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武凌天豈是那種會束手就擒的人,作為一個武者,是不允許不戰而降的,對他來說,只有一個字,戰。


山海棍出現在手中,做出戰鬥之態。

見武凌天如此,白雪嘲諷道:「真武,難道你以為憑藉重傷之軀就能夠與我抗衡不成,真是太狂妄了。」

白雪準備動手擒拿武凌天,她身旁的青羽攔下她,道:「白雪,他不配你親自出手,讓我來吧!」

青羽在妖族之中雖然不算最強的,可也是其中的佼佼者,如今見到妖孽至極的武凌天,讓他感受到了不安以及畏懼,若是不將武凌天殺掉,必將成為妖族最大的後患,而且也會成為他的心魔。

武凌天雙目盯著青羽,青羽有蛻凡六重天後期的修為,可他感覺青羽體內蘊含著強大的力量,實力絕對超過了白雪,是一個不容忽視的大敵。

青羽手中握著一把火紅的羽扇,顯然是他的武器,他盯著武凌天,道:「你天賦很強,甚至比我妖族第一妖孽青龍還強,可惜你是人族,我是絕對不會讓你活著離開十萬大山的。」

「聒噪,要打就打。」武凌天可不想這麼多廢話,他如今重傷在身,若是在拖下去,遭受體內天地之力的反噬,恐怕別說和青羽強行一戰,恐怕隨便一個一階妖獸都能夠殺死他。

武凌天迫不及待的出手,山海棍一出,威勢無匹,恐怖的力量直接掃向青羽。

青羽也不是吃素的,手中羽扇一揮,一道強大的火焰朝武凌天射去。

青羽手中的羽扇為五火七禽扇,乃是一件下品道器,蘊含的火焰乃是五種恐怖的靈火,足以焚毀一切。

山海棍的力量更加強橫,直接將火焰掃滅,一棍朝著青羽砸去。

青羽如何不知武凌天手中鐵棍的威力,哪裡敢硬碰,果斷閃避。

武凌天見他閃開,並沒有趁勝追擊,而是朝著右側殺去,山海棍一掃而出,攔截的無數妖獸直接慘死,血肉橫飛,武凌天活生生的殺出一條血路。

武凌天突然逃走,卻是讓青羽一愣,顯然不會想到武凌天會不戰而逃,白雪瞬間大怒,道:「蠢貨,還不快追。」

白雪提劍追了上去,青羽帶著大批妖獸也追了上去。

武凌天一邊逃走,一邊從儲物戒中取出大量靈藥吞服,他嘴裡不斷的吐出血液,遭受了體內天地之力的反噬。

天地之力失控,武凌天只能以真意強行壓制。

風之真意全力加持下,武凌天一瞬百里,很快就將白雪等人甩掉,可他體內的天地之力越來越難鎮壓。

不知飛行了多遠,武凌天再也無法壓制體內天地之力的反噬,直接受到重創,瞬間昏迷,從虛空墜落。

萌女棄夫:正牌夫君纏上門 林間,一個出塵的白衣女子騎著一隻獨角獸在賓士。

「外面太好玩了,小雲,跑快點。」白衣女子一副歡快的模樣,十分天真。

獨角獸跑著跑著突然停了下來,目光盯著虛空,女子小嘴一撅,不滿道:「小雲,你怎麼不跑了,我可是好不容易才出來一次。」

「二公主,有東西從天上掉下來了。」獨角獸頭仰起,開口道。

白衣女子不由抬頭一看,果然看到一個人影從天而降。

轟隆一聲!

地面掀起了一片塵埃。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受到天地之力反噬而昏厥的武凌天。

白衣女子連忙從獨角獸背上下去,跑到了武凌天面前,伸出玉手在他身上戳了戳,嬌聲道:「喂,你怎麼了?」

「喂。」

白衣女子叫了半天也不見武凌天有任何反應,還以為他死了,伸手放在他的胸口感應了一下,發現他還有心跳,頓時鬆了口氣。

「二公主,此人的血液好香。」獨角獸目光灼灼的盯著武凌天身上殘留的血液,它不是妖獸,而是靈獸,可獸類對血液極為敏感,更何況是武凌天身上的先天神血,簡直就堪比神葯。

白衣女子狠狠的拍了獨角獸那碩大的腦袋,嬌怒道:「小雲,你怎麼能這樣?他都受了這麼重的傷,你還覬覦他身上的血。」

不過她也不由嘀咕道:「他身上的血的確很香,他到底是什麼人?怎麼會受這麼重的傷。」

白衣女子心地善良,對重傷的武凌天起了惻隱之心,吩咐道:「小雲,把他帶回萬妖城。」

獨角獸道:「二公主,他可是人族,你怎麼能將人族帶回萬妖城,若是被姥姥發現了他人族的身份,恐怕不僅你會受到嚴懲,這個人族也必死無疑。」

白衣女子癟嘴道:「我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他死吧!我娘親是人族,我也算是半個人族了,我不能見死不救。」

