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江寂塵輕輕自語,聲音之中,充滿了冰冷之意。


這次,在玄機公子的終極算計之下,他差點飲恨。

所以,對於飛影和玄機公子,江寂塵已在心中,判了他們的死刑。

當然,對此,江寂塵沒有繼續深想下去,因為,現在療傷要緊。

於是,接下來,江寂塵取出丹藥,運轉《輪迴不滅仙經》,完全沉浸於療傷狀態之中。

不知不覺,時間流逝。

這一天,江寂塵突然感到四周虛空一震,然後,他被驚醒了過來。、

呼!

龍裔的軌跡 接著,他便看到萬道之力,在身前嘯呼不止。

原來,這一片安全草地,已經要被侵蝕完了,很快,這些混亂的萬道之力,就要落在江寂塵的身上。

此時,江寂塵的處境,非常兇險。

因為,他已經完全被混亂恐怖的萬道之力包圍在了中間。

「好在,我已恢復了五成的力量。」

「道身、靈魂也修補了一半,若不然,面對這些,只有死路一條。」

江寂塵神色有些凝重地道。

眼前這些萬道之力,他可不敢隨便碰觸。

「萬道之力,很快就要把這裡吞沒了,我需想辦法,離開這裡,尋找另外的安全區域!」

江寂塵輕輕自語,同時,目光掃過四方,察看起混亂虛空。

這時候,江寂塵發出,混亂虛空中,竟然飄浮著一片片浮陸之地。

不過,這些虛空浮陸,相隔非常遠,想要到達,絕非易事。

另外,他所需要尋找的命途花,並不在這些虛空浮陸上,而是在混亂虛空中的聖潔之地。

(本章完) 顧湫言拉著她一路往後院走去,邊走邊說道:「我啊,一直都很喜歡花卉,但臨海市的氣候並不能四季如春,所以楓兒就特意幫我建了一個溫室花房,這樣我隨時都見到我想看見的花了,即便是冬天也可以看見春天的花。」

季知意在心底默默道:沒想到顧南楓還挺孝順的嘛。

「來,再走幾步就到了。」

「哦好。」

進了花房,顧湫言先是跟季知意隨便介紹了幾樣花,隨後就拉著她坐下,開始進入正題,「知意,其實姑姑這一下午都在好奇,你和楓兒是怎麼認識的啊?」

季知意:「……」早知道就不跟她出來了。

因為沒有想到她會問這個問題,所以季知意微微愣了愣,然後斟酌著說道:「我們是在海邊認識的,那時候他一個人躺著石椅上睡覺……嗯很好看,後來我們就認識了。」

季知意故作羞澀的低下頭,沒辦法,為了營造一個美好的相遇場景,她只能一半真話一半假話的糊弄過去了。

此話一出,顧湫言眉眼微挑,似是意外,「海邊?他居然會去海邊?我記得他好像從小都不怎麼喜歡去海邊的啊。」

「呃……可能……他又喜歡了吧,人嘛,喜好都是會變的。」

「嗯,你說也對。」顧湫言點點頭,認可了她的話,繼續好奇,「那後來呢?後來怎麼樣了?」

「後來我就回北城了,沒多久我們就又在我新加入的律所的一次聚會上見面了,那時候我才知道他和我師兄原來是好兄弟,嗯……然後那天晚上我喝醉了,他就自告奮勇送我回家,之後我們就……」

季知意是昧著良心把他們的相識的過程美化了一下,並且刪減了一部分。

「哇,好有緣分、好浪漫的相遇啊!」顧湫言笑得見牙不見眼,捧著一臉的羨慕,而後又不禁自豪道:「我們家楓兒啊,從小就熱心體貼,這和我們老顧家從小對他的悉心教育是分不開的。」

