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此刻不光是他一個人,身後還站着四個他的心腹。


這次行動是絕對保密的。

除了他們五人之外,就連他們基地的其他戰神都不知道。

就算自己基地內有其他人的內應,此刻也不擔心會泄密。

李冠回頭,看向自己的心腹。

「你們說,王元這個怪物究竟是怎麼突破到二階的?」

「此前不知道,但是如今才發覺,突破到二階所需的材料實在是太多,我覺得我們短時間之內是無法攢到材料了。」

心腹點頭。

「這個王元,據說是突然出現的,但是直接就動手殺死了杜朗和他的心腹,像是九天之上的雷霆突然降落地面,令人驚訝、難以預料。」

「本來我們也懷疑,他說不準不是一個人,但是他表現出的實力,好像的確能做到。」

「按理說,他只是一個獨行俠,王元這個名字也不是什麼大人物,怎麼會在這麼短時間之內突破到二階呢?」

「難不成,他曾經是某個大基地的首領?只是被鬥爭趕出來了?」

「還是說,王元其實是假名?他其實真的是某個大人物?」

有人猜測,覺得魏安實在是不簡單。

李冠呵呵一笑。

「就算是大基地,現在大概率也只能供得起一個二階吧,你這個猜測幾率太小了。」

說完,他臉上表情一斂。

「我們短時間之內是無法在武力上威脅到他了。」

「但是容他在這裏安然發展……我心裏總是不舒服啊!」

他是聰明人,至少是有點小聰明。

此刻的他明白,短時間之內三家基地是無法遏制住銀葉基地的發展了。

但是……他是絕對不可能容許銀葉基地發展的。

一山不容二虎!

既然沒法在正面上戰勝他。

那就用陰險手段!

「我們就看看,銀葉基地到底能不能渡過此關!」

李冠陰惻惻,盯着銀葉基地方向,眼神很可怕。

而就在此時,突然荒野中傳來了一陣驚天的嘶吼聲。

「吼——!!」

緊接着,是猶如地震一般的轟鳴聲,地面在震顫,萬物都恐懼。

從遠處,竟然有一隻龐大的怪物出現!

它嘶吼著,奔跑着,似乎已經失去了理智。

而它奔跑的方向,正是銀葉基地! 那個人就是劉天福,我可是叫過他師父的,雖然只差三跪三拜就禮成,但也不能白叫他師父,自己存了他的聯繫方式,現在遇到這種情況,讓他幫我一次,也應該說得過去。

沒辦法,這也算是我做這麼多年生意的一點小頭腦,沒有人會平白無故的做任何事情,做了那肯定就有用意,他那麼想收我做徒弟,這個忙肯定會幫的。

華子一聽我說的這個,立馬就同意地點頭,覺得不用是白不用,出去以後怎麼樣再說,反正他回老家,我到去其他城市找我媽,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

眼瞧著那些人不斷地走出去,到了我和華子的時候,我們兩個說是一起的,便是由我出去打這個保釋電話,畢竟我們的手機在來的路上,已經被沒收了,只能用局裏的電話打。

對面的手機是通著的,響了好幾聲才接了起來,便聽到劉天福的聲音:「這大晚上的,也不看時間,我瞎你也瞎嗎?誰呀?」

劉天福的語氣很差,顯然是被從睡夢中吵醒的,畢竟是上了年紀,估計天剛剛擦黑就已經躺下了,要是再打的晚點,估計他都該起床了。

我說:「師父,是我張志飛啊,白天我們剛見過的。」

對面先是愣了一下,便聽到劉天福就呵呵一笑道:「怎麼這個點給我打電話?難道是你四叔逼着你打的?你要認我這個師父了?」

我苦笑道:「認,我肯定是認您這個師父,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嘛,您抽個時間,我和我兄弟被抓緊了局子裏的,需要個人來保釋,您幫幫徒弟這個忙,行嗎?」

「快點,後面還有人等著打電話呢,你抓點緊。」一個年輕的警員催促了起來。

「好的,您再給我最多三分鐘。」我朝着他露出討好似的笑容,當然我這個笑容絕對不欠抽,而是那種唯唯諾諾的,這也是做生意時候學會的。

劉天福繼續道:「我不太喜歡和警察打交道,但如果你給我把三跪三拜的禮行過,吃個簡單流水席,那我就把你撈出來,這筆買賣你很划算,要不然你就在裏邊待着吧,估計你四叔也不會把你撈出老的。」