白衣女子不顧獨角獸的勸諫,硬是把武凌天拖到了獨角獸背上,將他帶走。

十萬大山腹地,一座古老,綿延十幾萬里方圓的古老城池屹立其中。

萬妖城。

這乃是妖族的城池,妖族雖大多生活在南荒,可中荒十萬大山卻是妖族的起源之地,萬妖城建立的時間已經太久遠了,度過無數次大劫,依然屹立不倒。

城主府,一個偏僻的別院。

武凌天躺在一張石床之上,四周的靈氣朝他匯聚,原本靈氣一般的別院變得靈氣濃郁,不過這些靈氣他人是無法吸取的,盡數被武凌天吞噬。

武凌天與化身妖魔的卓越一戰,本就受了重傷,又被天地之力反噬,傷上加傷,若非他體質驚人,恐怕早已經一命嗚呼了。

靈氣的效用雖然低下,可對於真氣乾涸的武凌天來說卻是聊勝於無,乾涸的丹田開始充斥著一絲絲混沌色的真氣。

先天混元決自主運轉,修復他體內的傷勢,經過數天時間的修養,武凌天終於恢復了一絲意志。

「這是何處?」武凌天查探了一下四周,卻是發現自己身處在一間房屋之中,房屋比較簡陋。

「到底是誰救了我。」武凌天知道自己是被人救了,卻是不知是誰。

「有人。」武凌天連忙用意志凝結出一個結界,意圖遮掩自身,避免被人發現,畢竟他的血脈很容易引來妖獸的窺視,他如今重傷之軀,若是遇到妖獸,必然成為其盤中餐。

突然,外面傳來聲響。

「賤種,你竟敢偷跑出去。」

白嬌嬌被一個老婦人狠狠的打了一巴掌,嘴角溢出鮮血,她身後的獨角獸憤怒的朝著老婦人衝撞過去,老婦人實力非凡,一巴掌就將獨角獸拍飛出去。

「小雲。」白嬌嬌跑到獨角獸身邊,眼中含淚。

老婦人惡狠狠道:「你這孽畜也敢傷我,真是找死。」

老婦人準備對獨角獸下殺手,白嬌嬌連忙朝她跪下,哭求道:「姥姥,求求你別殺小雲,我錯了,我再也不偷跑出去了。」

「好,我今日就放你們一馬,若是下次再犯,我定剝了它的皮。」老婦人一臉惡毒道。

「謝謝姥姥。」白嬌嬌感激道。

等老婦人一離開,白嬌嬌抱著小雲大哭起來。

「二公主,別哭,小雲拚死也會保護你的。」獨角獸開口道。

武凌天將外面所發生的一切都看在眼裡,他知道定然是白嬌嬌救了她,可惜他的救命恩人受人欺辱,他卻是無能為力。

「姑娘,你放心,你今日所受之辱,我定會為你十倍討回。」武凌天心中暗暗發誓,靜心療傷。

白嬌嬌走進屋子,來到武凌天身邊,道:「你快點好起來吧!若是被人發現,我也救不了你。」

我是演技派 「你知道嗎?他們都罵我是賤種,因為我父王是妖,而我娘是人,我一出生就不人不妖,他們都看不起我,欺負我。」

說到傷心處,白嬌嬌忍不住流出眼淚,似乎訴說出了自己心中想說的話,她的心情也好了許多。

對於白嬌嬌的話,武凌天自然是聽在耳中,對於這個不幸的女子,他心中充滿了憐惜。

每一日,白嬌嬌無事都會和武凌天聊天,雖然說話的只是她一人,可她卻是樂在其中,樂此不疲。

武凌天也從白嬌嬌的口中得知,這裡乃是妖族的大本營,萬妖城,是一座極為古老的城池。

同時也知曉了白嬌嬌的身份,她竟然是萬妖城城主之女,而萬妖城城主亦是妖族之王,白嬌嬌自然是妖族公主。

武凌天可是記得白雪就是妖族公主,白雪姓白,白嬌嬌也姓白,可見兩人是姐妹,他心中不由苦笑,她們兩人,一個要殺他,一個卻是救了他,真是天意弄人。

