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楊一凡的問題剛出口,攤販和孫麗同時搖搖頭。


「早上的大霧已經持續了好幾天了,一直都有的。」

自己的猜測錯了,看來大霧並不是那鬼出現的必須因素,那麼這鬼到底什麼時候才會出現,自己要怎麼樣才能見到它?

又問了孫麗幾個問題,楊一凡還是沒有得到確切的答案。

時間緩緩流逝,工人們都吃過飯回工地上班了,初陽也升上了天空。在見到楊一凡並沒有被太陽照的飛灰湮滅的時候,孫麗和攤販同時鬆了一口氣。

楊一凡把兩人的表情盡收眼底,似笑非笑的看著孫麗。

「現在你們相信我不是鬼了吧?」

孫麗的臉疼的一下就紅了,尷尬的看了楊一凡一眼,然後又梗著脖子不服輸的說道。

「那既然你不是鬼你為什麼還要承認,還威脅著要吃了我們。」

楊一凡聳了聳肩,有些鬱悶的回道。

「我不那麼說你們倆不是早跑了嗎?那樣我還怎麼問得到這個鬼的情況。」

孫麗聞言這才釋然,然後又敏銳的抓住了楊一凡話中的含義。

「你問這個鬼的情況幹什麼,可不要告訴我僅僅只是因為好奇啊!?」

「當然不是了,我可不是那種吃飽了沒事閑得慌的人。」

楊一凡想了想,還是決定跟孫麗透露一點東西,以取得她的信任。畢竟找到那個鬼的事情還是得落在她的身上,自己這幾天必須想辦法呆在她的身邊,直到找到那個鬼為止。

「咳咳,實不相瞞,其實我是一位道士。嗯,道士你們應該知道吧,就是那種以降妖除魔為己任的大好人。今天既然讓我遇到了這鬼,自然要去會一會它了。若是它是一隻惡鬼,我。。。貧道自會把她斬殺,還女施主一個安寧。」

「喔!原來你是道士啊,怪不得這麼神異的。我都跑了那麼遠你都能嗖的一下追上我,那麼大一個茶壺一會出現一會消失的,你真是太厲害了!」

一想到楊一凡能夠解救自己,孫麗看著他的眼睛裡面都出現了小星星,她是真的怕以後再遇到那個鬼了。

「咦,不對啊,你一會兒我,一會兒貧道的。還把我叫做女施主,那不是和尚才叫的嗎?」

楊一凡聞言老臉一紅,暗道不好,自己雖然職業是道士,但對真道士那一套卻是真的不懂啊。看來以後得多看點道士的書籍了,以後裝的時候也能裝的像一點。

「咳咳,不要在意這些細節,我就問你到底想不想擺脫那個鬼了?如果你說個不,我現在立馬轉身走人!」

楊一凡義正言辭的對著孫麗說道。

當然了,走人是不可能走人的,抓鬼的是還落在孫麗身上勒,楊一凡賭的就是孫麗不敢拒絕他。

孫麗又怎麼可能拒絕楊一凡,此時的楊一凡在她的眼中就如同一根救命稻草,如論如何她都會緊緊的抓住,打死都不可能放手的。

「我信你還不成嘛,只要你能幫我擺脫那個鬼,讓我做什麼都行!」

楊一凡心中大膽的想法還沒升起,孫麗又立馬紅著臉補了一句。

「嗯。。。除了那個喔。如果你非要那樣,我們必須都從談戀愛開始才行。也不知道你們道士能不能結婚生子,一會兒我得上千度搜搜。。。」

楊一凡一陣無語,這孫麗思緒紛飛的也太快了。從老司機上車都直接奔結婚生孩子去了,讓修鍊了煉花訣的楊一凡大感吃不消。

「停停停!你都想到哪裡去了,我幫你是不求任何回報的。我是好人,好人懂不懂?」

不等女孩子出手,楊一凡自己先給自己發了一張好人卡。

聽楊一凡這麼一說,孫麗知道自己想差了,小臉上不由得更加的紅潤了,吶吶了半天都說不出話來。

「好了,我看天色也不早了,你應該還要去上班吧?白天你都是安全的,那個鬼應該只有早晚會出來。我把電話號碼給你,你下班之後給我打電話,我送你回家。」

楊一凡為了防止孫麗從他們兩人生孩子,再聯想到孩子生孩子,連忙扯開了話題,安排起抓鬼的事宜來。

呀!

