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此時,幾十號打手們,齊齊將謝明圍住。


逼得謝明面色煞白,不得不往後倒退了幾步。

可此時,他的身子,卻依舊站在小區崗亭門口,用身體,攔住了這群打手們的去路。

數十號打手中,一名帶頭人,面色冷戾,臉上帶着一道猙獰的刀疤。

刀疤帶頭人嘴裏叼著煙,手裏抄著一根鐵棍,緩緩上前,歪著腦袋問道,「小子誒,你剛才說什麼?再重複一遍?」

謝明面色複雜,重新又說了一遍,「這裏是……私人別墅區,不允許……外來車輛和人員……進入……請問你們,有認識裏面的業主么?如果一定要進去……那……需要經過業主的確認同意……」

謝明一字一句,小心翼翼地解釋道。

可隨着他的話音剛落,那名刀疤帶頭人突然猛地揚起鐵棍,對着謝明的肩膀,狠狠一棍子砸了下去…!

「你他媽哪那麼多廢話?!」

「老子想進就進……你裝什麼大頭?!」

刀疤男這一棍子,力道之大。

謝明一聲悶哼,整個肩膀傳來一陣劇痛,他身軀一顫,踉蹌之下,差點栽倒!

身後,那幾十名打手們,面色冷戾的…緩緩上前。

謝明身軀踉蹌倒退,他的面色……帶着驚恐,難堪。

他算是看明白了。

眼前這群打手,擺明了……就是來鬧事兒的!

這,要如何是好?

「各位……這裏是私人別墅禁地……裏面,住着很多達官貴人……還望各位冷靜,若是招惹到裏面的業主們……那場面不好收拾……」謝明面色複雜,緩緩勸道。

可他話一落下。

那名刀疤帶頭男再次上前,狠狠一腳,踹在謝明肚子上!

『呯……!』謝明整個人措不及防,當場被踹飛出去!

「你他媽,裝什麼逼?!在老子面前,你還敢囂張?!」

刀疤帶頭男面色嘲諷不屑,冷冷盯着謝明。

身後,那幾十名小弟們,同樣滿臉冷嘲。

謝明被踹翻在地,「噗嗤」一聲,口中……一口悶血溢出。

那刀疤男面色嘲諷,冷冷盯着不遠處的保安謝明。

「廢物小保安,豎起你的耳朵,給老子聽好了。」

「老子,是西湖區建設局,王大龍主任的人!今夜,奉王大龍主任之命,前來……逮捕那秦小鯉賤丫頭。識相的,你就老老實實交代她在何處?給我們帶路。」

「若不識相?呵,老子打斷你手腳!」

那名刀疤帶頭男聲音冷戾嘲諷,威脅道!

唰~

當聽到這番話時,謝明的面色……變得有些更加難堪。

四周,保安亭前,那幾名保安同事們,也是嚇得煞白無比。

今夜,這是要出事了啊。

這群打手們,是專程來鬧事兒的!

小保安謝明,顫抖倔強著……從地上爬起來。

他,依舊用身體,攔截在小區大門口面前。

他,是這片紫園豪宅區的保安。

身為保安,他要對自己的工作,負責!

四周,那群保安同事們,紛紛對他使眼色。

示意他別多管閑事,快讓開……

這件事,不是謝明這一個區區的小保安所能管得了的。

「抱歉,這裏是私人住宅區,不管……你們是誰,沒有業主允許,你們……都不能進去……」謝明聲音凝重,顫抖著,一字一句,緩緩說道。

可他話音剛落。

刀疤男再次衝上前,直接一巴掌,將他抽飛出去!

「你他媽還敢在老子面前囂張??」

謝明整個人被抽飛出去,『噗!』口中,再次一大口血噴出。 「這個……」易柔靜雖然高興找到了工作,但隨即而來的是各方面的思慮,她沒想到這麼快就有了著落,家裡人都還不知道,而且夏星辰剛住到家裡,更何況丁安敏的事還沒響動。

丁安城的夫妻房也要等秋天開學后,而且她也不想自己一個人住在縣城的職工宿舍里,哎呦,好糾結。

「我,我能回去跟家裡人討論一下,然後再定時間嗎?」易柔靜自己都覺得有些大言不慚道。

陳友意笑著點頭,「可以。」

然後寫了一串電話給易柔靜,「這是我辦公室的電話,你們家裡人說好了就給我電話,到時我給你安排。」

「多謝陳院長。」易柔靜現在已經知道眼前的是人是什麼身份了。

「不用謝。」陳友意擺了擺手,「等阿樂好了后,我帶人上門道謝。」

「誒,不用,我就是……」

易柔靜回絕的話還沒說出口,陳友意就笑了,「其實我這人是個固執的,今兒你雖然救了我的兒子,但如果不是你技術過硬,能勝任這份工作,我也不會把你安排在醫院裡的,畢竟醫院不是一般人都能進來的,是要講醫術的,即使是護士。」

