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此戰鬥方式,威能巨大,但耗費的神魂之力同樣巨大,以目前的節奏,呂涼估計連半個時辰都撐不住,神魂之力就放的差不多了。


但他之所以不計後果的這麼干,目的就一個:以自己的強勢,引起敵方信心的喪失與混亂!

果然,在他如此強勢的斬殺下,當第三波攻上來的三名巨人依舊不是一合之將時,剩餘的百多名巨人,原本還算組織起了有效的反撲,但此刻,臉上呈現驚惶之色的,已然佔了絕大多數。

呂涼殺神一般的架勢,徹底顛覆了他們對於修仙級別的認知!

漸漸的,敢往上沖的巨人越來越少,而餘下的巨人們,招式也散亂開來,似乎都在琢磨怎麼逃出生天。

呂涼倒是希望看到這種局面,沒人衝上來的時候,他就收斂氣息,然後抓緊一切時機,能恢復多少算多少,因為不知為何,雖然此地戰況還算按照計劃般的順利,但他心裡卻總有一絲不詳的徵兆……

三炷香的時間后,一股股絕望之色開始蔓延在各個巨人的臉上,因為他們既看不到救援的希望,也無法逃出半步,隨著此消彼長的氣勢,女媧率領的妖獸聯軍已經徹底佔據了絕對上風。

原本兩邊屬於牽制和組織的隊伍中,以劉煜為首的幾名達到帝級實力水準的人,也擼開袖子,混雜到了越來越瘋狂攻殺的妖獸群里。

可就在這邊戰場即將分出勝負之際,一聲震天動地的轟鳴巨響貫徹天地,隨著一道巨型空間裂縫的出現,數量眾多的巨人和元素人洶湧而出!

而他們出現的位置,恰恰就是呂涼的身後!

「什麼?!是他們!啟動應龍和千骨的牽制力量!」文小婧先是目光一凝,隨即摸出一道符就捏碎了,但還不等這符徹底消散,她第一次露出了一種驚恐之色,失聲道,「怎麼……莫非……不!」

「什麼情況!」女媧此時閃身過來,看著已經不足呂涼千丈的大量敵方人馬,也是一臉的凝重。

「計劃好的牽制力量,根本就過不來!看來這個斷龍台的空間秘法,只能針對他一個人!多餘的任何人就進不去!他一定是早就知道,但是沒告訴我們!」文小婧痛苦地搖搖頭,隨即猛然轉身,突然以響徹全場的暴喝聲道,「呂涼有大麻煩了!我們務必全力儘速滅殺這邊的敵人,絕不能讓他受到兩面夾攻!」

呂涼受到陣法隔絕,雖然聽不到文小婧喊什麼,但看著後方攻殺上來的貨真價實的敵人,眉頭先是一皺,隨即深吸一口氣,渾身氣息暴起道:「比事先預料的似乎更惡劣些,不過,也算計劃內,就看我能撐到什麼時候吧!」

說時遲那時快,後方的混合型敵人已然攻了過來,但和之前另一邊巨人面臨的問題一樣,依舊是一次只能同時上來三個,然後沒有意外,兩個巨人加一個元素人,全部都是被砍瓜切菜的結果。

「停!」一聲暴喝於此時傳出,朧火化身的白袍青年現出身形,面色肅整的看著呂涼

而隨著他這一聲吼,不管是巨人們還是元素人,全部穩住身形,不再進攻一步。

「朧火……娘的……」呂涼是暗暗罵娘一聲,因為他知道,這個看似瘦弱的元素人,比其硬實力更恐怖的,是絕不輸於文小婧的腦子。

「呂兄的強大,在下甘拜下風!」朧火先是遙遙一拜,眼中卻有精光閃耀道,「雖然不太清楚你怎麼能強到這種匪夷所思的程度,但似乎和一種能集神魂之力瞬間爆發的古之秘法有關!不知道如果連續受到攻擊,能堅持到幾時呢?當然,一次只讓你面對三人,還是算了吧,我們耗不起!」

呂涼雖然面不改色地冷笑著,但心中則無奈一嘆,收了氣息加速恢復的同時,也想明白了:看來,比自己預想要提前很多,壓箱底的工夫就要全掏出來了!

