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此刻,柳浩天正在閱讀着千湖鎮以前的那些文件材料,以便儘快熟悉千湖鎮的事情。


聽到有人沒有敲門便進來了,柳浩天頓時眉頭一皺。

崔志浩也不客氣,徑直來到柳浩天對面坐下,大聲說道:“柳浩天,我是天星公司董事長,我來找你聊聊。”

柳浩天頭也不擡,冷冷的說道:“你進來敲門了嗎?我讓你們進來了嗎?”

崔志浩怒了:“草,你丫的以爲你是誰啊,我進副縣長辦公室都不帶敲門的,你一個鎮委書記算個屁啊!”

柳浩天用手一指門口厲聲說道:“出去。敲門,否則立刻滾蛋!你不尊重我,我又何必尊重你!”

說話之間,柳浩天語氣嚴厲,聲音冰寒,嚇了崔志浩一跳。

但柳浩天的那番話同樣讓他火冒三丈,恨不得直接衝上去暴揍柳浩天一頓。

不過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頭,今天崔志浩和廖德華是過來找柳浩天讓他幫忙平事的,如果真的讓柳浩天雷霆大怒,恐怕他們的事情就要泡湯了。

雖然內心對柳浩天充滿了厭惡和痛恨,但是崔志浩是一個能屈能伸之人,因此,他滿是怨毒的看了柳浩天一眼,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平息着心頭的怒氣,邁步走到門口,輕輕敲響了房門。

柳浩天這才淡淡的說道:“進來。”

進門之後,崔志浩坐在柳浩天的對面,盯着柳浩天看了足足有一分鐘的時間,發現柳浩天依然不搭理他,繼續看着手中的文件,崔志浩便直接開門見山的說道:“柳浩天,我知道你和宋無敵還是有些人脈的,這次竟然能夠搬出省審計廳和省稅務局來向我們天星公司施壓,你夠狠的啊。”

柳浩天裝模作樣的說道:“我不明白你在說些什麼。”

崔志浩冷笑道:“柳浩天,咱們真人面前別說假話,我說什麼你心中清楚,我們心中也清楚。我今天過來找你就是想要告訴你,這次關於千湖鎮老百姓被拖欠徵地補償款之事,我崔志浩認栽了。我還錢。”

柳浩天這才擡起頭來,滿臉含笑着說道:“崔總,你確定真的要還錢嗎?你沒有忽悠我吧?”

“當然,我崔志浩不是那種言而無信之人。”說這句話的時候,崔志浩使勁的拍着自己的胸脯,好像他真的言而有信一般。

柳浩天也不揭穿崔志浩,只是冷冷的說道:“崔總,你什麼時候能把這筆錢發放到老百姓的手中?”

“明天開始發放,如何?”崔志浩試探着問道。

柳浩天搖搖頭:“我和老百姓說得非常清楚,三天之內,一定要把他們被拖欠的補償款發放到他們的手中,否則的話,第四天頭上他們就可以到我們單位來,到時候我就要引咎辭職了。”

“好,我這就籌錢,今天一定把這筆錢全部發放完畢。”崔志浩原本想要晃點柳浩天一下,看到柳浩天不上當,只能作罷。

就在這個時候,柳浩天的手機突然響了。柳浩天也不避諱崔志浩,直接打開免提。

電話那頭,王巨才的聲音傳了過來:“柳老大,我和我們單位的大美女蘇紫燕已經到你們恆山縣了,我們這就打車趕往你們千湖鎮,好酒好菜給我準備好啊!”

柳浩天笑道:“放心吧你,知道你就好那一口,保證讓你吃好喝好。不過小子事情也得給我辦好才行。”

“老大,你放心,在我們單位,處長都和我稱兄道弟,不就是因爲咱在財務審計上專業水平拔尖嘛!”王巨才拍着胸脯吹牛道。

此刻,旁邊的崔志浩腦門上大汗淋漓。他剛纔從王巨才的稱呼和言詞之中已經判斷出來了,從省審計廳來的這兩個人居然和柳浩天認識,尤其是其中的一個人還和柳浩天稱兄道弟,這事情可就麻煩了。

好在自己比較明智,提前找到了柳浩天。

等柳浩天掛斷電話之後,崔志浩目光顯得十分真誠的看向柳浩天說道:“柳書記,你放心,錢我已經準備好了,我這就安排財務人員使用網銀將錢逐一打入到每一個老百姓的賬戶上去。保證在今天晚上12點之前完成任務。不過你看查賬這件事情……?”

