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果然,小小姐獃滯的眼眸變得靈動起來,原本頹廢了無生息的樣子,也變得精神奕奕。


阮嬤嬤激動道:「小小姐,您,您的痴傻病怎麼好了?」

「嬤嬤不高興嗎?」

「怎麼會?老奴當然高興!」阮嬤嬤激動地爬起身,連連叩頭:「感謝宮家列祖列宗,保佑奴家小小姐治癒痴傻病!」

宮清影抿著一抹嘲諷看向屋外,昨夜原主就是死在宮家列祖列宗的墓地。

要不是她穿越而來,只怕阮嬤嬤也活不到現在!

她能活著出現在這裡,與宮家祖先半毛錢的關係都沒有!

「咦?門外發生什麼事情了?」阮嬤嬤叩首完畢,這才注意到屋外傳來的哀嚎聲。

「沒什麼,幾個神經病而已!」宮清影雲淡風輕地說道。 宮清影站起身朝一個破舊的木箱走去,從裡面拿出一套灰色粗布衣服:「嬤嬤,要不你先洗澡換衣服?」

「……」阮嬤嬤沒有回答,向來小心謹慎的她,感覺到門外不對勁,便健步如飛地衝到門口。

見幾名丫鬟正圍打著一個血肉模糊的女子,急忙開口制止:「住手!」。

丫鬟們手中的棍棒頓時掉落在一旁,見阮嬤嬤突然出現,心中大駭。

先前她們已經將她打得半死不活,怎麼眨眼她又活靈活現地走了出來?

想到剛才宮清影若無其事地從她們身邊抱走阮嬤嬤,再回想今日宮清影的種種詭異變化。

她們突然意識到宮清影肯定是走了狗.屎運,得到高人的庇佑才這麼囂張!

想到過去她們曾對宮清影的各種虐待折磨,不由得心驚膽戰。

紛紛趴跪到阮嬤嬤面前,重重地叩頭求饒:「嬤嬤,您大人有大量,求求您饒了我們!」

阮嬤嬤沒有理會她們,她知道這幾個丫鬟是九姨娘的親信,只是她們為何會出現在這裡?

她疑惑道:「你們在打誰?」

最難消受美男恩 「姐姐,救我……」九姨娘聽見阮嬤嬤的聲音,虛弱地抬頭看向她求救道。

「老九?」阮嬤嬤震驚地看著她:「你怎麼會在這裡?」

九姨娘見宮清影出現在阮嬤嬤身後,氣得一口鮮血噴出來。

她喘息哀求道:「小小姐,是主母命我把您帶走的!這件事情與珠兒沒有任何關係!您要殺就殺我,求求您不要為難她!」

阮嬤嬤疑惑不解地回頭看向宮清影,這才想起,昨夜她遠遠地看到宮家禁地金芒大顯,急匆匆趕往禁地,卻被黑衣人刺殺在後山腳下。

她心裡很清楚,小小姐從小和她相依為命,除了她便無人能救小小姐。

那她被刺殺后,小小姐是怎麼回來的,她又是誰救的呢?

還有九姨娘怎會如此狼狽,她的丫鬟們為何要在這裡杖責她?

宮清影面無表情,低沉的聲音,冰冷刺骨:「除了她,還有誰?」

九姨娘全身發抖,嘴角鮮血不斷溢出,痛苦的淚水迷濛雙眼。

她氣喘吁吁,眼神流露出一絲不確定:「還有,還有太子殿下,他從小與二小姐青梅竹馬,感情甚篤,他想廢你,娶二小姐為妃!」

宮清影敏銳地捕捉到她的不確定,知道她的話半真半假,就算此事真的與太子無關,主母和二小姐絕對脫不了干係。

記憶中,二小姐宮熏是現任家主和主母的長女,與原主同年同月同日生。

目前宮熏既是曙國最有天賦的煉丹師,也是京都第一美人。

只是對方明明是庶出之後,卻因原主雙親之死而長期霸佔嫡女的位置。

不僅搶走原主應有的嫡女待遇,還搶走她的未婚夫,如今更是與主母蓄謀害死原主!

宮清影想起原主死時的慘狀,便恨不得將她們碎屍萬段,挫骨揚灰!

九姨娘見宮清影默不作聲,突然想起什麼。

她急忙補充道:「小小姐,您要是不信,可以回府去打聽,今日辰時,敕封二小姐為太子妃的聖旨就已經送來了!」 哼!

速度夠快的!

