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楊舉直接就被拍倒在地上,竟然被拍暈了過去。


「……」

常昆和柳十三直接當場石化。

他們突然間明白這個新來的年輕城守為什麼面對巨鯊幫和楊家的人都有那麼足的底氣,都敢一步不退了。

原來城守大人一身實力深不可測啊!

「將他丟到大門口外去。楊家來的人,除了楊家家主之外我都不見,如果像這個傢伙這樣硬闖,你們打不過的就讓他來這裡,我來打。」方昊天坐回來,拿起書看起來。

「是!」

常昆和柳十三抖擻,拖著楊舉就出去了。

有一個實力強大的城守,他們這捕頭就好當多了!

不到一個時辰,楊家連著派來的六個人,一個比一個強大,都被方昊天拍暈丟了出去。

楊家的家主終於來了。 秦菲抬手輕擰了幾下眉心,她可不敢說自己夢見東方豪宇的新娘被人掉包的事情。估計就算是她說了,東方玉卿那個妖孽也不會相信的,再說這也是一個夢罷了。

東方玉卿看了看腕錶,悠然開口說道:「已經快十點了,你倒是挺能睡呀。」

幾乎是上車后沒多久,秦菲就睡了過去。

剛開始東方玉卿還以為秦菲在閉目養神,直到傳來勻稱的呼吸聲,才意識到某個小妮子是睡著了。

秦菲低垂著眼瞼,沒有仔細聽東方玉卿在說什麼,腦海中又忍不住想到東方豪宇一定是受到了什麼刺激,才會那麼爽快地就答應了和那個初次見面的唐可馨結婚。

總裁,愛上癮 東方豪宇,你真的要這麼自欺欺人地步入婚姻殿堂,你不覺得對自己和那個女孩很不負責任嗎?

東方玉卿似乎能夠理解秦菲的這種狀態,因為太在乎了才會如此患得患失。

所幸秦菲此刻在乎的男人是他東方玉卿的兄弟,這多少也讓他有所欣慰。

「老婆,你不要太擔心,阿豪的婚事還要從長計議。」東方玉卿一臉坦誠地說,似乎並不想刻意隱瞞秦菲。

秦菲心下狐疑,不明白東方玉卿話里話外的意思,就這樣迷迷瞪瞪地凝視著他。

突如其來的手機鈴聲打破了這尷尬的對視。

東方玉卿看到是那個女孩打來的,有些不知所措地看著秦菲,皺眉解釋,「是阿豪的前女友。」

秦菲鬼使神差般地奪過了手機,狀似無意地說道:「喂,你好!我是東方玉卿的妻子,直接說重點,我會轉達給他的。」

憑藉女人超強的第六感,秦菲覺得對方肯定是已經知道了東方豪宇答應結婚的事情,所以才直奔主題的。

對方明顯愣住了,原本想要腹誹東方豪宇的激動情緒頃刻間便分崩離析,顯然沒料到會是東方玉卿的女人接的電話。

支吾了半天,才蹦躂出幾個字,「嫂,嫂子好!」

「發個地址過來,我們見面了再說。」秦菲一口氣說完后,下一秒無線電波另一端就聽到了嘟嘟的聲音。

秦菲覺得有些事情在電話里三言兩語也解釋不清楚,再說東方玉卿和沈闊都在場,有些話也不方便問出口,乾脆就掛了電話。

秦菲顯然有些懵,後知後覺地意識到自己的魯莽,可是鑒於東方玉卿正好整以暇地盯著她,索性裝作沒事人一樣地環顧四周。

媽呀,她這是在房車裡就夢遊周公了。

對於秦菲這異彩紛呈的面部表情,東方玉卿開懷一笑,「你不著急著回去看鈺兒了,還有你哥。」

即便知道自己說出這樣違心的話有些大煞風景,但是東方玉卿還是樂此不彼,因為他很想逗趣一下自己的小妻子。

她前一秒還夢遊周公呢,這下一秒就雷厲風行地幫他解決掉了一個大麻煩。

「這都幾點了,回去反倒影響他們睡覺。」饒是秦菲這樣說著,可她卻下意識地尋找自己的手機。

就算夜不歸寢也要給秦慕年打個電話才行,要不明天見面后他哥又要逮著她絮叨了。

「老婆,吃飯前我給哥打過電話,他知道你今晚有事回不去。」說完后,東方玉卿還裝模作樣地給秦菲看通話記錄。

其實給秦菲看通話記錄是其次的,主要是東方玉卿想要趁機靠近林芊雅。

「呵,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秦菲又豈會不明白東方玉卿那點小心思,虧她還好心陪他上了一天班。

心心念念的燭光晚餐沒吃到,反倒是陰差陽錯地觀摩了一場狗血的相親儀式。

關鍵這相親的後遺症還這麼的棘手,怎麼著她這個做嫂子的都不能袖手旁觀吧?

