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江織倒抽一口氣,疼得俊臉都白了。


她愣了一下:「好像脫臼了。」

她真沒怎麼用力,只是她力氣是常人的三十多倍,這下好了,他被她捏壞了。 卻說孫九離開玄武島后,直接坐上靈魂飛車,飛速的回到四重天斗戰場。

四重天斗戰場足足佔據了三座島嶼,孫九去的只是其中一座,這個是斗戰場內部人員修鍊的地方。

「帶我去見長老。」

來到一個宮殿門口,他急忙拿出一塊令牌,進入了宮殿之內。

宮殿中,一個巨大的議事廳內,此時正有十個人圍坐在一起,孫九剛剛進去,便納頭跪下。

「孫九辦事不利,還請各位長老責罰。」

「哼!」一聲冷哼,從最中間的偏胖男子口中發出,就見孫九身軀一震,竟然噴出一口鮮血。

「現在不是責罰你的時候,聯絡石中說的不夠詳細,你現在再給我祥祥細細的說一遍。」

孫九領命,就開始講述了起來,事無巨細,連自己心中的想法,都給算了進去。

當時拒絕魔天後,為了賣黎天一個人情,所以由他出面,將這個消息告訴黎天。

當知道黎天還有高級靈石的時候,他就連忙聯繫了各位長老,在長老的吩咐下,直接飛升到黎天身邊。

再之後,試探出黎天擁有大量靈石,於是乎,為了獲得更多的靈石,就準備拖延時間,讓斗戰場做準備。

後來因為黎天的堅持,不得不倉促準備計劃,雇傭黎家周圍的家族,前去配合這一場戲。

本以為黎天來了之後,為了保護黎家,會拿出更多的靈石,解決麻煩,到時候,他們就能源源不斷的從黎天的手中獲得大量的靈石。

然而計劃趕不上變化,誰也不知道,這黎天怎麼會擁有一個強大的陣法,將黎家給守護住了。

「現在的問題,不是那黎天有沒有靈石,他的高級靈石肯定不少,就是怎麼才能讓他拿出來。」

河自漫漫景自端 說道最後,孫九總結性的說道。

十名長老相互議論一番,最後做出決定,想要獲得靈石,那就要讓黎天擁有危機感。

只有他覺得有危險,才有斗戰場的用武之地,那樣才能從黎天的手中源源不斷的獲得高級靈石。

「孫九,現在就給你一個戴罪立功的機會,去給我聯繫所有交好我們斗戰場的家族,我要將那黎家的陣法攻破。」

「是,長老,孫九一定完成任務。」

接下來,孫九就開始了頻繁的傳送,隨著他的傳送,一批又一批的人聚集在一起。

攻擊黎家的人,從幾千,變成一萬,從一萬變成五萬,五萬到十萬,又到十五萬。

………………

「還真是他們!」

不知道為什麼,發現不是魔天後,黎天反而鬆了一口氣,同時又十分的憤怒。

「三哥,把這個給兄弟們看看吧。」

黎天將影音接收器交給黎勁,讓他交給黎家人一起觀看,倒不是黎天不想說點什麼,而是系統提示再次傳來。

全自動偷紅包系統再次偷到了一個來自地府聊天群的紅包,沒有任何意外的,這個紅包再次被收起來,自己還不知道是什麼。

「我說系統,這偷紅包系統,反正我也不知道得到了什麼,你看看,能不能就別提示了,等到七十個紅包全部偷完直接告訴我吧。」

「叮,宿主要求合理,現已自動屏蔽全自動偷紅包系統提示。」

還真行,黎天本來沒抱什麼希望,卻想不到系統還真搭理他了。

