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此物乃是由天地能量自然匯聚而來,其中蘊含着一絲星辰之力,如果用作修鍊吸收,可以極大地提升武者的修為實力,其效果遠甚於元石!


在武者世界,星石的價值極為昂貴,一般分為下品,中品,上品和極品,哪怕是一枚普通的下品星石,其價值都足以抵得上數千枚極品元石!

眼下,展紅塵手裏撿到的這一枚乳白靈石,正是價值稀有且罕見的星石!

而且,看對方手裏這一枚星石的外表模樣和規格大小,似乎其品質並不差,似乎已經達到了中品星石的範疇,價值更稀有!

「紅塵,沒想到這裏面竟然藏有一枚中品星石,咱們這回賺大發了….!」看着展紅塵手裏那一枚中品星石,旁邊的崔骨也是投來羨慕目光。

在先前的爭奪中,他也搶到了幾道純白光芒,只不過其中的寶物價值略低,僅是一些低級功法,武學,丹藥和一些不入流的靈寶,和展紅塵手裏的這枚中品星石沒得比。

「確實,繼續搶!不能讓雲浩軒那廝獨吞這炎帝殿內的寶物!」

展紅塵將手裏這枚中品星石收入靈戒,下一刻又是出手奪寶,沖向大殿內四處逸散的純白光芒。

「動手!跟上少盟主!」

見狀,崔骨也是大手一揮,帶着一眾霸刀盟部下紛紛加入搶奪寶物的行列。

與此同時,殿內的廝殺依舊焦灼

「都給我死!」

混戰中,只見一名藍袍青年揮刀斬殺數名圍攻自己的散修,隨後伸手臨空一抓,將其中一團體積不足嬰兒拳頭大小的純白光芒攥住。

「寶物到手了!」

藍袍青年面龐微喜,下一刻掌心一震,將光芒潰散。

唰!

光芒散去,一瓶丹藥浮現在眾人眼前。

只見小小的瓶口緊閉着,其中靜靜躺放着一枚通體晶瑩剔透的青綠色藥丸,藥丸色澤渾然天成,看不出有任何一絲瑕疵,宛如神仙之作,哪怕是封閉置於瓶內,依舊散發着一股渾厚的醇然丹香!

「此丹的品質竟然堪比帝品….!」

藍袍青年緊緊攥住這一個玻璃藥瓶,臉色微變,只見其整個手掌都是微微顫抖,眼神中流露出一絲震撼和不安。

雖然他不是什麼煉藥師,對於丹道一脈沒有任何了解,然而從玻璃藥瓶內這一枚青綠色藥丸上散發出的獨特丹香以及渾厚的靈氣,足以可見此丹的品質不凡。

藍袍青年手裏這一枚青綠色藥丸乃是正宗的帝品雛丹,效果遠超一般的尊品以及聖品丹藥!而且丹藥整體似乎保存極佳,哪怕經過了數千年的歲月流逝,依舊是丹香四溢。

「這是…帝品丹藥!不對,此丹僅是雛丹…尚未完全成型!」

「雖然此丹僅是帝品雛丹,尚未完全凝聚成型,屬於一個半成品,不過其稀有度和藥效也足以碾壓尋常的聖品丹藥….!」

「沒想到這裏竟然還會有一枚帝品雛丹,這小子是踩了狗屎運了?!」

看着藍袍青年手裏那一枚晶瑩剔透的青綠色藥丸,炎帝殿內眾人皆是目光一滯,充滿着火熱和貪婪。

相比什麼武學功法,元石靈符,爐鼎靈寶,這些寶物的價值統統都比不過一枚帝品雛丹!

簡單一點來說,哪怕你是一個沒有任何武道根基的修鍊廢柴,只要服用一枚帝品雛丹,元力修為也會突飛猛進,踏入玄尊境如同喝水吃飯一般簡單!

而且,帝品雛丹不僅對玄尊境武者有效果,哪怕是一些玄聖境強者,只要手裏有一枚帝品雛丹,修為突破也是輕輕鬆鬆,同時沒有任何的後遺症!