果然,朧火先是托腮沉思著什麼,接著其渾身散發出一股股銀色的氣流,漸漸飄蕩在呂涼的四周。

明知道對方是在尋找破陣的法門,但呂涼還真是不敢輕易離開寸步。

緋色豪門:錯惹律師總裁 此陣,說白了就是堵槍眼的陣勢,漆黑漩渦就是陣眼,他一離開,陣自動就破了!那這邊朧火帶著人一衝,本來是包人家餃子的陣型,就會反過來被敵人包了餃子!

此時,相對於這邊的沉寂,另一邊可就是衝天的戰事了。

呂涼的危機,是個人就都明白!原本處於兩邊牽制的力量中,但凡是有一定實力的,管它什麼是不是帝級,都已經融入到了滅殺巨人的隊伍之中。

只不過,因為援軍的出現,那些已呈徹底敗亡之相的巨人們,似乎重新看到了生還的希望,漸漸開始重新組織陣型,採取嚴防死守的打法耗了起來!

「還真是個詭異莫測的怪陣!我確實破不了!」朧火突然收起全部銀氣,搖頭輕嘆一口氣。

但相反的,呂涼這邊不但沒有鬆口氣,反而面色更加凝重了,因為對方雖然這麼說,但從其臉上,他卻看到了一種陰狠中透著自信的笑意!

果然,當朧火以詭異的穿透之力,向全場喊出下面的話時,就輪到妖獸聯軍這邊驚慌了:「我破不了你的陣,但破壞一下你身前的限制通道,似乎還沒有問題!真可惜,我這具珍貴的法則分身原本還想和你斗一斗,現在,似乎為了將你滅殺,只好做回綠葉了!破!」

隨著朧火一聲暴吼,只見其瞬間化身為一團青色火焰,直接沖著呂涼飛去,然後在距離其十丈的地方爆裂開來。

可隨著這看似輕微的爆裂,整個空間就開始了一種劇烈的震蕩!

「卡其巴托!庫魯姆!!!」此時,震蕩還沒完全消散,混雜著元素人這邊的巨人中就有人率先吼了起來,語調里,是一種帶著驚喜的興奮!

重生之嫡妻二嫁 「朧火,你夠狠啊!」呂涼則是無奈一咬牙,除了渾身氣息暴起外,十八隻噬靈蟲浩蕩而出,尤其是其中兩隻比人頭還大的黑光蟲,渾身散發著絕對是帝級的恐怖氣息!

而此刻開始,原本只能通過三人的通道,瞬間就擠過來八人!這還不算完,呂涼這邊剛和他們交手,幾聲低沉的撕裂聲傳來,眼看著又有三人沖了上來!看來,自己最為仰仗的限制手段,正在徹底朝著無效的方向發展!

另一邊原本死守的巨人們,也看到了這個變化,開始擺脫糾纏,瘋狂地朝著呂涼背後殺去!

此時,噬靈蟲的巨大威能也開始體現了出來!

在呂涼賴以抗敵的限制通道逐漸崩潰之際,兩隻大黑光蟲,完全成了他身後的屏障,面對衝上來的幾名巨人發出的各種攻擊,全部用自身散發的黑光擋了下去。

而女媧早就掄起巨石之錘,帶著凜冽的殺氣,專門針對攻擊呂涼後方的巨人就砸了下去!

「還真棘手!」呂涼是牙關緊要,後方的情況,他可以不管,但前面越來越多撲上來的敵人還真是個大麻煩!

畢竟,這些敵人,可不是一般的蝦兵蟹將,這可一個個都是貨真價實的帝級強者啊!

之前靠著限制通道,以一敵三問題不大,但以一敵十……問題很大!

漸漸地,呂涼和噬靈蟲共同組成了防禦的態勢,殺敵數雖然銳減,但好歹維持住了一種相對的平衡。

只不過,隨著限制通道的進一步瓦解,現在一次衝上來的近乎十五名敵人,已經基本就是他自己加噬靈蟲能對抗的極限!再來不是不行,那就又到了需要燃燒神魂的拚命地步了…… 「卡巴奇!!!」隨著一聲震天動地的巨吼,原本還在和妖獸聯軍糾纏的巨人們,均是抽身一退,然後就近乎瘋狂的朝著後方漩渦處的呂涼殺了過去!

