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柳元一一吩咐。


顯然,被眾人說的,連他都覺得,林寒這一次恐怕真的是要栽了。

而就在明月宮外討論得熱火朝天的時候。

明月宮內,林寒走入其中,一座座宮殿樓閣佇立四處,雕樑畫棟,仙氣繚繞,像是一座座天上的宮闕,墜落凡塵,整個明月宮中的環境,四季如春,落英紛飛。

東方明月和洛靈希,一位身材高挑、玉顏含霜,如同廣寒宮中的高冷女神,而另一位,則是曲線婀娜、古靈精怪,像是一位童顏巨少女。

不同的類型,卻都是風華絕代,亭亭玉立,美得讓人窒息,像是從絕美的畫中走出來的一般。

「外面那些人的言語,你信嗎?」洛靈希一雙大眼睛撲閃撲閃,笑得很迷人。

「不信,因為我相信,以兩位師姐的品行,還不至於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來對付我。」林寒微微一笑。

東方明月詫異看了林寒一眼,隨即冷哼一聲,身上釋放一種冰冷的氣息,道:「我想殺你,翻手之間。」

「相信我,你殺我,絕對不會有你想象中的那麼容易。」林寒依舊神情淡然。

「高階涅槃聖境的孱弱修為,我不知道你哪裡來的自信。」東方明月對於林寒反駁她的話語,感到一絲氣惱。

她是高高在上的九級域傳人,是無數人眼中的天之驕女、絕世女神,從來沒有人敢和她頂嘴,或者忤逆她的意思。

但現在,一個來自偏遠海域的小小武者,竟然敢和其頂嘴。

東方明月冷眸如刀,盯了林寒一會兒,道:「我們邀請你來明月宮居住,只是因為我和洛師妹之間的一個賭約,你可不要自作多情,誤會什麼。」

林寒搖搖頭,道:「快帶我去那天地靈池修行之地,我對你,不感興趣。」

「你……!」

聽到林寒這句話,東方明月清冷的眸子立馬瞪大,她背負的那柄水汪汪的藍色聖劍,瞬間出鞘。

「當!」

洛靈希小小的手掌將那藍色聖劍拍向一邊,連忙出聲道:「東方師姐,記住我們的賭約,是你輸了,我讓林寒來此居住,可不是讓你殺了他。」

「哼!」

東方明月冷哼一聲,收回聖劍,轉身離去,最後一道清冷聲音傳來:「這林寒,若是下次再敢冒犯我,我必讓其知道,有些人,不能惹。」

林寒看著東方明月遠去的婀娜身影,有些無語。

自己,好像並沒有得罪這女人吧,怎麼這女人對自己敵意這麼強烈?

「東方師姐一向要強,你踏入靈宮第九層,她是不服氣而已,不會真的對你怎麼樣的。」

洛靈希青絲垂落,肌膚勝雪,此時一雙明亮的大眼睛盯著林寒,道:「林寒,你就在此安心住下,天地靈池在明月宮深處,你可以隨時去修行,不過在此之前,我想問你一個問題。」

林寒看著面前古靈精怪的黃衣少女,知道洛靈希邀請他進入明月宮居住,肯定有著其他目的,他點點頭,道:「問吧,若是我知曉的,會如實告訴你的。」

洛靈希靠近林寒,少女身上的味道,清香撲鼻,有些醉人,她盯著林寒的眼睛,笑嘻嘻問道:「林寒,不知你可曾聽說過萬葬大帝?」 萬葬大帝?

林寒聽著面前少女口中吐出的字音,心中陡然一震。

萬葬大帝,那不就是小白的上一世嗎?

為何洛靈希,會突然問自己這個問題?

難道,她知曉了萬葬大帝的傳承四聖圖在自己身上?

不過,洛靈希修為神秘,絕對無比強大,她若是知曉四聖圖在自己身上,應該早就出手掠奪了,為何還要和自己廢話。

多年來的磨礪,讓林寒意志堅如磐石,面對百丈大岳崩塌於身前也臨危不亂。

因此,讓洛靈希失望的是,她一直死死盯著的林寒眼睛,沒有露出任何異色,甚至是眨都沒眨一下。

林寒有些好奇,道:「洛師姐為何要問那萬葬大帝,萬葬大帝我確實聽說過,當年我所在的靈武大陸,曾爆發過一次邪魔復甦的狂潮,我奉宗門之令去鎮壓邪魔禍患的時候,聽說過萬葬大帝,據說是萬載前魔柯神教中的一位蓋世老魔頭,燒殺搶掠,無惡不作。」