經楊一凡這麼一說,孫麗趕緊掏出手機看了下時間,頓時驚呼了一聲。然後記下楊一凡的號碼,整個人就化作一陣香風小跑著離開了小攤。 在孫麗走後楊一凡很快也離開了小攤,當然了他在走之前沒有忘記給攤販飯錢,並沒有任何吃霸王餐的想法,也沒有似小販之前所想給他冥幣。

離開小攤后楊一凡回到了城裡,想了好久才撥通了梵澤澹的電話。

「喂。。。是小澹嗎,我回池岳了,有件事我想跟你說。」

電話那邊的梵澤澹聽到楊一凡回池岳了很是高興,楊一凡從她興奮的話語聲中,都能猜到她現在恐怕已經高興的蹦了起來。

拒絕了梵澤澹到她家裡的邀請,約好了見面的時間楊一凡默默的掛斷了電話。

照理說和小老婆通完電話的男人應該很高興才對,但楊一凡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

楊一凡當初去找梵澤澹的目的就不怎麼純潔,準確的來說應該是挾恩圖報。

因為那時的楊一凡因為身體元氣虧損的緣故,看上去都快三十了,而且已經命不久矣。找梵澤澹就是因為那夜在酒店的事情,再加上楊一凡在島國電影中學習的錯誤生理知識。讓他以為那樣就會懷孕,希望通過梵澤澹為楊家留下一絲血脈傳承。

結果他當然沒有死掉,容貌也恢復了十九歲的青蔥模樣。從二十八歲到十八歲,這之間可是足足相差了十歲。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讓楊一凡在旦復大學的日子裡都對梵澤澹那是又愛又怕,只敢和她打字語音,從來都不敢開視頻的,就是擔心她接受不了自己容貌的巨大變化。

不知道她是喜歡二十八歲成熟穩重的自己,還是十八歲意氣風發的自己。不過結果應該都是好的那一方面的,畢竟不管怎麼說,楊一凡就是楊一凡,從來都沒有變過。

時間很快就到了約定的時間,緩步走進了約定的茶樓。在走上樓梯的剎那,楊一凡的眼睛就是一亮,一眼就看見了坐在角落打扮得漂漂亮亮,正對這邊翹首以盼的梵澤澹。

稍微調整了一下一下自己的情緒,楊一凡正要對著梵澤澹揮手示意,卻看見小妮子眼中透露著失望,然後就把眼光從自己身上移開了?

楊一凡微微有些錯愕,難道二十八和十八的差距真有那麼大,這樣都沒有認出來?

想到這裡楊一凡一聲輕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便大踏步朝著梵澤澹的位置走去。

該來的,始終會來。不會因為你的畏縮,你的逃避而遲到半分。

「小澹,怎麼,連為夫都不認識了嗎?」

梵澤澹在楊一凡靠近的時候只是厭惡的看了他一眼,便不再理會。 逍遙派 今晚她可是提前了一個小時來到,就因為想早點看到朝思暮想的男朋友。

來的早了,蒼蠅自然就遇到的多。像這樣上來搭訕的男人她都拒絕了好幾個了,自然而然的把楊一凡也當成了那樣的人。

直到——楊一凡開口說話。

聽到楊一凡的聲音,梵澤澹欣喜的抬起了頭,以為是自己的心上人到了。待到看清楊一凡的面容時,梵澤澹吃驚的張大了嘴巴,那可愛的模樣是個男人都能產生大膽的想法。

「你?你!你。。。你是楊一凡?」

梵澤澹的語氣異常的吃驚,說話都有點結結巴巴了。

楊一凡隨手拉過一張椅子坐在梵澤澹的對面,笑著開口道。

「當然了,如假包換,我可沒有什麼孿生兄弟之類的。」

「你現在。。。你之前?」

梵澤澹震驚之下都有些語無倫次,連自己的意思都表達不清了。不過楊一凡能夠理解她的意思,伸手握住梵澤澹放在桌面的手,開啟了自己LV99的謊言術技能。

梵澤澹下意識的抽了抽被楊一凡握住的手,但並沒有成功。 錦年流殤,終成錯 雙眼迷離的看著楊一凡有些陌生的面容,鼻翼間嗅著他熟悉的味道,和那雙深邃的眼睛。

漸漸的,梵澤澹安靜了下來。因為她已經確認過眼神了,這就是自己的男人。於是也不再抽手,而且還反手握住了楊一凡的大手。

楊一凡感受到梵澤澹的變化,臉上微微一笑,手卻握的更緊了。

這個女人,沒有讓他失望。

「其實這才是我的真是容貌,而我的真正年齡是十八歲。之前之所以顯得那麼蒼老,則是因為我生了病。」

「啊! 韓先生情謀已久 你生病了啊?快讓我看看,你有沒有哪裡不舒服啊?」

一聽到楊一凡說自己生病,梵澤澹一下子就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急切的來到楊一凡的身邊,上上下下的就幫他檢查了起來。