巨人的智商普遍不算太高,但也絕不傻!

以往能讓他們進退有序,屢立奇功的特殊通道,如今被一個人截斷了,雖然目前的戰況還算半斤八兩,但誰知道人族這邊還有沒有後續的援軍?如果還有,那這百號來人可就只能等著被人家包餃子圍殲了!

巨人里,有知道呂涼這個存在的,但更多的是不知道其存在的!所以一看漩渦處只有一個人,那還有什麼可說的,直接滅殺完事兒!

可當巨人們往回返時,卻發現了一個非常棘手的問題!

越是靠近漩渦,可供通行的空間就越為狹窄,當接近近十丈的時候,最多只能有三名巨人同時攻過來!

然後吧,更令巨人們驚懼的事情就是,三名帝級強者的巨人,簡簡單單不到半炷香的時間,就被這名看似貌不驚人的白袍青年立斬於劍下!

這些巨人的實力,最次也是大帝級的,能被這麼個砍瓜切菜的手法滅殺,對方的實力,就說算是神帝都不為過!

一個人,一堵無法逾越的屏障!

不過吧,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呂涼殺的看似輕鬆,但實際上卻並不輕鬆!

一個殺招的動作,凝聚了大量神魂之力!以原先靈氣炸彈的原理為基礎,瞬間於劍刃上凝聚超越法則之力的神魂之力,然後一個力斬而下!這麼說吧,但凡是不明白這個原理,敢於和神魂之力旺盛的呂涼近戰,就算來個正茬兒的仙帝級強者,有沒有命抗住,也得打個商量!

此戰鬥方式,威能巨大,但耗費的神魂之力同樣巨大,以目前的節奏,呂涼估計連半個時辰都撐不住,神魂之力就放的差不多了。

但他之所以不計後果的這麼干,目的就一個:以自己的強勢,引起敵方信心的喪失與混亂!

果然,在他如此強勢的斬殺下,當第三波攻上來的三名巨人依舊不是一合之將時,剩餘的百多名巨人,原本還算組織起了有效的反撲,但此刻,臉上呈現驚惶之色的,已然佔了絕大多數。

呂涼殺神一般的架勢,徹底顛覆了他們對於修仙級別的認知!

漸漸的,敢往上沖的巨人越來越少,而餘下的巨人們,招式也散亂開來,似乎都在琢磨怎麼逃出生天。

呂涼倒是希望看到這種局面,沒人衝上來的時候,他就收斂氣息,然後抓緊一切時機,能恢復多少算多少,因為不知為何,雖然此地戰況還算按照計劃般的順利,但他心裡卻總有一絲不詳的徵兆……

三炷香的時間后,一股股絕望之色開始蔓延在各個巨人的臉上,因為他們既看不到救援的希望,也無法逃出半步,隨著此消彼長的氣勢,女媧率領的妖獸聯軍已經徹底佔據了絕對上風。

原本兩邊屬於牽制和組織的隊伍中,以劉煜為首的幾名達到帝級實力水準的人,也擼開袖子,混雜到了越來越瘋狂攻殺的妖獸群里。

可就在這邊戰場即將分出勝負之際,一聲震天動地的轟鳴巨響貫徹天地,隨著一道巨型空間裂縫的出現,數量眾多的巨人和元素人洶湧而出!

而他們出現的位置,恰恰就是呂涼的身後!

