,也緩緩扭頭看向了遠處,此時,仇志在前面帶路,而那仇家老祖卻是攜帶浩蕩神威急速而來。

「老祖,您可算是來了啊!還請為我等出頭啊!」

仇雲跟翟雪一起跪在地上痛哭流涕到,他們成為仇家的子弟二十多年了,什麼時候被人這麼欺負過了?

「翟家,翟雪見過老祖,還請老祖為我出頭!」

翟雪也慌忙跪在地上,一臉委屈得盯著仇家老祖哀求道。

「林少,多日未見,風采更勝從前,真是讓吾輩汗顏啊!」

仇志上前一步,盯著林逸討好的笑道。

這一幕,頓時讓跪在地上的仇雲跟翟雪兩人神情一怔,愣住了,隨後,心頭也驟然浮現了一抹不好的預感。

「呵呵,客氣了,你的修為精進的也挺快嘛!」

林逸盯著仇志淡淡的笑道,畢竟之前他們也算是有過一面之緣,正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這仇志的態度還算是不錯,他自然不會為難對方。

「林少大駕光臨,真是讓我整個荒域蓬蓽生輝啊!老夫仇家老祖仇天蘊見過林少!」

仇家老祖也上前一步,盯著林逸微微抱拳笑道。

「什麼?」

這一幕,簡直讓仇雲跟翟雪的眼珠子都要炸裂了啊!

仇家老祖何等恐怖的身份跟地位?在這荒域絕對是實至名歸的第一人,便是在整個仙域之內也都是威名恐怖的超級強者。

可現在呢?整個人竟然對林逸行禮了? 這種感覺就像是一名帝王,他突然對一名大臣彎腰行禮了一般,那種感覺,簡直讓人有種匪夷所思的感覺。

「老祖!」

仇雲下意識的喊道。

仇天蘊一聽,上一秒還是一幅和顏悅色的表情,可下一秒,卻猙獰的猶如猛鬼一般,直接上前一腳狠狠的踹在了仇雲的腦袋上,一腳就把對方踹翻在了地上。

「你大爺的,你個有眼無珠的東西,林少也是你能夠得罪的?馬上給林少道歉!」

仇天蘊猙獰的咆哮道,隨後猙獰的目光落在了翟雪的身上,直接把翟雪嚇的身體一顫,宛如暴風雨中的小雞仔一般,瑟瑟發抖,「至於你,暫時封印修為,扣押起來,等翟家的人領走吧!」

仇雲躺在地上,心頭充斥著濃濃的惶恐之色,整個人簡直被嚇傻了,他可是仇家老祖最疼愛的子孫啊!可現在呢?那厭惡的神情,簡直猶如見到了臭狗屎一般啊!

「林少,之前這兩人冒犯您,是我管教不嚴,這仇雲乃是我仇家子弟,你要殺要剮我沒有絲毫的怨言,至於這翟雪,我想翟家應該也會給您一個滿意的答案,如何?」

我這不是亂殺 仇天蘊盯著林逸討好的笑道。

林逸聞言,嘴角微微揚起一抹弧度,點了點頭,這仇家老祖如此明白事理,這倒是讓他輕鬆了許多,當即笑道:「罷了,既然你都開口了,這個面子我給你,此事作罷!」

「哎吆,那老朽可就多謝林少了,裡面請,來我荒域,我仇家必須要請客,另外老朽還有一些事情想要諮詢一二!」仇天蘊聞言,也是面色大喜,開心不已的盯著林逸笑道。

雖然,在他親自出山的時候,就已經做好了要犧牲仇雲的打算,可仇雲畢竟是他最喜愛的孫子,現在能夠逃過一劫,他當然是更加的開心了。

「好,早就聽聞,仇家統領仙域萬載,造就了不少的強者,今天我見見世面吧!」

林逸傲然笑道。

「林少,裡面請!」

仇天蘊面色大喜,伸出手臂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林逸見狀也不廢話了,跟著仇天蘊一起便朝著荒域內走去,藝高人大膽,這荒域雖然也可能有上古陣法保護,不過以林逸現在的實力,倒是沒有什麼太過擔心的。

而且,這仇天蘊的態度他還是能夠看的出來的,絕非是想要鬧事兒的人。

一路前行,大約飛行了數十分鐘的樣子,一座宛如上古猛獸一般的城池匍匐在了大地之上,荒域跟其他的地方不同,這裡十分的荒蕪,雖然有靈氣,可靈氣卻並不充沛。

而且,也沒有什麼綠色的植物,周圍有煙霧繚繞,襯托的這城池越發的恐怖可怕起來。

「這荒域傳聞乃是我仇家老祖,在上古時期,從域外星空得到的一件至寶,威力驚人,只可惜,歷經數萬年的歲月變遷,已經根本無人能夠動用了,倒是成了後代子孫繁衍生息的地方!」

仇天蘊盯著這威武不凡的城池,有些唏噓的說道。

「呵呵,滄海桑田,歲月變遷,有些東西早晚都會出世的。」

林逸聞言,抿嘴意味深長的笑道。

仇天蘊一聽,眼睛一亮,也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林少果然非尋常人,此話言之有理,那不知道林少對於上古的覺醒者有多少的了解呢?」

