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楚陽很不給面子的又說:「那為什麼我沒有聽到?」


三女的目光更為凌厲,小侯爺趕緊舉手投降:「好吧,是葉子武魂告訴我的,在這裡不可以掉以輕心的嘛,總不能大家全都無所忌憚的休息,總得有人負責警戒。我發誓,我絕對沒有偷看過你們,真的!」

三女同時輕哼一聲,轉過頭不再看他。

作為罪魁禍首,楚陽也趕緊轉過頭,但小侯爺已經盯上他了,心道你這個魂淡傢伙,竟敢讓小爺難堪,你等著!

麥蒂娜命令小黑加速,林蝶和楚月也跟著加速,三人徑直朝著水潭衝去。

這是報復楚陽的好機會,他嘿嘿一笑。

楚陽聽到這聲壞笑,不由自主的心裡咯噔一下,趕緊說:「師弟我勸你不要胡來,妹妹她們可就在前面呢,你要是敢打我的話,我就……」

「你就怎麼樣?跟她們告狀是不是,你一個大男人不嫌丟臉嗎?剛才告我的狀,是不是感覺很爽,師弟讓你再爽一下如何?」小侯爺剛抬起手,位於前方的探路的葉子武魂突然發出預警。

「娜娜你們快停下,前面有危險!」他高聲喊道。

三女一起勒住韁繩,回頭問:「風平浪靜,有什麼危險?」

他沉聲道:「你們忘了這裡是什麼地方嗎,武魂告訴我水下藏著危險,至於是什麼我也不知道,大家小心一些。」

他們步調一致的拿出兵器和盾牌,同時喚出武魂,排成一個橫隊朝水潭走去。

看似平靜的水面下,實則暗流涌動,幾道黑色的身影快速游過,它們長著三角形的腦袋和長長尾巴。

四人站在距離水面十幾米遠的地方,小侯爺繼續往前走,他把右手一揮,憑空出現幾塊數噸重的巨石,垂直砸向水面。

噗通……

噗通通……

水花四濺,一條長相類似放大版四腳蛇的猛獸,從白色水花中竄出,三角形的腦袋前面是血盆大口,吞吐著黑色的發叉舌頭。

「果然有猛獸。」楚月瞪大眼睛,心想好在師弟及時提醒,要不然的話自己和麥蒂娜、林蝶肯定已經下水了,而且極有可能成為猛獸口中的美食。

嗖嗖嗖……

毒屬性武魂發出飛針,準確的打在猛獸背部,冒出三股青煙。

猛獸重新落入水中,但它很快便再一次竄出水面,四條強有力的長腿拍打水面,快速朝著岸邊衝來。

水上飛?

小侯爺定睛一看,原來猛獸長著類似青蛙的蹼足,怪不得能在水上行走。

眼看它距離岸邊只剩下幾米的時候,突然白眼一翻跌入水中,細長的身體痛苦無比的在水中翻騰,攪起無數的泥沙。

這是毒性起作用了,接下來竄出水面的猛獸,全都無一例外的被毒針射中。

隨著它們的屍體沉入水中,五人分別得到為數可觀的靈力。

「辰哥你先休息一下,讓我的小熊收拾它們。」麥蒂娜話音落下,她的武魂便沖入水中。

別看那頭熊長的笨頭笨腦,在水裡卻異常靈活,很快便抓住一隻猛獸,先是一巴掌閃過去,然後一口咬掉對方的腦袋。

這時,在綠洲的東面,出現另一伙人,赫然是萬神教大軍師桑惕凡帶隊,為首的隊員正是程達。 程達看到蕭辰的第一眼,就恨得咬牙切齒:「大軍師,那小子就在前面,讓我去殺了他!」

這段時間他在天地城丟盡了臉,皆因打了幾場不怎麼露臉的敗仗,罪魁禍首正是蕭辰。

加上前陣子蕭辰冒充萬神教聖子,對程達進行冷嘲熱諷,這口惡氣他當然咽不下去。

程達一直憋著想要弄死他,這麼好的機會當然不會放過。

大軍師桑惕凡沉聲說:「稍安勿躁。」

程達急了:「為什麼?和他在一起的人不過是些泛泛之輩,我都不需要幫手,一個人就能搞定!」

作為萬神教入塔的第一梯隊,幾十個人全都是玄武境高手。

桑惕凡搖搖頭:「我不是擔心這個,臨出發之前,聖教主專門交代過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什麼事情?」程達心中不服,冷笑道:「難不成是讓我們跟遇到的人相敬如賓?」