「呵呵,是啊。」季知意僵硬地扯了扯嘴角,乾笑著附和道:「南楓真是個熱心體貼的人。」

如果忽視他對她的各種霸道行為的話,他確實還挺熱心體貼的。

夜晚總是在人們毫無察覺的時候悄悄地降臨了,當天際最後一抹殘紅消失在連綿的群山中時,天空終是被黑暗徹底覆蓋了。

到底還是風雨蕭瑟的初冬,山下的流水此刻早已經沉寂下來了,迎著冰冷的冬風自西向東緩緩流淌著,此刻的大江就像一顆閃閃發光的水晶石。

庭院里的燈火溫暖迷人,素心臘梅倒影在彎曲的小路上,隨著忽急忽緩的西風時起時伏。

花房裡是恆溫的27℃,所以很溫暖,但兩人聊了一陣后,顧湫言就開始乏累了,面色泛白,就像顧南楓所說的一樣,她身體不太好。

季知意虛扶著她回到了別墅,剛從廚房出來的傭人阿姨一看,馬上就要過來扶住顧湫言。

「我沒事。」顧湫言擺擺手,拒絕了傭人阿姨的攙扶,「對了,房間收拾好了嗎?」

「哦,看我這記性,我馬上去。」傭人阿姨拍了拍腦袋,然後馬上轉身上樓。

「那就好,知意,姑姑先上去休息了,外面的景色不錯,你和楓兒兩個人出去好好去逛逛吧,待會再去看看房間里還有什麼要添補的。」

「好,姑姑。」

季知意把顧湫言扶進房間后就打算去找顧南楓。

結果剛在外面的庭院找到人,慈眉善目的傭人阿姨就出現了,「表少爺,房間已經收拾好了,你們需要去看一眼嗎?」

顧南楓從椅子上坐起,熟練地拉起季知意的手,說道:「走吧,帶你去看看房間。」

季知意瞅了瞅站在旁邊的傭人阿姨,而後故作一臉輕鬆的跟著顧南楓進了別墅。

三人上了二樓,拐一個角到了一個房間前,傭人阿姨先打開房門進去,「這是表少爺先前住的房間,很久沒住人了,你們再看看還有什麼要添補的,我好去準備。」

「就住一晚而已,應該不用了,你先去休息吧,我帶她再看看。」

「好。」傭人阿姨應完就下樓了,把空間留給了這兩個人。

季知意觀察了一圈顧南楓的房間,和她之前見過的他的房間一樣,很乾凈簡潔,乾淨簡潔到除了一些必要的傢具就沒其他的了,像間樣板房一樣。

季知意把這房間里裡外外都看了一遍之後,忍了忍,還是沒憋住,問道:「這裡只有一間房啊,我的房間呢?」

已經坐進沙發里的顧南楓頓時一臉的奇怪,回答說道:「我們現在不是夫妻嗎?夫妻當然是住一起了!」

夫妻……

夫……

「那是假的!不行,你去跟她們要一間,不然……」

「不然什麼?」顧南楓饒有興緻的望著她。

「不然你就睡沙發,不要以為我在唬人,我說到做到。」季知意瞪圓了眼睛。

「不去,既然是你要房間,那你就自己去。」顧南楓雙手抱胸,做出一副事不關己的架勢。

季知意的心底都開始要咆哮了!

去你妹啊去!

「顧南楓,你趕緊再給我要一間,否則我就撂擔子不幹了!」

顧南楓挑眉,看著她說道:「你知道山裡什麼東西最多?」

「什麼?」季知意現在心情不好,語氣也非常不好。

這個臭男人,就喜歡賣關子!

「當然是蟲蟻蛇鼠之類的了。」

看到季知意的臉色已經變了,顧南楓很滿意,繼續道:「你也知道的,這棟別墅平時只有我姑姑和傭人阿姨在住,其他房間都一直空著,所以那些房間里螞蟻啊、老鼠啊、蜘蛛啊、蛇啊什麼的應該都挺多……」

季知意一聽,只覺得全身毛骨悚然,渾身雞皮疙瘩。

一想到那些讓人膽戰心驚的小動物,季知意馬上開口說道:「算了,今天不跟你計較,一間就一間。」

反正她是要一個人睡一張床的,至於他……哼,就別怪自己不義氣了。

看著一臉彆扭的她,顧南楓忍著笑,起身往內室里走。

看著他消失在房門的背影,季知意長嘆了一口氣。

自己這是什麼命啊。

居然又要和這個男人同一個房間!

算了,住一起就住一起吧,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呢? 當下,江寂塵首要決解的問題就是,如何在混亂的萬道之力中穿行。

其實,若不遇到混亂虛空的萬道之力風暴,這些萬道之力,還能讓人承受,不致於被立刻卷滅。

「若是自己完好狀態,穿行過這些萬道之力封鎖,不成問題。」

「但現在么?只怕有些困難。」

江寂塵眉頭輕皺,暗暗思索著。

「嗡!」

然而,就在江寂塵思考之際,江寂塵感覺到體內的神秘小樹,突然一顫,竟然如受召喚,自動激活了起來。

此時,神秘小樹自動浮於江寂塵頭頂,青光將他籠罩其中。

「前方,必有神秘小樹感興趣的東西!」

江寂塵心中暗道。

此時,江寂塵與神秘小樹,神念歸一,可以感應到,前方百里之外,有一片虛空浮陸。

正是那裡有神秘的存在,讓神秘小樹生出了感應。

要知道,神秘小樹乃是太古生命仙器,能與它生出感應的東西,絕非凡品。

一般,能讓神秘小樹生出感應的,大多都是能讓神秘小樹快速成長進階之物。

「百里距離,那只有拚命,奮力一博了。」

「現在,只能賭一把,若真的是可以讓神秘小樹進階之物,那等神秘小樹進階之後,自己應該可以無懼這些混亂之力了。」

江寂塵心中如此想道。

現在,他已別無它法,只能如此拚命一博了。

「走吧!」

江寂塵一咬牙,全力催動神秘小樹,把自己身上強大的防禦開啟,同時,他極限運轉《輪迴不滅仙經》。

咻!

下一瞬間,江寂塵整個人,化作一道流光,極速穿行在混亂虛空之中。

萬古最強宗 噗!

然而,江寂塵驀然感到身體一震,萬道之力,打在身上,讓他直接吐血,身上出現一道道可怖的傷口。

萬道之力,仿如有萬把刀劍,割在身上。

但是,好在江寂塵的防禦開啟到了最強,沒有一下被萬道之力,割碎。

此時,江寂塵已經不顧一切,極速向前沖。

若是平時,百里距離,剎那即過。

但現在,百里虛空,對於江寂塵來說,那卻是漫長到極點,多熬一秒,便如在煉獄之中百年。

「還有八十里,沖!」

一路飆血,江寂塵卻不止步,反而越來越快,他任由血肉紛飛,也不作停留,依舊全力向前沖。

「還有五十里,絕不能退。」

江寂塵雙眼通紅,近乎癲狂。

剛剛才修復一半的血肉,再次被打爛了一般,看起來,讓人覺得驚悚,頭皮發麻。

「三十里!」

「二十里!」

「十里!」

距離在不斷地變短,但是,越是後面,越是難熬,給人一種咫尺天涯的感覺。

這個時候,江寂塵一身的血肉,已經刮下了一層,深可見骨。

他現在,完全就是一個血人。

這樣下去,他只怕不僅血肉,連骨頭都要被捲成粉碎。

「不能放棄,生死由我不由天。」

「沖!」

江寂塵這一刻,怒然大吼。

咻!

瞬間,江寂塵的速度暴增,十里距離,剎那即過。

啪!

穿過混亂虛空,江寂塵的身體直直撞落在這一塊虛空浮陸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