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此刻的蘇蕊是真放心了,因爲一張牀上睡了一夜,他都沒幹點啥!


本來以夏然可以支配的財力,全資收購破產的尚城完全沒有壓力,而且能將這個因爲思路失敗的企業,再次扭虧爲盈,但她要做的並不是經商,而是按照成龍計劃搭建平臺,讓霍東站上去鍛鍊。

於是與玉姿的合作,夏然自然不能掏太多的錢,更是建議讓蘇蕊找第三者一起合夥收購。

兩人在玉姿開始了更爲坦誠的交流,最後蘇蕊想到了墨文秀,除了跟這位土豪有點交情之外,她想不到還有什麼關係可以拿得出這麼一筆大錢,打電話找墨文秀詢問過此事,並且說明了合作方式,以及未來的設想之後,墨文秀還是很感興趣的。

當下蘇蕊邀請墨文秀前來公司洽談。

只是墨文秀道此刻在家裏,車子不在跟前,希望霍東過去接她過來,蘇蕊想也沒想就答應了,並且說服霍東乖乖開車去了。可憐的霍東此刻正拿着感謝爲由,幫祕書小梅摸骨算命,再有幾分鐘的進展,就能摸到感興趣的部位了!

功虧一簣,痛心疾首啊!

獨自呆在家裏的墨文秀,其實車子就在下面車庫,只是她偏偏就撒了這麼一個謊,連她自己都不由想笑了,難道是因爲想念那位一臉壞笑的傢伙了?

答案也許是肯定的,但墨文秀不想承認自己對霍東有些超乎尋常的感情,這不僅因爲她的身份不能亂來,還因爲她是一個帶着孩子的寡婦,而霍東卻是未婚小青年,本質上說她還是有些自卑的。

等會他就要來了,自己該怎麼做?

主動下去一起走,還是在家裏?

如果在家裏該穿什麼衣服?該說什麼話?太熱情,太親切是不是有些倒貼的感覺?墨文秀這麼精明幹練的女總裁,忽然間像是一位小女人,拿捏不住分寸,沒了以往有條不紊的辦事風格。

有時候太在乎,往往就太被動了。

霍東的奔馳二十多分鐘後,到了她家樓下,對着後視鏡霍東很是臭美的收拾了一下儀表,想到墨文秀這位御姐令人陶醉的五官以及身材,霍東就壞笑起來,打個電話之後,對方說剛起牀,讓他上去等會。

面對這個邀請,霍東自然不會拒絕!

還期待能擦出來點火花。

坐電梯上到樓上之後,霍東按響了門鈴,不久後墨文秀打開了門,“不好意思了小東,讓你專門來接我,先進來吧,昨晚應酬睡得晚,早上就睡了個懶覺剛起。”

“小事一樁。”

霍東微微一怔之後,笑道。

眼前的墨文秀穿着一身真絲的睡衣,尺度不小不大,反正想看的部位都能看到,只是不能看盡興,但即便這樣放在這位高貴女總的身上,也算是罕見了,尤其瞅着墨文秀風韻獨特的身材,與保養的白皙細膩的肌膚,霍東就忍不住嚥了下唾沫。

而這個動作,也被墨文秀捕捉到了,她悄然笑了一下。

能吸引一個喜歡的男人心動,對於女人而言,永遠是美妙愉悅的事情。

兩人進了客廳之後,墨文秀打開了電視,“家裏很亂,你別嫌棄,我一個人也懶得收拾,最近冉冉在她姥姥家玩,我自己住就隨便多了。”

“哦,沒事,我住的地方更亂。”

“你是男人,男人還不都這樣。”

墨文秀笑道,溫柔的像是一杯香濃的暖茶。

更迷人的是,她彎腰收拾茶几,收拾沙發之際,不盡職的睡衣前襟流露的江山美色,白茫茫的就像是冬天的雪,凍結定格了霍東的視線,這個三十露頭的性感女子,就像是一枚熟透的桃子,散發着無窮的香醇與芬芳。

更確切的說,她的魅力,比之蘇蕊更大。

她懂得如何誘惑吸引男人,也深知男人喜歡什麼。

幾個動作就吊足了霍東的味蕾,在因爲對方火辣打量的眼神而渾身興奮的時候,也禁不住臉頰酡紅醉人,一個似是而非的白眼,似怒猶嬌的笑意,更是讓霍東像是丟了魂。

乾柴烈火,莫名就出了火花。

“咳咳……小東吃早飯沒有?”