桑惕凡瞪了他一眼:「聖教主說,暗魔塔是個很詭異的地方,最大的一處詭異在於——任何自相殘殺都是沒有結果的,它會在你殺死對方的前一刻,將那人安全的送出塔外。」

程達心中一寒:「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進到塔里的人,只能死在猛獸面前。」桑惕凡哼道。

程達的心涼了半截,豈不是說自己要眼睜睜看著那小子在面前得瑟,卻一點兒辦法都沒有。

桑惕凡馬上又笑了:「其實,我們不是一點兒辦法都沒有!你們幾個,悄悄接近水潭,記住一件事,當你們看到新出現的猛獸明顯提高一個等級的時候,馬上撤回來。」

「明白!」十幾個人沉聲道。

程達不解,問:「大軍師,您這麼安排是什麼目的?」

「一會兒你就知道了。」

蕭辰等五人戰至正酣,他們已經成功殺掉幾十隻四腳蛇水怪,突然他察覺到有人朝著這邊快速接近。

一片葉子武魂悄無聲意的飛向後方,很快將確切消息回傳給主人。

原來是有十幾個玄武境高手朝這邊趕來,他馬上開口說:「大家停一下,有人過來了。」

兩秒鐘之後,他們組成三角陣,只留下葉子武魂繼續對付冒出水面的猛獸。

十幾個人的動作很快,麥蒂娜定睛一看,吃驚的說:「十幾個玄武境高手,他們的陣容很強大啊。」

小侯爺皺了皺眉:「在草原上,有誰能聚集這麼一支隊伍?」

美女公主回答說:「金城王家父子可以做到,還有就是……萬神教。」

「看來,他們來者不善!」小侯爺深吸一口氣,他想過可能會在塔里遇到萬神教的人,但沒想到這件事發生的如此之快。

「怎麼辦?」楚陽問。

他淡淡一笑:「我有辦法保證你們的安全,一會兒開打了,你們不要管其他的,騎上亡靈戰馬用最快的速度跑,不管是去上二層的通道,還是通過安全門離開暗魔塔,只要保證自己的安全就行。」

「那你呢?」楚月語帶關切的問。

「只要你們脫離危險,我就沒了後顧之憂。」小侯爺滿臉自信的說:「他們想要我的命,那是痴人說夢。」

四人做好逃走的準備,小侯爺做好戰鬥準備,可就在這時,那些人突然停了下來,他們排成一個橫隊,站在距離五人幾十米遠的地方。

「這些人到底什麼意思?」林蝶緊皺眉頭。

小侯爺察覺到他們沒有動手的意思,冷笑著高聲說:「你們到底要幹什麼,如果把我當敵人,不妨衝過來大家決一死戰;要是還把我當聖子,怎麼不下跪見禮呢?」

十幾個人面無表情,他們的目光匯聚在五人身後的水潭中。

咕嚕嚕……

巨-大的白色水花翻動,一條放大至少三分之一的四腳蛇露出水面,張開血盆大口,吐出黑色的分叉信子。

十幾個人步調一致,撥轉馬頭就走,不帶半分拖泥帶水。

蕭辰臉上露出苦笑:「我想,我知道他們的目的了,是為了引出更厲害的猛獸,讓我們葬身於獸口。」

「他們幹嘛不直接衝上來?」麥蒂娜不解。

「管不了那麼多了,咱們還是先應付眼前的事情吧,盡量遠離水潭,升級后的四腳蛇戰鬥力很強。」他說完這句話的時候,那些冒出水面的傢伙已經開始登岸了。

水屬性葉子武魂鑽入地面,黑色蔓藤將十幾條四腳蛇纏住。

但是下一秒,又有幾十條陸續上岸,它們相互配合,將五人圍在中間。

不遠處,程達面露疑惑:「大軍師,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桑惕凡微微一笑:「這是聖教主大人告訴我的另一個秘密,暗魔塔會為不同等級的人安排不同的對手,但它不具備另一方面的分辨能力,同一區域出現多個人的時候,它會按照最高等級進行判斷。」

