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正是其的天賦能力,劍氣!


以這頭泥召蟹現在的狀況,當然抵擋不住這樣的劍氣,眼看就要死於劍氣之下。

而那黑袍人也緊隨劍氣之後,往泥召蟹撲去,顯然是打算在泥召蟹死後,第一時間將其收取。

司馬交大急,但倉促之間,已經趕不上了!

但就在這時,杜三娘卻陡然發動了美杜莎蛇的天賦能力。

美杜莎的凝視!

詭異的石化之力,頓時鋪展而開。

下一瞬間,詭異的一幕出現了。

只見劍虎認噴吐出的劍氣,結實的斬在泥召蟹身上,但卻並沒有將其殺死,甚至連重傷都沒有,只是在其身上留下一道淺淺的划痕。

司馬交見狀,先是一怔,旋即振奮大叫:「做得好!」

原來。

杜三娘這一招美杜莎的凝視,不是襲向劍虎,也不是阻擋黑袍人,而是落在泥召蟹身上!

於是乎,泥召蟹半邊近乎泥漿化的身軀,頓時石化,從而抵下了必死的劍氣一擊!

很顯然,這是杜三娘看清了局勢,然後妙用自身的天賦能力,極其巧妙的拖延了時間!

聽到司馬交的稱讚,杜三娘頓時嘴角一翹。

妖獸的天賦能力,的確是一成不變的,但妖修不是。妖修完全可以根據不同的腦洞,將天賦能力靈活運用,達到各種各樣的效果!

但下一瞬間,杜三娘臉上的笑意凝固了。

她石化了泥召蟹,巧妙抵擋了劍氣的舉動,顯然惹怒了黑袍人,這時候黑袍人竟然舍了泥召蟹,讓劍虎向杜三娘撲來。

非但如此,就在劍虎撲去的同時,黑袍人小腹處竟然也光芒頻閃,一頭頭夾裹著玄階妖息的妖獸,魚貫而出!

玄階前期的護林猴……

玄階前期的水箭龜……

玄階中期的火鳥……

玄階前期的土鱉……

再加上劍虎,一共五頭玄階妖獸,將杜三娘團團圍住,隱約形成一個玄妙的陣勢。

不遠處時刻關注著這邊的司馬交,看到這裡,頓時臉色大變,忍不住失聲驚叫起來:「這麼多玄階妖獸!你是劉金標!?」

杜三娘也徹底的花容失色,滿臉都是驚慌。

劉金標!

魚龍門長期懸賞之人!

殺人如麻的邪惡妖修!

高達一千妖石懸賞金!

對於他的情報,除了其修為和心狠手辣的性格之外,說的最多的就是他手下的玄階妖獸,足有五六頭之多!

其中已知的妖獸,正是火鳥,護林猴,以及土鱉

而眼前的黑袍人,顯然都符合了以上的情報!

所以司馬交才會脫口而出,道出了這個驚人的名字。

而下一瞬間,黑袍人「桀桀」的笑了兩聲之後,當即解開了黑袍的帽兜,露出一張疤痕交錯的猙獰臉龐。

除了劉金標,還有誰!? 人的名。

鳳囚凰:傾城棄妃 樹的影。

光是劉金標這三個字,就已經足夠驚人了。

更別說其真正出現在面前,並且還真的放出了多頭玄階妖獸!

這一瞬間,無論是司馬交,還是杜三娘,都是無比的震驚。

回過神來,杜三娘強忍發白的臉色,連忙將手下處於外圍的三頭黃階妖獸喚回來救場。

司馬交的反應也不慢,瞬間爆發,蛟龍擺尾徹底轟開了擋路泥蟹,帶著石龜撲過去支援。

但就在這個時候,劉金標疤痕交錯的臉龐已經露出了獰笑。

「礙事的女人,死吧!」

他話音剛落,劍虎等五頭妖獸,赫然同時發動了天賦能力!

首先是護林猴的天賦能力當頭一棒,凌厲的搗出,頓時將三頭欲要救主的黃階妖獸,橫掃而開。

甚至這些被橫掃而開的黃階妖獸,還向司馬交衝來的方向倒飛而出。

緊接著,就在司馬交應付那些倒飛而來的黃階妖獸時,劉金標其餘四頭玄階妖獸的天賦能力,已經先後攻到了杜三娘身前。

水箭龜的水箭炮。

火鳥的鳥火。

土鱉的憋土。

還有劍虎的劍氣!

杜三娘當然不可能坐以待斃,在攻擊到來之前,同樣也拼盡全力的施展起天賦能力起來。

美杜莎的凝視!