「什麼?!是他們!啟動應龍和千骨的牽制力量!」文小婧先是目光一凝,隨即摸出一道符就捏碎了,但還不等這符徹底消散,她第一次露出了一種驚恐之色,失聲道,「怎麼……莫非……不!」

「什麼情況!」女媧此時閃身過來,看著已經不足呂涼千丈的大量敵方人馬,也是一臉的凝重。

「計劃好的牽制力量,根本就過不來!看來這個斷龍台的空間秘法,只能針對他一個人!多餘的任何人就進不去!他一定是早就知道,但是沒告訴我們!」文小婧痛苦地搖搖頭,隨即猛然轉身,突然以響徹全場的暴喝聲道,「呂涼有大麻煩了!我們務必全力儘速滅殺這邊的敵人,絕不能讓他受到兩面夾攻!」

呂涼受到陣法隔絕,雖然聽不到文小婧喊什麼,但看著後方攻殺上來的貨真價實的敵人,眉頭先是一皺,隨即深吸一口氣,渾身氣息暴起道:「比事先預料的似乎更惡劣些,不過,也算計劃內,就看我能撐到什麼時候吧!」

說時遲那時快,後方的混合型敵人已然攻了過來,但和之前另一邊巨人面臨的問題一樣,依舊是一次只能同時上來三個,然後沒有意外,兩個巨人加一個元素人,全部都是被砍瓜切菜的結果。

「停!」一聲暴喝於此時傳出,朧火化身的白袍青年現出身形,面色肅整的看著呂涼

而隨著他這一聲吼,不管是巨人們還是元素人,全部穩住身形,不再進攻一步。

「朧火……娘的……」呂涼是暗暗罵娘一聲,因為他知道,這個看似瘦弱的元素人,比其硬實力更恐怖的,是絕不輸於文小婧的腦子。

「呂兄的強大,在下甘拜下風!」朧火先是遙遙一拜,眼中卻有精光閃耀道,「雖然不太清楚你怎麼能強到這種匪夷所思的程度,但似乎和一種能集神魂之力瞬間爆發的古之秘法有關!不知道如果連續受到攻擊,能堅持到幾時呢?當然,一次只讓你面對三人,還是算了吧,我們耗不起!」

呂涼雖然面不改色地冷笑著,但心中則無奈一嘆,收了氣息加速恢復的同時,也想明白了:看來,比自己預想要提前很多,壓箱底的工夫就要全掏出來了!

果然,朧火先是托腮沉思著什麼,接著其渾身散發出一股股銀色的氣流,漸漸飄蕩在呂涼的四周。

明知道對方是在尋找破陣的法門,但呂涼還真是不敢輕易離開寸步。

此陣,說白了就是堵槍眼的陣勢,漆黑漩渦就是陣眼,他一離開,陣自動就破了!那這邊朧火帶著人一衝,本來是包人家餃子的陣型,就會反過來被敵人包了餃子!

此時,相對於這邊的沉寂,另一邊可就是衝天的戰事了。

呂涼的危機,是個人就都明白!原本處於兩邊牽制的力量中,但凡是有一定實力的,管它什麼是不是帝級,都已經融入到了滅殺巨人的隊伍之中。

只不過,因為援軍的出現,那些已呈徹底敗亡之相的巨人們,似乎重新看到了生還的希望,漸漸開始重新組織陣型,採取嚴防死守的打法耗了起來!

「還真是個詭異莫測的怪陣!我確實破不了!」朧火突然收起全部銀氣,搖頭輕嘆一口氣。

但相反的,呂涼這邊不但沒有鬆口氣,反而面色更加凝重了,因為對方雖然這麼說,但從其臉上,他卻看到了一種陰狠中透著自信的笑意!

果然,當朧火以詭異的穿透之力,向全場喊出下面的話時,就輪到妖獸聯軍這邊驚慌了:「我破不了你的陣,但破壞一下你身前的限制通道,似乎還沒有問題!真可惜,我這具珍貴的法則分身原本還想和你斗一斗,現在,似乎為了將你滅殺,只好做回綠葉了!破!」

隨著朧火一聲暴吼,只見其瞬間化身為一團青色火焰,直接沖著呂涼飛去,然後在距離其十丈的地方爆裂開來。

可隨著這看似輕微的爆裂,整個空間就開始了一種劇烈的震蕩!

「卡其巴托!庫魯姆!!!」此時,震蕩還沒完全消散,混雜著元素人這邊的巨人中就有人率先吼了起來,語調里,是一種帶著驚喜的興奮!