“沒。”

“那我做點,一起吃吧。”

墨文秀甜美道,霍東自然是點頭了。

雖然他早上吃的不少,但看到****的御姐就在眼前晃盪,還是感到了一種生理上的飢餓,渾身就像是被抽走了力氣,而某些部分又亢奮的像是吃了興奮劑。

此刻如果只是甘於坐在沙發上,憑空用腦子去非禮這位姐姐,那就不是霍東的風格了,他理所當然的賤賤一笑,起身自告奮勇去了廚房幫忙,墨文秀自然也沒拒絕。

“你是洗菜,還是切菜?”

“切菜吧,這明顯就是體力活。”

霍東笑道,說的是那麼的有底氣,只是拿起並不沉重的刀子後,才發現自己的廚藝委實太差了,切個胡蘿蔔真心感覺比砍人都難!愣是費了幾分鐘沒搞定,最後還一不小心切了手指!

血一下就流了出來!他沒疼的叫,卻也被墨文秀瞬間發現了!

“疼嗎?下次小心些!”

“……”

墨文秀有些心疼的看着霍東,而霍東卻已經定格在了原地,此刻只有默默享受,纔是他唯一能做的,因爲這位美麗的姐姐,竟然習慣性的將他切破的手指放在了自個嘴裏,紅脣包裹吮了起來。

這感覺,沒法形容,只能說爽死了。

足足過了兩分鐘,墨文秀才臉紅的拿開了他的手,找創可貼給他包了起來。

而後一個人很快做好了早餐,有小米粥煎蛋烤腸,還有牛排等等,算是很有營養了。整個東海市享受過墨文秀親手做的早餐的人,也超不過兩三個,霍東確實不虛此行。

兩人一邊吃,一邊聊着,家常以及新聞,緋聞,各式各樣。

一頓飯吃了半個小時多,看着優雅迷人的墨文秀又去收拾碗筷,霍東從來沒有怎麼感受過的家庭味道,在這瞬間忽然蔓延心頭,就恍若這是自己的妻子,那麼溫柔與體貼。

感覺到對方的目光,始終跟隨着自己,墨文秀嘴角飄起很美的笑容。

她故意彎身打開櫥櫃,拿出了一個本不用清洗的碗,故意將充滿了雌性魅力,性感的一塌糊塗的美腿與圓臀,暴露無遺的擺在了霍東的視線裏,如果滿分是一百,霍東甘願打出二百分。

是個男人,就想衝上去霸佔了這個尤物!

墨文秀知曉自己這般故意而爲,有些尺度過大了,不過卻擋住不去撩撥霍東的念頭,或許是想暗示對方自己不輸於蘇蕊的美,或許是想告訴對方自己的隱晦喜歡,但無論如何,都有種興奮在她身子裏竄動。

就像是禁錮許久的慾望,開閘了。

待收拾完出了廚房,墨文秀道:“我上去換下衣服,下來咱就出發。”

“好的,我先看會電視。”

霍東道。

然後看着墨文秀進了臥室,心裏也在聯想對方脫下一身睡衣,該是如何迷人的畫面。其實墨文秀進了臥室,並沒有關嚴門,反而留了一個很小的縫,貌似渴望霍東闖進來。

可惜,霍東這人雖然喜歡美女,卻很少用強的,在他看來兩情相悅,共赴歡樂纔是正道。

不久後墨文秀略有失落的換完衣服出來了,簡潔大方的職業OL裙裝,外加一個LV的小包,秀髮盤起,耳垂帶着兩顆鑽石耳釘,雪白的天鵝般的玉頸戴着一根白金項鍊,整個人顯得雍容華貴,優雅迷人。

“怎麼看傻了?”