詭異的石化之力,鋪展而開。

轟然射來的水箭炮,頓時詭異的在半空凝住,然後石化。

發射水箭炮的水箭龜只有玄階前期修為,在威能上顯然不比玄階中期的杜三娘釋放的美杜莎的凝視。

於是乎,兩道長長的水箭炮都有被徹底石化住的趨勢。

但就在這時,火鳥噴吐出的鳥火赫然也來了,從沒有石化之力的方位,向杜三娘逼去。

鳥火赫然就是一團鳥形的火焰,散發著逼人的高溫。

杜三娘不敢怠慢,暗自一咬牙,頓時眼睛一轉,將激射而開的鳥火也納入了攻擊範圍之中。

飛射的鳥火,頓時也為之一滯,石化的力量,在其身上一點點侵蝕。

杜三娘見狀,頓時輕吐一口濁氣,她將目光轉移到鳥火身上之後,抵擋水箭炮的石化之力顯然就弱了。

但好在那兩道水箭炮前端被石化之後,後端急射而來的水液也因此失去了方向,當即也混合著水箭炮前端所化的石頭,凌亂的砸落在地。

但就在這時,杜三娘頓時又臉色一變,她下意識挪動身體,竟然移動不得。

原來,就在她對付水箭炮和鳥火的同時,土鱉的天賦能力憋土也到了。

這個天賦能力,屬於土屬性的束縛之力,憑空就在杜三娘身下泥漿中,產生兩股堅實泥土,封住了杜三娘雙腳。

杜三娘感受到腳下的凝固,頓時下意識低頭一看,然後她耳邊,再次傳來了鋒銳的聲音。

這一瞬間,劍氣襲來。

鋒銳無匹的力量,猛然貫穿了杜三娘隱約浮現鱗片的脖項。

杜三娘渾身一震,媚眼中頓時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

……

……

另一邊。

山腰處。

動用雷霆手段,將玄階巔峰的泥召蟹打趴之後,方正頓時準備動手,徹底將泥召蟹搞定。

但就在這時,山頂處卻陡然出來了司馬交驚怒無比的聲音。

「杜執事!!!」

方正隱約聽到了,但一時間卻聽不清楚,忍不住眉頭一皺。

而愣怔中的趙莽,顯然也聽到了,當即回過神來,疑惑道:「又發生什麼事了?」

「不知道。」

方正搖了搖頭,抬頭往山頂處看去,卻只看到泥漿滾動,以及不少妖獸巨大的身影。

但隱約的,他心中湧現出了一股不安來。

「趙大哥,這裡交給你,我上去看看!」

方正沉吟了一下,還是揮之不去心頭的不安,當即沉聲說道。

現在這頭泥召蟹被他重傷,已經不足為懼,交給趙莽自然也能輕易搞定。

緊接著。

眼看趙莽點頭,方正頓時不再猶豫,當即再往山頂而去,為了速度更快一些,他甚至再次轉換成五行鯤之力,並轉換成土屬性。

激流的泥漿,對此時的方正影響很小,不到片刻,他便已經登上了山頂。

只是登上山頂那一瞬間,方正頓時怔住了。

山頂上的泥召蟹已經消失不見。

司馬交臉色陰沉的站在原地。

而杜三娘,則臉色發白的倒在泥漿血泊中…… 方正陡然怔住。

無限黑暗年代 旋即他掃視一圈,目光又回到杜三娘身上。

「杜執事?」

「杜執事?」

方正呼喚兩聲,沒有得到回應之後,表情頓時變得奇怪起來。

這是什麼情況?

緊接著,方正深吸一口帶著泥腥味的空氣,這才破開沿途泥漿,迅速來到杜三娘身邊。

此時的杜三娘,一動不動的仰倒在血泊泥漿中,其眼睛灰暗無神,以往柔媚的臉容變得蒼白無比,雪白的脖項上,則多了一個觸目驚心的傷口。

方正的臉色徹底變了。

這個時候,他來不及多想,馬上心念一動,調動了體內玄竅的桃樹鯤。

再生!

一團綠光浮現,被方正顫抖著手,虛按在杜三娘的傷口上。

再生之力頓時讓傷口處的鮮血止住,肉芽開始詭異的生長出。

然而杜三娘還是一動不動。

方正頓時又深吸了一口氣,沒有放棄,再次不顧妖氣的調動了桃樹鯤。

再生!

再生!

再生!

神醫嫡女 甚至與此同時,方正還轉換了五行鯤的木屬性之力,也打出一團團帶著生機的綠光,融入杜三娘的身軀之中。

只是,全都沒用!

杜三娘還是一動不動,身上沒有了絲毫氣息!

再生雖然犀利,但顯然沒有死而復生的能力!

至於五行鯤的木屬性之力,那就更不行了。

或許等到桃樹鯤到達地階的時候,可以期待一下。

但目前來說,顯然不行。

所以杜三娘,真的死了…

意識到這一點,方正頓時沉默的鬆開了手,眼前卻情不自禁的浮現出以往跟杜三娘相識相處的一幕幕來。

毫無疑問,他已經將杜三娘當成朋友了。

但這一刻,他的朋友,就這樣死在他面前…

這個殘酷的世界,開始向方正掀開了一絲面紗。

方正臉色複雜起來,這一瞬間,他心裡說不出的難受,像是被什麼堵住了一般。

他目光下意識搜索周圍,看到臉色陰沉的司馬交之後,猛地頓住。

「說!這是怎麼回事?誰做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