。 「行了八爺,您瞅瞅都給咱鼠爺急成啥樣了,您啊就趕緊說,您要不說,那我可說了啊!」

「滾你丫的,八爺我好不容易逮到個機會,你就不能讓八爺顯擺顯擺?非得拆八爺的台?」

陳八牛瞪了我一眼,我沒好氣的笑了笑,只好乾脆繼續裝起了啞巴。

陳八牛那傢伙呢,好一陣大賣關子后,差點沒弄的錢鼠爺跳起腳來罵娘了,這才開口吐沫星子橫飛,添油加醋的把我們在地洞裡頭,發現了一面銅牆鐵壁,意外找到那座地下要塞的事兒說了出來。

聽完陳八牛那一通添油加醋、大吹特吹的講述后,Alice呢雖然不像是錢鼠爺那樣,聽得一愣一愣的,就跟小時候聽故事聽入迷了似的,可也一樣是被驚的不輕。

大概Alice也沒想到,我們連日來多翻尋找,卻一直苦尋無果的那座地下要塞,竟然會一直就在我們的腳底下。

「這……這還真是應了那句老話,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啊!」

「是啊,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這世上的事兒,本來就跟玩笑似的,無常又無趣!」

看著不遠處因為山風吹過,而突然間搖擺起來的小榕樹,聽著耳畔那風吹樹葉刷剌剌的聲音,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突然之間我竟然有些傷春悲秋了起來。

大概是因為我知道,雖然我和陳八牛走了狗屎運,沒能在那地洞裡頭找到龍膽,卻意外發現了我們苦尋多日卻一直遲遲沒有找到的地下要塞。

可那座地下要塞,隱藏的如此隱蔽,裡頭到底什麼情況,我們誰都不知道。

我沒法去說那地下要塞里兇險異常,可自從確定那株虯藤,就是從那地下要塞里長出來之後,我心裡頭就總有一種不踏實的感覺。

那片長著虯藤的榕樹林,是虎口龍潭,可那座地下要塞,何嘗不是鬼門關呢?

我們有足夠好的運氣,能從那龍潭虎穴裡頭撿回一條命,可我不認為,我們能有第二次好運,能讓我們從鬼門關裡頭在撿回來一條命。

我不是個篤信神佛的人,也從來沒有去祈求神佛保佑過我什麼,可那會我卻忍不住在心裡頭祈禱了起來。

祈禱我們能找到那座地下要塞的入口,祈禱那座地下要塞僅僅只是一個被遺棄的要塞,裡頭沒什麼危險,我們能夠安然走一遭,找到龍蕨草然後儘快撤出這來鳳山。

「九爺,甭瞎尋思了,既然老天爺讓咱在那地洞裡頭找到軍事要塞,這就證明老天爺是眷顧著咱們的!」

「接下來的路啊,咱們肯定是一帆風順!」

「有句話咋說來著,什麼妖魔鬼怪都能踩在腳底下!」

陳八牛認識我最久,也是我們幾個人當中,最了解我的人。

他看我皺著眉頭,凝視著遠方,突然間神情低落,他就知道我那悲觀主義的性格又在作祟了。

被陳八牛那傢伙這麼一說,我心裡頭倒是放鬆下來了不少。

「也對,咱現在連那地下要塞的入口具體在哪兒都不知道呢,瞎尋思這麼多也沒什麼用!」

說這話的時候,我的眉頭不僅沒舒展開來,反而是皺的更厲害了一些。

雖然現在確定了那座地下要塞,其實就在我們腳底下踩著。

可這榕樹林裡頭,橫看豎看,也不像是藏著一個秘密入口,我們總不能夠輪起工兵鏟,直接從這榕樹林裡頭往下挖,一路挖進那地下要塞裡頭去吧。

先不說這辦法靠不靠譜,要知道那地下要塞,可是埋在地底下十幾米深的地方,就憑我們四個人、三把工兵鏟,真不知道要挖到何年何月去,畢竟我們不像是老張家那些人,專門靠著倒斗發家,對打洞挖土這些事兒,那是門清兒。