楊一凡笑著拍拍梵澤澹的香肩,示意她坐在自己的身邊,安慰道。

「我這不都好了嘛,容貌也恢復到正常的模樣了。話說,我現在這個樣子,你不會不喜歡吧?」

梵澤澹抬頭望著楊一凡清秀的臉龐,小臉蛋微微一紅。心中一個詞語一閃而過,現在的楊一凡和自己更加的般配了,那真是郎才女貌才子佳人,天造一對地設一雙吶。

半天,梵澤澹才在楊一凡灼灼的目光中回過神來,這才發現自己已經盯著楊一凡看了很久,頓時羞不可抑的連忙低下了頭,臉也從耳垂紅到了脖子根。

又過了好一會兒,才傳來一個細若蚊吟的害羞女聲。

「你。。。我喜歡的是你這個人,不管你變成什麼模樣,我對你的愛永遠不變!」

本來按照一般的情形發展,楊一凡若是想的話,當天晚上絕對能夠上二壘,甚至和梵澤澹全壘打真箇銷魂。

奈何奈何。。。和窮一樣,煉花訣也能讓一個男人變成正人君子,保管比柳下惠還能坐懷不亂。

把梵澤澹送到家門口,楊一凡便止步了,因為他還需要讓梵澤澹探探梵母的口風,是否願意把自己的女兒交到一個十八歲的毛頭小子手裡。如果不願意的話,自己還得想想辦法。

在門口經過九次依依吻別,楊一凡終於終於走下了樓梯。摸摸自己有些腫脹的嘴唇,心情不錯的他哼著小曲正準備找個地方喝點小酒慶祝一下,口袋裡的手機叮鈴鈴的響起了。

一看手機上的來電顯示,楊一凡猛的一拍腦門,暗道一聲糟糕。

下午自己和女朋友在一起真是太高興了,正事都給完全拋到了腦後。完全沒有聽到孫麗都已經給自己打了十多個電話,自己要是再不接電話的話,那個可憐的女孩子眼看著的希望光芒再次泯滅,恐怕又要再次崩潰了吧。 「喂,那什麼,是孫麗嗎?你打了這麼多個電話,那鬼沒出現吧,你也沒事吧?」

楊一凡的話還沒有落音,電話那邊就傳來一個帶著哭腔的女生。

「楊道長,你終於肯接電話了啊!我還以為你給的我一個錯誤的電話,還以為你不想管我的事,還以為你說的都是騙我的,還以為我這次在劫難逃了。。。」

孫麗越說越覺得委屈,一會兒就從小哭腔變為了嚎啕大哭。

她這一天也確實過的艱難,提心弔膽了一整天,中午飯都沒有心情吃,生怕自己真的如楊一凡所說被鬼給纏上了。

一等到下班就迫不及待的給楊一凡打電話,然而電話里傳來的卻是所撥打的電話不在服務區的提示。

楊一凡的手機有時候放在系統包裹里,那裡面要是有信號那才真是奇了怪了。

「咳咳,沒事兒,我這不是給你打電話了嘛。我剛才在處理一個棘手的事情,唔。。。那是一個很猛很兇很惡的鬼,殺人無數惡貫滿溢,花了我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它降服。所以,嗯,後面你懂的。」

楊一凡微覺尷尬,但這樣的情況顯然是不可能承認自己泡妞把她的死活忘記了。

「喔,原來楊道長你是去降妖除魔去了啊,我明白的,像你們這樣的高人一般都很忙,我這裡沒事,只要你還記得我,能夠百忙之中抽空來解決一下我的問題就好了。」

孫麗恍然大悟道,話語間之前對楊一凡的些許埋怨也消失不見了。

楊一凡感慨,多麼善解人意的好姑娘啊。雖然貧道不能收了你,但也不能任由你被鬼給收了。

「那你現在在哪裡,還沒有回家吧?」

「沒,你沒過來我哪敢獨自回家啊!我先前還打算去閨蜜那裡借住的,反正那條路我是不敢再走了。」

孫麗說著說著,聲音中又帶上了恐懼的顫音。

楊一凡沉吟了一會兒,開口回道。

「去你閨蜜那裡借住也不是個辦法,你總不能一直在人家那裡住吧,還是要從源頭上解決問題才行。再說了,你以為住在閨蜜家不回去就安全了?那鬼不知道去你閨蜜家找你的嗎?到時候可能還把你閨蜜給害了。」

「啊!道長你說的是真的嗎,這鬼就這麼恐怖!我和他無冤無仇的,它為什麼就認定我了啊?」

電話中傳來孫麗的一聲尖叫,顯然是被楊一凡的話給嚇呆了。

楊一凡把手機拿開耳朵一點,心中卻有些尷尬。

你問我我怎麼知道?我又沒見過鬼!