“沒……就是看的想犯罪。”

霍東輕佻笑道。

“可惜你沒膽。”

“下次,我不會給你機會說這句話。”

“好,一言爲定。”

墨文秀笑了,霍東更是一臉欠扁的壞笑,兩人走到門口穿鞋,墨文秀是一雙細高跟,一時大意沒有站穩身子瞬間朝一側傾斜!啊的一聲尖叫,霍東趕緊伸手去救!

頃刻兩人抱在了一起!

四目相對,濃情暖意,曖昧氾濫,呼吸急促了。

霍東能通過那雙溫柔略帶羞澀的美目,讀出這個女人的渴望與侷促,更能通過她僵直的身子,與嘭嘭嘭的心跳,知道她此刻的緊張與不捨,而他能做什麼?

做個君子,賣弄風度?

那是傻子!他能做的,是俯身毫無避諱,毫無囉嗦的霸道吻向了墨文秀的嬌豔如火的紅脣!對方的美眸瞬間擴大,而後劇烈的閃爍,最後卻閉上了,手更是慢慢攀上了霍東的背。

開始漸漸放開身子的緊張,慢慢迎合享受這個男人的野蠻,火辣與熾熱。

幾年未曾被異性撫摸,滋潤的身子,剎那像是甦醒了…… 彷彿就要癱軟,失去清醒的墨文秀,呼吸粗重的就快要窒息了。

才猛一下瞪大了眼,像是從夢裏驚醒了!

……

十幾分鍾後,兩人坐電梯從樓上下來了。

墨文秀還是端莊優雅的女總裁,高挑迷人的身材,隨着噠噠噠的高跟鞋聲搖曳婀娜,引來了巡邏保安遠遠的欣賞,而她旁邊跟着的自然是霍東,兩人都沒說話,臉上也沒任何不自然。

就彷彿剛纔在家裏什麼都沒發生。

有些事情不自禁做了,卻不代表就能擁有,最理智的善後辦法就是暫時放在心裏,先冷卻下來。

在一個就要沸騰的節點,墨文秀制止了霍東進一步的侵略,因爲她明白,此刻給予這個男人的滋味已經足夠了,再給就是下賤了!對方也不會珍惜。她喜歡這個男人,卻遠沒有達到不顧一切的程度。

而霍東也乖乖停手了。

此刻的妥協,纔能有下一次的開始。

他也不想過分野蠻霸道,以至於讓墨文秀生厭,那麼以後還想軟玉溫香親密一次,就沒機會了。兩位都是聰明人,懂得適可而止,也懂得慢火烹飪一些美妙的感情。

只是還沒上車,就見旁邊一輛雷克薩斯車內走出了一位男子,西裝革履斯文幹練,一瞅就是個領導層面的人物,他看到墨文秀就擺出了一個溫文爾雅的笑容,只是墨文秀看見他,卻立即腳步頓了一下,悄然拉住了霍東的手。

瞬間,霍東知道自個又要免費兼職男友了。

不過他並不排斥。

“墨總,好久不見啊。”

“鄭行長都是大忙人,哪能跟我經常見面。”

墨文秀莞爾一笑道。

“別這麼說,我可是約了你幾次,你都推辭了,這位先生是?”

鄭東嶽裝作不在意的道,其實眸子裏,卻閃爍一種滔天的敵意!不用說,肯定也是墨文秀背後,數不清的追求者中的一員,只是未曾得到美人青睞。

“我男友霍東,認識一下吧,這位是工建銀行的鄭行長。”

墨文秀毫無生硬的道。

而霍東這位臨時頂替的男友,也擺出了一副心安理得的樣子,主動伸手與鄭東嶽握了一下,彼此客套兩句,“霍先生在哪高就?”鄭東嶽詢問道。

“一個小公司,主管交通運輸。”

霍東眼皮不眨的回道。

愣是將司機的工作,說成了高大上的行業,搞得鄭東嶽還以爲他在國家部門工作,一時有些忌憚,本應說出口的奚落挑釁言語,最終削弱了幾分力道纔出口,“墨總這麼好的女人一定要珍惜啊,稍有不慎,就會有人乘虛而入啊,只要沒領證,天下男人的機會還是一樣的。”

“謝謝提醒,我會努力。”

“嗯,那兩位先忙吧,有空再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