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江寂塵點點頭道:「好,我們便在此閉關修行一段時間。」


「哼,媚、林、賀三家所給予的,過些日子,我自會奉還。」

拒嫁豪門:總裁的迷煳妻 「對了,江依,我這裡有一門功法,應該適合你修行。」

最後,江寂塵拿出一塊玉簡,遞給江依道。

江依接過玉簡,神念一掃,臉色頓露驚容。

權少強愛,獨佔妻身 「滅仙劍訣!」

「這是,一門完整的太古仙道劍訣,這…….」

江依幾乎不敢相信,江寂塵竟然隨手就拿出一門完整的太古仙道劍訣給她。

要知道,太古仙道劍訣,那是何等的珍貴。

便是媚家這樣龐大的勢力,都沒有一門真正完整的太古仙道功法。

然而,江寂塵卻是隨手就給她一門。

「我說過,將來你必然可以擊敗你的真身。」

「所以,此法,你要好好修鍊。」

「待我出關時,再入天蒼仙城。」

江寂塵傲然開口道。

他這一次,決定進行閉死關。

因為,身處上等仙界,江寂塵已認識到,自己的實力嚴重不足。

這一次,若非有黑爺在,他連自保都做不到。

上等仙界,太多強橫的人物了。

隨便遇到一個頂級仙帝的存在,那都絕非是他能敵的存在。

所以,江寂塵有了壓迫感。

此時,江寂塵神念感應,這處古殿的仙道靈氣確實濃郁,但是,對於他來說,顯然還遠遠的不夠。

但是,江寂塵卻擁有足夠的仙元聖液,還有破境仙種。

江寂塵自然是直接煉化仙元聖液和破境仙種了。

另外,江寂塵取了一些仙元聖液和破境仙種給江依,讓她煉化,儘快突破。

作為媚依的分身,江依的修為境界,遠低於真身。

所以,若想擊敗媚依真身,首先是要先把修為境界提升上去。

老公嫁到 媚依在一邊看著江寂塵,感到暗暗吃驚。

因為,她看到江寂塵煉化仙元聖液和破境仙種的速度太驚人了,聖液當水喝,仙種當豆吃!

「難怪公子的戰力,如此逆天。」

「任是誰人有這樣變態的煉化速度,都不會弱。」

江依在一邊看著,驚嘆不已。

不過,她關注了一下,然後,她自己也開始修行起來。

很快,一男一女,在古殿之中,很快進入了物我兩忘的修行狀態中。

與此同時,媚、賀、林三家,都在尋找江寂塵的蹤跡,然而,卻一無所獲。

時間流逝,不知不覺,百年過去!

閉關修行的時間,過得極快,彷彿剎那百年。

這一日,江寂塵驀然睜眼,他感覺到,自己已到了突破的邊緣,境界再也無法壓制。

畢竟,他身懷《輪迴不滅仙經》,又經過百年不間歇的煉化吸收仙元聖液和破境仙種,縱是分身,此時也壓制不住,將要突破。

「我所習的乃是至高無上的《輪迴不滅仙經》,一旦突破入仙帝境,其雷劫將無法想象。」

「這是一個機會,我可以藉助仙帝雷劫,在天蒼城中,大鬧一場。」

「不過,在此之前,還需作出充分的準備。」

江寂塵暗暗想道。

與此同時,江寂塵的真身,自異時空中覺醒過來。

不知不覺,他竟然在此閉關修鍊了一萬多年。

不過,在這裡一萬多年,在外面世界,也不過是百多年而已。

而萬年修行,所需要的仙道靈氣,多到難以想象。

幸好,這黑石洞府中有天然凝仙陣,這裡又可以汲取到太古仙界邊緣的仙道靈力,所以,江寂塵縱然在這裡閉關修行一萬多年,依舊不缺仙道靈氣。

而且,歷經萬年修鍊,他現在已是一名真正的仙帝。

是的,江寂塵的真身,在異時空之中,歷經萬年的修行,他終於踏入了初級仙帝之境。

當然,在異時空渡劫,江寂塵的真身,絕對是九死一生,最後,他只餘一縷生機不滅,終於熬了下來,成功渡劫。

「我的分身,在上等仙界之中,也將突破入仙帝之境。」

「不過,我得讓分身在上等仙界,大鬧一場之後,再回歸中等仙界。」

「我真身需要先回到中等仙界,再與分身配合,助其回歸中等仙界。」

異時空中的江寂塵真身,暗暗想道。

然後,他長身而起,一步走出了黑石仙星內部,出現在異時空之中。

「如今,我為仙帝,要運用永恆之道,打開時空之門,回歸中等仙界,必然可以做到了。」

「時空之獸,助我一臂之力。」

江寂塵淡淡地開口道。

時空之獸聽到召喚,覺醒過來,與江寂塵配合,運轉時空之力。

嗡!