剛才說的都是我在電視電影裡面看的,不都是女主東躲西藏也擺脫不了惡鬼,到最後她被男主解救屁事沒有,反而是想要保護她的那些朋友死了個精光嗎?

「嗯,據我多年看電。。。咳,抓鬼的經驗來說,應該就是這個樣子了。好了,我們不說這些了,你告訴我你的地址,我現在就過來找你,然後陪你一起回去,我今天倒要好好的會一會這個鬼了。」

楊一凡差點就把真相給說出來了,為了防止自己再說漏嘴,趕緊扯開了話題。

果然,一聽到楊一凡願意陪自己一起回去,孫麗頓時大喜過望,直接忽略了之前楊一凡話語中的語病。

半個小時后,楊一凡打車來到了孫麗的公司樓下。剛一下車,楊一凡遠遠的就看見了坐在台階前的孫麗。

此時的孫麗還沒有發現楊一凡的到來,她雙手抱膝把自己蜷縮成一團,彷彿只有這樣才能給自己溫暖和安全感一樣。

不時的抬頭四下張望,不知道是在看楊一凡是否到來,還是看那個鬼有沒有潛伏在自己周圍。她那亮晶晶的眼神中有期盼的光芒,更多的卻是畏懼與驚慌。

看到此時模樣的孫麗,楊一凡心中閃過了一絲愧疚。有的時候如果你答應了別人,最後卻做不到,那還不如從一開始就不要給別人希望。

因為希望之後的失望,真的會讓人絕望。

楊一凡緩步朝著孫麗走了過去,孫麗在聽到腳步聲的剎那就抬起了腦袋,看向了聲音傳來的方向。在看見楊一凡的剎那,眼神中就爆發除了熾熱的光芒。

楊一凡好生安慰了她一下,並按照電影里看到的情節,大概吹噓了一下自己今天下午捉鬼的經歷,然後倆人便一起乘坐最後一班公交車來到了城郊那早點攤前。

此時已經接近十一點了,在這擺攤小販早就已經收工回家了,除了遠處偶爾傳來工地上民工的說話聲,四周寂靜一片。

「走吧。」

楊一凡開口打破夜色下的死寂,離開水泥公路,抬腿朝著孫麗早上跑過來的土路走去。

孫麗被楊一凡的突然開口嚇了一跳,再聽清他話中的內容,又想起自己的經歷,看向那條通往很暗深處的小路,忽然感覺自己的倆條腿開始發顫了。

孫麗有些後悔了,自己為什麼要回來。如果楊一凡並沒有降妖除魔的本領,只是嘴巴上說的厲害,是個江湖騙子怎麼辦?

因為她此時突然想起,剛才楊一凡給他說的抓鬼情節,自己似乎在一部電影里一模一樣。惡鬼的模樣、說辭、打敗它的辦法,等等等。。。

早知道就借住在閨蜜家了,就算真像楊一凡所說會害了閨蜜。但那樣自己至少也有了個伴,黃泉路上不再孤單。孫麗可是清楚的記得,自己和閨蜜一起發過誓,要做一輩子的姐妹,永遠永遠在一起的。。。

就和男人之間結拜發的誓言一樣,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聽著周圍不知道是什麼動物發出的詭異聲音,孫麗下意識的就想要轉身逃跑。但是在轉身之後,看著周圍濃重的夜色,想到隨時都可能出現的惡鬼。孫麗忽然明白,自己似乎早就已經沒有了選擇。

「楊,楊道長,等等我啊!」

既然回頭已無路,跟緊可能的希望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孫麗是個明白的女孩子。見楊一凡的身影就要消失在黑暗之後,她趕緊鼓起了勇氣,邁動自己兩條修長的腿朝著楊一凡飛快的追了過去。

聽到身後的呼喊和腳步聲,楊一凡的嘴角微微翹起。他早就猜到了這個結果,所以招呼了一聲就自顧自走了,完全都沒有擔心孫麗不跟上來的意思。

三步並作兩步,孫麗很快就追上了楊一凡。小心翼翼的在他身後跟著,伸出小手悄悄的拽住楊一凡的衣角,似乎這樣才能夠增加她的安全感一樣。

兩人就這樣在鄉村的土路上朝前行進,空曠的田野間只有兩人噠噠的腳步聲,傳出去很遠很遠。 斗羅大陸之無敵升級 一路上楊一凡看似隨意,卻早就已經把自己的警惕性提到了最高,感知放到最大,做好了應對隨時都可能出現危險的準備。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