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每年都會派遣弟子前往蠻荒世界,帶出來不少東西。


「項家莊這幾年發展不是很如意,弟子損失慘重,大不如前了。」

柳無邪身邊站著很多人,私底下議論紛紛。

「這不是主要原因,蠻荒世界帶出來的商品,基本都被那三家壟斷了,那些小商鋪只能喝點湯,項家莊的商鋪很少有人光顧,才會出此下策。」

有人一語道破項家莊的難處。

三大宗門幾乎壟斷了蠻荒世界所有生意,其他商鋪,只能賣些假東西,騙騙外地人。

項家莊想要獨立發展,可以說是寸步難行,生意一年不如一年。

「這也不能怪項家莊,誰讓三大宗門運出來的商品開採出靈性的東西概率更大,我聽說項家莊的東西,三年沒有開出來一塊像樣的東西,換成是你,還願意購買項家莊的物品嗎。」

你一言,我一語,柳無邪基本了解了事情大概狀況。

項家莊生意不景氣,才會想到拿到大街上來銷售。

目光掃了一眼地面上那些商品,最貴的一塊石頭,居然高達一百萬靈石,一般人還真的承受不起。

如果能開採出來靈髓,一百萬靈石倒也值得。

裡面如果空空如也,一百萬靈石只能打水漂。

修鍊界有句名言,賭石這個行業,可以說是一刀天堂,一刀地獄。

意思是說,一刀切下去,切不出靈髓的話,從天堂到地獄。

也有人花費極少的靈石,買到一塊普通的石頭,切出一塊上好的靈髓,從而賺的盆滿缽滿。

看著地面上這些商品,柳無邪搖了搖頭!

在仙界的時候,曾經歷過一次瘋狂賭髓大會。

一堆開採出來的玉石,多達數萬塊,只有寥寥幾百塊裡面能開採出來玉髓。

這些玉石價格也不相同,不一定價格越高,就能開採出來玉髓,相反,有些廉價的玉石裡面,竟然開採出來罕見的天地玉精。

地面上這些物品,雖不是玉石,性質差不多。

「項老兒,別再這裡擺攤了,你們項家莊運出來的都是一些垃圾,拿這麼多破石頭擺在這裡,以為就有人買賬嗎。」

一行人擠過人群,站在柳無邪對面的地方,指著項家莊莊主,一臉嘲弄之色。

項家莊三年了,沒有開採出來像樣的東西,外界傳言,項家莊只是在蠻荒世界外圍,挖一堆普通石頭賺錢,這些根本不是真正的莽荒之石。

看到這群人,項家莊主臉色露出一絲難看之色。

柳無邪尋聲看過去,眉頭微皺,正應了一句古語,不是冤家不聚頭。

居然是被他打傷的程晨等人,逐出一品軒之後,很是惱怒,一直想要找柳無邪的麻煩。

誰會想到,柳無邪離開一品軒之後,快速離開。

等他們找到客棧的時候,卻被陣法攔在外面。

「四位公子,項家只是小本經營,這是小小意思,還請四位笑納。」

項家莊莊主走到程晨面前,悄悄的塞進一個儲物袋進入程晨手中,希望他們口下留情。

他們是青紅門精英弟子,項家莊得罪不起。

掂量了一下儲物袋,程晨正要離開,目光突然朝對面看過來,他發現一道熟悉的身影。 嘉靖皇帝的子嗣原本就稀薄,先前又夭折了幾個兒子,好不容易抱住了這兩個,他不希望任何一個兒子再出事情。

現在他的心裡很矛盾,他不想立儲就是不想承認自己老了,但是如今的情況,也在告訴他,他到了應該立儲的時候了。

嘉靖皇帝方才說的話說得有些重了,將蘇超三人著實嚇了一大跳,誰敢覺得皇帝老了啊?