柳浩天笑着看向崔志浩說道:“崔總,我柳浩天是個爽快人,只要你完成承諾,那麼今天省審計廳的這兩個人就是我的朋友,他們到千湖鎮來就是串串門,沒有任何的公幹。不過記住,給老百姓打錢的時候,必須是本金和這八年之間的利息一起打哦!少一分錢都不行!”

崔志浩點點頭:“這個沒有問題,不過你那兩個朋友,他們如何向廳裏交代?”崔志浩有些擔心的問道。

柳浩天微微一笑:“這個就不用你操心了。”

崔志浩點點頭:“好,柳書記,你夠意思,夠朋友,真希望我們以後能成爲朋友。我肯定不會虧待朋友的。”

崔志浩想要試探着能不能拉攏一下柳浩天。

柳浩天微微一笑:“只要你對老百姓夠朋友,那麼你就是我的朋友。反之亦然。”

崔志浩心中暗暗一聲嘆息,柳浩天這個傢伙看起來很有人脈,不能搭上他這條船有些可惜了。看來,以後還是要想辦法把這個柳浩天給整走。

離開千湖鎮鎮委大院,崔志浩立刻給公司財務打電話,讓財務立刻逐一給千湖鎮老百姓的賬戶上打入拖欠的補償款以及利息。

不得不說,很多事情,如果真的相干,還是非常容易的。

只不過一個小時之後,崔志浩便接到財務的彙報,說是所有的錢都已經如數打入到老百姓的賬戶上去。

與此同時,崔志浩也接到了手下的彙報,得知那兩個從省裏下來的年輕男女已經到了千湖鎮鎮政府門口,柳浩天帶着他們直接去了對面的小酒館內。

崔志浩擔心會出現什麼變故,所以立刻撥通了柳浩天的電話:“柳書記,我這邊已經把所有的錢連同利息全都打入到了老百姓的賬戶上,你現在可以覈實一下。我等你的答覆。”

柳浩天明白崔志浩擔心的是什麼,立刻拿出手機和羣衆代表取得了聯繫,三個代表很快就滿是激動的說道:“柳書記,我們村的人全都已經到賬了,我和其他村的聯繫了一下,他們的錢也全都到賬了,還有利息,柳書記,謝謝你了,謝謝你了,謝謝了。”

對方接連說了三聲謝謝,語氣十分激動。

柳浩天卻是微微一笑:“好,只要你們的錢到賬就好,明天你們不會跑到鎮委大院來逼我辭職了吧?”

柳浩天開玩笑着說道。

“不會不會,如果真的要去的話,我們也是去給您送錦旗的。柳書記,真的太感謝你了,我們整個千湖鎮的老百姓都感謝你。說實在的,整整八年了,我們鬧過,哭過,甚至有人死過,但是沒有任何人幫助我們老百姓解決了這個問題。但是你這個新上任的鎮委書記上任第一天就敢拍着胸脯給我們老百姓立下軍令狀來解決此事,我們真的沒有加過你這樣的領導。柳書記,我是一個粗人,也不會說什麼漂亮話,但是我今天把話放在這裏,今後你柳書記在千湖鎮有什麼需要我陳老三幫忙的,你儘管說。我絕無二話。”

柳浩天笑了,陳老三的確不會說話,但是他的這番話聽到柳浩天心中卻暖洋洋的,他可以感受到此時此刻陳老三心中洋溢着的那股子暖意。

“老百姓的心就需要用真情真意去溫暖啊!”

柳浩天想起了老爸柳擎宇經常說的那句話。以前他不懂,現在,他終於有些感悟了。

老百姓就是這樣樸實,你爲他們做了些事情,他們都會記在心中的。

就在陳老三表達着千湖鎮老百姓對柳浩天的感激之情的時候,千湖鎮已經沸騰起來。

天星公司竟然真的在三天之內把拖欠老百姓的幾千萬徵地補償款全部發放完畢的消息猶如狂風一般,瞬間在千湖鎮傳播開來,幾乎每一個鎮委大院的人全都知道了。

以前很多想要看柳浩天笑話、等着明天看柳浩天辭職的人此刻全都傻眼了。

很多人都在討論着柳浩天到底是通過什麼手段讓天星公司還錢的。有些人心中也開始暗暗盤算起來:“明天上班之後,自己是不是該重新站隊了?”