「這他娘不是趁火打劫是什麼?」我心裏暗暗嘀咕著,但是也沒有再多想其他的,反正出去以後再說,便是嘴上先答應道:「行行行,這都不是事兒,那麻煩師父了啊!」

「不麻煩,應該的,你就在裏邊你等著吧!」說完,劉天福主動掛了電話。

我回到了號子裏邊,華子問我什麼情況,我把事情跟他說了,他就在我耳邊輕聲說:「其實大飛,我覺得倒斗這行業挺適合我們哥倆的,你就從了吧,那樣我也就不用回老家了,咱們哥倆繼續在這條道上大展宏圖,肯定沒毛病啊!」

「少說廢話,這裏邊的水太深了,你根本就不懂,搞不好會送命的,你還是老老實實地回老家去。」我當下就呵斥他。

來接我們兩個人並不是劉天福,是一個我完全沒有見過的陌生男子,年齡約莫三十左右,留着一個寸頭,長得還是蠻帥的,而且很有氣勢,多少有點道上混的味道,在他身後卻跟着兩個無精打採的人,搞得好像好幾天沒睡過好覺似的。

華子看到這個男子,便湊近我耳邊說:「大飛,這個男人真他娘帥,都快趕上我了。」

我狠狠地白了他一眼,這話他說出來也不虧心,他的模樣就像是個街溜子,就是比守村人打扮的潮流了一些,一聲的土裏土氣的,怎麼能跟眼前這個帥哥比,簡直就是不要臉。

男子並沒有自我介紹,而是替我們交了保釋金之後,淡淡地說:「還愣著幹什麼?走啊!」

我和華子把屬於自己的手機錢包都拿到手,便是跟着這個男子出了局子,我本來是要給他錢的,但是他沒有收,讓我直接交給他師父,而且還表明了他的師父就是劉天福。

按照劉天福之前跟我說的,他一共收了九個徒弟,從大徒弟到六徒弟死的死進去的進去,剩下的老七和老八都在外遊歷,那麼眼前就是他九徒弟,應該算是我最小的師兄了。

局子門口。

「你是九師兄吧?」我朝着他示好地笑了笑,問出自己的猜測。

男子瞥了我一眼說:「沒錯,你不用叫我師兄姓郝,直接叫我的名字驚鴻就行,或者叫我小九師兄也可以,我沒想和師父收的關門弟子,竟然是在這裏見的面。」

我只能繼續陪笑,確實夠倒霉的,又跟他寒暄了幾句,便是打算和華子回去地方去睡覺,有什麼明天再說,反正明天一早偷偷地溜走,就是不入盜墓的行當。

「你先等等。」郝驚鴻忽然攔在了我的身前,依舊用他那張撲克臉對着我。

我有些詫異地看着他:「小九師兄,您還有別的事情?」

郝驚鴻說:「師父說了,讓我把你保釋出來就帶你過去見他,沒別的,怕你明天一早溜走,找不到人影,他說你答應他的。」

我心裏暗罵這個老狐狸,但是嘴上卻很恭敬地說:「師兄啊,你看我也不像是那樣的人,現在時間太晚了,有什麼事情咱們明天再說,明天一早我肯定過去給師父磕頭行禮,大晚上的不好再打擾他老人家。」

「不行,必須走!」郝驚鴻非常篤定,同時他身後的兩個人也圍了過來,斷了我想要逃跑的去路。

華子一看這個架勢,立即就叼著煙說:「哎哎哎,幹什麼啊?給我個面子,我兄弟都說明天早上肯定去,你們還非要強行讓他現在就過去,這可決定不行啊!」

郝驚鴻沒有說什麼,便是給他帶來的人打兩個眼色,那兩個人直接就朝着華子圍了過去,華子就開始像是跳大神似的嗚嗚渣渣,本來還以為會打起來,但是沒想到華子被人家一招就放倒了,整個人昏迷不醒地丟到了一旁垃圾桶附近。

我一看自己的兄弟吃了虧,便想要衝上去幫忙,可是還沒有等我動,郝驚鴻的手就掐住我的後頸,同時一股奇力直接讓我開始迷糊,整個人處於一種渾渾噩噩的狀態。

。 「到底要怎麼點?」

現場將近二十萬的觀眾望眼欲穿。

他們只看到了最後一棒的火炬手在跑道中央緩緩的停了下來,卻是沒看到最後點火的設備或是工具。

「什麼情況?到底是怎麼個點法?」

現場如此,電視機前的世界觀眾也是充滿期待。

嘩!

