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楊天沒有用《奔雷劍法》,而是用了《青蓮劍法》,圓滿境界的三招,威力巨大,*得馮瑞不斷後退,險象環生!


「楊辰!你欺人太甚!雷霆怒!」馮瑞被一招斷水削去右耳,憤怒長嘯,長劍帶著密密麻麻的雷電,劈殺過來!

「碎蓮!」見馮瑞已經被激怒,楊天鬆了一口氣,冷哼一聲,洶湧的元力瘋狂的湧入凌天劍中,在劍身綻放出朵朵蓮花,劍尖微寒,散發著幽光!

「轟!」凌天劍的劍尖與馮瑞手中的長劍劍尖碰撞在一起,一點寒光與雷霆之力的碰撞,發出一聲沉悶的響聲,一股元力波紋迅速以劍尖為中心擴散開來,在兩人身邊形成了一個有一個旋風!

楊天體內的元力瘋狂的向凌天劍內灌輸,臉色逐漸開始變得蒼白,而馮瑞則大口咳血,拚命死撐!

「結束吧!」楊天長嘯一聲,凌天劍光華大作,鋒銳凌厲的劍氣瞬間爆發開來,將馮瑞淹沒!

「轟隆!」宛若山崩地裂,宛若大河奔騰,馮瑞手中的寶劍被震飛,雷霆之力消散,一抹寒光洞穿了他的眉心! 楊天彎下身,微微一嘆,將馮瑞的空靈戒取下,並在身上搜索一番,其他人自然也沒有放過,然後將所有的破罡弩重新安裝好,至於九具屍體,並沒有理睬,直接回到了地下室,盤腿坐下,吞服了幾枚丹藥,恢復體內的元力,準備最後一批獵物的到來!

山谷內瀰漫的血腥味,引來了不少野獸,但無一例外,全被射殺,使得山谷內的血腥味越來越重。

馮祥帶著三人轉了一大圈后,沒有找到楊天的痕迹,只能返回分開的地方,想與馮瑞匯合后再繼續查找,結果卻沒等來任何人,不由得方寸大亂,連忙率人趕來!

當四人看到山谷內的慘狀時,馮祥怒髮衝冠,雙目血紅,守護在他身邊的黑衣人也是憤怒異常,至於其他兩人,則雙腿戰慄不已,嘔吐不止。

「楊辰!給我出來!」馮祥怒吼一聲,手持長劍,向山谷跑來,跪在馮瑞的屍體面前,痛哭不已。其他三人連忙跑了過來,站在馮祥面前,一臉凄然。

「楊辰!你給我出來,我要將你碎屍萬段!」馮祥摸著馮瑞冰冷的屍體,仰天怒吼,持劍環顧四周!宛若一直凶獸。

「少爺!我看了一下除了大少爺之外,其他八人都是被弩箭射殺,應該都是中了埋伏!」黑衣人小心的在四周察看了一下,對即將瘋狂的馮祥說道。

「那就找出埋伏的人!」馮祥怒喝一聲。

黑衣人仔細的檢查了一遍死者的傷口,每人身上基本上都有一兩個洞穿的傷口,慘一點被箭羽紮成了刺蝟,十分凄慘,回到馮祥面前沉聲道:「弩箭不下五十根,箭羽超過六千支!少爺!應該不是楊辰的手段!」

「你的意思是說,兇手另有其人?」馮祥血紅的雙眼,如鷹眸一樣盯著黑衣人問道。

黑衣人渾身一顫,連忙說道:「根據何志誠等人敘述,楊辰應該是一個沒有背景的窮小子,而我們的調查也顯示,他並沒有什麼後台,弩箭昂貴,只有一些重要的城池才有布防。」

馮祥心中一驚,愣愣的看著黑衣人,喃喃道:「你是說?」

「少爺,雖然我們馮家雖然暫時需要依附皇甫詩詩,但也要小心行事呀!」黑衣人意味深長的說道。

「這樣想就對了,也不枉費我一番布置!」楊天眼中閃過一絲戲虐,伸手扭動了一個開關,整個山谷再次傳來無數的破風聲,楊天從空靈戒中取出一掌幻光面具,貼在臉上,稍微調整一番,走了出去。

馮祥四人正在箭雨中苦苦支撐,小心防備著突如其來的巨弩,楊天的突然出現,令四人吃了一驚,更加驚恐,小心戒備!

「你是誰?為何要暗算我們!」馮祥站在黑衣人身後,咬牙切齒的喊道。

楊天沒有說話,冷冷一笑,山谷內的箭羽變得越來越密集,突然十餘根巨弩同時出現,如流星般襲向四人!

「殺!」黑衣人大喝一聲,手中長劍揮舞,在身前形成一個巨大的圓盾!