「九爺,我們幾個人裡頭,就您懂風水術,難道你也沒辦法,找到那地下要塞的入口?」

錢鼠爺這話還真是一下子就點醒了我。

之前我就琢磨過,用風水術來找那地下要塞。

雖說那地下要塞,不像是古墓,必然會修建在一些風水極佳的地方。

可這地下要塞啊,屬於軍事工程,那也是建築的一種。

風水術啊,可不單單隻是風水,它其實暗合了很多建築的規則和門道在裡頭。

雖然我沒能用風水術找到那座地下要塞,還是這一次炸毀那棵大榕樹,機緣巧合下在地洞裡頭發現了那面銅牆鐵壁。

可一路走來,靠著那本遠征軍先烈遺留下的日記和風水術,我卻是推演出,那座軍事要塞的位置,就在這蛇妖潭附近。

眼下我們已經知道那軍事要塞就在我們腳底下,在這個基礎上,再用風水術去推演那軍事要塞的入口,說起來不可思議。

實際上,卻是的確有門道可以做到這一點的。

如果我們把那座藏在地底下的軍事要塞,想象成一座大墓、古墓的話,那麼大墓、古墓都有墓道,修建古墓的時候呢,更是會留下專門給工匠進出墓室、運送材料、搬運殉葬品的甬道,只不過這些甬道,在墓主人下葬之後,就會被用巨石給徹底堵死。

那座地下要塞呢,不是古墓,可你卻可以把它想象成一座古墓,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那地下要塞,不會封死,反而是提供給活人居住的地方。

在加上,當年這日寇修築這座地下要塞,目的就是為了儲備、研究生化武器。

那麼必然,這座地下要塞的位置、包括入口都會修築的極其隱蔽,可因為那地下要塞,不僅是儲備研究生化武器的,還得供當年那些日寇生存。

所以那入口啊,會修的很隱蔽,可一定不會修在那些人力無法企及的地方。

在一個,當年那場大戰,來勢洶洶,十萬遠征軍先烈,那一個個都是抱著為國家拋頭顱灑熱血,戰死沙場的決心去的,不然最後日寇也不會敗的如此慘烈、迅速。

換句話來說,當時那日寇在修築這座地下要塞的時候,雖然花費了很多的人力物力財力,可因為大戰迫在眉睫,日寇前線節節敗退的緣故,日寇當初必然不可能在這地下要塞裡頭大做文章,他們修築這地下要塞的時候,一定也很搶時間,用現在的話來說,就是趕工期。

我不知道那座地下要塞究竟有多麼龐大、耗費的工程量又該有多麼難以想象。

可從地洞裡頭,那面牢不可摧的銅牆鐵壁來看,當年日寇修築這地下要塞的時候,工程量可絕對不小。

我呢,不懂建築,也不是什麼木匠,可我也想得明白,要在極短的工期內,建成這樣一個工程量龐大的地下要塞。

要麼你拚命的砸錢、然後動用超過既定人數數倍的人力,沒日沒夜的趕工,從而達到縮短工期的目的。

要麼就是因地制宜,通過一些先天的優勢,來達到縮短工期的目的。

在這兩種選擇之間,只要細細一琢磨,你就能猜到,當年日寇,在修築這地下要塞的時候,必然選擇的是第二種因地制宜、藉助天然優勢來縮短這工期的辦法。

為何我篤定,日寇當年選擇的是第二種措施來縮短工期?

原因很簡單,試想一下,當年那場大戰如何慘烈,我們的遠征軍先烈們,是如何的悍不畏死、如何的英勇逼人。

雖說,當年我們國家的武器裝備,和日寇差了不止一個檔次。

可面對十數萬悍不畏死的遠征軍先烈,想來當年那些日寇也不好過,不讓也不會被打的節節敗退了。

在雙方交戰激烈的情況下,日寇當年絕對不可能抽調出太過的人力和物力,來修築這座地下要塞。

至於當年日寇是否,去抓了許多當地無辜的百姓來充當修築這地下要塞的壯勞力。

這個問題的答案,只怕是顯然的,畢竟當初那些日寇在我們國家所做的惡行,那可是有目共睹的。

不過我不認為當年那日寇,會徵集抓捕大量的當地人去充當修築地下要塞的勞力。

因為,按照那本遠征軍先烈遺留下的日記記載,日寇修築這座軍事要塞的時候,就是因為前線戰事吃緊,日寇被打的節節敗退,日寇這才想到秘密修築一座地下要塞,儲備研究生化武器,然後靠著生化武器來扭轉戰局。

試問,如果當時日寇肆無忌憚的抓捕徵集當地人充當修築地下要塞的勞力的話,那豈不等於是明擺著告訴遠征軍先烈們他們的狼子野心?