「感謝的方式有千萬種,你應當明白我的意思,今日是你自己爭取來的這份工作,易同志,你肯定會是個優秀的護士。」陳友意誇讚道。

陳友意問明白了易柔靜的家庭住址和聯繫方式,才放人離開醫院。

此時已經九點四十分了,易柔靜看了看手錶,跟丁安國兩人是跑著去縣政府的。

「大嫂,你,你好厲害,以後你就是食品廠職工醫院的護士了。」丁安國親眼目睹了全程,此時還有些恍恍惚惚的。

「嗯,大嫂找到工作了,會幫你和安敏他們也找工作的。」易柔靜信心十足道,只要融入了,認識的人多了,招工的信息就能早知道。

兩人收拾了一番才進縣政府大門,此時離十點還有五分鐘,門房一聽易柔靜自報家門,就知道是誰了,上頭早交代過了,給人指了路,易柔靜和丁安國順順噹噹到了大廳裡面,被裡面的工作人員領著去了辦公室。

「老陳,你怎麼還沒來,就算你招到人了,今兒也要來見見,就這麼說定了。」樓崇尚直接掛了陳友意的電話。

「咚咚——」

「請進。」

「樓縣長,易同志他們到了。」縣府辦公室辦事員領著易柔靜和丁安國進來,樓崇尚笑著招呼人坐下。

辦事員出去後接著進來給幾人上了茶水。

丁安國略有些局促,易柔靜則很是坦然,跟樓崇尚互相聊得滿好,不過樓崇尚也只是簡單問了幾句而已。

「易同志,這是市裡送來的獎勵,你收好。」

一個信封,易柔靜知道一定是錢,就是不知道多少。

「其實都是我該做的,我很感謝市裡、縣裡還有公社對我的重視,以後我一定不辜負信任,再接再厲做一個為人民服務的好公民。」易柔靜現在說這些話都是信手拈來了,表示感謝,再抒發一番自己的鬥志,大傢伙兒都這樣。

「縣裡是想給你提供一個工作名額,不知道易同志有什麼想去的地方嗎?」樓崇尚了解自己老同學的心思,醫院可能真沒法子去了,所以委婉問易柔靜,如果她想去其它地方就是皆大歡喜了。

「工作名額?」易柔靜驚呆了,今天是什麼大好日子,怎麼一直有工作找上自己,想到自己已經有工作了,現在又有了一個工作名額,那……

「樓縣長,這個工作名額我可以給家裡人嗎?」易柔靜有些緊張問道。

樓崇尚愣了一下,「你想把工作讓給家裡人?」

「可以嗎?」易柔靜期待問道。

樓崇尚聞言笑了,「工作是給易同志的,如果易同志想把工作轉讓給家裡人當然是可以的。」

易柔靜高興極了,「樓縣長,不知道是哪裡的工作崗位?」

「縣裡的一些單位和廠子都可以。」樓崇尚覺得事情進展的比自己順利多了,在工作單位上給放寬了條件。

「有定工種嗎?」易柔靜再次問道。

「適合什麼工作崗位就去什麼工作崗位,或者喜歡哪個崗位也可以去,畢竟只有熱愛才能把工作做得更好。」樓崇尚笑著說道。

「安國,你想做什麼?」易柔靜忙問一旁坐著的丁安國。

「啊?」丁安國傻乎乎的,他雖然一直在,可事情的發展他有些根本上。

「你想做什麼工作?」易柔靜認真問道。

「大嫂,你娘家還要三個哥哥,我年紀還小,讓他們……」

丁安國雖然也想要工作,但這個工作是給易柔靜的,他不是最有資格接任的。

「你也不小了,放心,大嫂心裡有數。」易柔靜定定看著丁安國,眼神堅定,她也有自己的考量,丁安國是個有學歷的,有上升空間,自家幾位哥哥其實是適合走技術崗位的,但這些都需要有人帶,她覺得從學徒做起最合適。

「樓縣長,我這位小叔子是高中學歷,念書的時候成績就很好,我覺得政府單位的一些職位他都可以勝任的,當然可能一開始做的不夠好,但只要適應了,一定會做出成績的。」易柔靜錨定了政府單位,以後一些廠子是會被時代給淘汰的,可政府單位不會啊,怎麼也得挑個鐵飯碗。

政府單位,樓崇尚想了想目前縣裡有沒有什麼單位或是局辦有編製名額的,對了,縣府辦公室一位老同志正在辦理退休手續,這個位置不少人盯著呢,也已經有好幾波人來跟自己說過了。

哪頭都不好同意,但也不好直接拒絕,現在如果有市裡的文件,直接把人安排在縣府辦,兩全其美。

「縣政府辦公室正好有一個空缺,這位同志可能學習勝任?」樓崇尚笑著問道。

縣政府辦公室誒,易柔靜一驚,直接就這麼重要的部門了嗎,忙給丁安城使眼色。

「樓縣長,我會好好做的。」丁安國立即應聲道。

「好,好,具體的我讓方主任跟你說。」 「什麼?顧妙妙的車?」

一聽到是顧妙妙的車出車禍了,顧明清和顧明宇二人紛紛擔憂。

「這可是一個有極為天賦的孩子,可不能出事啊!」

顧明珠聽著別人說顧妙妙出了車禍,唇角勾起了一抹笑容。

活該啊!

讓自己賠了九千萬!

顧妙妙死了最好!

可惜的是……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