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沈長坤厲色言道,「臭丫頭,你真以為我拿你沒轍?」


「您有什麼招就使出來吧?」沈安安呵呵一笑。

沈長坤陰著目光,嘴角惡意的抽動一下,「你可別忘了,林家港還有個你的養父呢!」

沈安安心下一沉。

「沈長坤!你敢!」

沈長坤陰險一笑,「誰擋我的路,我就讓她無路可走!」

說着,掏出了手機,撥出號碼。

那邊傳過來聲音,「喂?誰啊?」

沈安安目光冷厲,是林大業的聲音。

沈長坤揚了揚下巴,示意沈安安說話。

「喂,爸,我是安安。」

「安安啊,我剛要給你打電話,你的朋友過來找你,說你電話打不通,你沒事兒吧?」

林大業關切的聲音,顯然對身邊的人絲毫沒有防備。

沈安安怒視着沈長坤,竟沒想到他竟然派人去了林家港。

果然,沈長坤這個人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我沒事,我的朋友剛到海川,人生地不熟,所以先去咱家落個腳,您把電話給他,我跟他說。」沈安安盡量讓語氣平靜。

那邊的人,接了電話,並未說話。

沈安安也不用他說話。

壓低聲音,一字一頓。

「你敢動我爸一根汗毛,我要你的命!」

那邊一愣,隔着電話竟是被這話嚇了一跳。

沈長坤奪過電話,吩咐道,「等我的電話。」

得意洋洋的看着沈安安,「這回信了?」

「你想怎麼樣?」沈安安淺眯了一下眸子,冷靜問道。

「第一,刪掉照片,如果我發現今天的照片外泄,我會隨時去問候你那養父。

第二,給大哥轉院,我會派人二十四小時護理,絕對保證大哥的安全,其他的不需要你插手。」

沈安安眸中迸射出犀利的冷光。

思忖幾秒,掏出手機。

當着沈長坤的面將那張照片刪除。

「這照片本來對我就沒什麼用,我巴不得你有了外遇,給我那親愛的二嬸沉重打擊呢,這也算是幫我報了仇了,不是嗎?」

沈安安說到這裏,竟是盈盈一笑。

隨即又道,「至於爸爸轉院的事……」

話未說完,忽然電梯門打開。

一行人走了進來。

為首的人開口,「沈長坤先生,關於沈長山車禍案,請你跟我們回去協助調查!」

。 次日清晨,朝陽半露。

蘇清清帶着姜遠等人走出了招待所,登上了一架特製的小型飛機,朝着天空之上飛去。

原本是準備昨天晚上就去參觀軍演的,但朱佑樘表示仙界給他的震撼太大,他需要靜靜,所以這時間一拖就拖到了朝陽初露,天際泛白之時。

「這就是仙界所謂的飛行器么?原來這就是飛天遁地的感覺么?」

坐在飛機內特製的座椅上,姜遠端起清茶微微抿了一口,聽到朱佑樘的感嘆后不免搖了搖頭。

文明差距太大了。

現代人習以為常的事情,在這些古人眼中卻是跟神跡差不多。

不過想到自身的情況后,姜遠便把這種居高臨下的心態給收了起來。

若是在未修仙之前,突然有修仙者或者高等文明的存在接引了自己,將自己帶到了那些高等文明的世界中,自己跟朱佑樘相比,又能好得到哪裏去?

那時候那些人看自己的眼神,是否跟此時自己看的朱佑樘一樣?

所以說生靈可以為自己所在的文明感到驕傲,畢竟生於斯長於斯,作為大國之人的氣魄自然不能丟。

可這並不足以成為居高臨下看待他人的理由。

身份互換之下,自己或許還及不上朱佑樘呢。

想到此處,姜遠突然感到念頭通達,連精神力都純凈了那麼一絲。

果真是道就在紅塵。

放下手中的茶盞,渡步走到朱佑樘身邊,感受着朱佑樘身上散發出來的如赤子般純粹的情緒,姜遠微微一笑:

「國主,你覺得現世如何?」

「現世?不,這就是仙界。」

「仙界?昨天我們的人應該已經把現世的情況原原本本的告訴了國主吧?國主還認為這裏是仙界么?」

「為何不是?」

「馮虛御風三千丈,朝游北海暮蒼梧,仙人可以做到的事情,此界依靠科技的力量可以做到。」

「執掌風雨雷電,使天下風調雨順,用科技的力量依然可以做到。」

「甚至如今還擁有了開啟世界之門,進入其他世界探尋長生的能力,那這一方世界稱不了仙界,又有什麼世界可以被稱為仙界。」

回身看向姜遠,眼神明亮的朱佑樘突然就朝着他拜了下去:

「大明朱佑樘,懇請道長收我為弟子。」

在姜遠的再三要求之下,朱佑樘終是把對姜遠的稱呼從上仙換成了道長。

一揮拂塵沒讓朱佑樘徹底跪下,而後法力涌動將其扶起,姜遠隨即朝着他搖了搖頭:

「你我無緣,強求無用。」

「不過你所在的那方世界有一天真的天下大同了,那你可上崑崙一趟,若是有緣,自然會有人來接引你。」

姜遠上半句話剛出來,朱佑樘眼中的失落便要抑制不住的散發出來,但隨着他將整句話講完,朱佑樘眼中又重新泛起了希望:

「道長請放心,有生之年我必讓天下大同。」

看着發下宏願的朱佑樘,姜遠點了點頭后沒有說話。

若是真的可以讓大明朝之內實現大同,那朱佑樘這個做皇帝的該獲得多少氣運功德?

到時候找個門人收下他做個真傳或者內門其實也不錯。

別覺得姜遠勢利,修仙這東西,說到底還是得大氣運,大功德護身的。

不然要是氣運不夠,隨時來個雷給你霹了都有可能。

至於那些逆天改命之輩,一個世界之內又能出現幾個?

君不見穿越者王莽,被位面之子、大魔法師劉秀一手隕石天降給砸成了麻瓜?

所以神通不敵天命,對於尋常人而言確實是真理。

姜遠雖然不怕天命,畢竟笑傲世界的大勢在軍部以及他的介入后早就改的面目全非的了。

但並不表示姜遠願意沒事找事的去挑釁天命,敗壞自己或者宗門氣運。

想到這裏,姜遠不免看了下上了飛機后就一直站在透明窗戶邊上的東方不敗。

姜遠可以很清楚的感知到東方不敗此時已經將身上的傲氣給收了起來,但剩下的傲骨卻有增無減。

也就是她相信自己在這方世界也是不弱於人。

嘖,要是不給她功法,反而要她去做科研,不知道能不能發生什麼好玩的事情。

稀奇古怪的念頭從姜遠腦海之中閃過,下一刻,他看到了地面突然泛起了一陣煙塵。

「開始了。」

站在姜遠身後的蘇清清看到地面上揚起的那陣煙塵后,不免有些激動的握緊了雙拳。

「囚龍三型速射炮,現役一萬三千六百架,這次為了軍演特意從邊境調用了三百架過來,其射程三到五十公里,適用於野外對敵軍進行飽和式打擊。」

隨着蘇清清話音落下,無數明晃晃的炮彈自煙塵中射出,而後翱翔過天際,將陣營前方三公里以外炸的面目全非。

「這…」

朱佑樘手指顫抖的指向下方被炮火轟擊的地面,但還不待他講出一句完整的話來,速射炮陣營邊上的地面突然裂開,出現了一個個漆黑的洞口。

而後身未現,管先出。

一輛輛軍綠色的坦克自洞口內以每小時八十公里的速度直衝而出。

「窮奇型主戰坦克,軍部最新研製,還未武裝到所有部隊。」

「現役九百六十輛,平原地區全速前進下時速最快一百二十公里,哪怕實在丘陵地區也可以達到八十公里的時速。」

「坦克射程二到三十公里,用炮射導彈時射程可以達到兩百公里。」

話音未落,蘇清清打開了身邊的儲物櫃,從中拿出了五個雙筒望遠鏡。

「五十公裏外有二十輛無人操控的豺式坦克正在朝着這邊前進,預計窮奇主戰坦克在出現后十秒對他們進行精準型定位打擊。」

『轟~』『轟轟~』

好像是為了回應蘇清清所說的話,震耳欲聾的轟鳴聲通過無線耳麥傳到姜遠等人耳中,隨後主戰坦克之上有亮黃色的炮彈飛翔至高空之上。

從蘇清清手中接過望遠鏡,循着她手指的方向,片刻之後姜遠就找到了那些在地面上捲起滾滾煙塵的豺式坦克。

也沒讓他等上多久,一枚枚炮彈便在南斗衛星導航系統下精準的命中了那些老舊的豺式坦克。

第一枚導彈是穿甲彈,直接擊穿了豺式坦克的裝甲,第二枚導彈則順着穿甲彈的痕迹,直接進入了坦克內部。

而後導彈中蘊含的烈性炸藥爆炸,讓豺式坦克直接變成了一團燃燒着的烈焰。

Leave a Reply