「林寒你個臭小子,你才燒殺搶掠、無惡不作呢,本帝當年雖然修的乃是魔道,但從來沒幹什麼傷天害理之事,當年那圍攻我的十個人族大帝,美其名曰斬妖除魔,實則是貪圖四聖圖這尊涉及空間和時間的異寶。」

小白在四聖圖中聽到林寒這麼說,頓時破口大罵道。

當然,四聖圖自成一個空間,小白的咆哮聲,外界自然聽不到。

洛靈希盯了林寒一會兒,確定得不出什麼她想要的東西后,這才善罷甘休。

「那我再問你一個問題。」洛靈希明亮的大眼睛眨著,甜美動人。

「洛師姐請問。」林寒眼神不動。

「你對於魔道中人,有什麼看法?」洛靈希問道。

「魔道中人?」

林寒笑了笑,眼神閃過一絲追憶之色,「我曾有一位好兄弟,還有一位好師姐,就是魔道中人。」

「我知道了。」

洛靈希眼神似乎出現一絲隱隱間的欣喜,但她很快便是掩飾下來,道:「明月宮深處,便是天地靈池,你可在其中修行,不過,明晚夜半三更天後,你最好別去,因為,東方師姐,可能會在那裡沐浴。」

「我知道了。」

想到了那個總是盛氣凌人的冷傲女人,林寒就是一陣頭疼。

不過,無論是為了快速變強,還是為了應付可能到來的危機,林寒都必須要待在明月宮中。

至於東方明月,就先忍忍吧。

等到自己實力足夠強大,林寒決定,一定要遠離這個女人,不然總有一天,他們會拔劍相向。

夜色下,洛靈希小小的婀娜身姿遠去,消失在了黑暗中。

林寒手中則是拿著洛靈希剛剛交給他的一塊寢宮令牌,朝著明月宮深處走去。

「沒想到,進入這靈界中心大地,第一件事不是打打殺殺,而是要住在一個女人的寢宮中……」

林寒看著手中那塊玉鑄的令牌,不由啞然一笑。

……

夜晚,林寒來到了天地靈池,那是一條貫通青冥的長河,其中的河水,是由純粹的靈氣凝聚而成。

在其中浸泡修行,不僅對著肉身有著巨大的提升作用,對於武道靈海的補充,也是無比的快速。

只是一晚,林寒便是感到,自己靈海中的靈力,幾乎要趨向飽和。

也就是說,只是一個晚上的修行,林寒就快要到達瓶頸,可以準備衝擊一劫涅槃聖境層次。

而且,除此之外。

那靈池之中的靈水,竟然蘊藏著天地九大基本屬性的力量。

林寒只覺得,自己的屬性之力,也在快速提升中,而且,這一次,還是金、木、水、火、土、風、雷、光、暗九大屬性全方位的提升。

要不是怕被東方明月覺察到,林寒甚至是想讓四聖圖中的閻鬼、幻女等人,都是出來,進入這天地靈池中修行。

「林寒,你是不是修鍊修傻了,這條天地靈池中的靈水,無窮無盡,你可以每天裝入一些靈水進入四聖圖中。」

小白恨鐵不成鋼的聲音,從四聖圖中響起。

林寒眉頭一皺,道:「可是,據我所知,天地靈池中的水,乃是具有靈性之水,一道離開靈池,便是失去了其中的靈性精華。」

小白聽此,立馬啞口無言。

它縱然前生是萬葬大帝,也是不曾了解過這個秘辛。

靈池中的水,離開靈池之後,便會瞬間失去靈性,變成廢水,這是林寒從龍帝的記憶寶藏中得知的。

不然,他早就截取一段靈池之水,裝入四聖圖中了。

「我有辦法。」

四聖圖中,火龍駒這廝慢悠悠睜開了那像是燈籠大的火紅眼睛,道:「我乃是上古神獸血脈,體內自成一片虛無空間,只要讓我吞入的東西,都不會失去靈性,這靈水,可以儲存在我的肚子里。」

「啪!」

不過它剛說完,小白黑乎乎的爪子一下子拍在了它的大頭上,小白破口大罵道:「你這個沒用的火駒子,本帝不信你說的,你是想獨吞靈池之水吧,說的這麼大義凜然,本帝打不死你!」

啪!

啪!