「嗯,老婆教訓的對!」

東方玉卿難得配合秦菲的腔調,自然而然地長臂一伸便將秦菲抱坐在了他的大腿上,與此同時的還有傾斜下來的腦袋。

對於東方玉卿這突如其來的曖昧動作,秦菲多少有些慌亂,「喂,快點鬆手……你要做什麼嗎?」

秦菲幾乎是出於本能地推拒著東方玉卿的靠近。

東方玉卿嫻熟地撬開秦菲的唇齒,靈巧的探入其中,含糊不清的回應道:「當然是想跟你培養下感情,難得今晚沒人打擾。」

秦菲緊咬牙關抵觸著東方玉卿的靠近,她越是這樣,東方玉卿越是想要征服她。

「不要亂動!」東方玉卿無形中加大了束縛秦菲的力度。

對於東方玉卿的強勢,秦菲顯然有些招架不住,甚至覺得她越是亂動,東方玉卿就會變得越發的堅持……那種熟悉的感覺瞬間回歸到她的五臟六腑,很快就被吻得喘不過氣。

「唔……你好討厭,一點紳士風度都沒有!」

秦菲毫無章法地拳打腳踢,無奈始終撼動不了東方玉卿禁錮她的力量。

「噓……」東方玉卿在這個時候還不忘輕聲誘哄著,「這裡雖說是私*密空間,但隔音效果可能不太好,你小聲一點。」

東方玉卿含笑說完,秦菲就感受到一隻大掌襲來,幾乎是在瞬間就風中凌亂了。

這個死妖孽,他知道隔音效果不好,還敢亂來?

話說早在開車之前東方玉卿就交代過,所以沈闊依舊按照既定的路線平穩地前進著,盡量地充當一個隱形人。

江萊衝到鏡子前,看了看自己哭紅的眼睛,心煩意亂地將自己的頭髮也一併揉成了雞窩。

像是猛然間想到什麼似的,江萊趕緊跑去洗漱,還重新換了一身保守的睡衣。

江萊調整好自己的情緒,坐在沙發上等了好久也沒有等到秦菲敲門,倒是等來了東方玉卿的信息:「別等了,我老婆身體不適,明天安排你們見面。」

「一幫混蛋,就知道忽悠我!」江萊沖著天花板仰天長嘯,幸好她住的這裡是獨棟別墅,要不肯定會被人投訴夜間擾民。

「東方豪宇,你個懦夫!」江萊攥緊拳頭,好不容易才剋制住的眼淚再次奪眶而出。

事實上秦菲的確是身體不舒服了,感覺渾身都像是被重型車輛碾壓過似的生無可戀,而那個罪魁禍首卻側躺在她身邊傻樂呵。 方真站在方昊天的面前,彙報著情況,神色有點緊張。

雖然對自家這個戰功顯赫的少爺很有信心,但少爺畢竟不是無敵的啊,之前不是就被人圍攻打暈過嗎?

現在楊家私軍重重包圍城守衙,楊家家主楊百盛更是氣勢驚人,簡直擁有毀滅整個城守衙的強大,方真忍不住替少爺擔心了。

方真彙報完后輕聲道:「少爺,我們是不是將楊家逼得太急了?」

方昊天看了一眼方真,語氣深長道:「楊家一年到頭又將城中多少人逼急了?楊家強大可以將別人逼急,我們為什麼就不行?怎麼,對少爺沒信心了?」

方真精神一振,身體似乎一下子挺直了許多,聲音有力道:「少爺面對百萬魔軍都不曾退縮過,怎麼可能怕楊家,是小的錯了。」

「你有什麼錯,這只是人之常情。」方昊天經過方真的身邊時用手拍了拍其肩膀,「走吧,正主來了,我們出去見一見他。」

方真微怔:「不是讓他來這裡?」

方昊天笑道:「人家可是一家這主,總得給人家一點面子嘛……」

方昊天走出書房。

「給面子?」方真呆了呆,突然有點不明白少爺到底想幹什麼了,之前這麼強勢,根本不給楊家面子,現在楊家家主來了就給,這是欺弱怕硬嗎?