「朧火,你夠狠啊!」呂涼則是無奈一咬牙,除了渾身氣息暴起外,十八隻噬靈蟲浩蕩而出,尤其是其中兩隻比人頭還大的黑光蟲,渾身散發著絕對是帝級的恐怖氣息!

而此刻開始,原本只能通過三人的通道,瞬間就擠過來八人!這還不算完,呂涼這邊剛和他們交手,幾聲低沉的撕裂聲傳來,眼看著又有三人沖了上來!看來,自己最為仰仗的限制手段,正在徹底朝著無效的方向發展!

離簫傳 另一邊原本死守的巨人們,也看到了這個變化,開始擺脫糾纏,瘋狂地朝著呂涼背後殺去!

此時,噬靈蟲的巨大威能也開始體現了出來!

在呂涼賴以抗敵的限制通道逐漸崩潰之際,兩隻大黑光蟲,完全成了他身後的屏障,面對衝上來的幾名巨人發出的各種攻擊,全部用自身散發的黑光擋了下去。

而女媧早就掄起巨石之錘,帶著凜冽的殺氣,專門針對攻擊呂涼後方的巨人就砸了下去!

「還真棘手!」呂涼是牙關緊要,後方的情況,他可以不管,但前面越來越多撲上來的敵人還真是個大麻煩!

畢竟,這些敵人,可不是一般的蝦兵蟹將,這可一個個都是貨真價實的帝級強者啊!

之前靠著限制通道,以一敵三問題不大,但以一敵十……問題很大!

漸漸地,呂涼和噬靈蟲共同組成了防禦的態勢,殺敵數雖然銳減,但好歹維持住了一種相對的平衡。

只不過,隨著限制通道的進一步瓦解,現在一次衝上來的近乎十五名敵人,已經基本就是他自己加噬靈蟲能對抗的極限!再來不是不行,那就又到了需要燃燒神魂的拚命地步了…… 在呂涼這邊漸漸陷入險境之際,遠在據此約千萬丈的另一處上空,以逍遙仙帝等大能為首的女媧聯軍嚴陣以待。他們的對面,是同樣兵戎肅整,雖然人少點,但氣勢卻只強不弱的,以阿牛為首的巨人族精兵。

兩方雖然都有些劍拔弩張的架勢,但真正動手的卻一個都沒有。很顯然,大家都不傻,都知道動手是個什麼概念的結果。所以,自打雙方相遇的那天開始,到今兒為止整四日,就是這麼干對著,甚至連一句話都沒有過。

「女媧……是神帝級的強者吧……以現今的法則之力參戰,不會有什麼損傷嗎?」這是雙方對峙以來,阿牛說出的第一句話。

「呵呵,這就不勞閣下掛心了。你本身應該也是神帝級別的人物,自己試試不就知道了嗎?」逍遙仙帝微微一笑,隨即話鋒一轉道,「有天災軍團幫你們,後方那邊確實有點麻煩,但應該不大。倒是你們,我很好奇,就這麼和我們乾耗著?」

「不得不說,呂涼,果然如我的盟友所說一般,永遠是那麼的出人意料!只不過,這次雖然讓你們得了先手,但究竟鹿死誰手,可就不一定嘍!」阿牛說完,雙目猛地一亮,突然狂笑道,「成了!那就沒必要繼續耗下去了!看看是你們趕回去的快,還是我們滅殺的快吧!」

與此同時,只見整個巨人陣營這方,所有人腳下都現出一個詭異的星盤,然後身影漸漸模糊,於兩息不到的工夫就全數消失不見!

現場除了依舊飄蕩著阿牛的狂笑聲外,再也沒有了一絲巨人的氣息!

「天機星盤!這怎麼可能!回援!立刻!」逍遙仙帝先是一驚,接著率先消失不見!

餘下的女媧聯軍,臉上的驚色都是一閃而過,隨後也明白事情的嚴重性,均沒有任何拖泥帶水的就回援而去!