就在這個時候,整個鳥巢的燈光瞬間熄滅,體育場陷入了一片漆黑,只剩下了奧運會火炬手手裏的火炬還在燃燒,看的十分明顯。

與此同時有蹡蹡的聲音隱約傳來,

再轉眼,只見鳥巢的一側飛入了一隻體型巨大的七彩鳳凰,這是光與影的結合,但在民眾眼中,感覺就像是真實的那般。

唰!

下一刻,只見鳳凰在鳥巢上空盤旋了片刻后,俯衝而下,來到了火炬手的前面。

它輕輕繞着火炬手轉了一圈后,發出一聲鳴叫,最後弄嘴銜起了奧運會火炬上面的火種,大翅一展,飛向了體育場的主火炬塔。

這還不算,

這隻七彩光影鳳凰最後繞着火炬塔飛了兩圈后,它並沒有丟下火種,而是銜着火種一起沒入了火炬塔。

轟!

火炬塔點燃,光明重新回到了鳥巢體育場。

「我的天……..鳳凰歸巢!這創意….真的是絕了!」

至此,現場的觀眾才回過神來。

他們開始瘋狂的鼓掌,吶喊!甚至就連電視機前的觀眾也是一樣。

如果說前面的那些節目讓他們感到震撼的話,這個點火儀式儼然已經超出了他們的認知,感覺比魔法還要魔法。

光影鳳凰他們能想到怎麼解決,可那個火種是如何辦到的?

感覺就是被鳳凰含着一起沒入了火炬塔。

而且火種還要在半空與鳳凰一起做各種各樣的動作,簡直不可思議。

「觀眾朋友們,感謝大家的支持與關懷,我們開幕式到此結束,祝願奧運健兒們能夠取得輝煌的成績…….」

一直到現場有這樣的聲音響起的時候,

觀眾的吶喊聲和掌聲依舊沒有停下來,可見這個鳳凰涅槃的點火儀式有多麼的震撼。

除了現場觀眾如此,

記者區,各路媒體記者也是激動到不能自已。

新華網記者對着直播畫面如是說道:第30屆奧運會8日晚在燕城拉開帷幕,世界各國電視台紛紛對燕城奧運會開幕式盛況進行實況轉播,開幕演出所展示的濃郁龍國文化深深打動了外國電視媒體人,節目的精巧設計令人驚嘆……

o洲體育台主持人稱,燕城奧運會的規模超出任何想像,它簡潔、超常、令人驚嘆。之前還有媒體曾自已為曝光了奧運會開幕式,現在看來…..根本不是這樣的。

r國電視台評論員稱讚開幕式古香古色、氣勢宏大。

d國電視一台的記者說道:「這是一場「構思精巧、表演得完美無瑕、令人印象深刻」的奧運開幕式,滑過「鳥巢」中二十多萬名觀眾眼帘的是龍國幾千年的歷史。

絢爛多彩的圖案、眾多的象徵意義和人們臉上綻放的幸福笑容,燕城奧組委努力向全球觀眾展示了一幅幅動人心魄的畫面。

y國廣播公司(bbc)是y國奧運會和殘奧會的獨家廣播公司,擁有本屆奧運的電視、廣播、在線、移動手機的英國轉播權。

廣播公司所屬的電視一台、高清晰頻道都對燕城奧運會開幕式進行了實況轉播。

bbc主持人休·愛德華茲在實況轉播燕城奧運會開幕式時評論說,

開幕式充分顯示了龍國人的自信,燕城奧運會的規模超出任何想像,它魔幻,神奇,超出想像。

f國的評論員稱讚開幕式古香古色、氣勢宏大。

此外,該電視台同時在其網站上發表評論,認為開幕式從色彩、燈光、舞蹈到大型表演都體現了「和」的主題,尤其是大型集體表演更讓人獲得了非凡的視覺衝擊。

總之,

在場的所有國外媒體記者幾乎是清一色的給出了好評。

他們沒有信口開河故意抹黑龍國。

倒不是他們不想,畢竟之前h國提前曝光開幕式的時候轉發最歡的就是他們。

而是這場奧運會開幕式幾乎是在全程直播,各國觀眾的眼睛是雪亮的,他們心裏會做出評價。

如果連這樣的奧運會都抹黑的話,就會影響到電視台的公信力。

總之,

這一場奧運會開幕式征服了龍國的民眾,征服了世界的觀眾,前所謂有的成功。

………

後台,監控室,

秦川長出了一口氣,緩緩的放下了對講機。

至此,

他的奧運會任務徹底完成。

最後一刻,為了能讓整個過程天衣無縫,他毫不猶豫的選擇了系統的售後服務,這才做到了完美。

「小秦,辛苦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