林逸一聽,明顯神情一怔,倒是沒有想到,這仇天蘊竟然會如此直接,當即稍微沉吟了一翻之後,嘆息到:「我接觸的上古修士不多,可多都是一些心高氣傲之輩,這還是他們修為沒有完全恢復的時候,一旦修為完全恢復,恐怕,你我皆為奴隸!」

「恐怕,你我皆為奴隸!」這句話就像是有魔力一般,不斷的在仇天蘊的腦海中重現,足足過了數十個呼吸,仇天蘊才回過神兒,同樣一臉苦澀,重重的嘆了一口氣無奈的笑道:「林少,不但修為恐怖,沒想到這心思也如此縝密,既然如此,老夫也不廢話了,以後仇家以你為尊!」

「哦?老爺子倒是好魄力啊!難道就不怕賭錯了?」

林逸聞言,扭頭,一臉詫異的盯著仇天蘊笑道。

「哈哈,非吾族類嘛!裡面請!」

仇天蘊大笑。

隨後,眾人直接走進了一座偏殿。

早就有歌舞準備,大量精美的食物更是已經擺放好了。

仇天蘊為人倒也真的讓林逸有些佩服,明明這是仇家的地盤兒,可硬生生讓林逸坐在了主位上。

「林少,老夫現在就讓我仇家十二天王過來,您也好見見面!順便把消息通知下去!」

仇天蘊盯著林逸抿嘴淡淡的笑道。

林逸微微點頭,沒有廢話,仇天蘊的態度倒是讓他找不到絲毫不滿的地方啊!可越是如此,卻越發的讓他心裡有些不踏實了,這些可都比鬼都要精明的傢伙,恐怕圖謀甚大了。

「林少,咱們先喝一杯!」

仇志端起酒杯笑道。

林逸微微點頭,抿嘴一笑,就拿起了面前的酒杯。

不到十分鐘的光景,仇天蘊就再度歸來,而在他背後,則是跟著十二名穿著灰色盔甲的壯漢,那種盔甲的樣式,跟顏色都十分的怪異,光是看上一眼就給人一種壓力無窮的感覺。

而且十二人的身材偉岸,氣息恐怖,往哪裡一站,自然而然的就散發出了一股滔天的殺機。

「十二天王見過林少!」

眾人就像是商量好的一般,齊刷刷的抱拳吼道。

恐怖的氣場,就像是幾百頭狂暴的巨龍一般朝著林逸洶湧而去。

「呵呵,示威嗎?」

林逸淡淡一笑,微微點了點頭,隨後辟魔劍直接出現在了他的手中,一雙星眸緩緩落在了辟魔劍上,淡淡的冷笑道:「我為人不喜麻煩,如果有人對我坐在這個位置上不爽的話,可以一戰!」

話落。

整個大廳內頓時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中。

十二天王紛紛眉頭微微一皺,氣氛也越發變得凝重起來。

足足過了五六個呼吸,仇天蘊才忍不住咧嘴笑道:「林少說笑了,老夫既然承認了你的位置,那麼整個仇家自然不會再有二心!」 「家主,您都同意了,我們自當唯林少馬首是瞻,不過我們十二天王卻一直不曾見過林少的無上風采,這倒是讓我們有些苦惱,不如這樣好了,我跟林少拼一招,只要他能夠接下,那麼以後我們絕無二心,一起輔佐林少渡過這難關,迎接這大世如何?」

其中一人盯著林逸淡淡一笑到,他的個頭在眾人之中不算高,甚至身材都算不上魁梧,嚴格來說都有點弱不經風的感覺,這樣一個人放在這十二天王之中,可謂是很容易被人忽略的存在。

可林逸的瞳孔卻微微一縮,仇天蘊終究還是沒有那麼簡單啊!此人,雖然其貌不揚,可是體內卻天生蘊含有恐怖的神力,可以好不誇張的說,這十二天王恐怕以他為尊了。

其他人的力量跟他相比,那差距絕對不是一星半點。

也就是他林逸力量同樣無比恐怖,否則,換做其他人,對上此人,比拼力量的話,按照林逸的估算,就算是賢人之境後期的強者,也未必能夠擋住對方的一擊。

天生的神力,有的時候便如同自帶的神通一般,威力十分的驚人,絕非後天修行能夠相比的,否則,在華夏的時候也不會有將不過李,王不過霸,的傳聞了。

可見天生自帶的東西,對於一個人的影響力是何等的恐怖可怕。

而這傢伙不但天生自帶神力,還是一名恐怖的修士,他的力量必定會更加的恐怖可怕。

總裁大人,前妻逆襲 整個大殿內的眾人一聽,全部都下意識的看向了林逸。

顯然,都已經十分清楚這次仇天蘊的所謀了,如果林逸不敢,或者不是這力天王的對手,那麼想要統領仇家可就有些困難了,甚至,這件事兒都可以成為要挾林逸的砝碼。

這樣一來,雖然他們還是林逸的麾下隨從,可地位卻不同了,不但不需要衝鋒陷陣,甚至有可能坐享其成。

至於林逸能夠擋住力天王的舉動,他們倒是沒有想過,畢竟差距實在是太大。

在力量這一塊兒,力天王從誕生之初就不曾有過對手。

仇天蘊聞言,稍微遲疑了一翻,隨後上前一步,宛如老奴一般,彎腰抱拳盯著林逸恭敬的笑道:「林少,他們性子野,您別放在心上,我這就責罰他們,竟然敢主上這麼說話,簡直該死!」