於是三個人忙叩首在地,連聲說不敢。

「皇上,其實還有一個辦法能安穩住朝堂上那些人。」蘇超跟著就說道。

「還有一個辦法?什麼辦法?」嘉靖皇帝睜開眼睛,看著蘇超問道:「那你說來聽聽,你有什麼辦法?」

黃錦和白老虎也抬起頭看向蘇超。

蘇超先是朝著嘉靖皇帝磕了一個頭,這才說道:「皇上你要是不急於立儲的話,就是讓兩位殿下中的一個就藩,留下一位殿下在京中。

如此一來,大家也就明白皇上您的選擇了。

這樣皇上您既不用急於立儲,同樣也能讓朝中的眾臣知道了您的心思。」

嘉靖皇帝的眼睛略微的睜大了一些,然後又恢復了原狀,說道:「你倒是會出主意,這個辦法不錯。

那你說說,朕立那個兒子為太子好?」

蘇超忙說道:「皇上,立哪位殿下為儲君那是皇上您決定的,臣不能說。

不論皇上立哪位太子,臣都會支持皇上您的決定。」

「呵呵,你是不能說,還是不敢說?」嘉靖皇帝問道。

蘇超忙說道:「臣是不能說,也不敢說,這是皇上的家事,臣不敢多嘴。」

嘉靖皇帝沉默了片刻,又對黃錦問道:「黃伴兒,你說朕選那個兒子好?」

黃錦說道:「不知道陛下還記得嗎?國師曾經說過,裕王殿下的命中有子的。」

聽黃錦說了這話,蘇超的心裡一下子就鬆了口氣。

讓國師玄誠子在有意無意間告訴嘉靖皇帝,裕王是命中有子的,這是蘇超早就囑咐玄誠子去做的。

玄誠子也很聽話,兩年前就已經在不經意中跟嘉靖皇帝說了,當時黃錦就在旁邊。

別看裕王和景王兩人都是二十多歲的人了,比蘇超也小不了多少,蘇超都幾個兒子了,但是裕王和景王二人卻是女兒生了幾個,兩人一個兒子也沒有。

嘉靖皇帝一脈歷來就是子嗣單薄,因此嘉靖皇帝極為重視兩個兒子的子嗣。

現在黃錦這麼一說,一下子就讓嘉靖皇帝有了決定。

他即刻想起兩年前他問國師玄誠子有關景王的子嗣問題,玄誠子當時只是說讓景王多拜神靈,或許會有所改觀。

很顯然,景王並沒有虔誠的祭拜神靈,因此到現在也沒有生個兒子出來。

「蘇超的辦法很好,這樣也能讓所有人都安心。」嘉靖皇帝像是在自言自語的說道。

接著他便站起身來,背著手在地上來回踱步,一會兒低著頭沉吟,一會兒抬起頭來看著房頂。

雖然這些年他一直秉承這二龍不相見的規矩,二十多年都都沒有見過自己的兩個兒子,甚至連自己兩個兒子的高矮胖瘦,英俊還是醜陋都不知道,但是他還是捨不得自己的哪一個兒子離開京城,與自己遠離。

這一轉悠就又是兩刻鐘,蘇超的腿都貴得生疼了,脖子都僵硬不已。

「唉……。」嘉靖皇帝終於嘆息了一聲,開口說道:「朕終究是要做出決定啊,朕就這兩個兒子,朕不希望他們將來束甲相爭。

也罷,就這麼定了吧。」

蘇超和黃錦以及白老虎三人都緊張的看著嘉靖皇帝,等著他最後的決定。

「白伴兒,幫朕擬旨吧。」嘉靖皇帝停下腳步,看著白老虎說道:「讓景王就藩吧,給在他的親王待遇上再增加兩倍。

就讓他三日後離京吧,越早越好,免得朕的心又會軟下來。」

聽到了皇帝的決定,蘇超終於鬆了一口氣,自己和裕王謀划的目的終於達到了。

強壓著心裡的激動,蘇超伏身在地,什麼也沒有說。

既然已經達到目的了,再多說話也就沒有什麼必要了。

黃錦跟蘇超一樣,也是伏身在地,什麼話也沒有說。

景王的命運就在蘇超一步步的謀划之中定下來了,離京就藩。

白老虎的動作很快,不過就是盞茶的時間便將旨意擬好了,讓嘉靖皇帝將旨意看了一遍之後,便抄錄在聖旨上。

黃錦也沒有閑著,起身將皇帝的玉璽取出來,在聖旨上蓋好了大大的一個印章。

跟著,白老虎又將先前的兩份旨意都寫好了,黃錦又蓋了章,然後一起呈到嘉靖皇帝面前。

嘉靖皇帝盯著那三份聖旨好一會,才擺了一下手,說道:「蘇超,三個旨意你一起去辦了吧。

辦好以後回宮裡來,陪朕說說話,晚上就住在宮中吧。」

蘇超忙叩首應是,然後接過白老虎遞過來的三份聖旨,站起身來。

這次跪的時間有些長,兩條腿都麻了,一站起來就是一個趔趄,差點又跪倒下來。

「陛下,臣告退了。」蘇超捧著聖旨,朝著嘉靖皇帝施禮說道。

嘉靖皇帝只是擺了擺手,卻沒有說什麼,然後便走到軟榻上躺下來,閉上眼睛,說道:「白伴兒,幫朕按按頭吧。」

「是,皇上。」白老虎應了一聲,忙走到嘉靖皇帝的身後,幫著他在頭上按了起來。

蘇超見嘉靖皇帝沒有什麼心情了,便看了黃錦一眼,給了他一個眼色。

黃錦微微的點了點頭,然後又微微的揚了一下下巴。

蘇超也微微的點了點頭,然後捧著三道聖旨輕手輕腳的退了出去。

一出道永壽殿的外面,蘇超便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緩緩的吐了出去,抬頭看了看瓦藍瓦藍的天空,心裡一陣舒暢。

終於讓景王離京就藩了,這就等於是確定了裕王的皇位繼承人的位置,自己謀划兩年多時間,終於達到目的了,豈能不高興?

將來裕王一旦登基了,這就是最大的從龍之功,這也就保證了他蘇超在朝堂上的地位。

有了這個功勞,蘇超相信自己會在錦衣衛指揮使的這個位置上做得很穩了。

。 夜小瑩帶着激動的心情,坐着電梯,來到了二樓。

一出電梯,夜小瑩就看見了上一次無意間看到的那個指示牌,上面有一個指向左邊的箭頭,旁邊寫着健身房。

順着箭頭的方向走過去,夜小瑩遠遠地就透過玻璃,看見了一些健身器材整齊地放在房間里。

夜小瑩以前從來沒有見過這些東西,更別說知道它們是怎麼用的,就連這器械叫什麼名字,她都不知道。

這麼一想,夜小瑩又有了一個新的問題,要是她什麼都不知道,那還怎麼去健身房裏鍛煉啊。

這個問題一出,她就想起了之前被她百般嫌棄的系統。

估計系統會有什麼好的方法吧!

「系統,有沒有那種能夠馬上掌握健身房器械用法的書籍或者丹藥啊?」

聽見夜小瑩這麼問,系統也很快就做出了回答。

「有的,系統商城中的健身器械術,可以滿足宿主的這個要求,幫助宿主很快掌握健身器械的使用方法,其功效就像之前的葯書一樣。」

還真有!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