「嘭!」「嘭!」接連幾根巨弩撞在了圓盾上,發出沉悶的聲音,黑衣人也被巨力打擊的連連後退,但所幸堅持下來了!正當黑衣人暗暗鬆了一口氣的時候,又一根弩箭破空而來!

「咔嚓!」在黑衣人驚恐的眼神中,弩箭瞬間將圓盾撞擊的粉碎,狠狠地刺進了他的胸膛!

「破、罡、弩!」黑衣人低頭看著插在胸口上破罡弩,瞳孔不斷放大,慢慢的.不甘的死去。

楊天見唯一的靈元境死去,伸手將暗器關掉,手持凌天劍,猛地撲向剩下的三人!

三人雖然已經被嚇破了膽,但看到暗器停下,又發現殺向自己的人也不過是破凡九重天後期的修為,總算有了一些底氣!

「兩位師弟!想必對方已經沒有暗器可用,就讓對方的首級來祭奠死去的是兄弟吧!」馮祥怒喝一聲,持劍率先攻向楊天,其他兩人也持劍緊隨其後。

楊天表情凝重,凌天劍發出一聲劍鳴,無數劍氣迸發而出,攻向三人,同時身前懸浮著一把把元力凝結而成的玉劍,一朵朵劍蓮也圍繞著身體上下飛舞。

三人修為不俗,又是皇甫詩詩的追隨者,戰力不弱。三人同時發力,將楊天所發的劍氣全部崩碎,同時斬出三道宛若實質的劍氣,殺了過來。

楊天低喝一聲,懸浮在身前的玉劍帶著破風聲殺向三人,九朵劍蓮守護在身前,同時一點寒光迸發,宛若流星,刺向右邊一人的咽喉!

「轟!」玉劍與三人的劍氣碰撞,相互抵消,全部粉碎,劍蓮也凋零一朵,右邊一人在最後關頭髮現了楊天的必殺一擊,在付出左臂被洞穿的代價,保住了一命。

「說!到底是誰派你來的?!」傷到左臂的白衣少年,臉色陰沉,對楊天喝道。

「如果你肯說出誰是幕後之人,我給你留個全屍!」馮祥眼中殺機宛若實質,死死地盯著楊天。

「你們只是一群死人而已!」楊天聲音沙啞,面無表情,猛地劈出一劍,殺向受傷的白衣少年。

劍氣如虹,寒光迸發,白衣少年來不及躲避,只能揮劍抵擋,馮祥與另外一人大驚,連忙從背後攻擊楊天。

「轟!」楊天背後迅速凝聚成一朵巨大的劍蓮,擋住兩人的進攻,同時竭盡全力,發出最強一擊,將白衣少年的右手斬落!

「啊!」白衣少年臉色瞬間變得慘白,痛苦地大喊,楊天眼中儘是冷漠,一個迴旋轉身,無數劍氣迸發,九朵劍蓮飛舞,凌天劍劍身布滿蓮花花紋,帶著一抹寒光,橫掃身後兩人!

馮祥與另外一人沒想到楊天的攻擊如此迅速犀利,連忙後退,並將長劍橫於胸前,形成一個劍盾,護住己身!

「嘭!」劍氣與劍蓮崩碎,凌天劍將兩人身前的劍盾劈成兩半,在兩人的胸前留下一道長長的傷口,而身後的白衣少年,則不甘的捂著自己的咽喉,嗚嗚的說不出話來,雙眼慢慢變得空洞無神,轟然倒地!

馮祥大驚,沒想到對方的實力竟然這麼強,不由得萌生了退意,略一思索,便開口對身旁的青衣少年道:「劉師弟,對方實力強橫,你我唯有拚死一搏方有一線生機,否則必被他一一擊殺!」

青衣少年臉色陰沉,知道處境危險,連忙點點頭,與馮祥並排站立,小心提防楊天。

楊天也已經受傷,背後有兩個深深地傷口,鮮血湧出,張口吞服了幾顆丹藥,手持凌天劍再一次向剩餘的兩人*去!

「劉師弟!放手一搏!」馮祥大喝一聲,長劍揮舞,帶著無盡的雷電之力,一躍而起,狠狠地向的向楊天斬來!

青衣少年見此也猛地鼓動全身的元力,灌輸到長劍中,雙腿一彈,帶著一股旋風,向楊天的雙腿斬來!

楊天長嘯一聲,一朵巨大的劍蓮護住己身,凌天劍橫掃,同樣帶著無盡電芒,閃爍著令人心悸的光芒,斬向馮祥!

「咔嚓!」「轟!」雷電之力相觸,頓時光芒大作,狂暴的元力四溢,凌天劍與馮祥的劍尖碰撞,發出強烈的震顫,正在兩人僵持不下的時候,青衣少年的攻擊到來,楊天雙腳一震,劍蓮主動迎了上去!

