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江帆和黃富兩人根本就不知道比賽的規則,只知道一點,搶的羊必須多,否則就是失敗。


那些騎手衝進羊群中,從馬背上彎下身子,一手抓住馬鐙,另一隻手去抓地上驚慌奔跑的羊。這難度還是有點大的,馬德速度本身就很快,羊業很肥,一隻手要把它抓起來,沒有一定臂力是無法抓起來的。

現場中就有人掉下了馬,只要落馬就失去比賽資格。有的人搶到肥羊后準備返回時,被人踢下馬背,只要雙腳落地就被淘汰。

現場一片混亂,有的人去抓羊,有的人就去踢人,把對手踢下馬。有時候踢人比抓羊還要有戰略眼光,因為人少了,羊才顯得多。

江帆和黃富就沒與急著去搶羊,而是把那些搶羊的人踢下馬背,或者拉下馬背,讓他們失去比賽資格。

草原上人仰馬翻,羊群發出驚慌的叫聲,並且夾雜著人的叫喊聲,熱鬧非凡。

十多分鐘后草原上就是剩下幾十匹馬。這些都是騎馬的好手裡面的精英。江帆和黃富兩人互視一眼,「小富,我們開始搶羊了,一邊搶,一邊打發那些人。」

「好的帆哥!」兩人立刻騎著馬沖入了羊群之中,黃富雙腳夾著馬肚子,一隻手抓緊馬鞍,另一隻手抓羊。

很快手裡抓住了一隻大肥羊,「駕!」立刻夾這馬朝羊圈奔去。

於此同時江帆也抓住了一隻羊,兩人並排地衝進羊圈,把羊放下。如此來回多次,還不是地打發幾個人下馬。

全場人發出號叫聲,叫什麼的都有,還有的女人發出尖叫,沖著江帆和黃富兩人揮手巾,大概意思是今晚她陪睡。

場上還剩下十多匹馬,那些人見江帆和黃富兩人搶的羊一樣多,自己族裡的女人不能便宜外人,他們聯合起來搶黃富和江帆的羊,更想的是把他們踢下馬。

結果是他們失敗了,十多個人不但沒有把江帆、黃富踢下馬,反而自己被踢下了馬,這場搶羊比賽結局再明顯不過了。 慕卿調皮地眨了眨眼,她早就猜到封父不會輕易放過她,所以心裡早就有防備了。