小白對著火龍駒大頭顱一陣猛拍。

火龍駒知道小白的身份,終於不再是那副懶散的模樣,立馬跳起來道:「貓爺,我沒在說假話,要是貓爺你不信,讓寒爺試試不就行了嗎!哎喲,別打我頭,把我打傻了,我以後怎麼辦……」

看著這對活寶打鬧,就算一向不苟言笑的閻鬼,一張寶相莊嚴的和尚臉上,都是扯開一絲笑意。

至於幻女,靈動的身姿,像是一株仙葩在四聖圖中展動,她掩嘴一笑,連忙將一馬一貓用靈魂力量拉開,柔聲道:「一切聽聽公子怎麼說。」

話音落下,小白和火龍駒都是看向林寒。

林寒本尊在外,但在四聖圖中,已經凝聚了一道靈魂分身,站在眾人的面前。

這是林寒在踏入魂皇后領悟的手段,分出一部分靈魂,凝聚靈魂分身,擁有本尊的一切思維和手段。

林寒靈魂分身看著幾人望過來的目光,不由笑著道:「小火說的不錯,一些出生尊貴的異獸,乃是古老年代的神獸後裔,具有一些不可思議的手段,我們稱之為神通。」

「多謝寒爺誇獎!」

火龍駒十分得意,很是得意看著小白,道:「貓爺,看到沒,我可是神獸後裔。」

「啪!」

但小白一爪子直接拍在了它的大腦袋上,破口大罵道:「神獸後裔了不起啊,本帝巔峰時期,有著無數神獸後裔給本帝當坐騎!」

「公子所學,果然廣博。」幻女美眸帶著崇拜,看著林寒。

而閻鬼,則也是心中對林寒佩服到極點。

他們跟了林寒有著不斷的時間了,隨著接觸,他們發現,林寒根本就不像是從一個偏僻小地方出來的少年,而是一位遠古大帝轉世一般。

接下來,林寒魂力散發出去,確認方圓千米之內沒有人在窺伺,他立馬便是將火龍駒從四聖圖中釋放出來。

「嘩啦!」

火龍駒大口張開,像是一個黑洞,一下子就吞了幾乎半條天地靈池。

嗖!

它立馬竄入了四聖圖中。

而幾乎就在下一刻,那被吞噬一空的半條天地靈池,在一種神秘的力量下,再次瞬間被靈水填滿,看不出任何異樣。

小白在四聖圖中看到這一幕,砸吧了一下嘴,道:「看來,那東方明月小妮子背後的勢力確實不凡,這一條天地靈池,似乎有靈根隱藏在池水深處,林寒,你要不要將其挖取出來,自己煉化了,對於你的武道,有著極大的裨益。」

「算了吧。」

林寒立馬搖搖頭,道:「要是我挖了這靈池的靈根,絕對要被東方明月那冷女人給追殺到天涯海角,而且,目前我的武道修為太低,這方靈池,足夠我修行使用了。」

話音落下,林寒不再言語,他讓火龍駒噴出靈水,給四聖圖眾人使用。

隨即,他靈魂分身回歸本尊。

外界,明月宮內,天地靈池中。

林寒站起身,他仰頭,看了看破曉的天際,踏步朝著明月宮外走去。

今日,他準備去學府中的藏書閣查閱一下有關辰北的訊息,順便再以貢獻點兌換一些靈晶,用來增固武道修為。

林寒覺得,只要有足量的靈晶,再配合靈池之水,今晚,說不定就可以開始渡第一次涅槃聖劫了。

清晨,明月宮外,不像尋常的冷清,而是已經圍了無數外府和內府弟子。

因為,他們都想知道,昨日進入明月宮的林寒,到底是怎麼死的。

但當林寒一副安然無恙的樣子,青衫飄飄,出現在眾人的視野中后,所有人,都是呆愣在原地。

「活……活著……出來了?」

「似乎,修為還有所精進?怎麼可能!」

「難道,大師姐和二師姐給這林寒使用了靈池?那可是兩位女神的沐浴之地啊,林寒竟然能在其中修行?」

「羨慕!羨慕啊!」

「雖然我表面上似乎是迎合眾人裝作一副羨慕的樣子,但我心中,其實是真的羨慕到死啊!」

……

無數男學員都是在哀嚎咆哮,心碎了一地。

林寒沒有理睬這些人,朝著藏書閣的方向走去。

路上,他遇到了柳元。

柳元和幾個東南海域的弟子,手中正拿著不少裝著療傷聖葯的瓶瓶罐罐,但當他們看到林寒無恙,立馬欣喜道:「林寒,你竟然沒事?」

林寒笑著搖了搖頭,道:「兩位師姐又不是惡魔,幹什麼搞得我就像是在龍潭虎穴睡了一晚一樣。」

「沒事就好!」

柳元很是興奮,眼神帶著一份激動,道:「看來,大師姐和二師姐是真的對林寒你有意思啊,不科學啊,我明明比你長得帥,怎麼兩位師姐選擇的人不是我呢。」

「不管如何,林寒,你一定要把握住這個機會,要是能夠俘獲大師姐或者二師姐的芳心,從此絕對鹹魚翻身啊。」

「別說在這小小的神武學府分府,以後進入了總府,你都能夠享受無與倫比的權勢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