「咔嚓!」劍蓮承受了莫大的攻擊,整個蓮身慢慢布滿了裂紋,楊天眉頭一皺,猛地加大對凌天劍元力的灌輸!

「轟!」馮祥感覺手中長劍幾乎要脫手而出,見青衣少年已經攻來,連忙收劍,在胸前形成劍盾,藉助楊天的攻擊形成的巨力,猛地向後退去,轉眼間消失在山谷的盡頭!

楊天見馮祥逃竄,微微一笑,凌天劍猛地插向地面,擋住青衣少年的進攻,左手握拳,對準青衣少年的面門,轟出一拳!

青衣少年沒想到馮祥會丟下自己,獨自逃生,心中大亂,失神之間被楊天一拳轟退,站立未穩,一抹寒光,再次襲來,直指他的咽喉!

生死之間,青衣少年怒喝一聲,長劍揮舞,帶著劍芒,與寒光碰撞,發出一聲悶響,長劍便脫手而出,被震落在地上!

「不要殺我!我只是奉命前來而已!」青衣少年看著楊天冰冷的眼神,連忙跪在地上,不斷求饒。

楊天神情平靜,手中長劍光華一閃,一道寒光瞬間洞穿了青衣少年的頭顱,看著倒在地上的青衣少年,楊天微微搖頭:「殺人,就要有被殺的覺悟!」

將死去幾人的物品收進空靈戒,楊天將地上所有的箭羽和弩箭全部收起來,並將尚未使用的破金弩和滅神弩也收走,帶著戰利品,回到自己山谷的中,並將暗器全部開啟。

雖然這些暗器很難避過神魂的探查,但威力卻十分強大,即便是靈海境的武者硬闖,也有可能隕落!雖然以他現在所擁有的財富,完全可以購買一些較為強大的陣法來進行布置,但同等威力下的陣法價格極高,而且所產生的靈力波動很容易被人察覺。

楊天現在實力不高,自保尚力有不逮,雖然陣法可以給我提供保護,但也會引來別人的覬覦,引來殺身之禍!

褪去身上沾滿鮮血的外套,楊天進入小湖中,慢慢洗滌身上的污漬,看著一些游魚不斷吞食著身邊的血液,體內的煞氣不受控制的再次爆發出來,將游魚全部震死。

雖然已經經歷了太多的生離死別,斬殺的人也不再少數,但楊天畢竟還是一個十六歲的少年,從小接受的思想也非嗜殺,一次性殺了這麼多人,心境難免起伏,淤積在心中的煞氣一時間難以控制。

也正是因為如此,楊天才不得已走出山谷,與人交往,磨練心性,提高心境修為,以便能夠控制心中的怨恨與嗜殺,避免日後渡心魔劫的時候迷失!

(努力中,求推薦、打賞、收藏哈,此處鮮花) 第二天,楊天起的很早,簡單的練習了一下武技,穿上一身白色勁裝,背著凌天劍,向凌霄峰走去,觀看外門大比各峰之間的第一次較量。

通往凌霄峰的山路上人很多,三五一群,議論紛紛,對這次決賽發表自己的看法,神情激動。

「這次進入前十的凌霄峰就佔了五位!真是厲害呀!」

「那是,畢竟是主峰的弟子!修鍊環境比我們好多了!」

「望海峰也不錯,有兩人進入前十了!」

「恩恩!碧霄峰也是兩人晉級,還有寒月峰也有一人!」

「可惜呀!觀雲峰徹底沒落了,連一人都沒能進入決賽!」

……楊天聽著,不由得眉頭微皺,雖然想到了觀雲峰實力較弱,但也沒想到會差到這種程度!

「楊辰師弟!最近可好呀?」剛剛進入觀戰台,南宮傲一臉微笑的走來,。

楊天微笑著頷首,開口道:「南宮兄最近可好?」

「一般吧!對了!我聽說前幾天馮家兄弟帶人進入連雲山脈,死傷慘重,只有馮祥一人得以逃脫,此時已經震動了外門執事,不知楊師弟可知此事?」南宮傲一臉神秘說道,目不轉睛的看著楊天,似乎想要從他的神情中看出一些端倪。

楊天神情淡然,微笑道:「前幾天我也進了山脈內一趟,並沒發現什麼特別之處,也許是馮氏兄弟招惹了一些不該招惹的人吧!」

南宮傲露出一副瞭然的表情,開口笑道:「寒月峰若雲師姐進入了前十,楊師弟不如與我一起到閣樓前去觀戰如何?」

凌霄峰峰頂有七座閣樓,是觀戰的最好去處,只不過需要付出大量靈石才能擁有,一般人承擔不起。

楊天想了一下,笑道:「南宮兄相邀,小弟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兩人談笑風生,向山上走去,期間南宮傲所說的各峰秘聞趣事以及外門弟子的實力對比,讓楊天十分感興趣。