此時此刻,樑友德已經跑到了恆山縣縣城,他認爲這次柳浩天必然無法完成三天之約,必然會失去鎮委書記這個位置,所以,他準備提前活動活動,確保能夠拿下鎮委書記這個位置。他不想再等了。

此刻,他原本正在陪着老領導在吃飯,突然之間接到了孟慶澤打給他的電話。

他跟老領導道了歉之後,拿着手機到了外面,當他聽孟慶澤說天星公司竟然已經把拖欠的徵地補償款發給老百姓之後,樑友德當時驚呆了

過了足足有一分鐘的時間,樑友德這才緩醒過來,依然滿臉震驚的問道:“老孟,你確定沒有弄錯嗎?以崔志浩那個老扣的心性,他能把這筆錢痛快的還給老百姓?”

孟慶澤苦笑着點點頭:“這個事情絕對是真的,我小舅子親自給我打的電話,說他們村很多人都收到這筆錢了。時間上相差不多。應該是天星公司統一發放的。”

“麻蛋!這個崔志浩,簡直就是一個廢物!”樑友德憤怒的狠狠一腳踢在垃圾桶上,頓時垃圾漫天廢物。

樑友德猶豫半晌,他還是撥通了崔志浩的電話:“崔總,我聽說你們天星公司以及把拖欠的那筆徵地補償款給老百姓了嗎?”

崔志浩此刻的心情也糟糕透頂,聽樑友德這樣問,立刻沒好氣的說道:“怎麼,你也想要看我笑話不是?”

樑友德連忙說道:“不會不會,崔總,我很好奇,以前我讓你還錢的時候,你說你們公司沒錢,爲何柳浩天讓你還錢,你就還了呢?難道這個柳浩天還有什麼牛逼之處不成?”

崔志浩沒好氣的說道:“你要是能夠請得動省審計廳和省稅務局聯手對我們天星公司來展開查賬,我也會把錢早點放給老百姓的。問題是你請的動嗎?”

樑友德頓時瞪大了眼睛說道:“這麼說,這個柳浩天做到了?”

“不然你以爲呢?我崔志浩是那麼容易被忽悠的嗎?我已經通過各種關係打探過了,應該不會有錯的。”

樑友德徹底傻眼了。

崔志浩還錢了,柳浩天明天不用辭職了,那麼自己要想當鎮委書記的夢想又破滅了。

此刻,樑友德想要跳樓的心都有了,他今天請客的目的就是想要老領導和老領導請的一些人在柳浩天辭職之後幫自己說說話,爭取把自己運作到柳浩天的位置上。

但是現在,一切都完蛋了。

樑友德真的很想哭,他很不甘心。崔志浩也是滿臉的悲憤,他肉疼啊。對他而言,凡是攥在他手裏的每一份錢都是他的,他誰也不想給。

樑友德回到酒桌上,滿臉沮喪的把剛纔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樑友德的老領導聞言略微沉吟了一下,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和對方聊了一會兒之後,掛斷電話,表情有些疑惑的說道:“我剛纔給省稅務局的一個朋友打了電話,現在基本可以確定,省稅務局雖然和省審計廳開會了,但是根本就沒有任何地方提到了我們恆山縣,更別提千湖鎮了。我懷疑這裏面有詐。”

樑友德頓時就是一愣,隨即似乎想到了什麼,瞪大了眼睛說道:“我去,該不會柳浩天這小子唱了一出空城計吧?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樂子可就大了。不行,我得再覈實一下。”

隨後,樑友德又給一個朋友打了個電話,求那個朋友在省審計廳那邊打聽了一下。

等樑友德知道結果只會,站在那裏,久久無言。

老領導問樑友德:“樑友德,結果到底怎麼回事?”

樑友德苦笑着說道:“老領導,最不應該發生的事情發生了。崔志浩那麼精明的一個人,竟然被柳浩天的空城計給忽悠了?”

“怎麼回事?”旁邊有人問道。

樑友德嘆息一聲,說道:“我剛纔找人問了,省審計廳那邊根本也沒有在任何會議上提到咱們恆山縣和千湖鎮,至於省審計廳下到千湖鎮的那兩個工作人員,他們的確是去了,但是他們都是請了假的,在審計廳那邊是有備案的,既然是請假,那麼他們去千湖鎮肯定不是爲了公事。

不過崔志浩之所以被忽悠了,和省審計廳內的傳言有關。今天早晨的時候,省審計廳內的的確確傳出過審計廳要對恆山縣等縣域的3000萬以上企業展開覈查。甚至有傳言還直接指向了天星公司。

不過此事現在回想起來,疑點頗多。省審計廳又怎麼可能只針對天星公司這麼一家公司呢?又怎麼可能只針對我們恆山縣呢?更何況,兩個在審計廳請了假的人,手裏又沒有任何行政文件,又怎麼可能跑到天星公司來查賬呢?