……

同一時刻,遠在女媧空間邊緣某處的閻組織空間,之前還一片沉寂暗淡之狀的金色大殿,此刻是金光閃耀,一張巨大的繁星之陣遍布上空。

陣上閃耀著無數的光點,在那瞬間的耀目之刻過後,便急速地陸續熄滅開來。

「太神奇了……我原以為,繼天羅星后,再也不可能有除六道出手外的激活星盤方式了……竟然,還有如此妙手!也許用不到我們出手,呂涼這次就難逃死劫了!」風霓裳一臉的驚喜之情,目光一瞬不瞬地盯著已經昏暗了一大半的星盤之陣。

「能不能滅了呂涼不好說,但我們已經把能幫那些巨人的都做了倒是真的,剩下的,就看他們和那些元素人能做到什麼份兒上了。」刀疤男子的面色就平靜多了,隨後臉上多了一種悵然若失的神情道,「真可惜,我們攢了這麼久的聖典之力,就這麼耗費一空,這可是近百萬年的心血啊!」

「當初定這個方案的時候,你那毫不猶豫的勁頭,我才感覺奇怪呢!現在……你後悔了?」風霓裳有些不解。

「不,再選擇一次,我也會毫不猶豫地這麼選擇!呂涼,必須除去!我心疼的,不過是那辛苦的百萬年時光,但如果真的能達成滅殺那小子的夙願,再心疼,也值了!」刀疤男子聞言狠狠地甩了甩頭。

「那……萬一還是沒殺成呂涼呢?」風霓裳不依不饒,似乎想打破砂鍋問到底了。

「敗了就敗了,起碼沒有遺憾。其實不管成功與失敗,我們都沒有繼續與那五位老友對抗的底牌了。所以,都不用等小罡那邊的情況,此刻開始,閻組織進入深度蟄伏階段,啟動真核吧。」刀疤男子說的斬釘截鐵,隨即扭頭又望向身後的三枚大繭,輕聲道,「剩下的時間,就是凝聚真正的聖典和如何讓我們五人繼續擰成一股勁兒了!」

「……真的要此刻啟動?也就是說,我們再出世時,就只能是你死我活的境地了?那時,即便想退,也不可能再有如現在這邊的凈土了……新世界……我突然有些迷茫了……」風霓裳的目光很複雜,還透出了一種前所未有的迷茫之色。

「迷茫……來不及了……」刀疤男子也嘆了口氣,但隨即面色就重新堅毅起來,「從把小罡派出去的那一刻,就已經沒有退路了!我不知道他什麼時候能得手,但應該不會太久,弄不好,還會對現在正在進行的這場大戰產生意想不到的影響!而那時,你應該明白,和那五位老友,就再也沒有『餘地』這個概念可談了……」

「可六道和刀劍,已經不完全是當年的他們了……」風霓裳的面色越來越痛苦。

「所以,呂涼必須死!他是一切的引!他不死,我們即便重新坐擁聖典,結局也只能妥妥地完蛋!」刀疤男子近乎咬牙切齒地說著,目光中的決絕之色更甚死士數倍,「這次如果真的又讓他逃了,那下次,就輪到我們三大神皇聯手出招了!到時候,他不死,就我死!」

……

空間移回至呂涼這邊的戰場,現在形勢,可就是一邊倒沒商量了。

當然,要倒的一方,正是妖獸聯軍,因為此刻,阿牛率領的巨人族精兵,已然詭異地抄了他們的大後方!

這一下,妖獸聯軍反倒被包了餃子,再損失數名人手后,才重新穩住陣勢。現在他們已然靠在了呂涼背後,死命地抵擋著巨人族狂潮一般的猛攻。

呂涼這邊的情況就更不妙了,因為此時此刻,一氣兒能衝上來的敵人,已然達到了二十之數!

沒有任何保留,頭頂魂氣燃起,金光四竅全開,噬靈蟲二十四隻,呂涼決絕的開啟了搏命的架勢。

這期間,隨著周邊又一陣吶喊,以劉煜和林千骨為首的隊伍也趕到此地,管它什麼修為的,全部加入到了抗敵第一線!

「老大!你太不仗義了!」劉煜狂吼著,死命地朝著呂涼處沖了過去,「說好帶著我們一起入陣……可又是你自己搏命!」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