「楊師兄!不知可否借一步說話?」剛走到閣樓前,王欣雨突然來到楊天身邊,看著一旁的南宮傲,有些尷尬的說道。

楊天心裡雖然有些奇怪,但也沒有多想,隨她來到一個角落。

「楊師兄,木師姐有自己的難言之隱,所以才刻意疏遠你,這是木師姐答應過給你的化元丹,請你收好。」王欣雨拿出一個玉瓶,神情淡漠道。

楊天嘆息一聲,將玉瓶收入懷中,沒有說話,轉身離去,雖然對木蘭最近的反常有些猜測,但他並不想攙和太多,只不過心裡卻有一絲淡淡的落寞,畢竟木蘭是他在凌霄宗接觸最多的女弟子。

等上了閣樓,楊天才發現閣樓上的人並不少,不過大多已經見過,只不過再次相見,都熱情了很多。

「楊師兄,今年的外門大比怎麼沒有參加?不然的話,以師兄的手段,觀雲峰必然會有所收穫!」秦子云詢問道。

「不瞞秦師兄,小弟不喜鬥爭,只希望能夠靜靜修鍊,所以才沒有參加。」楊天笑道,語氣坦然。

秦子云嘴角抽搐,他已經從南宮傲那裡打聽了情況,馮瑞等十餘人的慘死,多半就是出自他的手筆!不喜鬥爭?誰信呀!

決賽在一個黑袍老者的主持下開始,首先出戰的是凌霄峰的徐乘風,此人修為已至破凡九重天圓滿,若非可以壓制修為,鞏固根基,早已進入靈元境。戰力十分強橫,為凌霄峰外門的領軍人物!

他的對手為望海峰的程乾,此人是烈風郡程家子弟,破凡九重天後期修為,同樣實力不弱!

兩人一上台,沒有任何客套,直接戰成一團,程乾使錘,一柄巨錘揮舞的虎虎生風,威力絕倫。徐乘風用劍,飄逸瀟洒,面帶微笑,招招如春風扶柳,將程乾*得不斷後退,引來台下少女的陣陣尖叫!

徐乘風不愧是外門第一人,只用了半柱香的時間,就將程乾*得無路可退,長劍揮舞,帶著一層淡青色的帷幕,將他轟下戰台!

楊天心中震驚,沒想到徐乘風會贏的如此輕鬆,不由得在心中衡量,自己是否是他的對手?

到了若雲上場的時候,很多少年瘋狂了起來,大聲呼喊,為她助威,若雲也環顧四周,微微頷首致意,顯得端莊淑雅,禮儀周全。

若雲的對手是一位黑袍少年,名為林傲,修為與若雲相當,都是破凡九重天圓滿,使用一把五尺長刀,看起來略顯瘦弱,但楊天卻從他的身上感到了一股凶戾的氣息!

「這個林傲恐怕不簡單呀!」楊天不禁喃喃道。

「楊師弟經常閉關,不知道此人倒也正常。」南宮傲站在楊天旁邊,肅穆道,「林傲是四年前進入宗門,兩年前得罪一紈絝,在連雲山脈內被十餘人追殺七天,本以為會身死道消,沒想到竟斬盡敵手,從容而出,一時間名聲大噪,不過此人行事低調,所以不為眾人所知罷了!」

聽完南宮傲的解釋,秦子云和紫蘭意味深長的看了楊天一眼,感覺兩人十分相似….若雲使用的是一把軟劍,相對於林傲的剛猛霸烈,若雲就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婀娜多姿的身材加上柔軟迴旋的長劍,讓人感覺不是在比武,而是在舞劍。

林傲十分鬱悶,無論他的進攻多麼的兇猛,對方總能恰到好處的避開,然後給他要害一擊,使他不得不放棄已得的優勢!

「吼!」被*到戰台一角的林傲雙目突然變得血紅,氣勢節節攀升,渾身充滿了暴戾的氣息,面目變得猙獰,瘦弱的身體宛若一直洪荒巨獸,雙手持刀,一躍而起,長刀帶著黑色的戾氣,猛地劈向若雲的門面!

突如其來的變化震驚了所有人,若雲也沒有了那副風輕雲淡的樣子,表情變得十分凝重,見長刀斬來,手中的軟劍宛若一根軟鞭,纏繞在長刀上,用力一拉,同時一掌打出!

林傲也不甘示弱,同樣轟出一拳,帶著一股強大的元力波動,與若雲的玉掌撞擊在了一起,掀起一股元力漣漪。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