一道時空之門,出現在面前。

這一道時空之門,正是通向中等仙界。

「走吧,該到算帳的時候了。」

江寂塵的真身,冷然的開口道,然後,他一步邁出。

曾經,他從中央仙城之中,九死一生,逃離出來。

這一次,他要殺回去。

他要殺到玄女仙帝面前,要質問於她,為何要算計自己?

穿過時空之門,江寂塵終於出現中等仙界。

而且,是直接出現在中央仙城之中,悄無聲息,根本無人發現。

「我需在這裡先進行布置,接引分身歸來。」

江寂塵真身輕輕自語道。

於是,江寂塵開始在中等仙界中央仙城之中,進行布置起來。

與此同時,上等仙界的江寂塵分身,已走出了湖底地宮,邁步走向天蒼仙城。

至於江依,江寂塵讓她一直留在湖底地宮修行,待他真身飛升入上等仙界時,自會來找她。

(本章完) 百年時間,對於上等仙界來說,根本不算什麼,仿如眨眼即過。

所以,江寂塵再次行走上等仙界中,天地環境並無什麼改變。

此時,江寂塵直奔天蒼仙城而去!

百年前,他差點被擊殺於天蒼仙城中,若無黑爺相助,他必然飲恨於此。

雖說,他只是一具分身,縱然被殺,也不會真的要吧他的命。

但是,必然會讓江寂塵的真身元氣大傷。

現在,江寂塵重新歸來,他要找賀、林、媚三家算帳。

同時,他也要打聽貓爺的消息。

以江寂塵現在的修為,自可以悄無聲息的出現在天蒼城中。

此時,江寂塵直接出現在媚府前。

當年,他踏入媚府之中,便如踏入了天羅地網之中。

今日他再來,要一雪前仇。

「媚仇,出來受死!」

出現在媚府大門前,江寂塵直接開口放言,聲音浩蕩,響遍四方。

特別是媚府之人,第一時間反應過來。

「是誰,竟然敢闖我媚依,直呼家主其名,想找死么?」

「哼,不管是誰,敢如此囂張,必殺之。」

「恐怕是一個瘋子吧,若不然,又豈敢在媚府前鬧事?」

媚府的人聽到聲音,臉色大變地開口道。

同時,他們紛紛飛出。

驀然,他們看到江寂塵。

「什麼,竟是此子,他、他竟然敢獨自一人,殺上門來。」

看到江寂塵,媚府的人大吃一驚,感到難以置信。、

按理說,這個時候,江寂塵應該是有多遠跑多遠,永遠躲起來,不敢出現在這裡才是。

然而,他竟然還敢出現媚府這裡。

顯然,這小子是來尋仇的。

可是,這與自尋死路,又有什麼區別?

媚府之人,皆是生出如此想法。

而這時候,虛空一顫,媚仇和媚依同時出現。

畢竟,江寂塵直呼其名,他們不可能不出現。

而且,他們得知出現之人是江寂塵,自然是趕著來,要取江寂塵性命了。

百年前,讓江寂塵逃掉,那是他們心中的遺憾,心中一直充滿了不甘。

「江寂塵,沒想到你還敢出現。」

「哈哈,你是來送死的么?」

百年時間之內,其實,媚仇一直都有在尋找江寂塵和江依,然而,一無所獲罷了。

不想,今日,江寂塵竟然會自動送上門來。

所以,媚仇感到興奮莫名。

在他看來,江寂塵連仙帝都還沒有突破,實在是不足為懼。

無論對方戰力多強悍,境界差距太大,對方都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媚仇身邊的媚依,此時也恨恨地盯著江寂塵道:「小子,今日你要落入我手中,我必將你碎屍萬段。」

她對江寂塵恨之入骨,因為,他竟然救了她的分身,讓她元氣大傷。

然而,江寂塵只是平靜地看著媚依道:「放心,我不會殺了你,我會把你留給江依的。」

「我會讓她,親自擊敗你,讓你知道,其實,你連自己的分身都不如。」

說罷,江寂塵又指著媚仇道:「今日我來,是專門為你而來。」

「不過,我還需等一等,等賀家和林家也一起來吧,我想,他們都急著想為自己的兒子報仇吧?」

「我就在這裡,便看他們,敢不敢來。」

江寂塵的聲音,傳盪四方。

離這裡不遠的賀府和林府自然第一時間聽到了。

所以,江寂塵的聲音一落,兩道身影便從遠處,如電閃一般,掠空而來,剎那出現在這裡。

被江寂塵如此刺激,賀家家主和林家家主又豈會不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