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此時,信管那些傢伙已放棄防守其他人,全都緊盯著陳宇,每個人都眼中噴火。


除了圍堵陳宇的兩個傢伙,另外三人都收縮在三秒區附近,隨時準備衝上來堵槍眼。

「哥幾個,不用管輸贏了,絕不能再讓這孫子在咱們頭上扣籃,死活也要攔下來!」

站在籃板下面的一個傢伙低聲說道,恨得牙齒都快咬碎了。

「明白,哥幾個,豁出去了!」

另外幾個傢伙齊聲應道,一個個咬牙切齒。

話音未落,陳宇突然啟動了。 出了聞氏,開車回聞家。

路上,她接到周律師打來的電話,說今天的庭議進行得很順利。

舒望晴回了句「謝謝周律師」,然後掛斷了電話。

她早料到會是這樣的結果,所以根本就沒放在心上。

就是中途退出的文思綺,她沒機會看到她失意的樣子。

不過沒關係,聞正軒的案件,她會看到的,而且她敢肯定將會很精彩。

好看的嘴角,揚起一抹期待。

聞家,車子剛停下。

不遠處,文思綺正和聞母說話,表情看上去十分的嚴肅。

她們看到他們,停下了說話。

隨即,文思綺朝他們走來。

她今天穿了個單薄的風衣,隨風揚起,如同她張揚的性格一樣。

她走到他們面前,站定,「聽說你跟蔣南的案件進行得很順利,恭喜你啊!」

她竟然知道這事?

看來她一直有關注。

舒望晴勾唇一笑,「謝謝!」

「不過我有點不明白的是,你明明派了一實習生應對這案件么,怎麼突然間讓周律師去了呢?」文思綺不解地問道。

「你想知道原因?」舒望晴沒有回答,而是反問她。

文思綺扯了下嘴角,心虛道:「你可以不說。」

「那我就不說了。」舒望晴完全不按套路出牌。

文思綺縱橫律師界這麼多年,什麼樣的人沒見過,像舒望晴這種的,她算是頭一次見到。

她總是一副天真無害的樣子,實際上城府比誰都要深。

愈是這樣的女人,愈是要小心。

因為她隨時都會要了你的命。

就像聞正軒之前被她忽悠五百億一樣,最後像沒事人一樣,不需要承擔任何的責任,還能繼續待在聞家。

她看了看她,又將視線投向聞霆北身上,意味深長地揚了揚唇角。

面對她這樣的笑,聞霆北好笑道:「說實話,我很期待下周的庭議,希望你能夠打個漂亮的仗,否則你長勝將軍的頭號有可能真的會移主。」

「你放心好了,長勝將軍的頭號永遠都只屬於我文思綺的。」文思綺自信滿滿。

「是嗎,那我們就不打擾你們商量對策了。」聞霆北摟過舒望晴從她們面前進了別墅。

文思綺斂起嘴角的笑容,沉著臉。

不知為何,她這心虛得很。

總覺得有人會從中作梗。

可又找不到一絲可疑之處。

不行,這次她必須小心謹慎,不能讓小人得逞。

她回過頭,有意無意地看了一眼聞霆北和舒望晴這兩人。

***

晚上。

聞父和舒雅清從外面回來了。

看到舒雅清坐著聞父的車,舒雅清還殷勤地幫他拎公務包,聞母整張臉都陰暗起來。

舒雅清意識到了什麼,忙解釋道:「我剛好在路上遇見叔叔,所以就搭他的車一同回來了。」

聞母自然不相信她說的,一把奪過她手中的公務包交到芳姨手中。

而這時聞父走了過來,替舒雅清說話,「她說得是真的。」

一唱一合,聞母更是惱火。

空氣中,也瀰漫著一股火藥味。

「我還是先去看看正軒。」舒雅清趕緊去看聞正軒。

聞母瞪了她一眼,對聞父說道:「舒雅清可不是簡單的女人,你最好少跟她接近。」

聞父沒放在心上,從她面前經過。

見他無視她說的,聞母氣不打一處來。

而這一幕,正好被樓上房間的舒望晴看到了。

舒雅清還真厲害,懂得利用自己的優點,開始另求目標。

***

「我今天到希城酒店參加一酒會,剛好遇到聞霆北和舒望晴。」舒雅清倒了杯水給聞正軒,跟他說起今天的事情。

聞正軒對他們兩人最敏感了,一提到他們,不由地頓了下,臉色陰沉地看著她,「然後呢?」

「他們旁若無人的秀恩愛,別提有多噁心了。」舒雅清一臉嫌惡。

聞正軒雖沒在現場,但經舒雅清這麼一描述,直接在腦補出當時的畫面。

胸腔頓時燃起一股怒火,握著水杯的手不由一緊。

「聞霆北還跟我說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

「什麼話?」

「有些事情由不得你。」

聞正軒皺了下眉頭,不是很明白他這話的意思。

什麼事由不得他?

是繼承人的身份?

還是這次案件?

他不知道,只知道聞霆北正坐等看他的好戲。

啪嗒——

門突然被推開,聞母走了進來。

舒雅清忙從床上站起身,恭維道:「阿姨。」

「你先出去。」聞母命令道。

舒雅清出去了,聞母將門關上,並反鎖起來。

聞正軒還在想聞霆北剛才說的話,沒有看到母親難看的臉色。

「你何時才跟舒雅清斷清楚?」聞母問他。

聞正軒回過神來,「她暫時還有利用價值。」

「一個賤人,能有什麼利用價值?」聞母怒了,「我勸你最好趕緊跟她斷乾淨點,否則以後你得改口喊他媽了。」

「什麼意思?」聞正軒不是很明白。

「我剛才看到她從你爸的車子下來,兩人有說有笑的,她還幫你爸拿東西。」聞母將剛才看到的一幕,全部告訴他。

「媽,你想多了吧!」女人吃起醋來真的很可怕,尤其是母親這種被父親綠過的女人,對任何事敏感到極點了,聞正軒倒不覺得這有什麼問題。

「不管我有沒想多,你都得聽我的。」聞母強勢地要求道。

聞正軒煩躁得很,「知道了。」

聞母不再說什麼,開門走出房間。

後面一陰暗處,舒雅清走了出來。

他們剛才在房間里的對話,她全部都聽見了。

老太婆,想讓我跟正軒斷乾淨,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過,成為聞正軒的后媽,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想到此,舒雅清嘴角微揚,一道陰險的目光閃過眸底。

晚飯時間到了,除了聞正軒外,所有人都到場,就連文思綺也坐在飯桌前。

她所坐的位置,正好對著聞霆北和舒望晴兩人。

因為聞正軒的事,最近聞家上下的氣氛變得十分的怪異。

就連吃飯的時候,也只能聽見吃飯的聲音。

「爸,我有件事想跟你商量一下。」聞父打破了沉默。

「嗯?」聞老爺子低著頭吃著飯菜,漫不經心地應著。

「我想收回VC的海外代理權。」說這話的時候,聞父看了一眼聞霆北,眼神凌厲。

想跟他玩這招,他還嫩著點。

聞霆北表情漠然,似乎早就料到他會有此一招。

「由不得你收,我已經全權交給霆北了。」聞老爺子說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