見狀,封時奕無奈的嘆了口氣,伸手摸了摸慕卿的頭,眼裡閃過一絲寵溺。

不過原本興緻盎然的慕卿忽然變得有些情緒低落。

「你會不會怪我?他是你爸,我卻這麼對待他。」

看到慕卿自責的模樣,封時奕輕輕地捏了捏慕卿的鼻子。

「不需要擔心這些事,雖然他是我爸,但是他只是喜歡聽他命令的人偶。」

「難道你這麼多年都是任由他擺布過來的?」

慕卿眼中閃過一絲詫異,完全不敢相信這樣的童年。

而封時奕卻點了點頭:「沒錯,只是很快我就不需要受到任何人擺布了。」

看著封時奕眼中的冰寒,慕卿忽然伸手握住封時奕的手。

「以後我會照顧你,把你童年缺失的快樂全部補回來。」

「好。」

封時奕勾了勾唇角,完全不在意慕卿想要做什麼,反正他會幫慕卿收拾後路的。

經歷了兩次意外,宴會很快便結束了。

慕卿回到休息室內,脫下腳上的恨天高,疲累的癱在沙發上。

「終於結束了,以後都不想參加什麼宴會了。」

「那以後我們就不參加了。」

封時奕意外的沒有強迫慕卿,因為經歷過這次宴會後,封時奕覺得慕卿還是在家裡比較安全。

還有一點封時奕絕對不會告訴慕卿,那就是慕卿穿著禮服的樣子過於勾人。

每每看到其他男人炙熱的目光時,封時奕就恨不得將慕卿藏起來,誰也不能看。

深知這話被慕卿知道會有什麼樣的後果,所以封時奕是不會讓慕卿知道這話的。

封時奕坐到慕卿身邊,伸手幫慕卿按揉著小腿。

「你今天怎麼這麼溫柔啊?而且按摩手法這麼熟練,你是不是給別人按摩過啊?」

「除了你,還有誰敢讓我按摩?」

聽到這話,慕卿微微挑眉,贊同地點點頭。

「你說這話倒也很有道理,那我就勉強相信你一次吧。」

看著慕卿似乎有些小人得志的感覺,封時奕手下忽然加重了力度。

「啊!」

痛呼聲頓時響徹休息室。

慕卿淚眼汪汪的看著封時奕,心中默默地作出決定,以後打死她,她也不敢當面說封時奕不好了。

鬧過之後,封時奕找出一雙平底鞋遞給慕卿。

「換上這個,我帶你回家。」

看著面前的平底鞋,慕卿忽然緊緊地抱住封時奕腰腹。

「我沒有顯赫的背景,也沒有南宮穎的高貴,甚至有的時候還會很幼稚。」

慕卿抬起頭,眼中閃過封時奕看不懂的情緒。

「我不想離開你,雖然知道我有可能會拖累你,但是我就是捨不得離開你。」

「你最好給我收起想要離開我的想法,我會保護你一輩子,所以你不準有離開我的想法。」

封時奕伸手捏住慕卿的下巴,眼中閃過一絲危險的光芒。

「如果你再敢有這種想法,我保證會讓你一輩子都躺在床上。」

聽到封時奕霸道而又曖昧的話語,察覺到耳邊傳來的灼熱氣息,慕卿頓時漲紅了俏臉。

羞澀地伸手推開封時奕,慕卿尷尬地轉移話題。

「我餓了。」

雖然是借口,但也算是事實,慕卿在宴會上幾乎沒有吃什麼。

封時奕伸手拉起慕卿:「走吧,帶你去吃好吃的。」

「你要帶我吃什麼好吃的啊?」

聽到好吃的三個字,慕卿頓時雙眼放光,興質昂揚的看著封時奕。

略微思索片刻后,封時奕低頭湊近慕卿的唇。

「把我給你吃。」

看著近在咫尺的俊顏,慕卿淡然地伸手推開了封時奕的頭。

「不好意思,在吃貨的面前,美色是沒有用的。」

他這算是被嫌棄了么?封時奕有些哭笑不得的看著慕卿。

不過誰讓他找了個吃貨呢?封時奕無奈的嘆了口氣,伸手拉起慕卿的手。

「走吧,帶你去吃飯。」

跟在封時奕的身後,慕卿偷偷地揚起嘴角。

如果能夠這樣幸福的笑鬧一輩子,應該也是個不錯的選擇吧?

知道慕卿喜歡吃海鮮,封時奕便帶著慕卿來到S市口碑最好的海鮮餐廳。

當慕卿看到玻璃鋼里鮮活的各種海底生物時,眼中滿是驚喜。

「全部都是活的啊,這是怎麼做到的?」

盜墓筆記之夢 「我們這裡都是當天凌晨空運過來,而且只能保證當天的鮮活度。」

店裡的老闆看到封時奕過來了,連忙出來親自迎接。

知道慕卿肯定就是最近和封時奕鬧緋聞的女主角,恭恭敬敬地回答著慕卿的問題。

聽到這話,慕卿微微皺了皺眉:「那當天賣不出去的那些呢?」

「我們會買給回收水產海鮮的那些人。」

慕卿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隨即轉頭看向封時奕。

「今天是你請客么?」

「如果你想請客的話,我也不會阻止的。」

慕卿賞了封時奕兩個衛生球:「你想的美,說好是你帶我吃好吃的,我怎麼可能會付賬?」

見狀,封時奕伸手摸了摸慕卿的頭。

「想吃什麼就點吧,我去那邊座位上等你。」

「好。」

慕卿點了點頭,然後指了指最開始就吸引到她的大龍蝦。

「我要這個,然後各種貝類每種都來點,再來點……」

老闆的嘴角都會揚到天上去了,什麼是大主顧?這就是大主顧啊!

十分鐘后,封時奕看著桌上滿滿的食材,眼底閃過一絲詫異。

「你點了這麼多,確定全部都能吃完么?」

「當然可以,再說海鮮的容量其實是很少的,我估計就算是全部吃光,也不一定會飽。」

封時奕認真的看了慕卿片刻,薄唇緊抿。

「以後不要說你是吃貨。」

「那我是什麼?」

看著慕卿不雅的吃相,封時奕毫不留情地吐槽著:「飯桶。」

聞言,慕卿的動作頓時頓住,深呼吸一口氣,轉頭看向餐廳老闆。

「和這個重量相同的龍蝦再給我來十隻!吃不完打包帶走!」

封時奕頓時忍俊不禁,這麼幼稚的報復行為只有慕卿能夠做出來吧?

不過倒也沒有多說什麼,這點飯錢,他封時奕還不會放在眼裡。 但是慕卿就沒有那麼輕鬆了,因為想要報復封時奕,所以點了很多的海鮮。

吃不掉怕浪費,帶回去又怕不好吃,所以最後導致慕卿差點把胃撐爆了。

慕卿癱在沙發上,連動都不敢動了,只要稍微動了兩下就會感覺想吐。

「要不我還是帶你去醫院看看吧?」

封時奕雖然有些幸災樂禍,但還是擔心慕卿會真的撐出問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