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沈傾伸手便將小公孫拉了上來。


真是心有餘悸。

這一幕的精彩也讓圍觀的所有人喝彩不已/

趙無極更是緊張,盯著沈傾想要看看她有沒有受傷,此時對於小公孫,趙無極更是不滿。

最終,三人撈到了三個寶箱,便隨著千古派的弟子一起離開了。

「師傅啊,你猜咱們三個的寶箱,誰的裡面才是真正的寶物?」

趙無極是沒話找話。

「你說呢》?」

沈傾反問趙無極。

「反正我覺得他的肯定不好。」

趙無極指向小公孫,到如今他心裏面還是憤憤不平,小公孫差點讓沈傾涉險。

「為什麼是我,我覺得你的才是最不好,沈傾的肯定是最好的,然後是我,最後才是你。」

小公孫很是不屑的看著趙無極。

趙無極的態度,他當然能感覺到。

兩個互相看不慣的人,互懟著。

「如果我的比你的好,那你的寶物就送給我。」

「好啊,賭啊!」

沈傾看著兩個人,實在是搞不懂怎麼回事了。

回到千古派駐地的時候,遠遠便看到一群人看在大門外。

眾人的中間站在一人,氣勢非比尋常,即便不動,卻如同暮鼓晨鐘一般。

讓人一眼便看到這人。

這人走向前,看到沈傾,很是和藹的表情,「這位便是沈……姑娘吧?」

看得出來,原本是有其他的稱呼,但或許是看到沈傾實在是太年幼了,最終換成了姑娘。

這些,沈傾都不在意,而是笑著點了點頭。

稱呼對於她來說,完全無所謂。

「真是英雄出少年吶,一開始我都沒敢想象,像沈姑娘這般的人才,居然這麼年輕。」

這人說起話來,一點兒都不高冷,相反很是平易近人。

「您是千古派的掌門吧?」

這人笑著點了點頭,「沈姑娘慧眼吶。」

一群人就這麼樂呵著走了進去。

從各種話題開始聊,說到了趙無極的身份,這位掌門人很是謙虛的道了歉,對趙無極表示歉意。

趙無極也因為殺了千古派的人,致了歉。

你來我往,就像是做生意一般。

最終回到了沈傾身上。

「不知道沈姑娘師承何處?」

掌門人很是期盼的看著沈傾。

「我師傅已經故去了,如今閑雲野鶴罷了。」

沈傾身體中的系統,此時【……故去了?……故去了嗎?……恩……好吧……】

「真是抱歉……」

「不過沈姑娘這麼天才般,想必有很多大宗門伸出了橄欖枝吧?」

千古派掌門笑著問道。

「那當然,可是他們哪裡配得上我師傅!」

趙無極很是囂張的說。

「我覺得我師傅來我上域趙家,都是委屈了!」

聽著趙無極的話,千古派掌門呵呵笑了一聲。

「不知道三位在萬疆河的收穫如何?」

千古派掌門轉了話題。

眾人也看著他們三人手中,各有一個寶箱。

「還不錯,畢竟是我們自己動手拿到的。」

沒有任何藏拙的念頭,也或許是自信?

沈傾直接打開了自己手中的寶箱。

寶箱里是一彎明月一樣透明的東西,似乎觸摸的時候還有些柔軟。

輕輕軟軟的,很舒服。

這是一彎月給人的第一印象。

「這個寶物我們似乎並沒有聽說過.」千古派的掌門人皺了皺眉說道,不好意思將這種類似於裝飾品的東西,在這個時候說出來。

「它是一彎月。」沈傾笑著說。

「沈姑娘認識?它的功效是什麼?」

千古派掌門人很是詫異的問道。

「不認識,只是看到她的第一眼,我便覺得它是我的,所以起名叫做一彎月。」

沈傾的聲音裡帶著一股軟軟甜甜的聲音,每當心裡歡樂的時候,便是如此。

「哦,原來如此/」

千古派的掌門人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他攜月色走來 原本這個沈傾就已經是妖孽般的天才了,哪能見識比他這個中域第二大門派的掌門人都要厲害啊。