「啪!」

方真突然扇了自己一巴掌,竟然說少爺欺弱怕硬,不忠,想想都不行。

「少爺肯定有他的打算,我猜測這麼多幹嘛,老爺子可是說了,我跟著少爺,不管少爺做什麼都要支持。」

方真小跑跟上去。

方昊天和方真到達大門口。

「城守大人。」

常昆和柳十三帶著所有捕快守在大門口了,但誰都看得出他們很緊張。

現在所有捕快都緊張,一些捕快更是忍不住冷汗大冒,雙腿打顫。

楊家這是傾巢出動了啊,這陣勢,簡直一人一口水就能將城守衙門給吞了。

不過他們看到方昊天出現時,終時精神振奮了些許。

方昊天臉帶微笑,給眾人帶來了莫大的信心。

方昊天走出大門,第一眼就落到了那個年輕人的身上。

真的很年輕,楊家家主楊百盛比想象中年輕,樣子跟方昊天差不多,都是二十歲剛出頭的樣子。

楊百盛長得眉清目秀,白面如玉,劍眉星目,身材修長,當真擁有一副讓天下九成九男子羨慕的好皮囊,一看就是一付家勢豐厚的公子哥形象。

然而人如名,確實盛氣凌人,更是毫無掩飾自己的怒意,看到方昊天時眼神一下子鋒銳無比,簡直如兩把鋒利的絕世寶劍。

楊百盛的實力確實很強大,除此之外,他的身邊還有三個老人,無一不是氣息隱晦,高深莫測的強者。

而目光所及之處,楊家私軍個個氣息強大,鋒芒盡露,不大像是一個家族的私軍,更像是在妖魔長城之外常年與魔軍對戰的精銳軍。

這陣勢,顯然真的將城守衙門給包圍了起來。

「楊百盛?」方昊天突然開口,單刀直入,「帶我么多人來包圍我城守衙門,欺負我新來的?」

「大膽,竟敢直稱我家主之名?」楊家一個高手頓時怒喝。

方昊天眼眉一挑:「楊家家主又如何,見到本座不跪,而且還帶人包圍城守衙,這是想造反?」

「城守大人。」楊百盛身上的氣勢驟消,突然對著方昊天抱拳作揖,「草民楊百盛見過城守大人,草民來是想提醒城守大人明察秋毫,不要被一些刁民蒙敝了眼睛而冤枉了好人,希望將楊朋釋放……。」

「釋放?」方昊天輕輕搖頭,「他當街行惡被我親眼看到,冤枉不了,所以我已經將他處死。常昆,去將他們的屍體帶出來讓楊家主帶回去。」

常昆怔住,人不是還關著嗎,什麼時候處死了?但他反應也快,馬上就明白什麼事了,當則應諾便帶著數名捕快急急跑入城守衙。

「你敢!」楊百盛一眼就看出來了,頓時大喝。大喝中他的衣袍無風自拂了一下,很細微的拂動。

方昊天卻是淡然一笑。

一股清風徐來。

常昆的身影在城守衙門內消失。

楊百盛雙眼眯起,沉聲道:「真要做得這麼絕嗎?」

方昊天笑道:「楊家主這話本官不是很懂,你楊家人犯了死罪,城守衙門依法處死,這有什麼問題?」

楊百盛眼神更加銳利了:「在這個龍關城,我楊家才是法,城守大人新來乍到看來不大明白啊,你信不信我今天將城守衙門毀了,明天就能建一座新的,後天就會有新的城守來接任?」

方真等人臉色皆變,這是無比大逆不道的話了。

方昊天的臉也沉了下來,道:「楊百盛,你可能也忘了,本官是城守,本官才是這座城的至高無上,本官才能代表皇朝律法與威嚴,就憑你這等大逆不道的話,本官就可以代表皇朝判你楊家滿門抄斬了。」

「哈哈哈……」

「代表皇朝判我們楊家滿門抄斬?哪來的土包子來當城守啊,竟敢說出這種不自量力的話來,皇朝之內誰不知道我家老祖宗是鎮北大將軍的啟蒙師父?」

「一個小小的城守竟敢如此囂張,口出狂言,真是井底之蛙,不知道天高地厚。」

方昊天的話,楊百盛嗤之於鼻,楊家一眾強者更是哄然大笑。

「原來如此……」方昊天倒是從中明白到為什麼歷任城守來此上任都要第一時間去楊家拜訪了,拜訪的是楊家老祖宗的實力強大,更是拜訪這位前輩的身份。

大武皇朝有四方大將軍,鎮東、鎮西、鎮南、鎮北,每一個都是等於掌握了皇朝四分之一軍權的大將軍,無一不是軍中傳奇,無一不是軍中無敵的存在。

方昊天原本的身份就是鎮北軍旗下的某軍的一個千兵統領。

如果方昊天還是原來的方昊天,也許真會因為這層關係而忌憚,然而不是。

「大將軍聲名顯赫,更是出了名的大公無私,大將軍也許會看在楊聖意前輩的面子上予以楊家一些關照,但我堅信大將軍不會縱容你楊家為惡一方。」

方昊天聲音猛地提高。

這時常昆帶人出來了,帶出來的果然是楊朋等人的屍體,每一個都是斬首,現在是將身體和腦袋放在一起抬出來。

楊朋的雙眼瞪得老大,至死不瞑目,顯然不敢相信城守衙門真敢治他死罪。

「方昊天!」楊百盛看到勃然大怒,散發滔天怒威,「你竟然真敢殺我楊家人……」

「得了,」方昊天突然打斷楊百盛的話,五指張開,「五十息。」

楊百盛一怔,寒聲問:「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方昊天道,「麻煩你五十息之內帶人離開,如果時間到了你們還在,可別怪我真不給楊家面子了。」

「殺了我們的人就這樣讓我們走?不知死活……」楊百盛身後的三個老人之一冷冷出聲。

但話音未落,方昊天的身形一動,彷彿幽靈一般瞬間在原地消失。

楊百盛和另外兩個老人的內心一震就要出手,但晚了。

「啊!」

那個出聲的老人已經慘叫倒飛出一百多米遠,叭嗒一聲落地后便趴著不動,不知道是生是死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