所以,我現在可以百分百肯定,柳浩天這宋無敵以及審計廳過去的王巨才、蘇紫燕几個年輕人這是聯起手來唱了一出空城計啊。

崔志浩這老狐狸這明顯是被柳浩天這個小狐狸給坑了啊。”

樑友德說完,頓時全城石化。

所有人全都倒吸了一口涼氣。這個柳浩天心也太野了吧,竟然敢玩這麼兇險的手段,要知道,這個空城計一旦被識破一點點,柳浩天都將會陷入萬劫不復之地。這小子真的敢賭啊!

樑友德略微猶豫了一下,還是撥通了崔志浩的電話。

崔志浩聽完樑友德的分析之後,腦門上的汗立刻猶如瓢潑大雨一般嘩嘩的往下流。

他立刻拿出手機又擺脫幾個朋友打聽了一下,最終確定樑友德給他的消息是真的。

崔志浩氣得直接噴出了一口鮮血,使勁的用手錘着桌子滿眼怨毒的說道:“柳浩天啊柳浩天,你太他媽的陰險了,竟然敢如此把我崔志浩玩弄於股掌之間。你這是在找死啊!”

說完,崔志浩立刻拿出手機撥通了廖德華的電話怒聲說道:“老廖,找幾十個兄弟,我們去鎮委大院對面的小酒館,柳浩天不是想要給他在審計廳的兩個朋友接風洗塵嗎?我們也去湊湊熱鬧!” 沒錯,現在出來的這個身影也是木峰一生都不能忘記之人,他的父親,這個人的出現木峰是沒有任何的感情,可能是因為從小自己對父親就有那麼一絲絲的恨意,那不是自己的錯。

是的,那能怪自己嗎?從開始到現在父親從來就沒有正視過自己,他看待自己從來都是不屑,除了不屑之外還有憤恨,一個做父親來恨自己的兒子這誰能說的過去,所以木峰也恨他。

特別是木峰本身就是一個成熟的靈魂,對於他父親的表情完全的記在心中了,用木峰的一句話就是:「誰對我好我會對他百倍的好,但是要是對我不好的話那我以後會百倍償還。」

「沒有錯我就是這麼一個睚眥必報之人,除非我這個人一輩子都沒有本事,你們永遠也別發現我的天才,不然的話我會讓你們大家都去後悔。」木峰在很小的時候就對自己發誓了。

看到木子天的時候木峰也是冷哼了一聲:「沒想到你出現了,正好這麼多年來的怨氣先來你的身上散發一下的好,雖說我在現實裡面不能對你怎麼樣,畢竟這麼說你也是父親的。」

「可是在這裡就不一樣了,在這裡我可沒有那麼多的顧忌,雖說要是別人看到的話還是會說我你這個人根本就沒有一點孝心什麼的,不過現在我想做的事情誰也阻止不了,哼!」

說真的現在木峰是把自己很多年的怨氣全都發泄了出來,看著眼前的這個和父親一樣的男子木峰是沒有一點客氣,不過對面的那個男子是沒有多說什麼,直接向著木峰攻擊了過來。

枯榮手,一出手就是用出了木家的頂尖靈技,而且還是向著木峰致命處攻擊,招招到肉,木峰現在立刻就向著後面退開了一段距離:「哼,這樣很好啊,那我出手的時候就不客氣了。」

木峰雖然在自言自語,但是他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也是輕鬆了不少,說真的剛才木峰在出手的時候心中也是有些不自在,不過現在已經沒有那樣的想法了,一出手就是全力而為。

兩個人的實力差距還是很大的,木子天現在滿打滿算才是天靈師七級巔峰的實力而已。

… 由於兩個人的實力差距的問題,所以木峰這一次的戰鬥也沒有用出多少的時間就把木子天給解決了,最後一擊的時候是非常的乾淨利索,就連木峰自己心中也是稍微有些驚訝。

「不是吧?我知道自己的父親是有些對不起自己,可是自己為什麼連一絲絲罪惡的感覺也找不到呢?難道說自己就這麼恨他嗎?這是這麼回事呢?」木峰現在也是喃喃自語起來。

不過木峰也沒有糾結這個事情,因為他自己很清楚現在自己所處在的位置是這麼一回事,如果自己要是心中有別樣的想法結果可能就會改變,那樣的結果就是自己最後留在了這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