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沈曼兒連忙去藏寶閣打算把那些寶貝收起來。


這些東西要是讓流光看到,自己這條小命就有危險了。

沈曼兒還沒走進藏寶閣,藏寶閣的門卻從裡面打開了。

沈曼兒心裡祈禱,千萬不是自己想的那樣。

真是怕什麼來什麼。

流光公主從裡面走出來,手裡還拿著一套頭面。

沈曼兒找到這套頭面的時候,還感嘆三殿下眼光真不錯,就把它擺到了最顯眼的架子上。

沒想到,這幻境是要玩我是吧?

流光怒氣沖沖,說道:「還說三殿下與你沒什麼,這套百鳳和鳴頭面,我早就向三殿下討過了,他居然給了你。」

沈曼兒心說,我就是一個收禮物的,這也能怪我身上?

沈曼兒偷偷給嗣月使眼色。

嗣月知道曼兒沒有記憶,也無法解釋,連忙說道:「流光公主,你誤會了,這是我送紅玉的。」

流光懷疑的看著嗣月,說道:「我從三殿下那裡見過,怎麼可能是你的?」

嗣月說道:「這是我向三殿下討來送給紅玉的生辰禮。我與三殿下早早的定下了,所以他才沒有把它給你。」

流光問道:「真的?」

嗣月說道:「紅玉已經沒有了記憶,紅玉沒必要追著這些不放了。就算三殿下回來,紅玉認不出,也不會讓公主看著礙眼了。」

流光說:「姑且信你一次。」

說完就大搖大擺離開了。

沈曼兒心說,這個人長相和性格也太不一樣了吧。

就算三殿下喜歡別人,你這樣糾纏不休,也沒啥用呀。

沈曼兒問嗣月:「這回是真的走了的。」

嗣月說道:「已經走了。」

沈曼兒說:「這都什麼事呀?她來找我示威有什麼用?」

嗣月說道:「流光確實刁蠻任性了些,但是天帝疼惜她,我們也最好不要得罪她。」

沈曼兒點了點頭,說道:「我已經見過流光了,以後再想出去玩不會有人攔我了吧?」

嗣月說道:「自然可以,不過最好找我一起,天界不比從前了。」

沈曼兒才不在乎別的,只要沒人限制自己的自由就好。

嗣月說道:「走吧,先帶你熟悉一下地方。」

沈曼兒點了點頭。

本來要該出去玩的,時間都被流光公主耽誤了。

還都是這無妄之災,白受氣。

沈曼兒希望自己不要再胡思亂想了,真的是想到的每一件好事。 疑問

嗣月帶著沈曼兒在寢殿周圍轉了轉。

一路上沈曼兒也沒見著幾個神仙。

沈曼兒心說,天界這麼荒涼的嗎?連個人影也沒有。

這也太無聊了。

不過天界是真的美,雖然是普通的小橋流水,但是到處都有仙霧。

就像加了一層濾鏡,整個景色就變得很好看。

沈曼兒說道:「平時都沒有神仙出來的嗎?」

嗣月說道:「大家都在修鍊,更何況這天界都呆了幾百上千年了,也沒什麼好看的了。」

這麼一說,沈曼兒就明白了。

沈曼兒又問道:「我在天界還有別的朋友嗎?」

自己回來也有很長時間了,出了嗣月,也沒有別的朋友來找自己。

嗣月說道:「還有三殿下。」

沈曼兒說道:「我知道有他,難道我就只有你們兩個朋友呀?」

嗣月點了點頭。

好吧,沈曼兒無奈了。

沈曼兒說道:「三殿下去哪了?什麼時候回來?」

嗣月說:「自從我們下凡歷劫之後,三殿下就去了鍾南山閉關了。我們重歸天庭,三殿下應該能感知道,很快就會回來了。」

沈曼兒到是挺期待這個三殿下的,也不知道長什麼樣子。

應該很帥,要不然流光公主怎麼會對他一見鍾情?

沈曼兒看著天界到處都一樣,實在沒什麼可看的。冷清的連熱鬧也看不了。

沈曼兒對嗣月說:「回去吧。也沒什麼好看的。」

嗣月說:「在天界呆久了,也就習慣這冷清了。」

沈曼兒心說,我可習慣不了。

沈曼兒回了自己的寢殿,躺在床上,這才明白了什麼叫閑得發慌。

沈曼兒心想著,無事可做,也不能在這裡消磨時間,乾脆打起了坐。

沈曼兒還記得魔尊教她的心法。

想到魔尊,沈曼兒覺得有些煩惱。

這麼長時間了,也不見他來接自己回去。難道他們真的就這樣了。

可是有些話還沒有講清楚,魔尊怎麼那麼衝動?