到時候,遠征軍先烈們,豈會任由那日寇在這來鳳山深處胡來呢?

畢竟,提及關東軍714部隊,沒人不恨得咬牙切齒,沒人不想把當年那些日寇給扒皮抽筋,然後在啖其肉、飲其血。

聽完我的一番分析之後,Alice和錢鼠爺是大為贊同的點了點頭,特別是錢鼠爺更是一個勁的朝我豎著大拇指。

「哎喲我去,九爺您這腦子,轉的可真夠快的!」

「這要是早生幾年,您報效祖國參個軍,指定能打的那些日寇屁滾尿流!」

我都被錢鼠爺那些話給吹捧的老臉一紅。

陳八牛那傢伙呢,則是撓了撓腦袋,滿臉一知半解的迷糊樣,半晌才抬起頭看著我問了一句:「不是九爺,您的分析啊,八爺我也覺得挺合情合理的!」

「還真就像是那麼一回事,可您說的那什麼因地制宜,利用天然優勢來縮短工期,八爺就有些整不明白了!」

「您說這深山老林裡頭,有啥子天然優勢,能讓當年那些日寇,在短時間內修建成那樣一座龐大的地下要塞呢?」

陳八牛這一句話,讓我們三個也不由愣了一下,然後各自皺眉沉思了起來。

的確,我的分析和推斷,很合情合理。

可就像是陳八牛說的那樣,這深山老林裡頭,除了植被茂密、還有一條脫皮河,那河裡頭有天然的沸水之外,貌似真就沒有什麼過於驚世駭俗的天然優勢了。

雖說這植被茂密,也就等於是就地取材,完全不用考慮用木材的問題了,那脫皮河裡的河水,也解決了用水的問題。

可這兩個優勢,貌似都不足以讓當年那些日寇,因地制宜,在短時間內,修築起那樣一座工程量龐大的地下要塞來啊。

就在我們百思不得其解,想破了腦袋,都抓不住半點頭緒的時候。

突然不遠處那蛇妖潭裡頭,傳出來一聲巨響,只聽到轟隆一聲,下一刻就從那蛇妖潭裡頭,飛濺起了大量的水花。

蛇妖潭裡的水啊,可都是那脫皮河沸騰的河水,這飛濺起來,也幸虧水滴遇到冷空氣,很快就了冷卻了下來,不然非得當時就給我們燙成了脫毛豬。

可即便如此,當時榕樹林裡頭,也像是下起了一場小雨似的,那蛇妖潭裡頭四濺開來的水滴,落在那些榕樹的樹葉上,滴滴答答的。

「我去這咋回事?地震了?」

穩住身形后,我們都有些心有餘悸的看著那蛇妖潭的方向,可下一秒鐘我們卻看到了這一輩子都無法忘懷的一幕。

我們看到了那位遠征軍先烈,在日記本里提到過的巨蛇騰空、飛天化龍的一幕……。謝衡一事,引起了軒然大波。

暫且不說大臣們在朝中如何唾沫星子四濺,先前尚公主的諸多駙馬,也一一找上了門來。

其中鬧騰最凶的,竟然是還在國子監渾水摸魚的前駙馬薛松之。

薛松之一邊暗恨當初的林萱月唆使他冷落了玉姝,害得兩人夫妻情分沒有延續,如今也……

《鳳臨朝》第1167章皇權永遠至上! 「鬼丹?」道士冷哼一聲,剛要解釋,後面的鳩已經露出一個腦袋。

這女人真是相當膽大,這麼高的樓層,換了是我,都要膽戰心驚一陣,她居然還猛地支撐住地面,一躍而起,徑直給了宋志一腳!

鳩的隱匿之術絕非浪得虛名,相當厲害!

見宋志趔趄著向前倒去,我趕緊衝上前,符咒猛地貼在他的腦門上!

只聽嗡嗡幾聲響,道士的靈魂被封印住,他在裡面來回衝撞,可怎麼也出不去了。

隨後,我抓緊時間凝結陣法,將他囚困在裡面。

宋志的身體被折磨的不輕,一會抽搐一會癱倒在地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