這樣以後就不用總是這樣冷不丁的冒出一聲系統提示嚇人。

解決了這突然出現系統提示的問題,黎天再次看看那些一起觀看的黎家人,然後轉向黎勁。

「一切都讓你說准了,現在,我想知道,這個斗戰場到底是一個什麼勢力?」

黎勁和他的名字一樣,當即來勁了,顯然他早有準備。

「少主,這斗戰場,我之前也聯繫過我二哥,他在五重天世界打聽了,這個斗戰場,其實也不是什麼大的勢力。

他們發展到現在,也就幾百年的時間,傳說是從三重天世界開始發展,在四重天世界發揚光大。

而現在,在五重天世界,都有一些斗戰場的人存在,不過相對於四重天世界,五重天的斗戰場,那就不算什麼了。

所以,如果少主想要對付這斗戰場,完全沒有問題。

我們黎家,在五重天隱藏極深,不說他們找不到,就是找到了,也不是我們對手。

三重天的黎家只要不自己送上門去,他們也是沒招,而四重天世界,有少主的陣法在,更加沒問題。

唯一的問題,就是怎麼對付這斗戰場了。」

聽到這裡,黎天的表情放鬆了下來,他原本還以為這斗戰場能讓張家那張百忍出面求情,會是一個什麼大的勢力呢。

原來不是,那自己還有什麼可擔心的。

「我覺得孫九的提議就不錯啊,只要靈石足夠,沒有什麼辦不成的,問題只是看這靈石要給誰,又該怎麼給?」

黎天這是真的怒了,自己不就是有錢嗎,不就是靈石多嗎,這是我的錯嗎。

既然你們想要靈石,那我就給你們靈石。

「接下來,我就讓他們明白一個道理,凡是能用靈石解決的問題,他們都解決不了,因為他們沒有我靈石多。」

「叮,恭喜宿主領悟敗家真諦,不要怕浪費,因為你浪費不完,敗家是什麼,敗家就是盡情花,現在起,靈石可以隨意使用。

新宿主在體驗期間,多次使用高級靈石,故本系統將靈石屬性全部轉化為高級靈石,宿主使用期間,系統將自動統計敗家金額,每敗家一百萬高級靈石,等級加一,請宿主再接再厲。」

領悟敗家真諦!

這是什麼個情況,原來這大敗家系統還有一個體驗期,之前我只是在體驗啊。

黎天頓時有些哭笑不得,自己那麼努力的敗家,竟然只是測試階段,直到現在,這才是正式運行!

隨即,黎天又開心起來。

靈石隨意使用,雖然只是高級靈石,但是那可是無限的高級靈石啊,自己沒有付出任何代價,就可以隨意使用,還有什麼不滿足的。

而且以後升級,只看敗家金額,不看自己如何敗家,這就簡單多了。

黎天看看陣法外面越來越多的人,突然詭異的一笑。

接下來,該好好的敗家了! 她真沒怎麼用力,只是她力氣是常人的三十多倍,這下好了,他被她捏壞了。

「疼嗎?」她鬆手了。

可能因為這個人長得太好看,她一時忘了要戒備。

江織手腕僵硬著,一動沒動:「你說呢?」

三個字,是從牙縫裡擠出來的。

應該很疼,畢竟,她力氣那麼大。她把手臂包好,然後開燈,往後退,盡量離受害人遠點:「對不起。」

江織被氣笑了:「對不起有用,要警察幹什麼。」

「……」

他說得有道理,周徐紡沒有反駁。

然後——

江織報了警。

周徐紡坐警車去了警局,江織先去醫院處理傷,手骨脫臼了,好在沒有撕裂,複位后就沒什麼大礙,只不過他潔癖症犯了,忍不了一身血腥,不顧醫囑,非要泡澡,一泡就是半個小時。