沈曼兒心想,等回到了現實,一定好好了解炎龍宇,看看他有沒有這些小毛病。

目前自己最期待的事情就是見一見三殿下了,沒準劇情還有發展。

不管怎麼樣的發展,總比現在這樣無聊要好很多。

沈曼兒回過神來,這才意識到自己自己居然想到了十萬八千里之外了,就是還沒開始修鍊。

這就是為什麼有的人是大神,而自己只是一隻弱雞了。

我的文字掛 沈曼兒強迫自己集中注意力,全身心的進入修鍊狀態。

果真一修鍊起來時間就過的很快了。

等沈曼兒再睜開眼,已經是三天之後了。

這還是阿黎告訴她的,沈曼兒一開始還不相信,畢竟自己也沒什麼感覺,怎麼會過去三天了。

沈曼兒問道:「這幾天可有什麼事情發生?」

王妃她又作妖了 阿黎說道:「三殿下回來了,還來找過仙子。不過仙子在修鍊,不宜打擾,他就回去了。」

沈曼兒已經迫不及待要去見一見三殿下長什麼樣子了。

阿黎說道:「仙子不必著急,三殿下一會兒就會來了。」

沈曼兒說道:「你怎麼知道?」

阿黎說道:「三殿下已經來過兩次了,我估計著今天這時候差不多該來了。」

沈曼兒心想,看來這三殿下果然看重紅玉,就是不知道對紅玉是什麼心思了。

沈曼兒等了一會兒,果然聽到了腳步聲,不過來的人不止一個。

沈曼兒出去迎接,畢竟人家是殿下呢。

沈曼兒還在想象著三殿下的樣子,有人走進來,沈曼兒一見愣住了。

因為這個三殿下也長著一張炎龍宇的臉。

助理夫人:壞壞總裁請剋制 三殿下和嗣月還是比較好辨別的,因為三殿下穿著一身特別華貴的黃色衣袍,嗣月一直穿的白色衣服。

沈曼兒不知道為什麼魔尊和三殿下以及嗣月長的一模一樣。

而且為什麼別人沒有疑惑?

按理說魔尊這麼大一個人物,嗣月仙人跟他長的一樣,肯定會有各種流言。

但是從沒有聽到有人討論過。

而且三殿下和嗣月一起長大,兩人長的一模一樣更是奇怪。

就沒人懷疑三殿下和嗣月是兄弟嗎?

沈曼兒心想不對勁,肯定有什麼地方出錯了。

三殿下見沈曼兒見了自己愣住了,說道:「玉兒果真記不得我了?」

這話和嗣月說的一模一樣。

沈曼兒看著他們的臉,覺得好齣戲呀。

沈曼兒沒有出聲。

嗣月說道:「曼兒沒有了之前的記憶,對我們都有些抵觸。」

三殿下說道:「曼兒?」

嗣月說道:「紅玉在人間歷劫時的名字。」

三殿下點了點頭,說道:「我想和紅玉單獨談一談。」

嗣月有些不樂意,但是不好拒絕三殿下,還是離開了。

沈曼兒覺得嗣月這個人太矛盾了,明明表現的對沈曼兒一往情深,但是根本就沒有能力守護她。

之前流光公主來的時候就是如此,現在面對三殿下又是這樣。

沈曼兒心想,這個男人也太懦弱了。

沈曼兒也沒有辦法指責他,畢竟沈曼兒也沒把他放在心上。

若不是他頂著炎龍宇的臉,沈曼兒根本不會跟他回來。

嗣月走了之後,三殿下走近沈曼兒,說道:「紅玉,你終於回來了。」

沈曼兒說道:「三殿下,我能問你幾個問題嗎?」

三殿下點了點頭。

沈曼兒說道:「我們從小一起長大?」

三殿下點了點頭,神情明顯有些懷念。

三殿下回憶道:「你我和嗣月,我們確實一起長大。那時候應該是我們最快樂的日子了。」

沈曼兒又問道:「那我為什麼會喜歡上嗣月?」

三殿下神情明顯很不好,說道:「誰說你喜歡他的?」

沈曼兒沒說是嗣月,這兩個人現在的說法已經出現了分歧。

沈曼兒說:「我為什麼會下凡歷劫?」

三殿下說:「你的劫數到了,自然要下凡歷劫。」

沈曼兒心說,這麼簡單的嗎?

沈曼兒又問道:「嗣月也是因為劫數到了?」

三殿下說道:「確實是。」

沈曼兒心說,誰說的是真的?這件事只要多問幾個人,就能問出真相,在這方面說謊,沒有任何道理。

沈曼兒突然想到,三人行,必有電燈泡,更何況兩男一女。

如果是三殿下和嗣月都喜歡紅玉,這件事就很好理解了。 考驗

應該是這兩個人之中有一個人在自欺欺人。

沈曼兒分析道,他們的說法都是對自己有利的。

如果嗣月說的是真的,紅玉和他兩情相悅,那麼三殿下就是在說謊。

他在暗示自己,紅玉根本不喜歡嗣月。他們兩個只是劫數到了。

如果三殿下沒說謊,那麼嗣月說的就全部是他幻想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