果真啊,姑娘們都喜歡好看的東西。

千古派的掌門人,第一時間把這一彎月歸結為裝飾品。

女孩子,也就是如此罷了。

這一點,倒是讓千古派掌門人心裏面很是平衡。

只看到沈傾雙手托起來那一彎月,軟軟的一彎月通體涼爽,接觸道皮膚的時候,沈傾能夠感覺到一股子很是舒爽的氣息進入了自己的身體內。

沈傾覺得,這個東西就該是自己的,這種感覺很是莫名其妙的出現,卻讓沈傾覺得是丟失已久,如今找回一般。

一彎月在沈傾白嫩的手掌中,緩緩的縮小縮小,直至成為了一個發卡般的東西。

然後直接附在了沈傾的長發上,真正變成了一個裝飾品。

在場所有人眼中都是這麼想,心裡這麼想。

不過沈傾這樣別著一彎月,還真是好看吶。

不少人心裏面感慨道。

「師傅,這個一彎月真的好適合你,簡直是為你量身定製一般,真是好看吶。」

趙無極由衷的誇讚,眾人點著頭,表示贊同。

所有人都把它當作了裝飾品。

唯有沈傾不這麼認為。

在一彎月附在沈傾黑髮上的時候,沈傾清楚的感覺到自己和一彎月之前多了一種心有靈犀的感覺。

而在一彎月的內部,通過火眼金睛內部透視,沈傾看到裡面似乎有一個小人兒。

那小人兒隱隱約約在說著什麼話,不停的說著。

這種聲音,似乎只有沈傾才能聽得到。

小人兒每念一句,便有一絲只有沈傾能看到的絲線,進入了沈傾的身體內部。

一道,一道,又一道。

每一次接受絲線,沈傾都覺得有如同針尖輕輕扎的感覺。

並不痛,但是卻讓人神經緊繃的清醒。

直至絲線密密麻麻的爬遍了沈傾的身體內部。

小人兒的話似乎才停了下來。

沈傾曾試著去聽這個小人兒在說什麼,可惜耐心的聽了幾分鐘,沈傾覺得自己完全是聽不懂。

唯有最後兩個字,甚是清晰:彎月。 彎月,這分明就是沈傾剛剛起的名字。

看來,這一彎月裡面的小人兒似乎聽到了,也很滿意。

再之後,沈傾便感覺到了身體內部翻天覆地的變化。

與其說是變化,不如說了有一種東西密密麻麻的融入身體血液和骨骼之中了。

這變化發生在頃刻之間。

甚至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悟。

趁著沈傾在感受的空當,趙無極也打開了他手裡的木箱。

他的木箱里是一柄長劍,一柄銹跡斑斑的長劍。

趙無極皺著眉,自己可是犧牲了一個寶貝才拿到的木箱。

不會只是一柄壞劍吧。

似乎是感應到了趙無極的不滿,那柄銹跡斑斑的長劍,突然間叮嚀一聲。

如同是有劍靈在其中一般。

「趙大少爺好運氣吶,這柄長劍必然是寶貝!」

千古派的掌門,在聽到長劍發出的聲音后,很是詫異的恭維道。

趙無極這才滿意了。

「師傅,要不然這柄劍我送給你?」

「謝謝你的好意,不過這是你自己的東西,你自己拿好,我目前還不需要。」

趙無極嘿嘿笑了一聲,沒有繼續堅持。

聽的千古派的掌門人卻是一陣嘴抽。

居然看不上擁有劍靈的寶劍,那是不是代表沈傾有更好的東西》?

如此的話,自己還得再次加重砝碼啊!

小公孫貌似有些羨慕了,也迅速的打開了自己手中的盒子。

誰知道,盒子中是一本書。

書上面寫的字,完全不同於域界人的字。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認識這字。

小公孫翻開封面,書籍裡面依舊是同樣的字。

沈傾在看到這本書之後,卻是詫異了起來,封面上寫的是「地球人遊歷記」、

地球人?!

這個意思是誰地球人曾經來過這裡?

自己並不是唯一的人?

隨後沈傾想到了星月大陸的白安石,便覺得自己理解了。

小公孫此時臉色很臭,趙無極都拿到了一把寶劍,自己怎麼才拿到了一本破i書!

完全沒有什麼用的破i書啊!

「這本書,可以給我嗎?」沈傾突然間開口,提出來。

「喏,。拿去吧。」

小公孫直接把書扔給了沈傾,臉色還是滿是失望。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