晚上九點半,江織到了警局,距離周徐紡『被捕』已經兩個小時了,因為事關江織,喬南楚特地跑了一趟刑偵大隊。

「所以,你要起訴她?以故意傷害罪的名義?」

江織窩在椅子上,手指勾纏著傷處的繃帶,冷著一張沒什麼表情的俊臉:「起訴流程太麻煩。」

喬南楚拉了把椅子坐下,眼尾微微挑了挑:「那你想怎樣?」

他動了動手腕:「關上個幾天。」

「然後呢?」

然後——

江織正想著,阿晚吱聲了:「江少。」

他抬了個眼皮。

阿晚大塊頭擋住了一大片光,表情很忠厚:「她就是今天在片場受傷的那個群演。」

忠言逆耳啊,但是阿晚覺得必須說。

調查員守則 斟酌了一番,阿晚繼續:「說來還是因為您,她才受傷的。」要是那個姑娘坐牢了,他就再也不相信人間正道了。

僱主雖然有錢有勢,但也不能無法無天啊。

有錢有勢、無法無天的僱主冷不丁問了句:「我手脫臼的時候,你在哪?」

「……」

把明家老四趕走後,他去了……廁所,今兒個真有點拉肚子,中午不該吃龍蝦。

一股涼意,兜頭淋來!阿晚縮縮脖子:「我去方便了。」

江織簡明扼要:「滾出去。」

「是。」

當自身難保的時候,人間正道就沒有那麼重要了,阿晚果斷出了警局的會客室,門口,薛小二爺剛好到了。

「那姑娘我見過,八一大橋下貼膜的。」薛寶怡進來,把江織面前沒動過的那杯水一口喝了。

江織抬眼看他。

「你那手機膜還是她給你貼的。」薛寶怡笑得不大正經,「織哥兒,得饒人處且饒人唄。」

喬南楚瞧了一眼江織的手機膜,踢了踢薛寶怡的凳子:「關你什麼事兒?」

薛寶怡還說得有理有據,挺大義凜然的:「人姑娘挺可憐的,年紀輕輕又要貼膜又要跑群演,一看就是生活不容易的,再說了,不都是織哥兒的桃花債惹的禍嘛。」

裝什麼慈善家!

這要不是個漂亮姑娘,薛寶怡鐵定幫著搞死人家。

喬南楚懶得理那隻義正言辭的顏狗,問江織:「要怎麼著?你說。」

江織沒精神似的,斂眸,眉宇一會兒蹙,一會兒松,倒少有這般糾結不定的時候,老半晌,他才給了回復。

「放了吧。」

說完,他輕咳,本來困意惺忪的眸,因為氣不順微微潮紅了。已是深秋,他畏寒,懶懶垂在身側的手指泛著冷白色。

喬南楚抱著手靠在椅子上,勾唇笑了笑:「頭一回呢。」沖薛寶怡拋了個眼神,「他憐香惜玉。」

江織哼:「憐個屁!」

外頭大辦公室里,周徐紡在辦民事糾紛調解手續。

「在這裡簽個字就可以走了。」圓臉的警官說。

她簽了字,剛好,江織從會客室出來,目光沒有停留,神色漫不經心,矜貴疏離得很。

周徐紡想了想,還是走上前,抬起頭,盡量放下防備:「謝謝。」

這個人不僅人美,還心善。

她很感激他。

謝道得很誠懇,江織瞧了一眼她的眼睛,狠狠擰了一下眉頭,轉身就走了,他看見這人就惱得很,心裡頭窩著火,就是莫名其妙地發不出來。

他也不是什麼善人,怎麼就這麼放了她?

鬼知道中了什麼邪。

走在後面的阿晚駐足,盯著周徐紡看了好幾眼。

「我們見過。」阿晚覺得他和這姑娘有緣,「在滄海南岸。」那晚,僱主被擄到了滄海,他尋人的時候,見過這姑娘。

周徐紡低著頭,習慣性地隔著距離,把衛衣的帽子戴上,不與人對視,目光警戒:「我在那裡貼膜。」

委託人說不傷天害理,就英雄救美,她不放心,在那裡守了一個小時,確認了人不會有事才走。

「哦。」阿晚不疑有他,就是覺著這姑娘有點孤僻謹慎。

警局外面,咳嗽聲一陣一陣的,被夜裡的風吹進來。

笑看君心似我心 阿晚感嘆:嬌弱的僱主啊。

「還不過來開車!」

僱主在外面發脾氣,不知道哪來那麼大火氣,阿晚想,可能血氣方剛吧,再怎麼嬌弱也是有八塊腹肌的男人。

那八塊腹肌,阿晚不小心看到過,被僱主勒令不準說出去,阿晚表示難以理解,覺得僱主每天都好奇怪,分明弱不禁風的,看著也瘦,居然還有腹肌,自個兒天天做兩個小時的運動,也才八塊。

誒,好不公平。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