還好武凌天非常人,恩怨分明,自然不會將救他的白嬌嬌當作仇人,他也不擔心白嬌嬌會害他,雖然和白嬌嬌接觸的時間不長,可他知道白嬌嬌是一個心地善良的女子。

半月時間過去,武凌天藉助儲物戒中的仙靈石修鍊,以及用大量的靈藥療傷,傷勢已經好了八成,這還是因為他藉助造化玄力消除了天地反噬之力,所以才好這麼快,不然得花費一月的時間。 就在武凌天療傷之際,白嬌嬌匆匆的跑進房間,對著躺著的武凌天焦急道:「無名,我姐姐回來了,你不能再待在這裡了,若是被我姐姐發現,你必死無疑。」

無名自然是白嬌嬌給武凌天起的名字。

白嬌嬌對著獨角獸小雲道:「小雲,快帶著無名離開這裡,找個隱蔽的地方將他藏起來。」

「嬌嬌不用了。」沉睡的武凌天突然開口,隨即睜開眼睛,站立起來。

白嬌嬌見他突然蘇醒,驚得用手捂住嘴巴,驚訝道:「你好了。」

她似乎不敢相信一個重傷垂死的人在短短半月內就痊癒了。

武凌天笑道:「這還不是你的功勞,若非嬌嬌你對我悉心照顧,我也好不了這麼快。」

「我哪有?」白嬌嬌似乎第一次被人誇讚,小臉微紅,有些害羞。

「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我糊塗了不成,你這段時間跟我聊天,我自然知道你的事了。」

「你都聽到我的話了。」

白嬌嬌頓時就不好意思了,小臉紅得像個蘋果。

這段時間,白嬌嬌可是將她的一切隱私和心中的秘密都說了出來,可以說,武凌天現在是最了解她的人了,沒有一絲秘密可言。

獨角獸小雲虎視眈眈的凝視著武凌天,開口道:「人族,你既然傷勢好了,那就趕緊離開,不要連累了二公主。」

「小雲。」白嬌嬌嬌喝道。

獨角獸道:「二公主,大公主在尋找一個人族,此人必定是大公主要找之人,若是被大公主發現,他不僅會死,你也會死的。」

武凌天知道獨角獸口中的大公主就是白雪,的確,以他人族的身份身處這萬妖城中,很容易被人發現。

「嬌嬌,你放心,我不會連累你的,有我在,我會保護你,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你。」武凌天言道。

聞言,白嬌嬌心中卻是一暖,從未有人說過要保護她。

絕品敗家系統 武凌天沒有離開,而是閉關修鍊,他取出了兩個玉簡,乃是從卓越哪裡所得,是萬獸宗的修鍊法門。

其中一個是蛟龍戰體的修鍊法決,另外一個則是萬獸宗的獨門法決,只有真傳弟子才能修鍊的法決,萬獸真經。

武凌天仔細的閱覽這三部法決,其中的獨到之處讓他大開眼界,以獸血淬鍊肉身,使得體魄強大,更是可以化作獸身,可惜萬獸真經不完整,完整的萬獸真經至少都是仙品法決,甚至更高。

武凌天自然不會去修鍊這萬獸真經,亦或者是蛟龍戰體,他要結合這兩部法決創出符合自身修鍊的武學。

藉助體內天脈,達到天人合一的境界,開始悟道。

萬妖宮乃是萬妖城城主府邸,戒備森嚴,妖族高手無數。

一個中年男子端坐在寶座之上,不怒而威,下方站著白雪和青羽兩人。

白雪恭敬道:「父王,真武此人天賦超凡,擁有強大的血脈之力,不過區區蛻凡一重天境界就可與萬獸宗的真傳弟子卓越抗衡,最後更是藉助秘法提升修為,將化身邪魔的卓越殺死,如今重傷逃走,不過絕對不可能逃離十萬大山,希望父王下令,全力抓捕真武。」