話落。

仇天蘊便轉身準備呵斥力天王。

林逸見狀,卻抬起手臂,淡淡的笑道:「算了,既然他有興趣,那我就陪他玩兒一把!不過還要加點賭注才有意思啊!否則,就這麼乾巴巴的比賽有什麼樂趣可言呢?」

「那不知道林少想要加些什麼賭注呢?」

力天王盯著林逸有些激動的大笑道,他還正愁不知道該怎麼開口讓林逸跟他賭呢,卻沒想到林逸竟然自己主動提出來了。

可仇天蘊此時的瞳孔卻猛的一縮,心頭有些慌亂了起來,他可是仇家的老祖,那絕對是人精級別的人物,幾乎林逸一開口,他就敏銳的察覺到了這其中恐怕有詐,而且林逸也一定非常清楚了他們的計劃。

https://tw.95zongcai.com/zc/59816/ 只是,在明知道他們有計劃的情況下,林逸竟然還敢迎難而上,這可就越發的讓仇天蘊不解了,「難道他的實力真的這麼恐怖?亦或者說,他還有其他的手段不成?」

「我的賭注便是我今天坐的位置,我若是輸給你,從今天開始我這個位置就是你的如何?」

林逸轟然起身,宛如要誅殺大臣的帝王一般,散發著一股滔天的氣息,盯著力天王冷冰冰的質問道。

「好!竟然林少有如此自信,我代表仇家跟你賭了,你如果能夠接住我的攻擊,那麼從今天開始,我想整個仇家將不會有任何人膽敢違背林少您的意願!」

力天王見林逸如此爽快的答應了下來,這心裡倒是有幾分佩服,淡淡的獰笑道。

「去前面的廣場吧!這裡畢竟以後是我的大殿,我倒是不想給弄壞了。」

林逸神色平靜的說道,可話里卻充斥著無邊的強大跟自信,顯然根本沒有把力天王放在眼裡的意思。

眾人聞言,都紛紛讓開了一條通道。

很快,所有人一起朝著外面走去。

大殿前面的廣場上,也瞬間圍滿了仇家的天才強者,這一戰,同樣是無比刺激的一戰,值得所有人駐足觀看。

「動用陣法捍衛廣場,另外,我仇家子弟都後退千米!」

仇天蘊見眾人都圍在這裡,不禁眉頭微微一皺,不悅的呵斥道。

半歡半愛 眾人一聽,老祖都開口了,哪裡敢遲疑呢?急忙紛紛朝著後方退下,在這種大家族內,老祖的身份跟地位,那簡直能夠跟過去的帝王相比。

數十個呼吸之後,林逸跟力天王就被一道透明的結界籠罩,而周圍仇家的子弟也紛紛後退到了千米之外。

「林逸,這一戰,事關我仇家的命運跟未來,別怪我不客氣了!」

力天王咬著槽牙,神情有些猙獰的盯著林逸呵斥道,而後,直接從自己的儲物戒指中拿出了一個金燦燦的手套,赫然是神器級別的寶貝。

林逸見狀,瞳孔微微一縮,心裡有些不爽了,這仇天蘊實在太過奸詐了,這他嬢的給安排一個天生自帶神力的人就已經足夠王八蛋了,可現在倒好,這力天王身上竟然神器級別的拳套,這東西,顯然也是能夠加持力量的。

這麼搞下來,這力天王跟仇家的人可就有點無恥了啊!

「如果你有什麼法寶的話,也可以拿出來,我絕對不介意。」

力天王深吸了一口氣,強行壓下心中的尷尬,盯著林逸說道,畢竟他也知道自己這事兒的確做的有點不是人了。

「呵呵,沒事兒,收拾你我不需要那麼多麻煩,你出手吧!」

林逸神色平靜,淡淡的笑道,那口吻,簡直就像是長輩子在指導晚輩修行一般,簡直有些託大。

力天王見狀,充滿迫人力量的眸子里也驟然閃過一道寒芒,事到如今,已經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不管是為了仇家,還是為了他這一戰,他都必須要勝利,至於其他的此時都被他放倒了一旁。 力天王深吸了一口氣,頓時,小腹猶如翻滾洶湧的海面一般,劇烈的涌動了起來,一股股滔天的力量在他的小腹之內不斷的傳出宛如雷鳴一般恐怖的巨響。

他的雙目此時也綻放出睥睨天下如淵似海的可怕亮光,氣息在這一刻,更是及其非凡,宛如神王一般。

「力拔山兮氣蓋世!」

力天王怒吼一聲,隨後,帶在手上的神器拳頭就驟然綻放出一道無比刺目的金光,宛如小太陽一般,驚悚到了極致。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