宮清影勾起嘲諷的笑容。

她清楚記得,辰時正是她去宮家九重寶塔的時候。

當時塔內沒有任何煉丹弟子,看樣子他們是去接聖旨了。

不過,等他們興高采烈地回到九重寶塔,肯定會氣得暴跳如雷!

不但丟失所有珍貴的丹藥書籍,還遺失祖傳數百年的鎮府至寶紫玉仙爐!

這些年來,曙國皇室之所以與神醫宮家聯姻,無非就是覬覦九重寶塔里的丹藥和仙爐!

現在全都沒有了,她倒要看看,太子對宮熏到底有多真心?

宮清影嘴角笑意瘮人,深諳的眸光更加陰冷,遊戲剛剛開始。

現在,她只是拿回部分屬於她的東西。

以後,她勢必將屬於她的全部拿回來,並讓迫害原主的那些人,生不如死,萬劫不復!

九姨娘膽怯地看著宮清影陰晴不定的樣子,想到那個藏在暗處的『高人』,心裡極為害怕。

再回想昨日她將宮清影帶去禁地的事情,更是悔不當初。

早知道宮清影是個深藏不露之人,她打死也不會答應主母!

九姨娘腦海里全是宮珠淚眼婆娑的可憐模樣,她忍不住開口問道:「小小姐,珠兒和您一起去祖墓祭拜,您都回來了,她怎麼還沒有回來?」

「她被宮晞殺了!」宮清影淡漠轉身。

「宮晞?」九姨娘難以置信,她哀求的眼神頓時變得陰狠歹毒,似乎想起什麼憤怒之事。

她咬牙切齒道:「五姨娘那個賤人,竟敢趁機偷襲珠兒,我做鬼也不會放過她!」

宮清影勾著冷笑,陰鷙的雙眸緊盯著破舊的木門。

宮晞的生母五姨娘與九姨娘因爭寵結仇,兩人互看不順眼,常明爭暗鬥。

從宮晞坐山觀虎鬥,又冒險殺宮珠來看,應該是擔心其母親被宮珠說破,這才冒著性命危險誅殺宮珠,卻沒想到她的暴露,換來的是一命嗚呼!

宮清影緩緩地朝茅草屋走去,幽幽道:「嬤嬤,這裡就交給你了!」

「是!」阮嬤嬤眉頭緊皺,她匪夷所思地看著宮清影消瘦的背影,直到其徹底消失在茅草屋門口。

宮清影剛踏入茅草屋,九姨娘便因失血過多而昏迷過去。

阮嬤嬤命令受傷的丫鬟們將院子徹底打掃乾淨,這才『護送』她們離開。

說到護送,其實不盡然。

阮嬤嬤帶著丫鬟們走到宮清影看不見的地方,開始詢問今日事情始末。

問清楚后,便將其全部殺害。

黑道冷少:盛寵明星蠻妻 隨後,她利索地背著九姨娘朝宮府的方向奔去。

宮清影知道阮嬤嬤和九姨娘感情非同一般,也知道她不會加害自己,便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任由她們離去。

趁著她們離開,宮清影迫不及待地神識出竅進入隨身空間。

空間里填滿各種各樣的丹藥書籍和奇珍異草,全是宮清影在宮家九重寶塔里拿回來的。

她興奮地走到那個紫氣縈繞的紫玉仙爐旁,仔細打量著仙爐。

它看起來有點像西遊記裡面太上老君的煉丹爐。

但比起那個煉丹爐來說,這個紫玉仙爐的雕工更加精緻絕美。

從外觀上來看,就比太上老君的那個煉丹爐,更加高端大氣上檔次! 宮清影知道煉丹爐是這片大陸煉丹師煉製丹藥的必備工具,與27世紀醫師配製藥片的機器用途差不多,但用法卻大不相同。

她找了一本《煉丹入門篇》仔細研讀。

據書里所講,唯有武者才能成為煉丹師,它被分為三階九品,初階、中階和高階,一至九品,其中最差的為次品丹藥。

目前來看,煉丹師是紫邏大陸最稀缺,最賺錢,也是最受人尊崇的職業!

不論是治病救人,還是武者修鍊,只要有煉丹師,既可活死人,肉白骨,又可提升修為,減少修鍊時間。

宮清影想起白須老者給她的那顆提升修鍊速度的十品內修丹,內心深處便極為渴望成為煉丹師。

宮清影明知不是武者,也不肯輕易放棄!