中年男子正是萬妖城城主,妖族之王白起。

「人族竟然出了這等人物,有強大的血脈,恐怕來歷不凡,不過既然來到了我十萬大山,那就不用回去了,吩咐下去,命令妖族八部全力抓捕此子,絕對不能讓他逃離十萬大山。」白起威嚴的神色中閃過一絲異色,隨即直接下令抓捕武凌天,顯然是不想給妖族留下一個厲害的敵手。

白起繼續道:「雪兒,再過半月就是天妖秘境開啟之日,你下去做好準備參加天妖大比,天妖大比乃我妖族盛事,無數妖族天驕都會匯聚一堂,父王會助你突破靈妖七重天境界,覺醒體內血脈。」

妖族的修鍊境界與人族不同,靈妖境界則是堪比人族蛻凡秘境,其上則是天妖境界,堪比人族入聖秘境。

後天妖族與先天妖族雖然同出一源,可後天妖族得天獨厚,靈智超凡,修鍊速度非先天妖族可比,可先天妖族體內血脈原始,天生就可覺醒血脈神通,獲得血脈傳承。

而後天妖族靈智超凡,只要達到靈妖七重天境界,就可覺醒體內血脈,獲得本命神通和血脈傳承。

妖族也有一些妖孽天資之輩,沒有達到靈妖七重天就已經覺醒血脈之力。

「多謝父王栽培。」白雪欣喜異常,她已經卡在靈妖六重天很久了,可惜一直沒能找到突破的契機,如今有她父王相助,她相信她一定能夠突破靈妖七重天境界。

天妖大比千年一次,每一次都極為盛大,只有靈妖境界,亦或者是妖獸境界的妖族方能參加。

而天妖秘境更是妖族聖地,其中蘊含著妖族許多傳承,這也是萬妖城屹立十萬大山無數歲月而不倒的秘密。

白嬌嬌雖然也是妖族公主,可是她卻是有著人族血脈,受到妖族中人嘲諷,欺凌,自然沒有資格去參加天妖大比,讓她一直鬱鬱寡歡。

武凌天似乎看出了她有心事,道:「嬌嬌,你可有心事,別憋在心裡,跟我說說。」

「真武大哥,你知道嗎?我一出生就沒娘,而我父王又不喜歡我,甚至討厭我,因為我半人半妖,族人都厭棄我。」白嬌嬌一臉的傷心,落寞。

武凌天自然知道她心中之苦,安慰道:「嬌嬌,以後我就是你的親人,沒人敢欺負你。」

「真的嗎?真武大哥。」白嬌嬌欣喜道。

「大丈夫一言九鼎。」武凌天豪言道:「嬌嬌,我保證讓你成為強者,以後每人敢瞧不起你,曾經那些瞧不起你的人,都將仰視你。」

「真武大哥,我知道你是在安慰我,我都不能修鍊,更不要說什麼成為強者了。」白嬌嬌苦笑道。

「嬌嬌,我先傳授你一篇法決。」武凌天將手指點在白嬌嬌眉心處,以意念傳授其修鍊法決。

這篇法決是他根據萬獸真經和蛟龍戰體所創出的武學,為天罡變,此法決可以提煉自身血脈,更是可以藉助他人血脈來修鍊,所謂天之道,損有餘而補不足,就是藉助各種血脈之力來成就自身血脈。

武凌天如今已經不怕自身血脈之力泄露了,而是提煉出了體內所蘊含的真龍血脈,要知道他長期服用龍鰍之血,體內自然蘊含了真龍血脈,不過其血脈之力不過精純,不然他可變化出真龍之軀。

有了真龍之血掩蓋本身血脈,不會再有任何妖族可以發現他的血脈。

即便是提煉出真龍之血,也遠不及他體內的混沌青蓮血脈,這可是先天血脈,世上無人能及。

天罡變還不完善,不過也足夠他如今修鍊所用了,他已經開始發掘先天混沌青蓮道體的血脈之力,一但覺醒血脈之力,他將所向無敵,更是可以得到更多造化青蓮的傳承。

白嬌嬌雖然血脈高貴,可惜她體內還有著人族血脈,人妖血脈不同,相互排斥,不論是妖族功法還是人族功法,她都無法修鍊。

天罡變乃是武道功法,是武凌天自創的至高武學,卻是正好可以讓白嬌嬌修鍊。

白嬌嬌欣喜道:「多謝真武大哥傳說法決,我終於能夠修鍊了。」

「嬌嬌,此法決與別的修鍊法決不同,還是讓我指點你修鍊吧!」

「快,真武大哥,我要修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