程達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我們的人把等級更高的猛獸吸引出來,他們跟著倒霉。」

「就是這樣。」桑惕凡把手一揮:「所有人,抓緊時間去往二層入口,我們沒必要把時間浪費在這裡,爭取早一點兒登上更高的樓層。」

五人打的很辛苦,四腳蛇的戰鬥力明顯上升一大截,就連麥蒂娜都只能疲於應付,更別說楚陽、楚月和林蝶了。

「我來打開缺口,蝶兒和師姐你們一起往外沖。師兄、娜娜和我作為第二梯隊,咱們盡量纏住這些傢伙,給她們創造更多的時間。」小侯爺高聲喊叫的同時,用黑色蔓藤將二女右側十幾條四腳蛇纏住。

二女同時緊夾馬腹,亡靈戰馬揚起四蹄,從蔓藤中狹小的空間向外奔出。

嗖嗖嗖……

十幾根飛針釘死從兩側包抄而來的四腳蛇,林蝶和楚月順利逃出危險區域。

麥蒂娜揮舞龍膽槍,準確刺進面前四腳蛇的嘴巴,同時撥轉馬頭,小黑來了個原地一百八十度轉身,高抬起兩隻前蹄,用帶著紫金馬掌的蹄子狠狠踩在另一條四腳蛇的頭上。

咔嚓……

四腳蛇的頭骨發出清脆的碎裂聲,麥蒂娜對著它補了一槍,結束它的生命。

蕭辰的腳下也倒著十幾條屍體,反觀楚陽,這位曾經的皇極宗親傳弟子,現在有些相形見拙,手裡的長劍被四腳蛇的信子纏住。

遇到這種情況,他應該不假思索的鬆開劍柄,可楚陽有些捨不得這把劍,就跟四腳蛇較上勁了,但他沒有察覺到,另一條從側面偷襲而來。

嗖嗖……

在關鍵時刻,小侯爺出手救了他,將兩條四腳蛇釘死,楚陽這才意識到自己在鬼門關前面走了一遭,驚出一身的冷汗。

小侯爺朝著他吼道:「你也快走,去保護蝶兒和師姐,別在這裡拖我們的後腿。」 一番苦戰,最後兩條四腳蛇倒在地上,蕭辰和麥蒂娜對視一眼,兩人的臉上同時出現欣慰的笑容。

他們一起翻身-下馬,坐在沙地上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楚月和林蝶拍馬過來,楚陽也腆著個臉跟過來,問:「你們還好吧?」

小侯爺白了他一眼:「要是沒有你這個拖後腿的傢伙,我們會更好,說實話我真的很懷疑一件事。」

「什麼事情?」楚陽問。

「我懷疑,你丫到底是我們這邊的,還是萬神教派來的姦細?」小侯爺哼道:「又或者是暗魔塔派來的,專門負責逗比。我建議,你還是從最近的出口離開吧,拖我們的後腿事小,沒必要賠上自己的一條命。」

楚陽的臉馬上變成了豬肝色,之前他不願意捨棄長劍的行為,給蕭辰和麥蒂娜帶來很嚴重的後果,原本情況就很危急,還得分出一部分精力為他擦屁股,兩人因此差點被四腳蛇所傷。

楚月對哥哥的做法也頗有微詞,但不得不替他說話:「師弟,你就再給他一次機會吧,畢竟暗魔塔要三千多年才能出現一次,錯過了這次機會,以後做夢都求不來呢。」

麥蒂娜對著他點點頭,小侯爺只好答應:「師兄你可以留下,但下不為例,以後你的任務就是負責師姐和蝶兒的安全,除此之外不需要做其他事情,能做到嗎?」

楚陽心裡不服,可也清楚的知道,要是自己敢說半個不字,馬上就會被趕出這支隊伍,點頭說:「一定能做到。」

經歷了這麼一場戰鬥,留在綠洲休息的想法,也就跟著消失的無影無蹤,他們決定以最快的速度趕往二層通道,上了二層再找機會休整。

幾十里的路程對於亡靈戰馬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路上遇到黑蠍子的時候,要麼繞道,要麼在黑色蔓藤的幫助下直接衝過去。

一個時辰后,高聳入雲的通道出現在五人的視線中。

楚陽長出一口氣:「終於要到目的地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