她按照丹方上的要訣,將適量的丹砂和相應的草藥放入葯槽中,利用影力催動紫玉仙爐開始煉製丹藥。

紫玉仙爐的丹成率極高,即便遇上宮清影這種無靈力的初學者。

不一會兒,丹槽里便飄出一陣濃濃的葯香。

宮清影打開一看,裡面出現一顆指甲殼大小、黑不溜秋的回靈丹。

回靈丹上熱氣騰騰,拿在手中還有些燙。

宮清影仔細觀察,上面沒有任何代表正品丹藥的丹藥紋路,只是一顆極為普通的次品丹藥而已!

……

「小小姐,您怎麼了?您不要嚇老奴啊?」

阮嬤嬤回到茅草屋,見宮清影趴在桌上一動不動,嚇得全身直打哆嗦,忙不迭地搖晃著宮清影的肩膀。

隨身空間內,宮清影正絞盡腦汁想要煉製正品丹藥,卻突然聽見阮嬤嬤焦急的叫喚聲。

她急忙收回神識,抬頭微笑道:「嬤嬤,我沒事!」

「真的嗎?」阮嬤嬤淚眼婆娑地看著她。

阮嬤嬤想到昨夜禁地金芒大顯和今日九姨娘被打的慘狀,以及丫鬟們對宮清影的忌憚模樣,心裡疑惑萬千。

她坐在宮清影面前,半信半疑道:「小小姐,昨夜老奴看到禁地金芒大顯,唯有宮家嫡親出事,老祖宗才會顯靈釋放神光!禁地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宮清影見瞞不過阮嬤嬤,又不能明說原主已死,她是穿越來的異世靈魂,便編造一個善意的謊言。

她說九姨娘將她帶到禁地入口后,便由宮珠和宮晞將她帶到祖墓禁地準備祭祖,誰知她們竟露出真面目想要殺她?

她差點死在宮珠手中,關鍵時刻,一個青衣白須老者救了她。

宮晞則擔心事情敗露,趁機刺殺宮珠倉皇而逃。

白須老者救了她,並給她服用一顆丹藥后,她便不再痴傻呆愣。

臨別時,對方還給她一些丹藥留在身邊備用。

在回家的路上,她碰巧遇見受傷的阮嬤嬤,便用丹藥救了阮嬤嬤。

而阮嬤嬤因傷勢過重,不久前才醒來!

阮嬤嬤深信不疑,小小姐從小痴傻沒有任何修鍊天賦,五小姐宮晞是三階武者,六小姐宮珠則是二階武者。

要是她們真的聯手殺她,她根本沒有絲毫反抗之力!

而那個白須老者,便是丫鬟們口中的『世外高人』!

想到小小姐能得到對方的庇佑,心裡高興不已,她會心一笑,站起身恭敬地朝著前後左右三叩九拜。

最後,阮嬤嬤起身拉著宮清影的小手,語重心長道:「小小姐,其實白須老者就是宮家的老祖宗!」 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寵 「你確定他是老祖宗?」宮清影驚詫地看著她。

白須老者怎麼可能是宮家老祖宗?

他明明就是一隻令人討厭的惡龍妖獸!

茅山鬼王 否則,怎會對原主見死不救?

還讓惡龍們將宮清影逼得無路可走,最後答應幫他辦事,他才讓她離開禁地?!

阮嬤嬤若有所思,眼眶變得泛紅。

她點頭道:「以前聽老爺說過,宮家嫡親出事,老祖宗會釋放神光保佑嫡親!昨夜老奴就是看到金芒大顯,這才急著趕去禁地,誰知那些內院護衛……」

「都怪老奴!老奴不該相信老九的鬼話,這才讓小小姐吃盡苦頭!」阮嬤嬤激動地說著,淚水頓時奔涌而出。

她抽噎道:「以後除了小小姐,老奴再也不相信任何人!」

阮嬤嬤傷心欲絕地抹著淚水,順手抓起粗布衣裳走出屋外。

宮清影看著阮嬤嬤落寞的背影,心情變得沉重起來。

到底是誰將她刺傷的?

少傾,阮嬤嬤換了一身粗布衣服,並端著兩碗清粥和一些榨菜進屋。

宮清影心裡十分清楚,這些年宮家沒有給過她們半分錢,全靠阮嬤嬤平時在山裡尋找藥草維持生計。

阮嬤嬤為治癒原主的痴傻病,又將大部分錢用在求醫問葯上,所以她們的吃穿用度一直很差。

吃完午飯,阮嬤嬤拿來兩個黑色紗帽,並讓宮清影陪她去一個地方。

宮清影正有離開這裡的打算,現在她影力還未全部恢復。

那個金芒男子又是主母派來的,萬一對方追查到此地,她們根本沒有任何勝算!

一路上,艷陽高照,青山綠水。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